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6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外行插手 -陶傑

外行插手

0

牛頭角一場大火,香港市民自發相助,竟也遭到質難,認為是阻頭阻勢,添煩添亂。

市民不甘袖手旁觀,眼見消防員補給貧乏,自發行動,送水送冰,加添物資,包括打掃垃圾,想助一臂之力,現場所見,已經建成一個小型救援系統,將之視為「添煩添亂」、「妨礙正事」,是昧於人性的淺陋之見。

[AdSense-B]

在危急關頭,人性當中優秀的一面:譬如奮勇、無私、熱心、正義感與同情心的高漲,會有超常的發揮,身在現場旁觀,與坐在電視機前圍觀,感受差天共地,這是人性的自然反應。義工的活動範圍,退一萬步,即使與消防救火的部署,果真有所碰撞,但人是活的,現場可以溝通,就足以相應調節。

這就是情理必須兼顧的道理:人非草木,也不是機械人,也不會每一步都按程序辦事。市民的救助,即使是外行干預,也遠勝僵化的官僚制度。凡事交由政府安排,必定費時耗力:首先要開會成立甚麼「跨部門救援小組」,要補充多少物資,又要事先做預算,交由上級審批,真正送到現場,已經是幾天後的事情。

0

民間的自發行動,就是公民的自主精神:美國前總統列根有名言,政府從來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政府本身就是問題。火災現場所有的「外行」義工,的確,沒有證書,沒有專業救援資格,但是有基本的判別力和是非觀,因為善心和義舉,並不是用課本教的。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6年06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24521&tm=69264.6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超級賭局 -陶傑

超級賭局

0

英國公投之後,全國紛亂,歐盟得勢更咄咄逼人,法國總統歐朗德、德國總理麥克萊夫人,加上意大利總理,三個人召見記者,聲稱在英國引用葡萄牙條約第五十條正式開始辦理退歐手續之前,歐盟與英國不再接觸。
 

意思就是:公投了?但是你自家後院蘇格蘭失火,好,你退呀?怎麼不退?
 

看牌面,好像歐盟很兇,然而仔細看這三人:歐朗德在法國,防恐無力,主張脫歐的愛國政黨國民陣線女黨魁瑪蓮勒龐,民意支持率比歐朗德高三倍。
[AdSense-B]

至於麥克萊夫人,自從二○一五年九月地中海伊斯蘭難民危機,大愛包容,其民意支持率,也從百分之四十二,「大愛包容」成百分二十八。
 

所以深看一層,這兩個家伙,站在台上,官職雖然是歐盟主要會員國元首,實際上在他們的本國,均屬聲名狼藉不得人心之人。這兩個連各自在本國也過氣而不受歡迎的少數領袖,代表歐盟,現在對英國公投的真正民主力量指點江山,他們色厲內荏,因他們不代表法德的主流民意,更遑論代表歐洲二十八國的主流民意,他們在本國,也即將下台,卻以勝利者的姿態訓斥英國的公投民意,憑的是什麼?
 

麥克萊夫人尤為卑劣,公開挑撥,向蘇格蘭叫陣:英國退歐,你們不要怕,我支持蘇格蘭以獨立會員身分留歐。
 

此一言論,已經構成煽動英國分裂,威脅英國主權,英國應該向德國正式抗議,並警告麥克萊夫人:如果蘇格蘭躁動,由德國負責,膽敢再說一句,英國可以對德國出兵。
 

看穿這兩個的底牌,英國可以反守為攻。既然歐盟(由麥克萊夫人代表)煽動蘇格蘭脫英在先,英國就可以資助支持歐洲的法國、荷蘭、瑞典、丹麥等各反歐盟的民族主義政黨,遊行示威,紛紛要求公投。
 

