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16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唯恐他會回頭 -陶傑

唯恐他會回頭

0

美中資報刊頭版聲討梁特挑撥宣播港獨,質問意欲何為。
 

港獨的火焰,懂得點門道就知道,人為的撩撥,是沒有回頭路的。
 

因為從前即使怎樣「反共」,由「反攻大陸」的國民黨到「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華」的司徒華,「反共」的那條根,還植繫在一顆所謂「中國心」的土壤裏,而港獨,則完全脫離了那層土壤。
[AdSense-B]

不論文化人,律師,支聯會,要求平反六四,釋放劉曉波,為貧民維權,其實只像大宅門裏一個小媳婦,泣心啼血,諫一個惡家姑:我生是你家的人,死是你家的鬼,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頭家好……。嘮嘮叨叨,但是惡家姑還是一通棒打,小媳婦從此含淚趕出門,在雪地上,她一步一腳印,還是依依回望着大宅門前那對石獅,以及大門那塊牌匾。
 

但是年輕人的港獨不一樣。嘴巴打得多了,他收拾行李,像巴金「家春秋」裏的覺慧,視這座宅府為吸血魔窟。你最好趕他走,他出去了,連姓也改掉,永久脫離關係,再也不回頭。
 

一切的反共,幾乎都是可以改變的──像蔣芸大姐記述某國民黨徒,去了幾次北京做了座上客之後:「他很驕傲的告訴我他在台灣辦的那份報紙早已在釣魚台上了架,反而其他台灣大報皆不見」。所以有一天,如果馬英九很驕傲地告訴國民黨元老,由於他言行謹慎,顧全大局,不但榮獲習總接見,退任後,他已經住進釣魚台國賓館了,而堅持「八年抗戰是國民黨主力」的郝柏村,則未獲此待遇,而蔡英文永遠也不會有,我不會很詫異。
 

反共的人不論多頑固,都可以改變,因為一去大陸,看見黃河長江、萬里長城,上下三千年,縱橫八千里,淚水汪汪的許多情感心事湧上心頭。這種人不怕他反共,就怕他不反,能反就有一條根在。如果今天蔣介石在生,他會為中共做內應,不跟你囉嗦什麼九二共識不共識,早就將蔡英文槍斃掉了。
[AdSense-B]

但是換了一個場,換了另一種能量,換了另一副魂魄,完全不一樣了。所以香港其實可以做反共基地,但不可以做港獨的思潮溫床,這條陰陽界一跨越過去,永不回頭。那麼是誰唯恐香港人還依依回頭望、非要餵香港人喝一碗孟婆湯、趕過奈河橋那一端不可呢?

0

曾幾何時,多少人即使滿眼血淚,越界南來,也回頭看一眼深圳河鐵絲網外那一髮青山。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8月3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831/19754528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加萊之亂 -陶傑

加萊之亂

0

法國前總統薩爾科齊聲稱,法國應該關閉加萊的難民營叢林,將難民一律趕往英國。

現任總統奧朗德太軟弱,令薩爾科齊蠢蠢欲動,想捲土重來。薩爾科齊還要求英國承擔加萊難民營的費用,理由是絕大多數難民其實想去英國,不得已才滯留在加萊。

加萊的難民營叢林,已有一段來歷,並非近幾年的產物。許多難民千方百計偷渡去英國,有不怕死的人趴在車底;有的持刀威脅貨車司機,甚至向貨車丟擲樹枝磚塊;如果發現貨車藏有偷渡者,司機還要繳鉅額罰款,不但險象環生,還造成運輸的噩夢。

[AdSense-B]

問題是加萊難民營已經開始固定,難民開始經營小店、設立服務中心,還包括英語班,愈來愈多人打算就此長住,法國想要清理這座叢林,已經沒有機會。

英法兩國早在二○○三年簽訂過一條邊境條約,允許英國海關延伸到加萊,反過來,法國海關也可以去多佛。法國人現在才看到,自己吃了大虧,要求重新修訂條約,既然英國已經脫歐,英國的邊境就應該退回多佛。薩爾科齊的言下之意是,法國人現在不會再管加萊關口,要偷渡的人即管走,把爛攤子踢給英國。

