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6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洗衣廣告攪糊大了 -陶傑

洗衣廣告攪糊大了

0

中國的洗衣粉「黑人漂黃」廣告,在中央台播出,被指為種族主義,引起美國國民憤怒。中國「環球時報」呼籲美國公眾不要太緊張,要「放鬆一點」(Lighten Up)。
 

中國人並不是歧視黑人,只是覺得在外貌和膚色之上,白人和黃種人比黑人更美。
[AdSense-B]

一九七九年,我在北京的西單,看見一大群穿毛裝的北京市民圍着一家三口白人,凝目觀看。原來那時中國人沒有見過白人,覺得像外星來客。有兩個膽大的大媽趕前觸摸白人女童的金髮和面孔,發出奇怪的「嘖嘖」聲。
 

時至今日,偶有中國城鎮的男青年,娶了一個烏克蘭金髮女子,金髮美女在農村穿一件紅衣與中國新郎拜堂,成為大陸網絡走紅的新聞,中國人很羨慕,覺得光宗耀祖。
 

然而成千上萬的中國人去非洲謀生,許多單身漢因為生活苦悶,最終娶了非洲的黑婦為妻,生下膚色黝黑、鬈短髮,但是小眼睛的中黑混血兒,外表相當趣怪,我看了,也即刻發笑,對不起,我只是忍不住,中國網絡也有過一兩個這樣的報道,卻比較低調,令人覺得明顯不是那麼令人羨慕。
 

「星球大戰」第七集來到中國發行,海報上的黑人男明星的大頭照,也要縮小,因為中國人不能接受荷李活美國電影由一名黑人來做主角,未見美國民眾抗議。
 

中國是全球人口最多的龐大市場,基辛哲時時向美國民眾提醒這一點。美國人應該明白:市場就是市場,市場的口味,沒有所謂道德和不道德。三十年來,西方產品包括荷李活電影,都要對十四億人口的中國市場遷就、適應、尊重,而且中國人對於種族膚色的觀感與美國不同,也應該得到包容。
[AdSense-B]

荷李活電影給中國市場看的,也要遷就中國人,何況一種中國市場內流行的中國洗衣粉,並無輸出美國(輸出了,美國人也不敢用,充滿歧視地覺得Made In China必是劣貨),完全是中國的文化內政,不知道美國網民抗議什麼?

0

是不是以後中國的產品,做電視廣告,若涉及膚色不同的「老外」角色,都應該請美國紐約大學文化研究系一名黑人女教授來審查?讓你美國人來審查廣告,那麼中國的中宣部、電影電視局,成立來做什麼?這一點,我支持「環球時報」和全體讓西方帝國主義指手劃腳欺負了一百年的炎黃子孫。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5月3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530/19632743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英女王公關學 -陶傑

英女王公關學

0

香港社會政治化,氣氛壓力巨大。中國人大委員長訪問香港,特區政府動用六千警方,誇張「護駕」,令香港人,包括年輕一代,搜尋記憶資料,發現原來英女王訪問英治香港時期,輕鬆而親民,連保鑣也看不見。

七八十年代英女王來香港的時候,也不是沒有針對英國政府的恐怖活動。愛爾蘭共和軍就曾在一九七八年在英女王的叔父蒙巴頓勳爵的皇家海艦放置炸彈,蒙巴頓當場身亡。

這位王族前輩,類似清末的恭親王,一九四八年曾經是印度的末代總督,主持工黨政府之下,准許印度獨立和巴基斯坦分治。英女王在恐怖主義陰影下前來香港,愛爾蘭共和軍要追殺至此也不是沒有可能,但安全護工作,不必大陣仗枱面上讓你看到如何緊張,因為一如臨大敵,即破壞親民氣氛,而且也等於告訴敵人:你神經緊張,草木皆兵。

[AdSense-B]

這樣的戰略智慧,不知道主權移交之後的中港兩地政府,幾時學得會。中國長期陷於「革命」意識。「革命」就有敵人,而且到處是敵人。打游擊出身的政權,加上「白區」的特務工作,生來疑神疑鬼,是遺傳的性格。香港特區政府已經沒有選擇:「阿爺」前、「阿爺」後,這種庸俗的稱呼琅琅上口,叫得多了,潛意識跟變化,香港與中國政府的關係變成「爺孫」關係,植入中國家庭的倫理,手機網絡接通世界的香港年輕一代,又怎會接受這樣的「祖國」和梁振英的政府?