你要分裂我,不如我解體你。這是大時代大政治家的大手筆。四百多年前的英女皇伊利沙白一世,父親亨利八世脫離羅馬教廷,自立聖公會,歐洲也煽動伊利沙白同父異母的姐姐瑪麗、蘇格蘭的瑪麗皇后顛覆奪權。伊利沙白不怕,以皇家海軍,殲滅了西班牙的無敵艦隊。
[AdSense-B]

麥克萊夫人將私心置於國家利益之上,引大量阿拉伯難民來歐,想在卸任總理後做聯合國秘書長;歐盟為虛,企圖為德國擴張稱霸為實,可惜打錯了一張伊斯蘭牌,德國人不肯幹。

0

英鎊跌,歐羅也跌,這手大博弈,聞鼙鼓而思良將,戴卓爾夫人不在了。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6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629/19673520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不再是英國人 -陶傑

不再是英國人

0

英國公投脫歐之後,隨即有人發動聯署,要求重投,反對的人喊出「我是歐洲人,不是英國人」的口號。

喊出這種口號的,多數是年輕人。這場公投,暴露出世代之別,堪稱涇渭分明。

[AdSense-B]

年輕人是長於全球化的一代:不僅英國,連中國也一樣。今天中國的年輕人,最關心不是釣魚島主權,而是去美國升學的機會。英國年輕人也如此,從他們記事起,英國早已不復「大英帝國」之風光,不要說邱吉爾率領英國獨自抵抗納粹的艱難,對於戴卓爾夫人當年出兵福克蘭的勝利,他們也從來沒有感受過。

年輕的英國人活在一個全球化的年代,耳濡目染的一切:飲食、電影、流行樂、服裝、娛樂明星,早已不分國界,他們都上網購物,喝星巴克咖啡,用的是蘋果電腦,每天用智能電話聽歌,用北歐品牌的家具,公司裏的同事來自全世界,甚麼叫英國「本土」?這一代人沒有概念。由文化角度來看,難說他們是地道的英國人。
[AdSense-B]

這些年輕人嚮往的工作是跨國公司,金融服務,在國際大城市見世面。全球化最大的得益者,是一些「自成一國」的國際大都會:擁有的資源、財富、人才和機會,凌駕於整個國家之上,但其他小地方遭到了遺棄,手工製造、漁農、礦產,做小生意的,一切依賴「本土」的經濟,遭到剝削和打壓。

0

這場公投,即使不能阻擋全球化的趨勢,也可以是反省和調節的開始,這就是改變。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6年06月2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24317&tm=68014.23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後公投短暫鬱躁症 -陶傑

後公投短暫鬱躁症

0

在西方民主史上,只有投票年齡設下限,像二十一歲降到十八歲,擴大了年輕人的選民基礎。從未聽聞一次公投,一方輸了,以太多「老人」投了票為理由,要求翻盤。
 

據說退歐公投,投票的老人如果多於所謂年輕人,即變成「老人決定了年輕人的未來」。以此邏輯,任何一屆美國總統大選,患了癌症末期而未死的病人,都應該被剝奪投票權:因為美國總統一任四年,一個肺癌末期患者,雖然尚能走路、尚可投票,但醫生預測他只餘下半年命,因此,如此一個垂死的人,不可以為健在的人決定未來四年的總統人選,你都快死了,你無權用一票,替其他活着的人決定你自己死後這個國家的前途。
[AdSense-B]

英國的所謂年輕人,事後以退歐公投太多老人「壟斷」了選票為理由(年輕人同日卻未見踴躍投票),要求推翻結果,這種網絡湧現的民粹,公開歧視老人家,比英國的足球流氓更低級。
 

以此邏輯,行將就木的老人投票,即是隔代施行霸權、其選票沒有意義,那麼老人和垂死病者皆不應進食,以免佔用青少年的資源。在饑饉的非洲,糧水匱乏,不如在年齡劃一條線,譬如七十歲,或六十五歲,或乾脆四十五歲(在香港,四十五歲的人肯定屬於「老餅」),老齡線以上者,斷其糧水,資源留給擁有未來的年輕人,老人全部驅往沙漠任由其死。
 