0

英法隧道本來是為了連結英國與歐洲大陸,允許貨車和火車自由過關,現在這條隧道,卻有如一條多出來的闌尾。難民營不僅在加萊生根,也在歐洲其他地方處處開花,但是樂觀一點來看,不也是某種世界大同嗎?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6年08月3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34743&tm=86193.22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寮國和「老撾」 -陶傑

寮國和「老撾」

0

天文台網頁將原東京灣稱「北部灣」,英文漢語拼音為Beibu Wan,經有識之士指出認為不妥。
 

屬於人家的地名,或外國名,向來很敏感,不然韓國不會將首都「漢城」,正名為「首爾」。
[AdSense-B]

但中國人喜歡以自己的視點為中心,用譯名來將這個世界分等級。譬如印度,有名「天竺」者,後來改稱為「身毒」,印度人叫做「身毒人」,叫了幾百年,難怪兩國之間不可能真正的友好。
 

大清國一度視西方為蠻夷,剛與英法傳教士打交道,稱英國為「英狤猁」,法國為「狒朗西」,兩個比你還文明講道理的國家,一下子變成青面獠牙,兒童在教科書見得此等妖魔,就像今日見到黑罩袍露兩眼,都以為是惡鬼來了。
 

幸好民國時代,梁啟超歐遊影響,終有知識份子啟了蒙,將西方文明國家的名字很恰當地美化,改稱英吉利、法蘭西、瑞典、荷蘭、丹麥、芬蘭,名字一個賽一個的充溢着鮮奶蜜糖一樣的芳香,皆是中東難民和強國掃貨團心中的首選。
 

方今由中國人的勢利視點,名字最醜陋的國家叫做「老撾」。本名寮國,中華民國、新加坡、英治時代的香港,都稱寮國,物產豐富,民風純樸,直到法治時代,本來安居樂業。
寮國在中國古代,曾稱為南業、瀾滄、蘭章,本來都體面,不知何故,又曾稱老撾、老抓、老丫、潦渣,這另一組名字,狀未開化,就很野蠻。

 

中國的陳毅,親自統一定性為「老撾」──這個「撾」字,是一隻野獸,伸出爪子來敲抓的意思,像你家養的狗直立時抓門板。陳毅不知與寮國有什麼仇,要將人家這樣妖魔化。當然,在定為「老撾」時,老撾剛出現了共產黨,首領是一個叫蘇發努馮的工人,雖皇族出身,法國留學回到寮國,卻發動鬥殺地主,與胡志明波爾布特等獠廝混在一起,所以這個名稱,倒也貼切。
[AdSense-B]

中文凡以「老」字起頭,除了老師,都不是好東西,像老千、老鴇、老舉。我很奇怪為何寮國今日會容許中國人暗示自己是直立的一群獸爪子,可能窮得交關,需要中國的資金也說不定。

0

香港特區的華文傳媒,今天也跟着大陸,老撾老撾的亂叫。香港不是有反歧視條例和平機會的嗎?偶爾直立伸爪子抓狂敲打的犬類動物,自己倒有很多,所以我一聽見叫「老撾」,就想笑。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8月3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830/19753368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地名隱藏的十號風號 -陶傑

地名隱藏的十號風號

0

特區天文台之英文網站被揭發將越南的「北部灣」,硬套了大陸「漢語拼音」變成Beibu Wan,取代了國際公認的Gulf of Tonkin,自動政治污染,被有識之士指為下流。
 

其實東京灣「自古以來」屬於中國,即中華民國在四十年代劃為領海的「十一段線」中的兩段。六十年代,周恩來為了援助北越的胡志明對抗美國,為北越預警美機空襲提供偵察和警報,將北部灣這兩段領海線,贈送給北越。
[AdSense-B]