張德江來香港,一下飛機就聲稱「接受習近平總書記的委託」。此行告訴香港人:一言一行都以習近平的觀點為主導。所以明明年前端起一張面孔不見泛民,聲稱「話不投機半句多」,現在要讓泛民四名議員入場,當梁振英的面,接受泛民數落梁某。

中方沒有與泛民「改善關係」的迫切理由,因為中國的政改方案遭到泛民否決。懷恨在心、永不錄用,是中國一向的脾氣,為何此次接見泛民?只有一個可能:習近平含蓄地讓香港人知道,「政改方案」的嚴苛標準,不是習總書記他本人的意思。

英治時代的香港,不必那麼多猜謎遊戲。港督是英女王權代表,名義上繞過首相府,實際上當然是一名公務員。港督述職不是什麼新聞,華僑日報一小角,新聞處發稿通知。去到倫敦由殖民地部的次長接見,一杯咖啡,很自然地閒談一個上午,氣氛輕鬆,就像電影《占士邦》開頭,辛康納利回倫敦述職,一進門將一頂禮帽飛到女祕書眼前的衣架,講兩句幽默話,進門接見上司M。

電影雖是創作,卻有現實根據。一個輕鬆幽默的文化,不會產生君臣奴才的關係。下屬迎接上司,不必爭做奴才,身為特首,不一定要在停機坪等飛機到來,然後下跪,讓自己的背部成為「阿爺」下飛機時伸腳踏上的腳墊。

英女王來香港,麥理浩或尤德追隨左右,帶元首參觀街市和屋邨,翻看那時照片,港督和當時的華人公務員,沒有一絲姿態和表情像一隻狗。

[AdSense-B]

七十年代的國務卿基辛格,也是總統尼克遜的傍友。但尼克遜和基辛格並不是中國的乾隆與和珅,也不像慈禧太后和李蓮英。雖亦一主一僕,尼克遜是基辛格的老闆,但走在一起並無狐假虎威的主奴相。文化的素質決定的味道。兩千年的歷史傳承下來,真是沒有話講。

0

香港人重看英女王來訪的歷史照片,即被指為「親英」。親不親英在其次,人總有分辨優劣的能力,尤其是經歷過英治時代的香港人。但是懂得分辨優劣,即已得罪了現在的主權國。因為他不想你發出那麼多聲音,在旅遊飲食消費時的囂嘩除外。於是你明白為何英女王也「不顧國體」對攝影師發表評論。

[sc name=”AdRelate”]

陶傑《摩星嶺上2016年05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www.mingpaoweekly.com/36431-%E8%8B%B1%E5%A5%B3%E7%8E%8B%E5%85%AC%E9%97%9C%E5%AD%B8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情趣與善良皆是罪 -陶傑

情趣與善良皆是罪

0

楊絳的「我們仨」,記述英國留學的小資產階級情趣:「除了鍾書有病的時候,一頓早飯總是鍾書做給我吃。每晨一大茶甌的牛奶紅茶也成了他畢生戒不掉的嗜好。後來國內買不到立普登茶葉了,我們用三種上好的紅茶葉摻合在一起取代:滇紅取其香,湖紅取其苦,祁紅取其色。至今,我家裏還留着些沒用完的三合紅茶葉,還能喚起當年最快樂的日子。」
 

讀到此處,我喟嘆:如此生活,怎教得延安窰洞冒出來的毛澤東、江青、康生,及成千上萬的中國紅衛兵不仇恨。
[AdSense-B]

讀「我們仨」的前卷,像看電影「鐵達尼號」許多優雅美麗的乘客絡繹來上船的前戲:心裏不禁呼叫,快回頭,這艘船可千萬不能上。讀「我們仨」,我心裏難免一直輕輕抽搐,一面看,一面叫這我們仨到了一九四九年,快點登上去台灣的船。
 

但是當年蔣先生只知營救中央研究院上的名單,錢鍾書夫婦後一輩,其時學藝尚未知名,沒有胡適陳寅恪這個程度,蔣先生滄海遺珠,因為未識光華。即使知道,南京派人來,這夫婦倆還年輕,想必也不會改換跑道。然而錢鍾書如果讀過狄更斯的「雙城記」,而且讀得通,是應該帶着十三歲的孩子離開的。
[AdSense-B]