日本電影「楢山節考」講的就是類似的故事,但主題卻是東方的生死觀。英國「年輕人選民」支持留歐,只因貪圖背囊遊歐洲更便捷,社交群組Add了一個「朋友」,遠在斯洛文尼亞,就可以快速去歐洲會友。歐盟帶來其餘一切問題,甚或好處,只想到背囊旅行這一樁,盡皆不理。
 

三千多萬人投了票,其中一千四百萬投了留歐,輸了,由於事關重大,四十多年的歐盟沒有了,像死了父母,或老夫妻離婚,心理無法適應,一群小孩患上「後公投短暫抑鬱症候群」,不足為奇。
[AdSense-B]

第二次公投,絕不可能發生,這等牢騷以前只三五群兒在酒吧苦笑着講,現在有了網絡群組,傳播世界,變成了英國形象降級,好像中國人般輸打贏要集體賴皮。其中的邏輯常識謬誤,是第三世界獨有的,如果西方文明世界的公民普遍這等見識,英美加澳和歐洲,不會是這個星球上所有其他非耶教異族有錢貧窮而逃難拚命都想將子女財產塞進來的一艘挪亞方舟,今日如此,明天也一樣。

0

然而全球一體化,蠢蠢的,一片喧嘩,好笑在這裏。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6月2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628/19672144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銅鑼灣書店外論 -陶傑

銅鑼灣書店外論

0

銅鑼灣書店事件愈搞愈大,令中國外交形象空前低落。當然,最高層有人認為:個人權力利益生死攸關,到這個時候什麼國家形象也管不得,這又是另一回事。

香港一九九七年移交中國,各類所謂反共政論雜誌,不但沒有關門,而且生意愈做愈旺。街頭報攤的「中國政情」月刊,一九九七年之前才三數本,現在則滿地春筍,因為多了許多大陸消息人士移居美國,他們與大陸各政治派系保持溝通渠道。自由行開通,中國人最喜歡買,名牌shopping完畢,搭幾本反共內幕書刊私下帶回鄉下,好過帶一包吉品燕窩。

[AdSense-B]

中國人內鬥,喜歡倚仗外國勢力。在美國辦幾本雜誌,遠交近攻,雖然出版人仍然是黃皮膚,但是「美國」這個白種人國家的招牌,可以嚇倒中國人。他們在美國領了綠卡,又沒有其他謀生技能,回家把門一關,一張書桌,對一副電腦,十年八載可以不必說一句英文而只維持鍵盤打簡體字,不只能生存,而且還發一筆小財。

香港十八年來,經歷江澤民和胡錦濤兩朝。「一國兩制」的界線尚可相安無事,理由之一就是香港的報攤展示的風景。一九九七年之前,香港英治時代有一度屏障:五十年代以來的南來文人,由早年的周鯨文開始,已經利用香港做「中國觀察」的前哨。香港不只有一道鐵絲網用望遠鏡瞭望風景的落馬洲,六十年代的《明報》「北望神州」的內幕專欄,令報紙一級風行。

當時美國出資金在香港創辦「友聯出版社」,設在又一村達之路,出高薪聘請司馬長風、徐東濱、胡菊人等,編匯中國大陸的政情文件,包括「文革」中紅兵批鬥的大字報,出版刊物,叫做《祖國月刊》。有專人翻譯成英文,送交美國國務院。

中共叛徒張國燾來香港避難,還可以安然住在赤柱的聖士提反書院──當年香港英治政府特別安排,打通關節,讓張國燾長住如此山明水秀的一角──張國燾寫下回憶錄,送交《明報月刊》出版。

