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16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帶着種族主義去旅行 -陶傑

帶着種族主義去旅行

0

香港人一家五口遊德國,哪知道在火車遇到難民恐怖分子。一聲「真主偉大」,即刻血光四濺。五人中有四人遭斬傷,送到醫院,德國女總理親自慰問,強烈「譴責」恐怖罪行。最冤枉的是,這家人沒有參加早晨四點半起牀、在酒店大堂集合的「趕鴨仔式」香港旅行團,而是自費旅行。旅行團坐巴士,反而不會遇上這等天字第一號的霉頭。德國又不是台灣,德國的旅遊巴是不會火的。因此香港的歐洲旅行團反而可以大做廣告,向香港人溫馨提示:遊德國,跟旅行團,最多只會遇上一個當地留學的中國人做導遊,用普通話向各位訴苦,叫大家多給一點小費,絕對不會遇上刀斧手,見到大家就狂砍。當然,旅行團的中國導遊,嘮嘮叨叨,拚命叫你給錢,而且一車人開到珠寶店或手工藝品店,人往裏面一趕,大門一關,中國人壓榨中國人,不購物就不放人,這種商業法西斯行為算不算恐怖襲擊,則又見仁見智。

[AdSense-B]

德國火車恐襲,為揹背囊遊歐洲的有型年輕一族敲響了喪鐘。因為瘋狂濫收異族移民,歐洲的火車,哪一節車廂沒有咖啡膚色、看似目露兇光的中東男子?若是兩三個坐在一起,高聲說中東話,則更為形可疑。火車、地鐵、飛機場的地勤工作人員,全員都有這種民族的人。特別是飛機場,除了女性多出任地勤人員做航空公司的櫃枱職員。搬運行李、在機場內運送膳食車、打掃飛機艙,包括吸塵和洗廁所的,全部是德國女總理「大愛包容」所聘用的「外來移民」──因為在德國和歐洲,低下層工種,白人不肯做,只有靠阿拉伯世界的男人來充撐。每次在歐洲這種機場登機,飛機升空了,你不是要祈禱上蒼?

美國好一點,黑人居多,中東移民配額甚低,只有墨西哥和西班牙語系。黑人最近發生對白人警察的恐怖槍殺,但幸好目標只限於警察這一行,尚無象擴大為任何膚色不是黑種的無辜人。但是歐洲不同:只法國已經五百萬阿拉伯裔人口,其他國家更多得難以統計。歐盟下達配額,要每個國家收容十萬八萬這等「難民」,英國率先反抗,毅然公投退出歐盟。歐盟左翼官僚大怒,可惜上帝連同撒旦,聯手摑了這類白人老左幾巴掌。在炸彈接連爆炸之後,所謂「難民配額」之說漸漸沉默下來。

我身邊每一位香港朋友自由行歐洲,特別是法國西班牙和意大利,都有在車站公眾場合被中東罪犯扒竊強搶的經驗。不是說不應該種族歧視咖啡膚色的人種?但是如果你是黃皮膚,在歐洲一定遭到中東扒手的歧視,這等扒手看見亞洲人,就認為應該屠宰,專門針對你下手,也不管你是香港人、中國人、台灣人或韓國人。

你即使學懂幾句阿拉伯文,告訴他你來自香港的天水圍,背囊裏只有兩張地圖加一瓶蒸餾水也沒有用。一來阿拉伯文很難學,二來這個阿拉伯扒手,不會站在你面前很理性地聽你解釋。你還是乖乖將背囊奉上,不要反抗,否則一斧頭砍過來,此行去歐洲,變成生命的終極之旅。

[AdSense-B]