如果。但是人生沒有如果。於是一切都改變了。多年前有出版人熱心說,可以讓我去北京見錢鍾書。我說不見,因為錢氏夫婦不喜見生人,他們一生遭蒙三次浩劫:第一是五一年開始的「思想改造」,第二是「文革」,第三是「改革開放」沒完沒了的記者學生好事者登門求訪,錢楊是英國風格的人,珍視私隱和寧靜。我如果拿着一封信去敲門,即使人家勉強接待,即開門那一刻的煩厭,已經是罪過,即使坐下來十五分鐘之後,我可以改變他們的觀感,但開門之後那一刻,我不想承受,亦甚不忍。而且我想到郁達夫的詩句:「行經故館空嘶馬,病入新秋最憶君」。

0

錢楊的不幸,是降生在這樣的國家,這樣的時世。有一次我向英國朋友訴說瑞士的優種聖伯納犬,是如何給運到中國,遭到屠宰,成為中國人的釜中食物。那位英國朋友研究中國。然後話題扯到錢鍾書。「錢」這個姓,韋氏音譯為Chien,法文正是「犬」之意。我說:錢鍾書夫婦太優秀了,將他們折騰六十年的中國人太壞了──The charming Chiens taste too good for the Chinese。一陣大笑。我始略遺憾未能錢鍾書生前告訴他這句其實不太好笑的Pun。現在,更不必了。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5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528/19630434

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說不完的文革 -陶傑

說不完的文革

0

大陸文革毛左重新抬頭。文革五十周年,大連和太原等多個城市,皆有老了的毛左紅衞兵,公然街頭集會,紀念文革。江青同志的墳墓,也有人敬獻鮮花。

香港不但早有廣場大媽跳紅舞,終於九龍城也正式掛招牌成立了一家「毛澤東思想學會」。一群面目另類的中國老人,手持「毛語錄」,著全套毛裝,在九龍街頭示威遊行,高呼「打倒鄧小平」,特區警察似被這股「正能量」鎮懾住,雖在場「監護」,也距離三呎跟隨,不敢亂說亂動。

[AdSense-B]

文革思想抬頭,實十分正常,因為無人知道現在中國奉行什麼路線。「不能用後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此一最高最新指示出籠,「文革十年動亂」即得到「平反」,因為定論就是那「前三十年」,包括文革也不容否定。

天空出現新的氣候,地上的蚯蚓蟲蟻也一窩蜂冒出來,就像地震周期的先兆,大批田鼠蜻蜓不也出現集體浮面的遷移活動嗎?上帝創造世界,精妙得偉大。

文化大革命到底是對是錯?如果引述中國首席公共知識分子陳丹青的「對中國民族質素的定性」:「假如有勇氣承認,則中國人文素質的低下,是百年革命的深刻報應。」他直指中國人質素惡劣,才有執行文革、三十年後還懷念文革的奇異現象。

陳丹青算不算「類似種族主義者」呢?這就要問其他自稱是其好友的「公共知識分子」了。然而,客觀中立地看:文化大革命確實是中國三千年來最好看的一場戲。毛澤東是一名革命狂熱分子,同時也是秦始皇式的專制帝王。文革之謎一點也不深奧,由毛澤東自我承認的此一雙重人格入手,即一目了然。

[AdSense-A]

將全國蟻民投入火爐活燒烤、將三千年文化精華搗毀,將所有知識分子列為仇敵,當然是毛澤東文革被指為禍害的行為。但是同時也要看到:文革是毛澤東直接呼籲基層人民主動起來摧毀他本人一手創建的共黨統治機器。文革雖然是大破壞,對於年輕人也是一場浪漫爆燈的造反「大民主」行動。今日的廣場大媽以及老來著毛裝的中國高齡毛派分子,就是當年浪漫熱情的紅衞兵變老了。就像中國人只懂得指指點點,大罵東京靖國神社前穿上皇軍軍服來祭祀的日本老兵為日本復辟軍國主義的象徵。中國人不也時時有復辟革命暴力的紅色DNA嗎?當然將老紅衞兵和靖國神社的老皇軍相比,對於日本人是一種侮辱。

文革十年史之好看,在於與法國大革命史並讀,會發現極大的雷同。劉少奇鄧小平,正是一七九二年面臨被打倒的吉倫特黨,而毛澤東只是另一個羅伯斯比爾。法國大革命的「恐怖時代」即是二百多年前西方化革命的預演。雅各賓派是徹底革命派,幫主羅伯斯比爾,成為權力一尊的獨裁者。羅伯斯比爾同時也是徹底的革命家,他認為皇室君主立憲要全部摧毀,法國要進入共和,如此則自由平等的理想方可快速實現。斷頭台成為恐怖時期的文化象徵。