北越收受之後,將國際慣稱的Tonkin Bay,東京灣,改稱Vinh Bac Bo,即北部灣。
 

因此,既然北部灣已屬越南,則香特天文台,如果想脫離歐美霸權,文化多元,理應服從越南政府,在英文網頁之上採用越式的Vinh Bac Bo,而不是從來不存在過的漢語拼音Beibu Wan。
 

天文台這樣一竄改,是什麼意思?區區一個小殖民地衙門,天性謹小慎微,斷無此膽量,如果我是越南駐香港領事,會查探一下,天文台的「上頭」再上頭,發出了什麼指示,叫天文台搞這點小動作,是不是中國下一步想將「九段線」之外的那兩段,也從小越南手上重新奪回,所以先由傻巴巴的香港特區天文台,在英文網頁──香港有許多西方文明國家僑民和外國領事,他們時時出境旅行,都上網先看看鄰近國家的天氣──搞這種小動作。
 

所謂外交無小事,地理的譯名,當然是大事,譬如菲律賓將所謂的南中國海,稱為西菲律賓海,美國的希拉莉做國務卿時,即以「賓稱」代替「中稱」。天文台的英文網頁,是絕對不敢「中間落墨」,將南中國海英譯為Xi Feilubin Hai的,對不對?
 

所以Beibu Wan這個嶄新說法,不一定是下流,不過倒是有點好笑,因為以後天文台可以將Tokyo改稱為Dong-jing,大阪稱為Daban,替十四億中國人民弘揚民族正氣。

[AdSense-B]
當然,香港特區天文台Beibu Wan這樣搞一搞,會不會累得以後持香港特區護照去河內旅遊的香港人,遇到河內入境處的愛國官員,在護照上也被塗寫一句英文粗口,另加Viah Bac Bo belongs to Vietnam,然後匝面擲回,就是很有趣的問題了。

0

所以天文台這種單位,是要輿論嚴密監察的,早已有一個前台長,做了「梁粉」,後來懊悔得要撞牆,粵語說:「你死你嘅事」,你不要累死持特區護照去安南旅遊的香港人。請特區天文台積點陰德,好嗎?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8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829/19752327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上帝是公正的 -陶傑

上帝是公正的

0

英國在奧運勇奪佳績,金牌和獎牌總數,擊敗其他強國,名列第二,與美國一起領風騷。
 

梁振英即刻抓緊機遇,呼籲香港要向英國的體育政策和精神借鏡學習,這一點,值得點讚。
 

梁特提倡崇優,呼籲學習勝利者,而不是失敗者。英國人口五千餘萬,論人口的奧運獎牌比例代表制,平均每一百萬人口得一項奧運獎牌,相比之下人口全球最多的中國,每百萬人口僅得獎牌零點零五。奧運的成績,兌換成民族的質素,一清二楚,不是一味放開肚皮靠生殖,就能贏。
[AdSense-B]

下屆奧運在東京舉行。希望日本可以改革奧運金牌榜,每個國家採取人口比例代表制來排列成績,這就是與時俱進,科學公正,沒有得喧嘩嘈吵。
 

梁特說希望香港借鏡英國,其實,早在三年前,愛國愛港的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已經高瞻遠矚,嚴正指出:香港大型體育場地,不能滿足國際標準。曾前局長主張建一座「啟德體育園」,耗資若干十個億,希望打造香港的體育夢。
 

但眾所周知,曾局長的撥款要求,得不到梁班子的積極支持,理由是「體育對促進經濟增長無幫助」,而且啟德那塊舊地,梁班子認為應該用來建造公屋,所以「啟德體育園」的撥款,被梁班子及時抽起了。
 

然後就是曾局長遭到梁振英的解聘。現在眼見英國取得好成績,才想極力模仿,但如果那時梁特府對曾局長的體育視野有足夠的支持,下屆東京奧運,香港特區必有一金三兩銅,不讓新加坡游泳快速超前了。
 