還是去日本和瑞士最安全,因為這兩個國家多年奉行種族純淨主義,即使與本國人婚嫁,也不輕易獲得批准入籍。這就是高等文明國家的標準。你說這是「種族主義」嗎?不,只是人家國家安全的有效措施。日本二十年只收容過二名中東人,一定精挑細選,查足二十代,或有若干證據這兩個中東移民一千年前的祖先曾是北海道的蝦夷族,長途跋涉經中亞細亞移居沙漠。因為如此的種族純淨主義,所以令你感到去日本不但安全,而且細心體貼,心花怒放,真有賓至如歸之感。

0

瑞士當然也一樣。其次是奧地利。本來德國也有這樣的崇高理性,充滿高效率和安全感。但自從出現「大愛包容」的女總理,即刻殺人放火、斧砍強姦、天下大亂。在這個世界非常現實,買房子必須帶種族歧視的眼光,紐約哈林區的房地產,中國人絕對不會投資。出外旅行不要帶矛盾,帶種族主義去旅行就夠了,只不過不要聲張,一眼關七,耳聽八方,看見不同的色彩,目露兇光的眼神,一定要先入為主,馬上敬而遠之。對不起,以上這番話我不知冒犯了什麼社工或人權平機組織,我喜歡冒犯蠢人,我enjoy令左膠憤怒,因為,哈哈哈,我只是安徒生童話裏指出皇帝身上沒穿衣的那個坦率小孩。記住:亂世保命,趨吉避凶,一定要帶着種族主義的眼光和標準去歐洲旅行。

[sc name=”AdRelate”]

陶傑《摩星嶺上2016年07月3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www.mingpaoweekly.com/42551-%E5%B8%B6%E7%9D%80%E7%A8%AE%E6%97%8F%E4%B8%BB%E7%BE%A9%E5%8E%BB%E6%97%85%E8%A1%8C

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大洗牌 -陶傑

大洗牌

0

奧巴馬離任在即,對打高爾夫球的興趣,遠遠高於管理此一脆弱時刻的文明世界。

土耳其軍人按照國父遺訓和憲法,對有原教旨主義傾向的總統安多根發動兵變,豈知因神秘的原因,只差半小時可將總統擊斃,偏偏按兵不動,功敗垂成。

如果「西安事變」是中國現代史的轉捩點。那麼五十年後回顧土耳其起義失敗這一天,後世將會很悲哀地發現,一個文明而寬容的伊斯蘭土耳其,將會在這一代告終。

[AdSense-B]

一九五六年匈牙利共黨總書記納吉也曾發動反蘇聯的起義,卻因為赫魯曉夫派軍隊入侵,納吉逃進南斯拉夫大使館,被拘捕判處死刑。土耳其起義失敗,空軍司令等全體將領遭到愚昧的民眾毆打羞辱,將來歷史記載,是土耳其的納吉事件。

這個時刻,美國和北約去了哪裡?土耳其是北約成員,英美在法律上當然無法公然支持兵變。然而一個北約成員國出現違反西方根本利益的傾向,例如安多根曾公開支持埃及的伊斯蘭兄弟會,亦即與伊斯蘭激進恐怖勢力眉來眼去,間接勾結。如果今日的美國總統是艾森豪、列根那一級,甚至甘迺迪,早在那時候就會策劃一些事,及時拆除炸彈,而不是拖到今日,白白讓正義的軍人送死。

二○一六年下半年,西方幾乎陷入無政府狀態。首相卡梅倫計算公投失利,灰頭土臉下台,英國脫歐;法國尼斯爆發恐襲,土耳其政變、南海仲裁公布判決中國的領土主張無效。這個時候美國和西方理應加強戰略領導,而不是相反。

歐盟官僚階層,一個月前還洋洋自得,一副後母驅逐媳婦出門的囂張氣焰,將英國當做叛徒。語音未落,尼斯恐襲,後門伊斯坦堡失火,歐盟精英官僚臉上被連打了兩巴掌。英國的留歐派當初撒野聲稱要第二次公投,此時也無話可說。

[AdSense-A]

