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7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香港機場多漢奸 -陶傑

香港機場多漢奸

0

中國東航班機在香港機場降落,「紅暴」之下(習慣這些簡稱),與香港控制塔人員「溝通」障礙,衝出跑道。
 

幾年前我曾對一位愛國的中國人閒談,很憂國憂民地嚴正指出:香港的「國際機場」,控制塔人員仍採用殖民地「港英」留下的英語,對機師發出升降指示。但中國各地航機,包括許多地區性航線,像春秋航空啦、四川航空啦,還有齊齊哈爾啦,飛行員(注意,中國不稱「機師」,叫飛行員)許多是空軍出身,而中國的軍隊多來自農民(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即出身陝西農家),農民不是香港中環和政務官的殖民地精英,人家飛行專業和愛國忠誠,雖然位位過硬,但農家子弟,「英語基礎」一定不好,來到香港,接受香港機場控制塔的英語指示,狗唔搭八的,雞同鴨講,萬一有一天給「指示」插降到東涌市區,機毀人亡,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sc name=”AdWordUp”]

我記得當時那個愛國的炎黃子孫聽了,拚命眨着眼睛,無言以對。
 

果然,東航飛行員就衝出了跑道。沒有插降在東涌商場,可能是寶蓮寺那座天壇大佛發功的,加上一帶一路的中國氣勢,磁場加祐,這次算你走運。
 

陸空對話曝光,原來真是英語問題。控制塔裏的港女,對中國飛行員以英語指示,喝令祖國親人「左轉進入A4滑行道,盡快(Expedite)!」
 

Expedite這個英文字,已經過份文縐而艱深,你問問香港DSE考生,有幾多個懂?美國總統川普(即大陸稱的「特朗普」),對美國人講話,叫盡快,絕對不會講什麼Expedite,而是Move your ass。
 

正如「改善」,即使口語化的英語,在英語文明國家,個個都說Get better,而不會講Ameliorate。
[sc name=”AdWordDown”]

不錯,英國皇室會用這等詞彙溝通。但東航的飛行員,不是也懂得開飛機的安德魯王子或菲臘親王。大家都一張黃臉孔,回歸都二十年了,還用英國人留下來的詞彙手冊。我想問特首林鄭和她班子裏將來的民航局長:你們是中國人嗎?

0

還有,香港只是個一個地區,對國家的飛行員,香港機場控制塔人員,不可以用「指示」(Instruct)這樣的傲慢態度。文革期間中國同胞在新華買來一具毛主席塑像,也不准叫「買」,而是說「請」。時至今日,買一尊佛像,也通叫「請」。香港控制塔請國航飛行員升降,不用普通話請,偏用英語來「指示」──請時時翻牆了解香港新聞的大陸人民評評理──我越想越憤慨,你們呢?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5月2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527/20034806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決戰前夕 -陶傑

決戰前夕

0

香伊斯蘭國在菲律賓南部棉蘭老島開拓新版圖,指日攻克島上的馬拉維市,並俘獲天主教神父為人質,隨時斬首,鐵血總統杜特宣佈全島戒嚴。
 

這下有好戲可看了。
 

菲律賓南部伊斯蘭極端勢力擴張,年年加劇。十多年前,我年年去東馬的珊瑚潛水勝地沙巴。沙巴與菲律賓南端的島嶼海域相連,到了沙巴,僱用快艇,乘去外島,最初幾年,開快艇的土著是南菲律賓裔,都說尚且流利的英語,自稱天主教徒,面貌一般尚算慈和。但後來幾年,開始有點不太對勁,直到有一天,一名香港女遊客在沙巴遭到伊斯蘭恐怖份子綁架,勒取贖金。
[sc name=”AdWordUp”]

一切極端的暴力思想,希特勒的納粹,列寧的共產,當初如癬疥之患,以為是一小塊,後來必定如癌細胞擴散。東馬沙巴阿庇這一塊,十年來西有伊斯蘭國或其同路人海域巡逡,對中國遊客的喧嘩消費形成威脅。在噪音上升之間,珊瑚毀壞,本來清澈的海洋垃圾漂浮。如欲去一個寧靜的清涼世界,觀魚潛水,要多花一點成本,飛去加勒比海的百慕達和聖路西亞,尋找英國的屬土,或者至少信天主教說西班牙文的地方。理由很簡單:解放全人類,「革命理想」是牠們的,而看看曼徹斯特和巴黎的音樂演唱會,一條命,是你自己的。
 

