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17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雞不大叫的雞年 -陶傑

雞不大叫的雞年

0

生肖雞年。中國的成語說:「牝雞司晨」。雞在清早,是要叫的,但是過幾十年,中國的公雞,可能退化了啼叫的功能,因為華北的冬天,原來已經充滿「霧霾」,混濁不見天日。
 

小公雞一孵化出來,都沒見過太陽,抬頭天天都像半夜,養兩個月不到就宰了。隻隻如此,按達爾文的進化論,三二十年,大陸的公雞,都像「公共知識份子」一樣,永久喪失「一唱雄雞天下白」的生物功能。
[AdSense-B]

中國的「知識份子」和專家曾經很歡欣地高喊:以GDP年年雄勁的增長,「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此一興奮叫囂,近年有靜下來的跡象,因為當他們抬頭看見北京與華北的天空,都知道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肺癌世紀,也是有辦法的中國人紛紛外逃西方的世紀。
 

如果一個民族紛紛力謀捲包袱外逃,就等於這個民族的世紀,那麼今日的歐洲,已成為伊拉克和敍利亞難民的伊斯蘭世紀,而香港一九七九年接收大量越南船民,南中國海也一度是越南人的世紀。
 

中國人一度迷信毛主席的共產天堂,失敗之後迷信鄧小平的GDP。他們認為,GDP會帶來天堂。
 

但是半世紀前,美國參議員羅拔甘迺迪論說GDP:「如果用GDP來衡量美國,就要計入工廠空氣污染、香煙廣告,計入為交通事故奔忙的救護車耗用的燃料。還要計入安裝門鎖,以及囚禁竊匪的監獄開支。GDP還要計入汽油彈、核彈頭成本,計入警察用以應付城市騷亂的裝甲車,計入槍械,以及向我們的子女輸入暴力意識的玩具和電視劇。」
 

甘迺迪說:「但GDP不計入我們美國人子女的心理健康、品格,也不計入詩歌,也不計入婚姻、也不計入辯論的智慧,也不計入政府官員的道德品格。GDP不測量我們的機智和勇氣,也不測量我們的智慧和學識,不測量我們的慈悲心。總之,GDP什麼都計算,就是不計算一切賦與生命價值的事物。」
 

中國人的GDP,頭號計算用電量、鐵路貨運量,以及銀行貸款的發放量,此三件加起來,又名「李克強經濟學指數」。
[AdSense-B]

工廠鋼鐵廠全部要用電,用電要燒煤。北京五百萬輛汽車要燃油。「黃金周」全國旅遊,住進酒店,也要用電用水。這就是GDP增長的幾條動脈。中國人一度迷信的GDP,翻過來變成了產能過剩和空氣食物食水的污染,香港特區政府教育局的國民教育,還一度向學生灌輸,「北京模式」超然進步,可以向世界輸出,現在,教育局長也啞了。

0

中國的農民也漸醒覺:什麼GDP,原來叫「雞的屁」。
 

雞年來了。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1月3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131/19908501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香港從前的女政治家 -陶傑

香港從前的女政治家

0

特首選戰,今年有兩位女候選人企圖入閘,可惜葉劉因為政治上的歧視,遭到邊緣化和打壓,只有林鄭高調而風騷,好像有選票從天跌下來。一個有董伯伯擁抱,另一個形單影隻,所謂中央又聲稱「屬意」林鄭。我問過許多女性朋友,都為葉劉打抱不平。

香港沒有女性參與政治,最早的一位是前市政局議員葉錫恩。葉錫恩來自英格蘭東北部紐卡素,出生於二十世紀初。因為三十年代英國工會和共產黨思想興起,葉錫恩雖然是基督教徒,沾染馬克思左翼思想。而且那時英國婦女在她出生時還沒有投票權,所以這位女士年輕時思想就偏激,離開英國本土要去中國將福音傳遍貧窮的第三世界。

[AdSense-B]

女性從政,內心要比男人更剛強。正如在美國,黑人如果要在共和黨上位,政治觀點要比白人更右。入讀牛津劍橋,成績要比一般鬼仔更好,才會打進英國的高科技公司。葉錫恩來香港是在一九四九年之後,如果她留在大陸,一定難逃共產黨整肅。