一個有魄力的領袖,我說過要敢於掀翻桌子。奧巴馬當初誇口Change,八年下來,口水花塵埃落定,這個左膠總統,一點也沒有令這個世界安全。八年前我在本欄說過,Change所謂改變,是改變得更好還是更壞?奧巴馬八年有如馬英九,事實勝於雄辯,顯而易見。反而是英國一千七百萬選民以大無畏的氣概,公投決定脫歐。公投之後發覺這一步走得真有眼光,走得真的正確。

即使公投推遲三個月舉行,結果是大比數脫歐。公投前一名左翼工黨議員遇刺,對於留歐大為有利。但伊斯蘭國和法國警方太不爭氣。英國脫歐,我希望只是第一步。法國選民如有理性,應該選出國民陣線的立唐做總統,馬上公投,繼而脫歐,讓歐盟解散。因為歐洲不需要歐盟來統一,只需要北約來統一。

英國脫歐,五十年後回顧,後世將會讚嘆英國民眾的才智。一百年來,英國有幾次歷史關頭,發生的事都充滿爭議:一九三五年保守黨首相鮑德溫就任,對希特拉的崛起全無知覺。鮑德溫之後的張伯倫,眼前希特拉開始有侵略的野心,飛往慕尼黑與德國簽署和約。英國人逼走鮑德溫換上張伯倫,是先給崛起囂狂的納粹一杯敬酒。隨着慕尼黑協議撕毀,希特拉進攻捷克和波蘭,英國選民驅逐張伯倫,邱吉爾上台,換上了罰酒。

一九四五年,邱吉爾領導英美戰勝納粹,選民卻將邱吉爾趕下台,換上工黨的艾德禮。這一步棋當時引起國際輿論不滿:為何英國選民如此忘恩負義?五十年後回顧:邱吉爾善於軍事戰略,不懂建設,戰後百廢待興,正是借助工黨和海恩斯的那套社會福利思想,讓英國向美國借錢,將經濟由戰爭的廢墟解救出來。艾德禮和海恩斯一對天作之合,復興經濟,加上殖民地獨立,需要一個左翼的首領推動包容。如果邱吉爾在位,印度獨立必遭強硬鎮壓。非洲紛紛脫離英帝國,邱吉爾正是一個傳統的帝國主義者,出兵平亂,不知又要犧牲多少英軍的性命。

[AdSense-B]

一九七九年戴卓爾夫人上台,當時也充滿爭議。怎麼會用一個擁有維多利亞價值觀的雜貨店的女兒來厲行改革?戴卓爾的改革思想並不新,而是舊有一套,復活了海耶克的市場自由經濟,相對於海恩斯,則是完全相反。戴卓爾一做就是十多年,現在看來又是正確的一步。

0

卡梅倫和白高敦正像鮑德溫和艾德禮。文翠珊上台重現戴卓爾夫人的鐵娘子作風,鐘擺開始往回擺動。當歐洲和土耳其雙雙倒退,美國六神無主,文明世界只有靠英國帶領,在泥沼中重頭起步。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6年07月3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nextplus.nextmedia.com/columns/%E5%9D%90%E7%9C%8B%E9%9B%B2%E8%B5%B7%E6%99%82/20160731/414021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狂人的誕生 -陶傑

狂人的誕生

0

共和黨候選人杜林普本來氣勢如虹,宣布的政綱排斥伊斯蘭移民、美國優先,很符合常識,然而可能出席集會太多,一生從來沒見過如此頻繁而響亮的掌聲,以致情緒亢奮。一旦持續亢奮,講話開始失常。
[AdSense-B]