然而這一回,伊斯蘭國撞上了菲律賓總統杜特,好像電影「七俠蕩寇誌」漸入對決的高潮戲,這一次,令人期待。
 

這位賓總,不是時時儍笑的阿基諾三世,而是親手槍決過毒販,得到菲律賓國民票選擁戴的民主愛國英雄,與美國的狂人總統,氣質投契;訪問俄國,與普京亦惺惺相惜。
[sc name=”AdWordDown”]

棉蘭老島危機,鐵血賓總杜特,即刻縮短訪俄旅程,面色凝重,提前歸國處理。我猜想此刻他的睾丸酮正在秘密上升,血脈賁張,上帝賜給這位天主教的總統機會,可能令他向歐洲的德國,以及法國、英國示範,什麼叫做反恐,何謂奧朗德大言不慚又絲毫做不到的「這是戰爭」(C'est la guerre),或者更精確地說,何謂「常識」(Common Sense)。

0

伊斯蘭國恐怖份子封鎖了進出馬拉維的橋樑,菲律賓政府派出狙擊手。英國曼徹斯特的警方,收到過恐怖份子周圍朋友的警告,明知身份,坐視不理,結果是一場爆炸。這個崩潰的世界,靠吹水的偽精英來拯救?笑話。靠信奉天主教、寧枉不縱的鐵血爛仔。這是你家的賓傭,最近幾年暗中總有點藐視香港僱主的理由。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5月2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528/20035804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先天不足 -陶傑

先天不足

0

一九四○年,原國民政府二號人物汪精衛還都南京,準備「和平救國」,成立政府,第一件難事,就是組班困難。
 

在重慶時蔣汪不和,是整個國民黨都知道的秘密。汪精衛認為對日應行溫和路線,覺得中日戰爭,中國無取勝之望,蔣介石則指望英美支持,兩人政見分歧。汪精衛認為日本首相近衛開出的和平條件很寬厚:雖然已經侵略華北,但日本只要求承認滿洲國,日中聯合防共,只要中國接受,日方不要求戰爭賠償,而且答應兩年由中國撤兵。
[sc name=”AdWordUp”]

汪氏去南京投日,到底幾分出於個人野心,幾分出於救國,已不可考。他想出走另立門戶,當初也有大批對蔣不滿的精英支持:廣東的張發奎、陳濟棠、雲南的龍雲,都私下答應捧場,哪知汪精衛一離開重慶,一干死黨都畏縮。
 

日本人歡迎汪氏組府促進和平。但一到南京,才發現人腳嚴重不足,除了好朋友陳公博、投機份子周佛海,沒有幾個人才可用。日本駐南京特務機構「梅機關」領導人影佐禎昭,替汪精衛拚湊人腳:首先是南京原來已經有了一個傀儡的維新政府,行政院長梁鴻志,本來很看不起汪精衛,但影佐施壓,叫梁鴻志轉任汪精衛政府監察院長。
[sc name=”AdWordDown”]

汪精衛來到南京,第一件事要建立自己的特務系統,發現這方面也「人才缺乏」。日方即為汪精衛像盲婚啞嫁一樣,安插本來在上海臭名昭著的流氓丁默邨,為汪氏統領特務班底。汪精衛很不願意用丁默邨,覺得此人不入流,因為丁默邨本來是共產黨,在汪逃離重慶前與日本人合作,在上海捉拿抗日份子,投身日本特務最高首領土肥原賢二。汪精衛南京組府,打的是救國旗號,並非投降,也沒有公開跟重慶決裂。但日本人很聰明,硬將丁默邨安插給汪精衛,讓你沒有辦法自主。

0

這樣的班底,不問可知,還沒有開工,「民望」已經很不堪。汪精衛一做了南京國府的首長,就發現上了當──日本收緊和平條件,近衛下台,繼任首相平沼麒一郎,立場強硬。汪精衛之成為悲劇人物,皆因政治天真。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5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529/20036661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從政」由來多儍人 -陶傑

「從政」由來多儍人

0

汪精衛組織傀儡政權,是中國現代史的悲劇人物,其致命的兩大問題,一是組班困難,二是不懂「公關」。
 

汪精衛是一個遭到中國現代史書醜詆的人物。汪氏不是一個壞人,甚至撇開年少時革命激情,至少終身一不貪污,二無二奶三姨太,三子女也沒有「經商」以父蔭謀私致富。汪精衛也沒有仇恨二千年中國道德倫理文化。比起其死後湧現的許多竊奪權力的烏龜王八蛋,汪氏簡直是聖人。
[sc name=”AdWordUp”]