這就證明:中國人的政治,真是落後而可怕。少數思想超前的,如預警中國人口膨脹必引致惡果的馬寅初,或警告建什麼長江三峽大壩、必危害水土生態、弊多於利的黃萬里,不是招致愚昧的中國人批鬥,就是「鬱鬱以終」。
[AdSense-B]

曾德成前局長也無可避免,加入了這條冤情隊伍,但幸好還有點「一國兩制」的保障,曾前局長沒有受到梁粉批鬥,及早退隱到另一個比香港還安全的地方,至於阿哥要不要為弟報仇,是另一個故事了。

0

所以中國人要向英國人「借鏡學習」的地方太多,除了什麼議會民主,首先是學習英國人待人處事的胸襟,不要那麼小器。但小器,正是中華民族基因之本,如果借鏡得了,也能改正,中國人不是都能升級,變成準英國人了嗎?No way。上帝畢竟是公正的。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8月1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815/19735953

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反勝為敗 -陶傑

反勝為敗

0

特朗普選總統,一開頭氣勢如虹,哪知道玩出個情緒大亢奮,轉而出現思覺失調。本來霸氣縱橫,魅力四射,然而好好的形勢,成也強人,敗也強人,好像一個賭徒,上半夜贏得的巨額彩金,下半夜開始走下坡,最終恐怕輸光離場。

轉捩點是出言輕薄為國戰死的美國穆斯林兵的父母。明眼人一看而知,這是民主黨陣營設局,利用特朗普反伊斯蘭移民和恐怖主義的聲勢,像太極推手的原理,四兩撥千斤,讓你自己的剛力將自己拖倒。

[AdSense-B]

特朗普竟然不虞有詐,像一頭蠻牛一樣朝那面紅布疾衝過去。然後是對待普京的立場:特朗普言詞曖昧,責罵奧巴馬,開足火力,對普京則似乎秋波暗送。特別是以嘲諷的口吻,煽動俄國黑客進入希拉莉的電郵,又指奧巴馬為伊斯蘭國的始作俑者。不錯,特朗普正話反說,有足夠知識的人聽得出來,但美國普羅大眾頭腦簡單,照字面領略收貨。民主黨推波助瀾,特朗普一夜之間淪為通匪的內奸。

自己贏來的籌碼,自己一手輸光,希拉莉本來就是三等角色,共和黨哪個出選,穩有勝算,包括特朗普。問題是競選總統,需要講階段性的策略。特朗普當初入場,需要嘩眾取寵,先聲奪人,標榜為平民講心裡話,不惜坦率一些。在邊境建圍牆、禁止穆斯林入境直到查出真相為止,這些言論,在競選第一階段,不但沒有害,而且大有幫助。開局開得漂亮,就像汽車一坐上去,進入第一檔(First Gear),很快就開動引擎,成功上路。

問題是隨着飛車加速,汽車的檔次必須由一檔提升到二檔,然後隨着時速配合,進入第四檔。特朗普應該在適當時候,言詞磨滑一些,多一點笑臉,少一些傲慢。尤其是外交政策,請教幾個專家,而不是聲稱退出北約和朝鮮半島。一下子暴露了對國際政治的完全看不通透,希拉莉陣營偷笑不已。

然而特朗普做一人騷,不需要顧問,更不需要團隊。他聲稱反政治精英,但不要精英,不等同連專家也不要。中情局終於忍不住,指出特朗普的心理狀況,已經在不知不覺之間受到普京的影響。特朗普是成功的生意人,懂得市場學,但不是政治家,不懂得間諜專科的洗腦心理學。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邱吉爾可以單槍匹馬,以強人姿態壓倒專家,憑豐富的軍事經驗和想像力,甚至一點點赤子頑童之心,親自下場,設計許多兵不厭詐的重要戰略,贏得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但特朗普沒有邱吉爾的雄才偉略,過分的自信,演變為膨脹的Ego。