但是很奇怪,葉錫恩來了香港之後,思想一直左傾,所以不為當時的殖民地所喜。殖民地政府上自港督,下至警務處長,都知道從祖家來了一個專為窮人抗爭的白種女人,但英帝國胸懷廣闊,早就知道社會三教九流,有帝國主義統治者,也就必然有為他們統治的弱勢族羣出頭抗爭的人。葉錫恩在香港許多年,雖然政治局暗中留意,但絕對沒有迫害、逮捕,港督由葛亮洪到麥理浩,一直到彭定康,對這位女士暗中有所忌憚,但其實對她的理念堅持頗為尊敬。

中國宣布收回香港,葉錫恩全力支持,這一點自然令英國殖民政府相當不感冒,但不驚奇。但殖民地政府眼中,這種可愛的左膠,在歷史上早就出現過,他們追求社會主義理想,在烏托邦的世界裏,幻想人人平等,沒有壓迫剝削。麥理浩做了港督,已經適度將葉錫恩幾十年來抗爭和主張的理念融入施政主流,如反貪污、免費教育、居者有其屋,不都就是社會主義平等理念嗎?但當時香港人糊裏糊塗,不知道什麼叫做意識形態,也覺得麥理浩穿一件襯衫,時時在街市與小販攀談,像葉錫恩那樣,作風親民,也覺得十分歡喜。

香港到八十年代之後,女性才全部真正上位。以前李樹培夫人曹秀群穿一件旗袍,獲邀進行政局或立法局,只是點綴和包裝。真正的女性政治家是鄧蓮如,則不再是花瓶,在柏克萊受教育,一口英文帶英國上流口音,性格剛強,聰明伶俐,天生政治才華,在太古供職令英國人刮目相看。

鄧蓮如和鍾士元、利國偉去北京見鄧小平,鄧小平否認香港人有信心問題,只有鄧蓮如馬上駁嘴:「不,香港人的信心問題是真有的。」鄧小平是皇帝,除了毛澤東江青敢指着他的鼻子罵,從來沒有一個人敢在他面前說半個不字,何況是一個濃妝的美婦人?鄧小平怔了一下,隨即否認香港人有信心問題,大罵三人是所謂港英餘孽。當會談結束,鄧小平問手下:「那個女人是誰?」暗中佩服她直言的勇氣。有一種說法,如果鄧小平不死,他會屬意鄧蓮如為香港首任港督。但是後來「六四」風暴,鄧小平退任,另一位上台,鄧蓮如不再在考慮之列。

女人做領袖,不只看性別,還要看內涵。希拉里是強悍、圓滑、狡詐,也敗選在一個狂人手下。菲律賓的科拉桑領導過人民革命推翻馬可思,自己上台做總統,卻不怎麼樣。朴槿惠是朴正熙的女兒,本來近水樓台,可惜父母死得早,沒有得到真正的政治真傳,這個女人也是命苦的。

[AdSense-B]

香港如果為了趕應世界潮流,以為人家有女總統,自己也應該有女特首,無疑是相當天真的思想。女人做領袖,到希拉里競選時成為世界潮流口號的高潮。但自從特朗普贏了大選,整個內閣都是白種男性,最新潮流又反動過來。女人做領袖的弱點,是感性豐富,較易衝動,對一個男下屬一旦形成看法,就很難改變。侍奉女老闆要有一套的心法。而且中國的朝廷思想,對女性潛意識總有歧視。林鄭月娥一定得到前特首董建華的加持,但共產黨一朝被江青這條蛇咬過,三十年都會怕草繩。

0

現在才出女特首?太遲了,香港早就錯過了正確的機緣。

[sc name=”AdRelate”]

陶傑《摩星嶺上2017年01月2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www.mingpaoweekly.com/57294-%E9%A6%99%E6%B8%AF%E5%BE%9E%E5%89%8D%E7%9A%84%E5%A5%B3%E6%94%BF%E6%B2%BB%E5%AE%B6

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DNA -陶傑

DNA

0

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公開反對司法獨立,聲稱必須警惕西方的所謂三權分立意識。幾日之後,中紀委副書記吳玉良在記者會宣稱:中共領導反貪,是十三億中國人的共識,在黨中央統一領導下進行。吳玉良聲稱:所謂獨立的監督機構絕不存在,也不會接受,因為「中國人民的DNA與外國人不一樣,提出三權分立,是沒有理解我們的傳統文化」。中共高官公開認可中國人的DNA不同,證實了本人十年來的論點。