其畢生污點,無非是戰爭時期投靠日本。這一點汪氏遭到全國唾駡,因為不懂公關。只要舉例當時,史太林在赤化中國的時期,早就有毛澤東投靠蘇聯,拿錢要軍火,顛覆國家,汪精衛如果有一位像香港特區的新聞統籌員,就可以在網絡日日反擊:你投蘇聯,成立「中華蘇維埃」,我去南京組織傀儡政府謀和,只是做着這個時代合乎潮流之事。如是者日日重複,兼養一批汪粉啦啦隊和什麼絲帶,天天在街頭向農民百姓宣傳,就沒有問題。
 

汪精衛只是太老實,不宜從政。不錯,到了一九三九年,半壁江山早已淪䧟。蔣介石指望英美法干預日本停止侵略,到這一年,歐戰爆發,蔣汪都知道英美不會幫中國,因此當時包括胡適在內的知識分子,都主張優先謀和,勿令蘇聯有機可乘,即為著名的「低調俱樂部」。
 

主和不是問題,問題是汪精衛竟然一個人去跳火坑。在這一年,他沒有想到過日本首相會時時更易,未能預見日本軍方會瘋狂,亦未能預見偷襲珍珠港。像一個運氣差透了的賭徒,汪精衛本來可以「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獨自在歐洲漫遊,像今天中國的許多富豪走資,加入外籍,但卻偏要「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下錯賭注。
 

香港人七十年後在一隻豬和一頭狼之間不懂判斷的所謂Lesser Evil,汪精衛早就看到了。他認為在蘇聯和日本之間,長遠而論,史太林的蘇聯比軍事的日本更險惡,蘇聯更是中國人的敵人。
[sc name=”AdWordDown”]

而且一個人投日,全無班底,被日方玩弄於股掌。想不到一年多之後日本向美國宣戰,汪精衛聞訊珍珠港大哭,以頭撞牆,他想不到自己與東條英機綑綁,成為英美的敵人。

0

香港人二十年來許多中環精英口口聲聲說「不如從政」,好似換一份工一樣的輕鬆。從政?先照照鏡自問是不是這樣的料子。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5月3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530/20037752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警力的問題 -陶傑

警力的問題

0

恐怖襲擊過去兩年多來漸成「常態」,曼徹斯特遇襲的消息不再聳人聽聞,公眾聽了太多政客的「強烈譴責」,開始愈來愈多人問該怎麼辦。

英國傳媒披露,這次施襲的兇手過去五年來,因為言論,外表,性情的變化,引起其身邊周圍人群的警惕,包括他的家人,朋友和宗教首領,都曾向警方舉報,懷疑他跟恐怖主義活動有勾搭,但英國警方一直都未理會。

[sc name=”AdWordMid”]

因為英國政府多年來大幅裁撤警力,削減警權,加上各種政治的條條框框,連面對移民幫派犯下的強姦案,警察也擔心沾上政治不正確和種族歧視的罪名,往往不敢插手,導致受害人申訴無門。

英國人聞「警察國家」而色變,將警察、情報、間諜等防衞機制視為極權政府的爪牙,其實是對東西方文化一知半解的結果:英國人從來沒有經歷過極權統治,頂多只是風聞蘇聯史太林的契卡之手段嚴酷,並不了解警察國家形成之水土環境。極權統治先天與英美文化不合,英美的民選政客不但不具備獨裁者的條件,也缺乏其個性氣質,即使如第二次世界大戰時連續當選的羅斯福,和堪稱軍功「蓋世」的艾森豪,也都辦不到。

0

今天這一代政客為討好選民,不敢追求「威望」,唯恐落下「法西斯獨裁」的惡名,自然是樂做低眉菩薩多於怒目金剛,限制警力的人多,主張「強力」執法的人少,而普遍淪為軟腳蟹。警察不夠人手,執法無力,也變成無牙老虎,像保安多於執法部隊。反恐需要實施人盯人的防範和監視,屬「嚴重侵犯人權和私隱」,各種人權組織和律師的虎視眈眈,早已經把警察嚇得不敢動彈,如今指望這種警力去迎戰恐怖襲擊,如何能有勝算?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5月3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72255&tm=77836.13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明天更好」你評分 -陶傑

「明天更好」你評分

0

香港的地產繼續熱爆漲價,跟你「二十周年賀回歸」。二十年前,董伯也滿嘴巴豪言,聲稱在他的帶領下,中國好、香港好;香港好,中國也好,總之「明天會更好」。
 

二十年之後,「明天」到了,身為香港人,都可以問一問:日子有沒有更好──
[sc name=”AdWordUp”]

一、二十年前,跟二十年後之今日相比,你的薪水有沒有增加?如果有,增加了多少?
 