Confidence和Ego,只相差一線。幾時應該只相信自己,幾時要聽別人意見?多少英雄氣短,就栽倒在這條看不見的界線上面。

[AdSense-B]

特朗普的跑車已經進入時速一百公里,但「波箱」還是在當初的第一檔,這樣當然會冒出濃煙。當然,花費如此巨款,令自己變成國際第一名人,即使做不到總統,廣告效應還是物有所值。然而特朗普已經到這等年紀和事業了,他還要放一個巨型煙花做這種廣告做什麼?

0

特朗普一介梟雄,本來有望顛覆僵化的制度。希拉莉代表的正是制度。自從英國退歐,平民不信任精英為自己利益度身訂造的制度,所以有英式的茉莉花革命。特朗普雖為億萬富翁,本來有望美國的茉莉花革命,以個人魅力和見識,改寫遊戲規則,帶領西方飛越瘋人院(Fly over the cuckoo's nest),成為美國總統史上的積尼高遜。但似乎只差那麼一點點。只是一點點而已,對於他個人命運、美國國運,或者世界局勢和歷史取向的改道,卻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咫尺天涯。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6年08月2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nextplus.nextmedia.com/columns/%E5%9D%90%E7%9C%8B%E9%9B%B2%E8%B5%B7%E6%99%82/20160828/420908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法蘭西海土保衛戰 -陶傑

法蘭西海土保衛戰

0

法國尼斯海灘一名伊斯蘭婦人穿頭巾罩袍,在沙灘「日光浴」,警察依法拘捕,但法庭卻判警察的行動干犯人身自由,宣佈禁罩袍令無效。
 

在海灘日光浴,當然是脫衣露體,穿得越少越好。沐浴也沒有人穿着衣服的。這個伊斯蘭女人以「自由」之名,行為反智,當其他人是白痴,海灘其他泳客報以厭惡神情。
[AdSense-B]

法國傳媒認為:此伊斯蘭婆娘一身巾袍在海灘這樣一躺,不是什麼日光浴,而是政治挑釁。尼斯海灘是前恐襲之地,附近有警崗,而且沒有帶毛巾和海浴物件,是有心搞事,挑起種族仇恨分化,污染視覺,影響心情,罪大惡極。
 

如果還理直氣壯,聲稱「婦女有自由選擇自己的衣着」,請她們回到中東,向她們的阿拉伯政府索取。伊斯蘭的女人如果能在伊朗、印尼、沙地阿拉伯,膽敢爭取得穿色彩斑斕的一件頭泳裝,各種花式的比堅尼,甚至天體解放,這才叫真本事,不回自己的祖家反極權,在西方寬容自由國家撒野,這等欺凌行為,實屬下流。
 

法國警方來干預,當然有理由。一身罩袍,怎知你裏面有無一個炸彈?今天這個沒有,明天那個也是良家婦女,但三年之內必有恐怖主義黑寡婦,廣東人說:斬腳趾,避沙蟲,或叫防微杜漸。那時又害幾十條人命。那些標榜「人權」的左膠,到時炸死你們最好。
 

法國的法庭判禁令無效,也很聰明,縱容之下,隨時激起千萬名「少數族裔」集體穿罩袍湧去尼斯下海狂歡慶祝。你以為法國人真的平等博愛、不是「種族主義者」?人人在心裏詛咒你這個「文化」。我懷疑法官是國民陣線的愛國候選人瑪蓮勒龐的支持者。
 

尼斯海灘本來年年夏天,俊男美女,身材都肉鮮誘人,是一道很有藝術感的高尚風景。如果海灘湧現一團團黑水母,英文說Eyesore,法國人叫Horreur。
[AdSense-B]