當年《明報》創辦人查良鏞親自開車到赤柱,付出兩萬元請張國燾動筆,如此眼光、如此手筆,香港以後幾十年,再也沒有。

香港向來是觀察大陸的氣象台,一百年來如此。毛澤東即使在「文革」最瘋狂的時候,也沒有干預香港的反共報紙雜誌。冷戰時代,香港的報刊天天指名道姓,大罵毛林周,毛澤東有此胸襟,完全不予理會。如果當時毛江之中南海下一道聖旨要追殺這個、綁架那個,香港勢難有招架之力,即使有港督和英軍也擋不住。

這是香港幾十年來的「政治規矩」之一。江澤民和鄧小平當權,對此並不喜歡,但不得不容忍。因為今日你掃了這些刊物,明天也沒有渠道替你放料。共產黨是很有理性的現實功利組織,雖然打壓言論和出版自由,一計算到鬥爭的利益,各方自然會維持平衡。

[AdSense-B]

銅鑼灣事件顯示,這種自毛澤東時代以來的政治平衡,近一兩年卻打破了。而且不是立法廿三條,也不經過梁振英政府下手,而是由最高錦衣,直接抓人,可惜動作相當粗糙,不知執行過程中發生什麼事令以前的局面均衡,完全破壞,香港大洗牌,三兩個人不知就裏,就在這種變局中成為犧牲品。

0

凡當此變局,身陷中國政治鬥爭的人,不論有意還是無心,都要記「三十六計、走為上計」的中國傳統智慧。前中國新華社社長、共產黨員許家屯,不就是在關鍵時刻開溜到美國?加州空氣好,美國人的食物又新鮮,美帝將許家屯養至今日活到一百歲。香港的讀書人,鑑古知今,不可不知。

[sc name=”AdRelate”]

陶傑《摩星嶺上2016年06月2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www.mingpaoweekly.com/39337-%E9%8A%85%E9%91%BC%E7%81%A3%E6%9B%B8%E5%BA%97%E5%A4%96%E8%AB%96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後公投智障症候群 -陶傑

後公投智障症候群

0

英國公投退歐之後,出現了許多笑話奇聞。
 

首先因「年輕人」投票率偏低,大量「年輕人」不服,認為老人搶走了他們在歐洲的前途,要求再公投一次。
 

那麼上一次公投,你不出來投票?因為「年輕人」是低頭族,喜做宅男。偏偏投票不可以在網絡投,非要你抬起頭、走出書房,與社會交流,向工作人員取選票,然後用筆──注意,不是用手機點擊──將一個十字,填寫在紙張的方格裏。
[AdSense-B]

這個過程,本身充滿「六十年代」的老人懷舊色彩,即使再公投一次,形式同樣老人。因為再IT,也不可能網絡點擊當做公投,因為有外來的黑客。上一次,「年輕人」懶惰,或者貪圖有型,不肯出來,對不起,不論年輕年老,都沒有得輸打贏要。
 

所以,因為這樣,「年輕人」現在集體哭喪,不過畢竟自由世界,不喜歡的話,英國的「年輕人」可以收拾行李,從英法隧道向南出走,在卡萊登陸,向歐盟申請庇護,跟那邊「地球一體化」的中東帳篷難民大愛擁抱,接軌會師。
 

歐盟德國如果連地中海過來伊斯蘭移民也不設上限收容,反而要將英國的白人年輕人遞解回英法海峽那邊,這就證明歐盟種族歧視,不就證明英國的老人替你投退歐那票,傻豬豬呀,投得對了?
 

然後就是倫敦十萬倫敦人寫信給巴基斯坦裔的市長,要求「倫敦獨立」,因為倫敦人口「國際化」,大都主張留歐。倫敦獨立了,那麼白金漢宮放哪裏?英女皇全家搬遷,倫敦共和國有了一個伊斯蘭裔的總統,則輪到白人逃亡。中國的遊客眼見倫敦變色為第三世界,購物改往巴黎羅馬。倫敦國沒有了中國人的熱錢救濟,一定餓死。
 

然後是歐盟宣稱:為防止其他歐盟會員國跟着公投出逃,會收緊退歐手續。
[AdSense-B]