中國DNA的民族性,是討論中國前途的終極論點。也就是說,一百多年來,由清末開始,許多中國知識分子留學英國、日本、歐洲、美國,由戊戌維新、孫中山革命到胡適,三四代人嘮嘮叨叨,認為中國人也應該走上西方民主自由之路,並質疑外國人可以的「我們為什麼不可以」。我對這種無休無止的爭論極之厭煩,認為中國人的基因絕對不可能達成民主,就是一錘定音,一詞DQ,請以後的中國文化人、學者,不要再討論這個無聊問題,從此永遠收口,節省人生一點寶貴的光陰,將有限的時間用於更有建設性的事情上,例如學好英文、法文、日文,然後移民外國,融入西方文明社會,做一個世界公民。

[AdSense-B]

那些囉囉唆唆認為中國人也可以實現西方議會民主的,就是漠視了中國民族無法改變的文化基因。

為什麼「中國人DNA論」是早已證實的真理?看看三千年歷史就知道。中國三千年史,可以劃分為三大階段的中國人。春秋戰國時期,中國分裂為最多三四百個國家,其時並無「大一統」的所謂大中華觀念,是思想最開放、諸子百家創新的時期。孔孟、老莊、荀子和墨子,都是第一階段中國人的文化建樹,與當時的希臘和稍後的羅馬相比毫不遜色,而且某些地方有過之而無不及。

中國人的第一期,本來相當健康正常。但這個民族運氣不好,戰國七雄,七個國家只要隨便哪一個最終統一中國,例如山東鹽鐵經濟發達的齊國,或文化細緻浪漫的楚國也可以,偏偏是黃河流域最落後的秦國。第一次劣幣驅逐良幣,產生了一個中央集權的秦始皇,公元前二百多年,將中國人帶入了困在長城之內的第二期。

中國人的意識和見識,早在這個時候產生根本的改變:本來文化人可以與春秋戰國的君主平起平坐,以朋友和同盟的身份論道,秦始皇一下焚書坑儒,將知識分子貶降為仇敵,再用殘酷的暴力將中國農民驅使修築長城,將中國人由第一期快樂耕種「帝力於我何有哉」的農耕生產者,轉化為奴隸,而中國文人則開始轉化為奴才。

中國人的第二期由秦始皇開始,雖經唐宋的回光返照,有約五百年短暫的好轉,但這個民族運氣不好,宋朝本來是中國歷代最優秀的家族皇朝,卻因為遭到金國和蒙古的侵略,第二次劣幣驅逐良幣,這次是亡於蒙古人。蒙古人是一個低檔的民族,當時賣相醜陋,成吉思汗殺人的殘暴超過希特拉百倍。由這種中國人化為蒙古帝國的殖民地,最後雖由朱元璋幾個人造反,也是一次劣幣驅逐劣幣——朱元璋雖然是中國人,始終中國一名盜寇做了皇帝,好過光頭拖一條豬尾巴的蒙古人做。但朱元璋也繼承了秦始皇的劣質基因,他有精神病,家族的健康缺陷維持了十三朝,三百年來,明朝比起蒙古元朝,有文人還有瓷器、傢俬和一點戲劇詩歌的文學,但中國人的基因此時已牢不可破。

[AdSense-A]

滿清入關是異族對中國第二次龐大的殖民統治。坦白說,如果一六四四年攻陷中國的,不是低劣的滿洲人,而是豐臣秀吉的日本後代,中國人的基因會有提升的機會。但滿洲人也是一個落後文化,無法應對世界的挑戰。第二期的中國人,奴性基因已經深固形成,直到由英國人以邏輯訓練、日本人以道德和資金支持的孫中山推翻滿清,建立共和,制定成立民主憲制的藍圖,第二期的中國人此時見到一絲曙光,本來有翻身的機會。

但哪知這個民族不知受了上天何等詛咒,運氣奇差。日本人打進來,與張獻忠同一家鄉的延安中共勢力坐大,毛澤東殺入北京,中國人進入第三期,奴性基因經反右和文革,再次鞏固。民國和清末留下的一點自由和獨立的精神,再次用強力剷滅至盡。今日你看見的中國人,同樣是黃皮膚,人種與春秋戰國外貌無異,但民族性格與基因,經第二期之鞏固,第三期之深化,成為今日這個樣子。