為生命安全,活在這個伊斯蘭國的恐怖時代,幾十年聞名的尼斯海灘有黑色制服的警察重防巡邏,已經令人不安,成為高危地區,只有令正常人裹足不往。但這樣一來,尼斯海灘形同割讓淪陷。

0

自古以來,尼斯是法國人的領土和故鄉,連中國網民也敢在他們的圍牆裏,口口聲聲自古以來如何這樣、喧嘩喊打喊殺那個,當年攻打巴士的獄的法蘭西民族,應該明白:世界上法國貨之如此昂貴,就因為法國人這點骨氣。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8月2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828/19751487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差在那一點點吃相 -陶傑

差在那一點點吃相

0

資深民運反共人士吳弘達在南美洲海灘遇溺,離奇死亡。美國圖書館開了一個追悼會,有國會議員悼祭。

然而紐約時報刊出內幕:吳弘達生前涉嫌侵吞雅虎提供、因曝光大陸異見者累得人家坐牢的上億港元賠償。

本來這筆錢歸納在吳先生名下,但泰半被這位「反共鬥士」私下獨吞,只剩三兩百萬接濟大陸的異見人士,數目寒酸。這筆帳也因七十八歲的吳老英雄橫死而不了了之。

[AdSense-B]

美國人向中國的反共人士出錢,已經有七十年的冷戰歷史。由於五十年代美國願意在遠東扶掖宣傳中國自由思想,香港的一些文化人想盡辦法,打美國人錢袋的生意。當年戰後沖繩和琉璜島有一些剩餘物資,在國民政府播遷台灣時期與美國協調,將剩餘物資拍賣所得,共一億美元,掌管美國手中,答應用於中國的文化事業。

五十年代,這筆經費,用在香港,每年有六十萬美金籌辦友聯出版社和其他報刊雜誌。那時香港的反共文化人,只要提交一個Proposal,擬定計劃,就有領取美金的希望。一個叫做自由亞洲協會的機構,由華盛頓得到資金,掌管批發,但在香港不幸開頭就遇到老千,先後被騙了十多萬美元。

自此之後,美方日漸謹慎,終於找到了新亞書院的院長錢穆,覺得錢穆人性比較可靠,可以付託一年六十萬元經費。但錢穆不善理財,交給一個教授聯絡,教授向美方一口氣要求六十萬元全部代理。美國方面嚇了一跳,從此也有點戒心。

叛離中共逃脫到香港的元老級共黨領袖張國燾,也領過美國的錢,靜居九龍,有關方面請他寫回憶錄,指定要用英文。張國燾不懂英文,請幾位助手替他翻譯,其他如張愛玲、董時進、周鯨文等,由大陸逃出來的文化人,記述土地改革、殺地主的第一手經驗,也由美國資金津貼。

幾十年後吳弘達領了雅虎賠償的資金,重返大陸,搜集中共勞改的資料,又被遞捕一次,判處徒刑。因當時的克林頓夫人希拉里出面營救,方才以「保外就醫」名目釋放,定居美國。死裏逃生,能在美國度過餘生,簡直是像中了六合彩,理應珍惜。

這位吳先生有一億元港幣等值的資金,如果他懂得美國文化,就應該明白:美國人重誠信,他們假設吳弘達是共黨政權的受害人,應該品性忠良,不會私吞。

然而美國人對在共產黨時代生長的一代中國人的品格,永遠估計過高。連五十年代的許多美國資金,也被糊裏糊塗地私下亂花掉,帳目不清,吳弘達一人,是大陸成長的人,哪裏一次過見過這許多鈔票?當然經受不住誘惑。

紐約時報一爆料,對美國政界有影響,美國社會對中國人這一代的品格更為鄙視,覺得這個民族,其精英自我糟蹋到這個地步,雖然口頭聲稱要爭取民主自由,完全無靈魂和底線可言。