首先,杜林普說要令美國「重新偉大起來」,令美國在世上受到尊重,卻同時又宣布美國由東亞退縮、退出TPP、檢討與北約的關係,總之是回到一九四一年之前的鎖國孤立時期。換句話說,美國不應該繼續「稱霸」,要過自己的「小日子」。如此矛盾,甚是驚人。杜林普又說「尊重中國」,明顯是幾個月來中國駐美國大使館發動中國人支持,擦鞋效應起了效果。這個美國大亨對中國人的民族性格缺乏認識,有美國人的廣泛毛病:輕信(Gullible)和淺陋(Hollow),自大而過份自信,還加上商家出身,一定貪財,對於杜林普的心理檔案(Psychological Profile),中國必定各方面研究分析,今日胸有成竹,認為杜林普做總統,對於中國,又有八年的「機遇」。
 

當然,商場上兵不厭詐,杜林普曾遇挫折,反彈而起,或許是故佈疑陣,先說盡美國基層沒有什麼教育程度的選民想聽的話──這種人為數極眾,有選票,沒有護照,缺乏全球視野,無法認出地圖上紐西蘭的位置,也以為香港是中國的首都之類──到騙得選票入主白宮之後再大翻盤。
[AdSense-B]

杜林普說過:他不會將底牌都揭開來,不會讓世界上美國的敵人知道他的真正戰略。這句話本來說得好。然而,這位狂人卻漸口沒遮攔,說希拉莉該槍斃、請俄國駭客看看希拉莉洩密了多少機密,當然這些氣頭話有諷刺之意,但卻屬於「強烈觀點」(Strong Opinions),不知是因為杜林普的英文不夠好,還是患有思覺失調(Bipolar),總統候選人講話,不可以像中國「環球時報」那種語言風格,這是杜林普漸漸令人覺得不對勁、開始變味的理由。

0

可能是性格勇悍,這個人沒有顧問,也不認為他需要,因為他是宇宙最強。魅力和自信到了極點,演變為躁狂。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7月3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731/19716297

陶傑文章

桃花源- 識天才 -陶傑

識天才

0

英美合拍一部傳記電影《筆羈天才》,由英國兩大男星扮演美國的編輯和作家,演員一改口,美國口音上身,而且是二十年代老派紳士的口音,只「聽戲」,也能過一把癮。

傳記片難拍,尤其當主角都只有文戲,沒有拳腳動作,更沒有電腦CG,要吸引觀眾入場,可謂難如登天。但至少在英語的電影業,還有人願意接手這樣的題材。電影的主要角色沒有一張年輕面孔,最年輕是祖迪羅(見圖),也已經四十三歲,女明星妮歌潔曼,則將近五十,在這部電影裏演一個世故滄桑的角色,也很動人。

[AdSense-B]

主角都是荷里活的一線明星,因為健康的電影市場,除了有青少年入場狂吃爆谷的那一種快餐,也應該容得下精烹細調像法國菜那樣的店家,可以任君選擇,不可以因為潮流粗糙反智,就把品味成熟細膩的觀眾都趕絕。

《筆羈天才》一開幕,是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大蕭條前夕,街上飄着雨,主角出場,有點像占士甸的一幅舊照片:當你已不太年輕,曾經自命不凡,突然有一天,在繁忙的城市塵囂中,感到前路茫茫,孤立無援,不知何處安身立命的時候,這一幕,刻畫的就是這種感受。

哥連費夫演一個編輯,看起來木訥寡言,長期戴一頂帽子,在室內也不脫下,十分反常。觀眾一邊看,一邊埋下疑問:這頂帽子有甚麼作用?

二十世紀初,西方社會風氣嚴謹,婦女剛剛得到投票權,在職場上尚不能平分秋色,電影裏的兩個女人,一個相夫教子,另一個離經叛道,但面對衝突的時候,這兩個女人最後都能保持鎮定,絕對不會「破罐子破摔」。這就是當時社會風氣的約束了,人人都必須保持最基本的體面:男人穿西裝打呔,女人戴帽子和手套,這種裝束不是為了舒適,而是為了保持莊重,哥連費夫演的角色一直不脫帽,因為帽子是嚴謹外表的一部份:喜怒不形於色,感情不輕易坦露,律己、克己,才是做人的道理。

[AdSense-B]