中國人絕不可能建立西方的議會民主,單看一個基本事實:領土有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如此廣闊的國家,世上另有三個:美國、加拿大和澳洲。不要說有十四億人口之多,其他這三大國人口最多的是美國,只有三億。如此廣闊的國土,現在議會民主,先有一個條件,就是實行聯邦制。美國有五十個州,加拿大和澳洲也州省自治。國土遼闊,人口分布散落,必須由各州選出州長,像美國的制度一樣,按人口比例制定選舉人,再投票選出聯邦政府的領袖。

中國人夢想民主,怎樣普選?十四億人一人一票直選,只有兩名候選人,當然不可能。只有像美國一樣,先實行聯邦制,由黑龍江到兩廣,分成許多邦,也就是李登輝所說「先分裂為七塊」。七塊不是七個獨立國家,而是七個自治政府,其實七個不夠,美國都有五十個州,中國至少也要四十九個。但中國人的基因已經證實:這個國家不可能成立聯邦制,因為由安祿山到吳三桂到重慶王薄熙來,中國人的基因是一旦有了聯邦,必須擁兵自重,發展成尾大不掉,強幹弱枝,返回從前春秋之亂,中央政府成為周天子和漢獻帝。

[AdSense-B]

中國人無法建立一個和平共處、互惠競爭的聯邦制,因為他們的基因是小氣、狹隘、自相殘殺。聯邦制這一關先過不了,演變為內戰,請問如何民主?

0

這就是中國百年許多知識分子想不通的問題。我一早想通了,我不用幾十年的寶貴光陰跟你廢話,我直截了當告訴你:中國人是不行的,不要花時間做夢。農民就是農民,生命的定義與動物一樣,飲食填飽肚子,別無其他。渾渾噩噩吃飽這一輩子吧。想民主?不如今生積一點福,下生另外投胎。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1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nextplus.nextmedia.com/columns/%E5%9D%90%E7%9C%8B%E9%9B%B2%E8%B5%B7%E6%99%82/20170129/472461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防左與抗右 -陶傑

防左與抗右

0

對抗荷里活為低智商觀眾製造的大量冇腦3D魔幻視覺大片,而且美中合流,還在這種大片中加入一二黃面孔以俘誘中國的爆穀可樂小鮮肉小女生市場,在這一點上,我反美,反全球化,看電影一定優先弱勢的英國和歐洲。
 

香港越來越少發行英國和歐洲的小品製作,因為商場戲院租貴。最近看了兩齣社會寫實的作品:講英國維護希特拉、否認屠猶的極右歷史學家歐文狀告美國女教授案的中產階級法庭戲「大否認」(Denial),以及草根市民對抗官僚建制的「我,不低頭」(I, Daniel Blake)。
[AdSense-B]

這兩齣小品,展示了今日西方活生生的社會脈搏。一個孤獨的歷史學家,從小崇拜希特拉,在寄宿學校讀書時成績出色,老師問他要什麼獎品,他說要一冊「我的奮鬥」,並通知當地小報記者來報道學校的頒獎禮,企圖一舉成名。哪知學校洞悉,暗中將獎品書籍換了一冊德國的科技書,令這個偏激的小孩無法得逞。
 

但歐文長大後,大學沒畢業,去德國工廠做工,自學德文。他早期的德國歷史論著甚得英國史學界尊敬,但後來越來越不對勁,「考證」得希特拉並無屠殺猶太人,納粹猶太集中營的氰化鉀氣體,只是用來毒殺猶太人在集中營中死後的遺體上的跳蚤。
 

「大否認」記述了本世紀初這場驚動歐美的誹謗案──當一位美國女學者指斥歐文冷血而無品,歐文去她的大學講座踩場斥罵,並即訟誹謗。不是兩個歷史學者,這是一場真相與謊言之戰,也是正邪之爭,但法官不可以憑道德感情,須以理性邏輯來審判。
 