二、二十年前,跟二十年後之今日相比,香港的房價有沒有增加?如果有,又增加了幾倍?
 

三、二十年前,跟二十年後相比,你的家居面積有沒有改變?如果有,是住得比二十年前大,還是住得比二十年前少?
 

四、二十年前,茶餐廳一頓普通午餐價格多少?與今日相比,你覺得是貴了還是便宜?
 

香港人問一問以上四個問題,再喚起記憶,今年八十歲的董伯,身家財產比二十年前多了還是少了?如果他一家的錢比九七年多了,但你和你的家人、朋友、親戚、校友,以上四個問題,做一番統計,你發覺原來沒有「明天會更好」,不,明天沒有更好,而是二十年後的明天更扑街了,你要不要質問還在抱抱隔代指定特首的董伯,唏,What the hell is this?
 

當然,二十年後,「明天」確實有更好的地方,譬如:
 

一、你用的手機,已經由二十年前的諾基亞和摩托羅拉改成更輕便快捷的蘋果iPhone7了。
 

二、二十年前只有電腦,尚無電郵;但二十年後,你已經可以用WhatsApp群組短訊了。
 

三、二十年前去日本旅遊,食壽司、浸溫泉,比二十年後難一些。二十年後,去日本玩更容易了。
 

確實,在新科技的生活享受方面,二十年後,明天確實更好了。但是此一「明天更好」的部份,是美國人喬布斯賞賜給你的,是西方文明惠澤全世界的,也是日本首相安倍令日圓貶值,令你去日本花錢,覺得比留在地產通脹的香港花更化算的。
[sc name=”AdWordDown”]

換言之,二十年後,「明天更好」的一切,只是西方帝國主義者為你帶來的;其餘明天更壞、明天更難過、明天更扑街的一切,都是二十年來董伯以來香港特區的作孽。

0

還記得:明天會更好?好了嗎?只有一小撮撒謊自私貪婪的人好了,你沒有好,你的一家也沒有好,除了當初搵了你老襯的一小撮,口袋裏有西方護照,子女辦好了留學,他們個個都好。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5月3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531/20038738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香港機場仍未回歸 -陶傑

香港機場仍未回歸

0

「東方航空」飛機衝出跑道,爆發管理醜聞,兼有人想控制效應,連電視台的新聞片,雖然一時還不敢不報導,但畫面裏飛機外身漆示的公司名,新聞台的編輯很愛國愛港地打上了格仔掩蓋。
 

香港的赤鱲角機場,連同青馬橋道路網,是英治時代港督衛奕信的「玫瑰園」計劃,目的是恢復香港人「六四」之後對前途的信心。當時此一大計,被質疑為「英國人撤出之前想花光我們的錢」,遭到愛國愛港大力反對。但反對無效,後來發現,英國人給你留下來的這件遺產,成為世界機場最佳典範。
[sc name=”AdWordUp”]

但帝國主義者撤出殖民地之前,無論再花錢建設,最多只留給土著一套外殼硬件,輪到這些人翻身作主人,二十年來,如香港機場此一綜合的產品如何維修、技術更新時的零件採購如何做到專業公正、管理行政如何維持西方文明國家主導制定的國際航空安全要求,對於當家作主二十年仍然沉浸在民族自豪快感裏的人,逐漸形成挑戰。
 

香港特區的處境,尤其有趣,因為香港在梁振英的領導下,逐漸成為中國「一帶一路」的樞紐城市。而「一帶一路」不止推銷過剩的產能、發展海外貿易,根據官方宣示,後面的野心,還將會是建立中國話語權、帶有中國特色的「新全球化」,逐步取代英美秩序的那一套「西方國際標準」。
 

香港特區機場,日後如何配合「一帶一路」的新全球化戰略?譬如,為什麼控制塔指示航班升降,定要依從西方帝國主義的規定,要用英語發出指示?據說三十年後漢語在全球的重要性將會超越英語,為何不能在香港特區,配合一帶一路新秩序,先實現控制塔用普通話指示航班升降?美國的聯合航空、英航、法航機師,天天飛北京上海香港,為什麼不同時學習用普通話與中國的機場控制塔溝通,而仍然傲慢地堅持英語為飛機升降時與全球控制塔人員對話的唯一國際語言?
 