這就嚴重了。公投是民主的體現,即使法國荷蘭瑞典丹麥跟着公投脫歐,也是歐洲人用選票反抗歐盟的左膠官僚。歐盟左膠官僚,竟敢扯破臉,惱羞成怒,現出了獨裁反民主的真面目,這就更證明英國公投退歐這一步,走得對。

0

歐盟官員如果不反省,還想修補鐵絲網、加固崗哨碉堡,即證明是一小撮人,從人民手中篡奪了權力,將歐洲當做一座監獄來經營,像中國人說的,這樣就「性質變了」。歐洲人下一步,不是讓英國第二次公投,而是由法國公民帶頭,舉行第二次攻打巴士的監獄,就要革命了。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6月2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627/19670814

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藝人與政治 -陶傑

藝人與政治

0

法國化妝品牌Lancôme 將中國的「環球時報」當聖旨,領旨下跪,累及法國這個品味高尚的優越國家品牌。一八六二年,「國王與我」的英國女教師安娜,來到暹羅,負責開化暹羅王一家大小,教他們英文,受到宮中低級太監刁難,安娜也不下跪。法國的「品牌」居然下跪了,在西方引為笑談。

香港的化妝品行銷幾十年,各種牌子由七十年代因一個「露華濃」的譯名走紅開始,一直相安無事做生意。沒想到一旦香港「回歸祖國」,中國政治的病毒入侵,法國的Lancôme即刻碰上一場鐵達尼式的公關災難。

[AdSense-B]

政治與香港婦女化妝品,風馬牛的兩回事。一個法國化妝品牌在香港僱用任何女藝人做演唱會,也與鄰近任何國家或地區無關。不過這次的主角何韻詩是一位性情中人,她像是台灣鄧麗君和香港梅艷芳兩種氣質的延續。

鄧麗君和梅艷芳在「六四」時期,都顯示出人格獨立的熱誠和風骨。有幸的是這兩位女歌星均已作古。鄧麗君在大陸有觀眾至少六七億人,只要市場夠大,任何藝人都要低頭。不過我有點狐疑:如果今日鄧麗君在生,她一定仍然支持國民黨,變成馬英九的助選人,而且會對民進黨和台獨勢力十分反感。馬英九的國民黨紛紛暗投大陸,鄧麗君今日若在生,又撐得多久?

如無意外,二十年來,中國和鄧麗君應該找到了「共同立場」,有關部門單位,一早就邀請鄧麗君去大陸入住釣魚台賓館。當然鄧麗君小姐或仍然堅持:中國必須就「六四」平反和認錯。但中國絕對不會做。那麼如果鄧麗君今日還活着,她是不是已經成為「大中華統派」,變成另一個女性連戰,覺得還是妥協一下,因為中國的「進步」,需要時間,要「慢慢來」,還是一直堅持她的原則,不「平反」六四,絕不踏足大陸半步?

[AdSense-B]

這樣的懸念永遠沒有答案。但如果由我猜想,我傾向後者。大陸對鄧麗君這樣的感性女子「團結」過來,有一套辦法,只要同樣用軟綿綿的感情攻勢,不斷派人在中介的香港與她訴說鄉情、論中國文化,甚或在大陸捧一個十六歲的「小鄧麗君」出來,完全模仿她的唱腔,包括一張面孔也與「小鄧」完全一樣。只要「小鄧」在中央台唱一夜,全國掌聲雷動,然後這位小女孩向着鏡頭,目含淚光說:「我的一切都是台灣的鄧麗君阿姨給我的靈感,我首先要謝謝的,不是我的父母而是素未謀面的鄧麗君阿姨。鄧阿姨,你是我的偶像,也是千千萬萬祖國骨肉同胞的偶像,你什麼時候回大陸?鄧阿姨,你快回來吧!」人心是肉做的,台灣女人的心,尤其軟綿綿,只要小妹妹這樣一呼籲,我相信鄧麗君會拋下她在泰國的男朋友,馬上去大陸,在那裡找到她的第二春。