電影的氣氛也跟這種裝束一樣,層層包裹,不輕易釋放感情,表達個人的情緒起伏,心潮澎拜,都用文字交代。除了祖迪羅演的男主角,配角中還有海明威和費茲傑羅兩位大文豪,更要求劇本寫得精緻,觀眾最好也要有一點對於英文的鑑賞和消化能力,這齣電影的許多對白,可以當範文來教。

0

雖然世俗的道德約束嚴謹,但對於少數有才華的人,也有縱容他放浪形骸的度量。擁有才華還不夠,一定要有人賞識,還要懂得培育,才能從地底的礦產中煉出純金,打磨出鑽石。賞識天才,令其成大器的人,其實也是一個天才。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6年07月2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29416&tm=84527.8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二十一世紀新課題 -陶傑

二十一世紀新課題

0

港獨人士參選,梁班子大為緊張,在「基本法」之上僭建一封「確認書」,要港獨候選人「確認」必須「擁護」中國主權,不得鼓吹分裂。
 

立法會曾主席警告:港獨沒有廣泛認同,但反港獨歸反港獨,不要危害香港的法治。意思就是:梁班子這種中國式的什麼「確認書」,貽笑大方,並不合法。
 

中國人的思想和眼界所限,幾千年農耕帝制社會,遇上港獨想選香港立法會,中梁不知所措,只有硬來。
 

特府平時喜歡說「參考外國先進經驗」,如何不必喊打喊殺,解決這個問題,就有一個先進的前宗主殖民國,讓遠東之土著「當家作主」而參考模仿。
[AdSense-B]

英國下議院六百五十二席,全部普選,坐進倫敦議會的,其中有主張蘇格蘭獨立的蘇格蘭民族黨,也有前愛爾蘭共和軍的文職組織新芬黨。每年十一月,英女皇主持下議院開幕禮,反對英女皇主權的各顛覆型政黨議員,皆身穿西服,一樣肅立,態度恭敬。不必由誰,另外立在正中,伸手手指比劃,挑出來:你、你,還有你,站出來,你們要簽署一張擁護英女皇全國統一主權的「確認書」。
 

為何不須要?其中細節,不必向學會了穿西裝的中國人說明,因為程度太高了,說了他們也不會懂。跟中國人講毛語錄,「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反而個個都明白。
 

在二十世紀,當你還英姿勃勃地討論西方議會民主可不可以在第三世界普及,你很合潮流,也很有型。但今天是二十一紀,歐洲伊斯蘭化,德法天天有恐襲。中國人帶着熱錢向世界進發,意氣風發,買下了四分一歐洲,而且認定:中國人不需要西方教他們如何民主自由,除了GDP,中國人不需要這些,要走自己的路。
 

而西方也標榜文化多元,包容伊斯蘭男人來德國強姦,也包容阿拉伯世界對女童進行割禮。西方左派知識份子認為:中國印度和埃及的所謂古老文明,有更多值得他們學習。
 

而非洲的前英法殖民地:岡比亞、尼日利亞、津巴布韋、乍得,還有什麼蘇丹索馬里,卻又全部證明,民族有優劣之分,沒有了殖民主,這些人會自我製造飢餓和屠殺。還生那麼多小孩呢,My God。
[AdSense-B]

所以到了二十一世紀,不再是爭論這個問題的時候。在遠東,只有日本人和日本人李登輝,有能力自己的國家建立西方議會民主的文明。英國人李光耀,也可以為華人設計一套中西結合的制度,讓華人吃得飽,而吃得飽,對他們已經足夠。

0

二十一世紀應該焦慮的是,退而求其次,如何捍衛西方文明,使之不受第三世界「劣幣驅逐良幣」的災難。其餘一切,概由其他國家承擔,與人無尤。It sounds cruel,but it is true。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7月2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728/19712316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不懂一個野字 -陶傑