讀通了法國大革命,則了解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比起羅伯斯比爾,毛澤東是個百分之百的中國人,而且是一名中國農民。他多了的僭建部分,就是秦始皇、朱元璋、張獻忠、洪秀全那一脈中國農民暴力的基因。此一基因在高雅優秀的法蘭西民族之中是沒有的。所以即使法國人以斷頭台來實施恐怖時代,也無改法蘭西民族的高等品味,而毛澤東農民色彩的文革,在美學上則屬下檔。雖然如此,法國人幾十年來卻情迷毛澤東,因為左派知識分子在潛意識認定毛澤東就是羅伯斯比爾二百年後的隔世傳人。

[AdSense-B]

革命本身無所謂對,也無所謂錯。由馬克思的角度來看更是正確。因此文革五十年,如果要調整思想一點也不困難,只要閣下將腳底下的立場,由以往擁護鄧小平的「改革」(實際上就是毛澤東定性的走資修正主義反動路線),略一挪移,跨越到另一邊就可以了。如此邁進一小步,對於中國人未嘗不是一個思想回歸。今日紅二代由共青團官僚手上奪權,下面的人民要跟着思想回歸。這就是中國大陸「文革」死灰復燃,不,應該是重新盛放的因由。

0

對於中國人不必講是非,這個民族從來不問是非,只問權力的利害。今日的皇帝是紅,則全國山河一片紅;明日換了皇帝是黑,則全國變黑。然後再下一代皇帝,就變紅了,中國人也跟着變色,一切僅此而已。這是一種上帝創造世界萬物的生物現象。梁振英深得此道,他知道正如當初「搞掂」一個董建華、一個安子介,即已足夠上位,其他人不必浪費時間成本應酬。今日只接通一個人即可。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6年05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nextplus.nextmedia.com/columns/%E5%9D%90%E7%9C%8B%E9%9B%B2%E8%B5%B7%E6%99%82/20160529/397736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風水輪流轉 -陶傑

風水輪流轉

0

大陸的洗衣粉視頻廣告,將黑人塞進洗衣機滾洗,再鑽出來變成了貌似華裔的種人,令歐美網民傳媒憤怒。
 

但是所謂反種族歧視,是西方普世價值觀。中國人有中國人的廣告創作自由。現在西方民意產生了巨大壓力,譴責中國人歧視黑人。但是習總書記多次指示,不容輸入西方的普世價值觀污染中國人的腦袋。現在中國網絡視頻會不會向歐美文化霸權投降,將這個很牛B也很爆笑的廣告撤下呢?就要看十四億中國人民的脊硬不硬了。
[AdSense-B]

中國人的種族歧視問題,在西方比較敏感。曾經在美國,有一款白T恤做廣告,用中國人開的洗衣店開了個幽默玩笑,說:We make them whiter──我們洗得更白,激起美國華人示威抗議,聲稱「主流社會」歧視中國人。
 

八十年代美國電影「龍年」,講紐約中國黑幫,也遭到華人抗議,聲稱抹黑形象。「龍年」是一部好戲,卻遭到華人聯同左膠無端政治化。
 

中國人在美國,最喜歡投訴遭到「歧視」。但是華警梁彼得槍殺無辜黑人,中國人又遊行,喝令法官要判梁某無罪,這次輪到美國黑人憤慨了。
 

加上大陸的黑人漂白廣告廣傳世界,原來最愛自稱受歧視的苦主,方是種族主義者。不知歐美對於中國人暗中的鄙視會不會加深。
 

許多加拿大華人,拿到國籍之後,紛紛回流香港,他們暗中抱怨加拿大到處有所謂玻璃天花板,中國人在加拿大的公司升到某一階層,通通止步,反而加拿大籍華人的身份,因為英語流利,據說擁有更廣闊的國際視野,在香港能找到高薪的好工。
[AdSense-B]

咦,加拿大不是到處宣揚文化多元、種族平等的嗎,歷來政府,傳媒機構,全部白人左膠充斥,左膠是最講大愛世界種族平等的嗎,何來的什麼玻璃天花板?

0

答案是洋人平時不作聲,心裏各有一本種族歧視的帳,根源對中國人比較客氣,不是尊重你閣下那個平頭裝、欣賞搬來紐約跳躍的廣場大媽中國舞,而是喜歡你傻B肯大灑金錢。中國人誤將白人的沉默甚至笑臉,當做尊敬和欣賞,但是現在,眼看中國人印的鈔票花得差不多,撞上來一個黑人漂白的中國廣告,到了掀桌子的時候了。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5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529/19631655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回頭是岸? -陶傑

回頭是岸?