而梅艷芳則是香港的江湖義氣女子,沒有鄧麗君那樣中華民國情懷和國共內戰的歷史創傷感。要讓梅艷芳放棄政治立場,也很容易。只要通過大量製片人、演唱會經理、跟梅艷芳合作過的編劇導演,以及許多大哥級的俊男明星偶像,一齊做梅小姐的工作,告訴她祖國二十年來取得很大的經濟進步,而且在北京發現了一位跟日本明星近藤真彥長得一模一樣的東北小鮮肉,他名叫周小君,五歲開始就情迷梅艷芳大姐你,將你唱的那首「夢伴」在全國幾個「錢櫃」夜店,把萬千顧客聽得如醉如痴。梅小姐如果你不講政治,可以保留你對國家的意見,但可不可以去北京見見這位小鮮肉歌迷。

對付這兩位女歌星,難度不大,但對付何韻詩就有點困難。她不但參加雨傘運動,而且性格剛烈,似乎不會為甘詞厚幣和「國家感情」所動。更令中國頭痛的是,何韻詩還與達賴喇嘛見面。情迷佛教密宗以及其他的玄學,是中港台電影明星慣常的風氣。不知為何,大明星名成利就之後,精神空虛抑鬱,十個有七八個總要找大和尚。李連杰也見過達賴喇嘛,而且說受到感動。香港其他藝人則一度拜泰國的白龍王為師。何韻詩選擇了達賴喇嘛,文化程度雖然高一級,但即使純粹為了宗教,中國這個大市場對達賴喇嘛另有政治看法,即刻定性為「港獨」。

[AdSense-B]

至於那個法國品牌,則完全不懂得中國政治的特徵。一份供北京計程車司機閱讀的報紙點名一喝,全中國這個化妝品就要在各大公司商店下架?我不太相信。因為法中兩國關係是歐洲中最好的。法國大使也應該就此向中國交涉。不過現在法國和歐洲也很軟弱,或許那張中國報紙的幕後人,評估了西方香港各種反應,於是像中國外長在加拿大一樣,厲言痛斥。

0

政治就有點像玩「沙蟹」,對方獅子吼,把籌碼都推上去,看你是「冚牌」還是照跟。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6年06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nextplus.nextmedia.com/columns/%E5%9D%90%E7%9C%8B%E9%9B%B2%E8%B5%B7%E6%99%82/20160626/405014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BNO以後要簽證? -陶傑

BNO以後要簽證?

0

英國公投退歐,並非世界末日。香港只關心股市經濟,一些華文評論,發表相當驚人的預測,譬如說將來英國護照持有人去歐洲要簽證,不如香港BNO云云。
 

英國退歐,並非與歐洲宣戰,而是不再受歐盟「主權」管轄。對歐洲關係,經貿政治,以後逐條重啟談判。
 

英國不再是歐盟會員,不等於持英國本土護照以後要簽證去歐洲旅行。今日之挪威人和瑞士人,去比利時要簽證?即使加拿大,不是歐盟會員,隔個大西洋,加拿大護照持有人也不必簽證旅行歐洲。英國護照去歐洲要簽證,BNO反而不要?歐盟雖然反智,絕對不會白痴得這個地步。
[AdSense-B]

歐盟的左膠政權遭到英國人摑了一巴掌,當然很怨恨,想極力報復。但這個世界很現實,英國退歐,法國瑞典丹麥也跟着想公投,歐盟幾天前還恐嚇:一旦英國退出,歐盟會報復,故意拖延談判退歐手續的時間,加強痛苦。
 

這群左膠歹徒官僚沒有想過英國真的敢出走,一走,其他國家跟着,自己也會崩潰。果然,公投脫歐之後,歐盟也嚇了一大跳,沒想到是真的,囂張專橫的氣燄殺掉一大半,改口:要走就會簡化退歐手續談判,盡量縮短時間,快一點。
 

歐盟的左膠智商和偽善,害人害己。英國人公投結果,是德國總理麥克萊夫人迫出來:一口氣收容一百一十萬中東「難民」,然後歐盟強行「各國分擔配額」。即使德國自啃三百萬,英國要吞三十萬,但一旦三百萬「難民」取得德國居留權,二百九十萬即可以「自由」搬遷去英國領救濟金,那麼各國的「配額」,有何意義?憑此一點,即可知歐盟之違背常識、橫蠻無理,不退歐,還是人嗎?
 