不懂一個野字

0

中國八達嶺野生公園內老虎咬死一人,重傷一人。據聞其中一名女客與同伴爭執,憤而下車,一轉身瞬即遭老虎拖走,另一名女客見狀下車相救,不幸喪命。

提供駕車遊園,觀賞野生動物之服務,本來是東非國家公園之作風。此類國家公園,屬自然保護區,園中道路並非一般行車用的公路,為配合觀賞野生動物的風格,適宜使用越野吉普車,而不是開一輛賓利。這類國家公園都幅員遼闊,最大者如賽倫蓋提,面積一萬四千多平方公里。

[AdSense-B]

人和野獸,必須保持一定距離。遊客可以坐在車上用望遠鏡遠觀,不可以近距離褻玩。但八達嶺的這座野生公園,雖有野生世界之名,實際上只有動物園之規模,首先是面積小,只是區區四平方公里;也不是甚麼自然保護區,因為獅子老虎斑馬,本身不是八達嶺的原居動物。

在動物園裏,遊人到處亂逛,不必擔心動物突然竄出,因為動物都在高牆和欄杆內。但在東非大草原的國家公園裏,遊客首先調節了心態,明知野獸就在車外,彼此之間只有一層鐵皮之隔,都乖乖坐在車裏,斷不敢隨便開門。但在八達嶺這座園中,左看右看,遊客只覺得身在動物園,心態來不及調整,就釀成悲劇了。

0

中國社會由於「人定勝天」長期洗腦,中國人對一個「野」字,缺乏敬畏,以為野獸關在園中就會馴服,這是中國文化對於自然這一課的缺失。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6年07月2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29201&tm=84337.22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強姦文化在歐陸 -陶傑

強姦文化在歐陸

0

德國收容伊斯蘭「難民」,出現大量非禮強姦事件,單科隆一夜節慶,因有大量花枝招展鬼妹赴會,像香港蘭桂坊,非禮強姦案便有一千多宗。德國各大城市,每個周末,都有「難民」強上德國婦女的事件。當然,由「文化」角度看來:沙漠遊牧民族,千百年來,男權中心,去到歐洲,由於「文化」一時難以融合,像香港迪士尼園大陸客的小便文化、喧吵文化、打尖文化,中東難民的強姦文化,也相當鼎盛。
 

但願德國民間,可以大愛包容,給一點時間,令中東男性難民,可以跟德國婦女慢慢磨合。凡文化隔閡,學者告訴我們,一味的抗拒,不是辦法,要包容,磨合,就會化解仇恨。
[AdSense-B]

然而生為德國女性,面對男難民多出來這項「造愛包容」的文化任務卻很難吞啃。總理麥克萊夫人拍板,一年收容一百一十萬「難民」之中,原來極多單身的光棍,德國總理是女人,伊斯蘭男光棍孤單憋抑,她沒切身體會。
 

伊斯蘭單身漢在德國想找老婆,日耳曼本地女子不會想下嫁。為什麼?因為一旦嫁予,必須皈依伊斯蘭教。德國女子從小受的是西方基督教教育,或者女權無神論什麼的,嫁給阿拉伯佬,要戴面巾、不准工作,在家生養,天天拜神。再「大愛包容」,德國妹面對敍利亞伊拉克的光棍,一個個都難免「種族歧視」。
 

好了,你叫移民上岸的難民怎麼辦。麥克萊夫人沒有想到這一點:接收難民,不止要分發房子和救濟金,需有性工作者提供性福利的配套。
 

德國女性是有尊嚴的,是講女權的,也不缺錢,反而深圳東莞,時時掃黃,麥克萊夫人應該打電話給中國總理李克強,德國支持中國的「供給廁」,急需大量單身女子輸入德國,一起大愛包容。
 

這些中國女人只要替德國政府解決問題,兼做好個人衛生措施,三年之後驗血證實沒有病,都可以成為德國永久居民,歐盟護照隨即到手。
[AdSense-B]