「我,不低頭」講一個六十歲但精力旺盛的失業漢,面對英國社會福利署和勞工署的左膠官僚的對抗。他領取失業金,想用一枝筆填表,官僚叫他用電腦上下載。他去求職,但一切努力不獲承認,因為他沒有跟從官僚體制的電腦程序,最後他逼上梁山。
[AdSense-B]

看了這部戲,就明白為什麼英國公投退歐,因為有太多這樣善良而勤勞的人民,遭到迷信高科技和地球一體化的「知識精英」遺忘而侮辱。正如美國副總統拜登說:支持杜林普的選民,不是種族主義者,也不是性別主義者,許多年來他一直向我們抗議,只是我們沒有聆聽。

0

兩部電影,一齣基調很暖和,另一齣很陰冷,都展示了西方世界出現的兩股逆流。極左和極右,都是威脅西方文明的兩股大敵,在這個喧嘩惡罵、仇恨不絕的亂世,要保持獨立清醒,是不容易的。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1月3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130/19908499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看西遊記認路 -陶傑

看西遊記認路

0

特首選舉,內幕指定消息滿天飛,最主流的說法,就是「中央」已經選定林鄭月娥,其他人等,挑戰林鄭,尤其有「美國背景」者,或其他選委不提名林鄭的,以「敵我矛盾」定性,就是與「中央」亦即與核心習近平先生對抗。
 

但是中國人政治,雖然中央集權,但經常氣氛混濁,形勢混亂。到底有幾多個「中央」?以喉舌計,至少三個:香港左報堅決擁林鄭、批小鬍曾;環球時報沒有表態,也沒有批小鬍曾;背景強硬而戰鬥格的愛國成報,則痛批林鄭,以及她後面的那個團夥。看過「西遊記」,就知道這種困惑的亂局根源。西遊記的世界,是一個中國民間多神論的世界。在孫悟空和唐僧頭上的神明,至少有三個系統:玉皇大帝系統,下有二郎神、太上老君、太白金星、哪咤太子等。另一個是如來佛祖系統,下有南海觀音、尊者羅漢。第三個是三不管系統:閻羅王、四海龍王等。
[AdSense-B]

所謂的「中央」,到底是哪一個?香港的精英做慣了殖民地子民,從前英國人只要派一個在利物浦掃街的白人,來香港做警司,就可以號令半個九龍的黃種警探。從南非婆羅洲調一個文職秘書來做布政司,一個中環的西裝精英,即向該在英國祖家的權力圖譜上無名無姓的白人集體俯首膜拜。
 

這是英國殖民主義人類學的偉大之處,結合了西遊記中國人的多神文化──西遊記裏有一個土地神,級別極低,不在天庭辦公,僅鎮守地方。唐僧師徒四眾,到了一處山水,不知底細,召來土地公問一問。土地爺只報上地名、國王何人、有什麼妖精出沒,他只是外圍的小毛神一名,他的職責就是一方水土的資訊聯絡官。
 

但對中國信仰文化不熟悉的人,就會以為土地神就是玉皇大帝的代表,或者更高一級,是釋迦牟尼的心腹。做慣殖民地子民的人,更缺乏對宗主國諸天神佛族譜的正確認識,總之見到一個手持拐杖、身形瘦小的老公公,忽然出現在面前,嚇得即刻跪地膜拜,口頌玉皇大帝、南無阿彌陀佛,有什麼吩咐,請降御旨。
[AdSense-B]

但這個小老頭無關宏旨,如果他冒稱是玉帝使者、如來親信,或者閻王老子的侄子、東海龍王的表弟,向你擺官威,甚或索金錢,他遲早會遭到上界懲教。你向他拼命磕頭,當做已經上了西天,是你自己笨蛋。

0

西遊記頭十回,就是向你介紹中國人的神佛仙道的各處山頭,以後九十回,唐僧一路上,時時與土地神聯絡,有時觀音出來,有時不必,其中都是政治學問。但香港的AO和中環精英不太懂,親中愛國也是一幫懵蛋,致使亂哄哄,讓我們看好戲則箇。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1月2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127/19909799

陶傑文章

桃花源- 嘲笑的勇氣和奢侈 -陶傑

嘲笑的勇氣和奢侈

0

英國廣播公司製作一條喜劇短片,諷刺投奔恐怖份子的英國婦女,是近來僅見的大膽作品。聯想到法國《查理周報》的慘案,創作人的勇氣令人敬佩,但英國人始終滑頭一點,這次打了一個擦邊球。即使如此,也不免遭人非議,認為以這些婦女的「不幸」為題材,是刻薄的惡搞。