這就是西方左膠知識分子和環球時報主編都必將一致同意的西方文化霸權問題了。
[sc name=”AdWordDown”]

香港機場的東航事件,據說因為中國的飛行員與香港控制塔人員之間的溝通,在語言方面出現障礙,因為香港控制塔人員,同為炎黃子孫,竟然在回歸中國二十年之後還使用英語,向同樣黃皮膚的東航中國飛行員發出指示,飛行員不太聽得懂。愛國的你,會認為這是正常嗎?

0

香港的法官仍未真正回歸。香港的年輕人,人心仍未真正回歸。最新發現,原來香港機場整個系統,包括控制塔裏拿着西方給你的那本程序手冊用英語照着唸的那一幫港仔及其上司,原來也沒有真正回歸。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5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526/20033529

陶傑文章

桃花源- 印度女兒 -陶傑

印度女兒

0

印度電影的天王巨星阿米爾汗新作《我的冠軍女兒》(Dangal)在中國掀起熱潮,同時也激發有關女權的爭議。

印度電影不但色彩影像豐富,尤其是歌舞傳統,堪稱舉世無雙。這齣電影的主題曲已經在網絡瘋傳,節奏雄勁,動感十足,聞者無不鼓舞。電影根據真人真事改編,講一個摔角手為了生活放棄夢想,失意回家,如何栽培兩個女兒的故事。

[sc name=”AdWordUp”]

電影中的這位父親,本來一心想要個兒子繼承自己的未竟之志,偏偏老婆生的都是女兒。機緣偶遇,父親發現女兒堅強好勇,跟同齡的男孩打鬥絕不退縮,於是把心一橫,將女兒當兒子一樣訓練,剪短頭髮,運動鍛煉,培養她們的鬥志和毅力。

從此,父女三人所到之處,村民無不側目,人人都說這個男人瘋了,甚至罵他「無恥」,居然讓女兒跟男人有肢體接觸;女兒的同學恥笑她們是「男人婆」,連他的老婆也擔心「將來誰敢娶她們?」電影的爭議就由此而起,一些知識份子說,父親強加自己的意願於兩個女兒,從來沒有問過她們的夢想,剪短頭髮,作男孩打扮,本身就是矮化女性,父親只是在按照自己的標準培養「假小子」。

但是,這些批評家可能完全忘了電影的背景。這不是色慾都市的紐約,也不是浪漫邂逅的巴黎,而是印度的窮鄉僻壤,是上網費用相當於一餐飯的地方,少女讀書到十四歲就準備輟學嫁人,從此生孩子做家務,在她們眼裏,穿着露腿的裙子,或者自由旅行,都是遙不可及的富貴生活;是不是這齣電影的男主角要跟他的女兒說,你們的夢想是當醫生、律師?還是去美國太空總署研究太空船?然後送她們去美國留學才叫尊重女權呢?

即使在這樣的現實中,父親為兩個女兒打破命運的窠臼,衝擊古老的世俗,已經竭盡己能,傾盡所有,如果這也叫父權,或者「暴君」,那些「女權」到底要爭取的是甚麼?

電影的男主角是一個凡人,他的生活和夢想裏不會有矽谷創業,美女香車,或環遊世界,但是凡人亦有非凡之處,他也有自己的人生價值,在比賽中戰勝對手,贏得冠軍,即足以可稱偉大,他相信女兒與眾不同,有自己的志向,而不是一到十四歲就嫁人。

[sc name=”AdWordDown”]

電影裏的兩個女兒繼承父業,即使是強迫,又有甚麼錯,難道她們生活的地方可以給她們更好的選擇?中國的《木蘭辭》歌頌一個女英雄:「問女何所憶。女亦無所思,女亦無所憶……阿爺無大兒,木蘭無長兄。願為市鞍馬,從此替爺征。」如果花木蘭不是代父從軍,在歷史裏還會不會留下名字?