很簡單的常識,身為男人,隔岸觀火,看見渡過地中海在希臘登岸的都是T恤牛仔褲手機的單身青年男子,指定說不想留在匈牙利和希臘,首選想去德國,或者英國,都會知道會有什麼切身問題。

0

這一切,左膠的政府官僚,包括德國的女總理,滿嘴巴大愛,卻看不到男難民的性愛;只知道歐洲公民有自由流動的權利,看不到中東男難民的精蟲,如果德國女人不合作,就永遠無法流動。於是就像習總說的:中華民族積蓄的能量終要爆發,於是,食色性也,強姦文化在德國,就爆發了。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7月2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727/19710703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一宗奇案 -陶傑

一宗奇案

0

網絡流傳一條短片,據說是在中國地鐵上錄得。畫面中一個矮小黃種人男子,先是遭高大黑人掌摑,繼而抱頭蹲下,黑人仍擒住對方後頸,厲聲訓斥。據說是該矮小男人出言不遜,喊出「黑鬼」二字,無論中外,網民都讚打得痛快。

但疑點來了,這位黑人,不,這位膚色黝黑遊客來到中國,聽見身邊一個矮小中國人,說出中文「黑鬼」,何以認定是在辱罵自己?眾所周知,中文字多音少,同音字繁多,又有聲調之別:「黑鬼」二字,念歪少少,如果是普通話,可以是「黑櫃」,如果是廣東話,也可以是「嚇鬼」,都絕無種族歧視之意,何以該中國男人不知抗辯,甘願束手捱打?

[AdSense-B]

何況中國文化並無種族主義之研究,對於白人,中國人也照樣呼之「白鬼」,但「鬼佬」不以為恥,反而引為笑談,還把這個廣東詞彙的音譯收錄入牛津字典。因為一個「鬼」字,按照中國文化的標準,不一定是種族歧視,有時還可以是愛稱,好像女人罵男人「死鬼」那樣。

然而從好的方面來看,黑皮膚遊客來到中國,聽得懂中國話,證明中文教學傳播甚廣,也像英文一樣,漸成世界共通語言,這是中國綜合國力提升的證據之一。

0

可惜的是,短片中的中國男人被打之後,抱頭掩面,毫無反抗之力,出手的黑人好像巨塔般咄咄逼人,周圍的中國看客,眼見同胞受辱,竟無一人站出來伸張正義,譬如用一點歷史事實來說服對方:「亞非拉人民大團結,我們是你們的老朋友!」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6年07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29000&tm=79060.03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只是一片烤麵包 -陶傑

只是一片烤麵包

0

德國少數民族移民、難民恐怖份子四出施暴,除了在麥當勞屠殺兒童,又斧劈香港遊客、刀砍孕婦,又在巴伐利亞的酒吧放炸彈。堂堂德意志,變成伊斯蘭戰場。
 

女總理麥克萊夫人本來還對退歐的英國頤指氣使,堅持「歐盟公民移民行動自由」絕對不動搖,終於德國人發現「大愛包容」的狠毒和邪惡,紛紛譴責這位兩手沾滿德國人鮮血的女總理。德國「法西斯」抬頭,對難民政策反感,太好了。
[AdSense-B]

歐盟自家失火,對退歐的英國,也不敢囂張,挨了幾巴掌,知道痛了,提出重大讓步,允許英國以七年時間限制歐洲的垃圾移民闖境,同時英國可以留歐。
 

左膠天生就是犯賤。你看:什麼要舉行第二次公投啦、英國的老人選民奪走了年輕人的未來啦、主張退歐的全是種族主義法西斯啦。一個月前一陣跟中國廣場大媽的喧嘩聲一樣討厭的呼喊,加遊行示威,通通靜下來了。
咄,真是。

 