美國永遠是落難的中國人最後的收容港,尤其是叛變共產黨的人如許家屯。許家屯和吳弘達雖然為了不同的目的,但像毛澤東語錄說的:「走到一起來了」。許家屯拿了美國人多少錢,永遠是個謎。吳弘達拿的雅虎賠償金則是法庭判決,完全曝光,所以一旦侵吞,未免吃虧了一點。

[AdSense-B]

中國人在外國生活,時時容易以為西方人可欺。他們不知道歐美人士不是傻瓜,而是秉持誠信的原則:我對你認識不深,先假設你是好人,直到你不自愛自重,自行證實是一個騙子老千為止,以後永不錄用。住在美國的中國人,時時以為東道國的公民是傻瓜,在實驗室工作,偷竊機密,返回中國高價販賣,企圖騎牆而兩邊舔油水。倒不如一九五○年的朱自清到死拒絕領取美元救援,雖然天真了一點,倒也得一個晚節。

0

吳弘達一生受了許多苦,但未能創下一個好結局。雅虎賠了那麼多錢,他已經年邁古稀,應該知道來日不多,不必狼吞虎嚥,花錢要注意一點吃相和禮儀,但缺乏這點來人的自知之明的中國人,今日在海外滿坑滿谷,這就是美國的矽谷信任印度人多於信任中國專家的理由。

[sc name=”AdRelate”]

陶傑《摩星嶺上2016年08月2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www.mingpaoweekly.com/45366-%E5%B7%AE%E5%9C%A8%E9%82%A3%E4%B8%80%E9%BB%9E%E9%BB%9E%E5%90%83%E7%9B%B8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韓國大媽在外國 -陶傑

韓國大媽在外國

0

因為韓國參加美日的導彈防衛系統,令中國受到冒犯,幾年來拉攏得的朴槿惠妺子,慘遭翻桌子,連韓星也全部禁止登入中國。
 

中韓民族本來是一家人,這又何苦。鄧達智君時時出外旅行,在應該寧靜的地方,跟我一樣受不了四周喧嘩,最近他發現韓國人的囂吵,與中國大媽不遑多讓。
[AdSense-B]

韓媽出外,我們香港人一眼就能認出來。首先是衣衫色彩的俗艷指數,喧紅鬧綠、邪黃惡紫,與中國大媽爭奪視覺效果的厭惡感,如果中媽位位十分,勇奪金牌,則韓媽亦六七分之盛,平均介乎銅牌和銀牌之間。
 

韓媽上年紀的,倒沒整容,但流行將頭髮染成炭黑,在巴黎羅馬遠一眼就認出。中國大媽染髮少一些,她們看央視新聞,可能見過早年不染髮的副總理吳儀,而覺得頭髮染成這樣黑炭頭是周永康胡錦濤這等權力男人的風氣。韓中非黑即白,可以這樣判斷。
 

但韓國四十歲以下流行整容,大眼睛尖高鼻子,與小眼睛塌鼻樑的父母輩好在從不同行,不然他們的母親個個有偷過漢的嫌疑,在這方面,韓國的年輕人很少參加旅行團,三五自由行,對他們的母親確實有一份體貼。
 

韓國發了財,民主立品,正常而論確實到了急需提高品味的時候。韓國政府教育部可以即刻對中年以上的韓國人開始禮儀班。當然,為了報復小器打擊的中國,也可以相反,故意呼籲韓國大媽出國,聲浪吵一點,衣着更俗三分,因為韓國遊客在歐美畢竟比中國少,韓國遊客的行為蓄意討厭一些,洋人不會分辨中韓兩國人,就可以成功令歐美當地白人將他們的厭惡感轉移到中國人身上。這樣報仇,要舉國齊心,以韓國人的愛國和團結,我認為做得到。
[AdSense-B]

這樣一來,韓國大媽出國之前須惡補學習的,不是像日本人般的高雅儀態,反而是西部鄰國的廣場大媽舞了。廣場大媽舞中國陜北風格,要學得傳神,確實是對人類品味極下限的挑戰。韓國大媽再惡俗,她們的舞蹈傳統是身揹一隻大鼓,加一襲長裙,節拍是緩慢的,跳起來,即使噴水池邊的那隻錄音機和大喇叭,開得再稀里嘩啦,無論怎樣學也不是扭秧,身段永遠比不上中國大媽的矯健快捷。