在一個錢字以外,還有一個中國大媽香港師奶的電視劇角度:媳婦不堪欺壓,果真捲鋪蓋走了,一門妯娌,竊竊私語,一眾家丁,嚇得面前唇白。家姑提着鷄毛掃帚,舉得高高,渾身顫抖,喘着氣大呼:好,你膽敢滾出去,永遠不要再踏回這個家門一步。此時自家廚房,冒出一陣濃煙。
[AdSense-B]

歐盟雖然很不堪,始終是一個西方社會,不是中國的家春秋大宅門,The world simply dosen't work that way。

0

中國人時時說:西方新聞霸權,解讀世界,不知道幾時能吐氣揚眉有「中國人的觀點」,可以對世界說「中國故事」。中國人不知道的是他們的「觀點」,在文明世界,十之有九,無法接軌;中國的「故事」,不是吃狗肉有理、南中國海「自古以來」是中國領土,就是妻妾翁姑的家庭劇。難怪這個世界,漸只對中國的錢大大歡迎,對中國的觀點和故事,失去興趣,對中國蜂擁四出的人,更為反感了。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6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626/19669845

陶傑文章

桃花源- 有不同,沒有和 -陶傑

有不同,沒有和

0

英國約克郡一名父親回到停車場取車,居然發現車窗上夾了一張匿名便條,罵他是「可恥的種族歧視的賤人」,因為他在車子上裝飾了一面代表英格蘭的聖佐治旗。

聖佐治旗圖案為白底紅十字,是古代英格蘭的旗子,這位父親是一名英格蘭球迷,看到這張便條,怒聲質問:從幾時起,支持自己的球隊也變成了種族歧視?他同行的幼兒不解,想知道便條上寫了甚麼,父親只好敷衍說是一些胡言亂語,內心卻覺得很為難:因為這種胡言亂語,現在已經成了風氣。

[AdSense-B]

英國公投脫歐在即,歐洲盃在法國同時舉行,此時民情洶湧,情緒高漲,一點意見之爭,都可以激化成水火不容的敵意。當一個社會為情緒左右,必有大亂。

非黑即白,變成一套沒有邏輯的推論:揮動英格蘭旗,等於主張脫歐;傾向脫歐,等於支持獨立黨;支持獨立黨,等於排外;排外即等於種族歧視;種族歧視即是法西斯。如此粗暴推論,已經在全世界開始蔓延,美國也有:支持特朗普,等於蔑視女性,等於反非法移民,等於排外,等於法西斯。

這套推論本身,才很有法西斯色彩:不問青紅皂白,沒有多元選擇,完全容不下異己。連球迷支持球隊,也與政治立場直接掛鈎,不但香港領教過這種滋味,今年的歐洲盃,騷亂格外瘋狂,也是染了政治化這支病毒。

世界大亂,在於這樣不講道理,頭腦發熱的人,愈來愈多。不講道理,就是野蠻,絕無甚麼文化可言。英國人揮舞英格蘭旗,到底錯在哪裏?這個罵人的匿名者,絕不會有一個理性的解釋,總之你跟他不一樣,你就有罪:譬如不喜歡喧嘩,無興趣爆買,由衷讚美日本,或聞吃狗肉而色變,你就已經得罪他了。