香港許多學舌於西左的大愛二毛子,眼見麥克萊夫人啞了,也很尷尬。他們當初奉這個德國傻婆為偶像,因為麥克萊夫人訪問中國,拒絕住進北京的六星豪華總統套房,而且麥克萊夫人在北京的酒店餐廳,與其他顧客一起排隊輪取自助餐;而且不慎掉落一塊吐司,她自己彎腰撿拾起來,令中國人非常非常的感動。
[AdSense-B]

不錯,麥克萊夫人是日耳曼裔,她不會像中國農民大媽一樣擠提狂剷大蝦,跌一塊麵包,也不必由太監、侍婢、奴才來清理。她在中國北京表演這一手,熟悉西方文化心理者,就知道這叫做Patronizing,意思是含蓄而委婉地向中國人宣示:我們歐洲人,比你們標榜的什麼五千年文化優越,我們沒有主子和閹人的等級,我們不擺暴富的臭架子,我們節約食物,我們不是一個天生的餓鬼民族,比你們格調高。

0

麥克萊夫人的行為,相當聰明,也很正確,我也非常欣賞,但不表示這位德國總理的智商高。在中國跌了一塊吐司,就贏得一大群遠東的左膠粉絲,傻乎乎的模仿她的「大愛」,我覺得她的粉絲比她的智商還低。她對中國人有優越感,是有眼光的。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7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726/19709336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只少了兩個人 -陶傑

只少了兩個人

0

台灣旅遊巴士着火焚燒,二十多名中國遊客橫死。原來巴士裏有太平門,只是由一塊塑膠板塞死,門打不開,就這樣一車都燒熟。
 

台灣文化有日治時期留下的禮儀和品味,台灣農業也有日治留下的技術革新,但台灣社會缺乏日本文化的細節經營,也沒有日本人執着的整齊和衛生。
[AdSense-B]

多年前我去過台北西門町的戲院看電影,發現甬道堆滿雜物和紙箱。那時戲院不禁煙,狹窄的走廊皆易燃物品。去了一次以後發誓不敢再回頭。
 

中國人的居住環境喜歡堆放雜物,外國唐人街的雜貨店、飯館、地下賭窟,以至卡拉OK歌廳,一旦大火每燒死三數十人。中國人喜歡用盡和賺盡每一寸空隙,平時進出耍樂消費都覺得沒有問題,火災之後都說要檢討改進,但是不會改變的。
 

台灣日治僅五十年,香港英治一百五十餘年,香港人從英國學來的法治精神比台灣人從日本繼承的清潔衛生觀穩固。所以香港人在台灣人面前總覺得有一分優越感,覺得日子過得比台灣人幸福,直到一九九七年。
 

其實台灣已經很努力。台北敦化復興的大馬路都像東京,商店的長條招牌、電視新聞女主播結束時一聲「晚安」和微欠身一點鞠躬;上一代藝術家作家如朱西寧、陳映真、席德進,跟中國的莫言、王朔相比,一股日本知識份子如川端和大江健三郎的氣質。
 

台灣的生活有誠品書店的精緻典雅,然而不知何故,又有西門町電影院歌廳和旅遊巴士的粗糙致命。正如香港人有英式的法治和理性,卻又兼有維園阿伯和藍絲帶的左毛偏激。
[AdSense-B]

我只能怪殖民行政管治不夠深入和完整,日本的殖民時間不夠長,因為日本太平洋戰爭太過魯莽;英國的殖民教育又只顧訓練大律師和西醫,由土著中選拔少數而培訓成精英,其餘小販、人力車夫、農民及其後裔,一概撇下不管,導致英國人撤出之後的賽馬會,一片喧嘩,手提電話鈴聲四響。

0

世界上的事總無完美,中國人的命運更一樣。中國在抨擊台灣交通的巴士大火,卻忘記了一九九四年浙江千島湖台灣人旅遊團也遇到謀財害命的縱火洗劫,台灣人燒死之數目二十四名,比台灣旅遊巴士火災葬身者,僅少了兩名。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7月2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725/19708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