0

但無論如何,先到巴黎羅浮宮門前跳了再說。只要表演時豎立一塊毛像紙板即可。在孫楊服禁藥事件中,中國網民排山倒海破口大罵澳洲的泳手賀頓,也奉命故意滲入韓文和日語攻擊,以誤導澳洲的白人覺得日韓中全體是流氓的一家。韓國大媽們,奉朴大統領之諭快出國旅遊,這是一場東亞的聖戰。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8月2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826/19749344

陶傑文章

桃花源- 政治奧運 -陶傑

政治奧運

0

中國奧運金牌運動員將訪港匯演,是不是政治宣傳?不必刻意劃清界線,因為體育與政治掛鈎,以奧運為最甚。

奧運無處不政治:申請舉辦,投票決定,參賽國明爭暗鬥,開幕禮上各國運動員的入場陣容,誰是大國,誰是小國,誰更有牙力,運動員的裝備和贊助,包括商業比併,全部都是政治。

[AdSense-B]

奧運的政治化,至少從一九三六年的柏林開始,希特拉一心想藉奧運的機會,展示德國國力,表示德國已經擺脫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屈辱,再度崛起。雖然納粹的名聲臭了,但是柏林奧運會首創傳遞聖火,拍紀錄片,政治宣傳,都沿用至今。

奧運政治事件不斷,一九八○年蘇聯莫斯科舉辦奧運會,同時正是蘇軍入侵阿富汗,在開幕禮上,有十五個國家為了抗議蘇聯,故意不持國旗入場,表示不願意在蘇聯境內影衰自己形象,改為持奧運的五環旗。

由於只有八十一個國家參加,許多體育二流的國家,都水鬼升城隍,大量得獎,譬如意大利,其獎牌數量竟比上一屆多了四倍。

到了一九八四年洛杉磯奧運會,蘇聯又率領東歐國家杯葛美國,這一年,中國首次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名義參加,因為蘇聯和東歐沒有參加,中國運動員得獎機會大增,尤其是在體操項目上大獲勝利,中國女排戰勝美國得金。

奧運史上最黑暗的一刻,是一九七二年慕尼黑奧運會,巴勒斯坦游擊隊在阿拉法的策劃下,派槍手襲擊慕尼黑奧運村,綁架十多名以色列運動員當人質,當時以色列政府曾經要求派人入村營救,但遭到西德政府拒絕。

西德警方的拯救行動一敗塗地,拙劣無能,導致以色列代表團全部遭到殺害。事後傳出各種陰謀論,其中最駭人聽聞的是德國人對猶太人的仇恨猶有殘餘。

事隔四十年後,德國《明鏡》雜誌揭發,西德政府在恐襲之前三個星期前已收到情報,但是沒有採取任何防範行動。但是以色列沒有放過恐怖份子,發起復仇行動,將這場恐怖襲擊的兇徒一個不留,全部獵殺。這一段後續,由大導演史匹堡拍成電影。

[AdSense-B]

奧運與政治結合,還因為奧委會是一群投機的政客,曾經多年禁止南非參賽,因為當時的南非實行種族隔離政策,奧委會即以伸張正義自居。

0

但是世上還有很多殘暴政權,因為是第三世界當家作主的國家,奧委會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從來不會干預,由這個角度也可以說,奧委會骨子裏是一群種族歧視主義者,他們只關心白人的道德標準,懶理第三世界的狀況,只要濫權的暴君不是白人,就沒有問題。何況今天全世界有太多的政治正確,隨便一個眼神,一句玩笑,都有可能踩中地雷,成為罪名。體育政治化,又算得甚麼?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6年08月2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33993&catID=&keyword=&search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