理性的人,可以和而不同,一個「和」字是大方向:外來的人加入英國,首先要和,至於不同,可以先放一馬,寬容對待。但不講道理的人,要求人人必須一樣,不可以不同,因為只有他說了算,人人都匍匐於一把聲音,過同樣的生活,做同樣的人,只有同,沒有和,必須清除所有的異己。

英國本來是全世界理性聲音的代表,外來的人跟自己不同,不要緊:唐人街、小印度、加勒比海或波西米亞,盡可各適其適,還可以選議會代表;但是做到了「不同」,允許「不同」盡可能發展,卻迷失了「和」的大方向。

[AdSense-B]

怎樣才可以「和」?「和」本身是甚麼?是西方文化所忽視的焦點。中國古人懂得這個字的深意,和不是相同,而是互相尊重,互相讓步,否則不可能「和好如初」。這個和,是真正口服心服,君子之爭,而不是心裏留着一條刺,等着日後發作報復。

0

理性的社會,允許不同當然沒有錯,但少算了一步:有些不同的人,只允許你跟他一樣。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6年06月23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23523&tm=83404.63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物種是多元的 -陶傑

物種是多元的

0

歐盟公投全國辯論最激烈之際,一名主張留歐的工黨女議員忽然被刺殺。
 

殺人者力主「英國優先」,聲稱誅除國賊,經查明患有精神病。
 

發生這種事,如果在一個思維混亂的民族之間,留歐陣營即可以此向退歐派大事攻擊:殺人者力主退歐,所以,退歐派孕生暴力,而主張脫歐者,你看,就是「人渣法西斯」。
[AdSense-B]

然後即一發不可收拾,語言暴力的對罵升級,甚而發生對立陣營的街頭打鬥。
 

然而英國不是一個野蠻國家。女議員被殺,有一個支持留歐的工黨同伴確實出來說:退歐派的宣傳煽動暴力。
 

但這個貌似正義的工黨議員即刻遭到兩派輿論抨擊,譴責其將一件孤立的精神病恐怖襲擊,與一場理性的辯論掛鈎,是不應該。
 

為哀悼死者,首相和反對黨各派領袖一起獻花。兩大陣營宣佈休止辯論三日。
 

這是一個優秀的國家向世界示範,何謂理性與文明。換了另一個基因充滿仇恨和愚昧的民族,各種爬蟲、猛獸、喪屍,早已空群而出,張牙舞爪,互噬互咬,自動製造慘劇。
 

為什麼英國沒有爆發過內戰和「革命」?因為有此定力的國家不需要。人生而為人,不同野獸,因為人有大腦,有知識,有禮儀,思考講邏輯,人對人尊重,而且語言的內涵豐富,有自嘲的胸襟,也有幽默的情趣。
 

英國四百年,產生了莎士比亞、牛頓、達爾文、霍金斯,擁有垂範全球的議會民主,從不孕育出列寧和波爾布特這等妖邪之物,因為不錯,民族是不平等的,孔子說: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孔子叫你崇優,做人不妨勢利,見到次等的人要警覺,思想行為勿與之淪為同一檔次。
[AdSense-B]

優秀的民族時有紛爭,但以辯論來壓抑暴力;其餘種種的落後民族,不懂思考,只相信暴力,邏輯和常識,與這等民族絕緣,任何不同意見,都演變為獸性的殺戮。議會民主和自由文明,優秀的民族才配擁有,其他的,即使想模仿,基因所限,像地上的老母雞,再努力展翅而喔喔叫,也不可能如麻鷹一飛沖天,過一千年,也模仿不來,所以萬歲萬萬歲,他們可以繼續一代代擁抱他們的皇帝。

0

其他民族不知何故,喜歡一代代送子女去英國「留學」。這種民族除了讓英國人賺取海外學生的巨額學費,又是牛津又是LSE,觀其言行,實一無所學。由此我佩服達爾文的物種說,基因決定一切,文化多元,下等民族切勿妄求什麼議會民主,繼續走你自己那條路吧,一路走好。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6月23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623/19665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