但是喜劇精髓在於諷刺,英國歷來最好的喜劇作品,無不竭盡諷刺之能事:皇室、政客、官僚、傳媒、歐盟、娛樂明星、環保組織、刁蠻的主婦、無能的丈夫、嬌縱的孩童,笑盡人間一切可笑之事。但由於「政治正確」的文化革命,雷區遍佈,創作自由一再遭到閹割,近年英國喜劇作品已大有失色。

[AdSense-B]

諷刺和惡搞,不僅是為求一笑,也是普通人向權勢表達不滿的方式。」西方的君主有蓄養弄臣之風,弄臣常為侏儒,也穿金戴銀,跟君主一樣打扮,本身就是對君主的戲仿,像英國喜劇電影《凸務之王》裏的一個角色MiniMe。

諷刺和惡搞,有如偏要摸老虎的屁股,還要迫權威包容忍讓:「他們讓出一寸,我們就爭得一尺。」擁有權勢、名望、身家、地位的,才有遭惡搞的資格。當今全世界最流行的惡搞對象,非美國總統特朗普莫屬,其髮型、手勢、講話的腔調,為惡搞的人提供大量「創作」元素,有人在鼻子上畫上特朗普的模樣,每次皺起鼻子,「特朗普」之人像就為之一縮。但特朗普並沒有下令將所有惡搞的人抓起來。

英國的喜劇界以醜化權貴為能事,六十年代,首相麥美倫在位,聲望低落,造就政治諷刺劇大盛,演員模仿他講話的口音,連女皇也前往捧場,捧腹大樂。麥美倫親自買票入場,遭台上演員認出,成為當晚訕笑的對象,只得狼狽離席,這群喜劇演員紅了,劇場票房多了,但無一受到懲裁。

此所以人人以惡搞特朗普為樂,但特朗普在演說中模仿一個身有殘疾的記者,卻觸犯眾怒,他違反了根本原則:「惡搞」是平民向權勢開火的專權,是手無寸鐵的人洩憤的途徑,不是一條對等的雙行路。

因為權勢擁有足夠威力或者暴力,輕易就能擊垮任何人,甚至取人性命。BBC惡搞投奔恐怖份子的人,因為這些人有得到槍炮炸彈的途徑,可以發動恐怖襲擊。但BBC的編導和演員除了血肉之軀和幽默感,並無自保和還擊之力。法國《查理周報》用筆去嘲弄恐怖份子,結果犧牲了性命,但他們都知道,表達輕蔑是他們唯一的還擊方式。

[AdSense-B]

中國沒有諷刺權勢的傳統,喜劇創作的空間也很小。中國民間諷刺的對象往往向天秤的另一頭傾倒,專門取笑比自己更加弱勢的人:聾子、盲人,或者口吃,男人模仿女人扭扭捏捏之類,這些人通常無還手之力。在權勢面前,諷刺、嘲笑、惡搞,一律等同輕侮,絕對不允許。尤其是明清五百年統治,文字獄大興,甚麼話中有話,皮裏陽秋,都是掉腦袋的罪名,對於沒有惡意的「戲弄」,尚且無可容忍,哪裏有人敢「惡搞」?

0

諷刺和惡搞,不僅需要勇氣,也是一個真正自由的社會才能擁有的奢侈。但今天即使西方的諷刺作品,也懂得「柿子揀軟的捏」的道理,只有嘲笑特朗普最省時省力,也最安全,誰說這個時代更自由了?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7年01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57426&tm=76377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老闆的自由 -陶傑

老闆的自由

0

日本名古屋APA酒店擺放書籍,其中一本提及日中戰爭時日軍進侵南京時的論述,因論述角度有異於中國一般人民之認知及理解,中方要求酒店將此書下架,遭到老闆拒絕。
 

原來這本書是APA老闆撰寫的,老闆就是作者,於是拒絕,事件鬧大,中方號召抵制此一酒店,老闆說歡迎抵制,並率先宣佈不接受中國客入住。
[AdSense-B]