0

對比這兩個堅強刻苦、英氣逼人的印度女兒,西方一些所謂女性電影裡搔首弄姿,無病呻吟,滿口甚麼男權和性壓抑,還好意思說甚麼女權?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7年05月2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72476&tm=81129.74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只是大吊燈晃了晃 -陶傑

只是大吊燈晃了晃

0

曼徹斯特歌星演唱會遭到伊斯蘭國炸彈恐襲,死近三十人,其中多婦孺。這樣的事情漸變成常態,一年三數宗,只要繼續大愛包容、繼續點蠟燭、繼續手牽手唱We Are the World,不要緊的,漸漸就會習慣。
 

際此戰爭時期──對,是戰爭,不但我兩年前已經講,法國左膠總統奧朗德也這樣講,他說:C'est la guerre,這是戰爭,說過之後,眨着眼睛,面對百分之四的民望,拍拍屁股下台嘆世界了。
[sc name=”AdWordUp”]

法國的選舉,法國人如果有點笛卡兒的哲理常識,本來應該投瑪蓮勒龐一票,讓這個愛國的新聖女貞德上台,既然是戰爭,就要坐言起行,針對一個信奉仇恨和排斥的異教,發動一場反侵略戰。但法國的左翼民粹還是不願意。即使如此,還是有一千多萬法國選民覺醒,認為那個被女教師狎弄淫猥之後上位的小鮮肉是一個笑話。
 

德國那邊則還在發白日夢。一百一十萬難民,大愛包容,我去年早已預測:難民之中必混有恐怖份子。即使保守估計到極點,一萬分之一,也有一百一十名,每人平均消費三十條人命,即十年內將有三千三百名無辜西方公民成為恐襲祭品。其他單身難民,即使現在不是恐怖份子,過十年八載,由於難以融入西方社會,又過了受教育的年齡,福利綜援長期領取,日子空虛無聊,干犯了幾宗偷車盜竊強姦案之後進出監獄,則變種為仇視社會人格,不知又有幾多個憤而去放炸彈。
[sc name=”AdWordDown”]

但是漸漸倫敦和巴黎人都好像安於變成貝魯特和喀布爾,三數月沒有得點一次燭光、在爆炸現場放一堆鮮花,好像很不安樂,找不到知識份子中產階級的身份和人生存在意義的樣子。

0

西方的左翼須要伊斯蘭國,伊斯蘭國也鄙視這等懦弱、自戀而又裝腔作勢的奇怪生物。正如奴隸和鞭子的關係。你太久不抽他幾鞭子,他不舒服的。看通這一點,對於西方的所謂恐襲,漸也可以平常心視之,有如熱帶國家如呂宋和台灣時有颱風,以及日本一天十多回的輕微地震,大堂的吊燈搖搖晃晃,東京的酒店餐廳侍應若無其事,一切當如透明。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5月2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525/20032226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推銷員之悲 -陶傑

推銷員之悲

0

今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伊朗式遷居》,英文片名就叫《推銷員》,引自美國作家米勒的戲劇名作《推銷員之死》。
 

但劇中並無一個「推銷員」的角色,男主角是一位教師,夫妻倆都是文藝知識份子,下班後一起演舞台劇《推銷員之死》,這似是跟片名唯一的聯繫。

但是電影剛開場不久,即有一名女演員在排練舞台劇《推銷員之死》的時候,身穿整齊的衣服上場,嘴裏唸的台詞卻說自己沒穿衣服,旁邊的男配角受不了畫面和台詞格格不入的荒謬,不禁失笑,女演員認定因為自己演的是妓女,所以對方才如此不敬,於是羞憤離場。

[sc name=”AdWordMid”]

這一幕看似跟劇情無關,其實卻是主題的其中一環。這個主題在其他細節裏也出現過,包括男主角上課放電影的時候睡着,被學生拍下照片,他也喝斥學生要對方交出手機;以及男主角跟其他乘客一起坐的士,旁邊的女人要求換座位,同車的學生也一度生疑,詢問老師是否曾經行為不檢。

直到戲肉上場,男主角順藤摸瓜,終於發現自己要找的人,解開謎團,但最終真相並沒有大白,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了甚麼事,由於只有零星的線索,即使人贓俱獲,依然是不完整的拼圖,無法盡釋疑慮。

真相是否重要?做人很難刨根問底,誤以為拍檔嘲笑自己的女演員,誤以為老師行為不檢的學生,誤以為學生惡搞自己,包括妻子、鄰居,總是人云亦云,理所當然的居多。

0

為了繼續生活,維繫家庭,勉強維護自己的尊嚴,經常要犧牲一點真相。無論多卑微的人,都有自己的尊嚴,像「推銷員之死」之悲,再微不足道的人,也有自己的夢想,也想活得有尊嚴,每一個凡人,無論如何可厭,都有可憐之處。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5月24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72255&tm=7783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