事發後有超過一萬日本民眾發訊支持APA酒店,名古屋市長也強力支持:「如果真的屠殺了三十萬市民,則必須跪地道歉!如果沒有做,則必須反駁,並展開討論。」
 

中國遊客不喜歡這家酒店,如果可以堅持永久抵制,並囑咐子子孫孫:以後去日本,千萬不可入住APA,是消費者的自由選擇,本身並沒有錯。
 

APA酒店老闆拒絕在日本的領土、自己的物業範圍內將一本著作下架,也沒有錯,因為他是老闆。明報前任老闆查良鏞先生曾有名言:「報紙的言論自由,是報老闆的言論自由,不是員工的言論自由。員工如果認同報紙老闆的言論方向,可以留下來打工,但如果不認同,他們可以離開,自己開辦另一張報紙,實踐他們的自由。」
 

查先生的邏輯很正確。中國顧客有權填寫意見表,要求一本他們不喜歡的書籍在大堂的書架消失;酒店老闆也有權不接受。中國人如果感到很憤怒,可以在網絡聽從政府號召,一齊抵制。酒店老闆也可以歡迎此一抵制,甚至公開表示,這是對酒店很好的宣傳──言下之意,是酒店因「無中國人入住」而名揚世界,他認為對酒店的形象和將來的生意前途更好──也沒有錯。
 

本來此事不必鬧大:你有你的情緒,我有我的堅持,酒店是一盤生意,旅遊也是一盤生意。中國遊客去到台北,看見桃園機場展示巨幅的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旗,也可以投訴:這是兩個中國、一邊兩國,違反九二共識,令我的情感受傷害,你要將旗撤下來;台北機場也可以堅持不撤。中國遊客可以響應官方號召,你不下旗,我十三億人全部不踏足台灣。
 

台灣人可以屈服,日本人也可以不屈服。事情如果鬧大,萬一日本的酒店業一致聲援APA,並聲稱團結愛國,家家都展示同一本書,中國人也可以全面抵制日本,一個人也不去購買杯麵、藥物、棉花棒以及廁板,凡有一名中國人受不住日本誘惑而違反民族紀律者,可定性為漢奸,回到北京即可當街處以私刑打死。
[AdSense-B]

其實APA宣佈不接待中客,也很明智。繼續接待,房間內必遺有數不清的便溺,還有割爛了的地毯。

0

不過是做生意,生活簡單一點好。香港一位女藝人說:「我討厭政治。」她說得對。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1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126/19908425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偽女權份子 -陶傑

偽女權份子

0

麥當娜等荷里活明星參加一個婦女遊行,反特朗普上台。她們的口號是「終結仇恨」,「愛所有仇恨特朗普的人。」麥當娜還即場發表演說,表示想過一切辦法要「炸掉白宮」。

由口號所見,這些婦女要終結的「仇恨」,只是要求特朗普的支持者終結仇恨,不包括她們這些仇恨特朗普的人,所有仇恨特朗普的人可以繼續仇恨,所謂「終結仇恨」並非雙向路,而是單行道,與左派多年鼓吹的包容如出一轍:只要求西方社會包容外來移民,基督教包容外來宗教,並無反過來要求同等對待。

[AdSense-B]

婦女遊行高喊「終結仇恨」的同時,麥當娜卻聲稱想要炸掉白宮,這算不算恐嚇?如果不算,即管試試在機場範圍內開個玩笑說藏有炸彈。麥當娜作如此威脅,足夠引起FBI的關注,理應建檔調查,但是以麥當娜之癲狂,料想FBI必不敢出手──法律面前並非人人平等,即使美國也如此。

麥當娜之流的「女權份子」,口口聲聲只是為報復她們仇恨的男人,到底為女權做過甚麼?對於那些生活在窮困和戰亂地區,遭到強姦、被迫賣淫,甚至被親人活活燒死,處以「榮譽謀殺」的廣大婦女,麥當娜這樣的女權份子有沒有站出來說過一句話,有沒有想過一切辦法去炸死那些「男性人魔」?

0

甚麼自由、女權,在當今西方許多左派嘴裏,不但淪為廉價的口號,還是一塊好用的遮羞布:那些動輒脫光衣服,放出私人色情影帶的女星,也聲稱自己是在解放女性身體呢。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1月2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57239&tm=84919.44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侮辱的藝術 -陶傑

侮辱的藝術

0

中國式的「特首選舉」,情節越來越怪異,繼最新消息,即使一千二百小圈子「選」出「有美國背景」的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中央也不會委任」,因此中央屬意的林鄭,強勢出選,就是為了阻止一個不獲委任的小鬍曾當選。
 

但是特首梁振英即刻宣告:希望泛民也派人參選。
[AdSense-B]

然而,任何人「參選」的目的,當然是希望贏,泛民若參選也一樣想贏。但泛民如果響應梁特號召,派一個長毛參選,在理論上,長毛贏了,中國政府會不會委任?
 

梁特愛國愛港──叫泛民參選,一定代表中方立場,梁特叫泛民選,當然不是叫泛民進場「混吉」,你贏得了,中方一定會委任。
 

但是問題來了:中國政府寧願委任長毛當特首,也不會委任曾俊華做特首,原來前財政司司長比長毛還反華反共。
 

這樣的邏輯,恐怕連一群在西洋菜街跳着紅舞的愛國大嬸,聽見了,也停止舞蹈,停播大喇叭,站立在街上,十分困惑地搔着頭,你看我,我望你,覺得太陽是不是從西邊升了起來。
 

然而梁特確實又面帶微笑,和顏悅色地呼籲,請泛民的「朋友」也提名一個參選。如果中方連曾俊華贏了也不委任,泛民贏了,更不可能委任,即是在笑嘻嘻地叫泛民也入閘進場,供林鄭磨牙嚙咬,予以撲殺,從而取得「選舉合法性」。
 

這是二千年前羅馬鬥獸場與「中國文化」相結合的特色。要一個智商很低很低的人或團體,才會聽信而接受此一邀請入閘的招安。但梁特為何還會向泛民公然發出此一邀請?可能是梁特與泛民的打交道多年過程之中,認定泛民是一群很低B的政治動物。
[AdSense-B]

如果你不認定對方只有三歲小孩的智商,你是不會指着一座中國人的公廁,告訴他:這座玩具樂園,走進去左邊第三格,坑裏有一個Hello Kitty公仔,還有一盒很香的燒肉飯,你快進去,都撿出來,一邊玩,一邊吃的,對不對?

0

但梁特竟然向泛民發出此一呼籲,泛民好像也在竊竊私語,覺得是個蠻不錯的呼籲,人必自侮,然後梁特笑辱之,這就說明,泛民平時在梁特心目中的智商,是哪一等級了。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1月2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125/19907329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英國教改 -陶傑

英國教改

0

英國首相文翠珊決定改革教育制度,向「教育的勢利」宣戰。甚麼是教育的勢利?就是盲目相信大學學位,賤視其他工種。

科技每天突飛猛進,無人自動操作技術將取代許多中等管理職位,全世界大學提供的各種這個管理那個研究的學位可以做些甚麼?

市場上需要大學學位的工作根本沒有那麼多,英國大學生的平均薪酬並不高,收入其實遠不及熟練的技術工人。再加上為了讀大學,他們都有嚴重的負債問題,大學生成為新一代打工窮人。

文翠珊政府計劃重開技術學校,提供高端的技術訓練,為英國未來培訓優秀的工人:工程、建築、維修、製造、渠務等等。這些行業的許多「藍領工人」都要求擁有專業知識和熟練技能的,並非差利卓別靈《摩登時代》裏演的那種。

[AdSense-B]

五十年代英國一度有三百多家技術學校,但今天幾乎淘汰殆盡,其中原因有家長的勢利和無知,有大學濫開學位的貪婪,和政客的好大喜功,以為人人上大學,就可以實現人人平等的理想。

但中國古話說「天生我才必有用」,而不是「天生我材都一樣」,有差異和不平等是兩個概念,這是許多人的盲區。德國在戰後擴大技術學校的規模,德國、瑞士、奧地利、荷蘭的學生,七成人都接受過手工技術訓練,這幾國都經濟富裕,實力強勁,因為還有「工人階級」。

0

英國政府算醒悟過來,這才是真正的改革。互聯網和高科技已經顛覆了市場對人的需求。科技可以取代許多人手,但不能取代手藝和技能,因為後者是有頭腦和個性的。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1月24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57066&tm=7414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