0

英國教育專家呼籲立法,禁止十六歲以下的青少年使用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

專家慨歎,今天的兒童,一出世就被電腦綁架,失去了玩耍的機會。加上「保母政府」當道,施政婆婆媽媽,這也保護那也不許,兒童遊樂場設施從未有過改善,因為無人創新,都怕萬一出事。小孩既沒有地方玩,也沒有更好玩的遊戲,只能倒向電子遊戲的懷抱。
 

兒童本應無所顧忌探索身邊的世界:爬樹、玩泥巴、抓蟲子,在河裏嬉水,接觸小動物,盡情嬉鬧,打架、爭執,甚至受傷,都是兒童應得的經驗。

[AdSense-B]

但現代文明發展到今天的地步,已經出現「文勝質則史」的結果:到處是條條框框,死板僵硬,過度保護、過份安全,容不下半點讓小孩自行探索的空間。相反,放任的家長將遭到社會譴責:小孩但凡跌倒、打架、咬人、擦破皮,亂吃東西,獨自返學,學校都可以舉報家長疏忽照顧,這樣的小孩從小就是囚犯。

成年人設計出來的世界,只是為自己行方便,而不是讓兒童盡情玩耍:家長害怕小孩受傷,又不想被小孩騷擾,只把平板電腦塞給小孩,小孩一玩就是幾個小時,家長正好樂得清靜,英國的三歲小孩,超過一半都有平板電腦,平均十二歲就有自己的智能手機。

0

為甚麼這一代多宅男?因為小男孩已經沒有機會頑皮、撒野、打架,磨煉志氣,都坐在家裏打機、上網,找色情資訊,鬥志、活力、野性和熱情,從小就被消磨,到他長大,卻要求他有男兒氣概,不好笑嗎?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6年05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18518&tm=70252.09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帶着娼炮,一路走好 -陶傑

帶着娼炮,一路走好

0

「一帶一路論壇」剛開完,愛國政黨律師帶隊的訪京團即爆發「一帶一路北京夜店娼炮團」風波,還用Selfie與小姐擁照現世,為習總「一帶一路」增添了人性化、尤其是男人天生喜好的人性內容。
 

習總下令一帶一路,愛國人士如果要考察,看清地圖,應該是外向南中國海和印度洋走,而不是又去東莞或北京。
[AdSense-B]

即使找女人,避開伊斯蘭的印尼婆羅洲,一帶一路上的大溪地、斐濟的土女也不錯,膚色黑一點,但肉質天然古樸,腰肥肩厚,有異國風情,一百年前吸引過法國印象派藝術大師哥更。嘴巴上講「走出去」,不知是祖國懷抱對愛國愛港的體味吸引力更大,還是中國人畢竟缺乏外向冒險精神。
 

去北京,夜晚不一定都要唱K。愛國愛港人士常常說,香港應該引入中央電視台節目,提升香港品味。在北京,夜間我喜歡留在酒店看中央台。中央台有藝術鑒賞台、大陸風光紀錄片、歷史檔案清談、戲曲,英文台的第九頻道比香港水準高。呼籲香港年輕人多看中央台,自己去了大陸晚上卻嫖妓,愛國人士將子女送英國讀書,已經很不對,一帶一路也不忘在北京找小姐,一切是那麼虛假,怎怪得香港人厭惡中國連同三千年文化?
 

卡拉OK是很嘈吵的地方,素不相識的河南湖南小姐,化妝衣着皆庸俗,擠坐過來挨偎碰擦,講一些你明知是胡扯的溫柔話,在大陸,聽假話還不夠嗎?
[AdSense-B]

這些都是大陸貪官、民企老闆、土豪大亨,另加香港廠佬和貨櫃車司機的品味水準。香港的愛國民建聯律師訪問團,不論品味如何是中國人,畢竟那個律師執照是在英治時代修讀來的,考的律師資格也是英國認可,因為香港一國兩制,行英式的法治精神。英國牛津劍橋教出來的知識分子,不是不喜歡美女,偶或也愛男色,但小資產階級的文化薰陶,必定厭惡改革開放中國大江南北的卡拉OK貴賓廳色情文化。因為一個媽咪,帶着一隊整過容、裝着胸墊、濃妝的夜總會小姐走進來,呼喚着號碼,叫她坐下替客人剝切蜜瓜餵到嘴邊,受過英式教育的人是無法接受的。

0

「一帶一路」搞成了一張長沙發上的半床春色,這不是習近平總書記的原意。那麼香港特區政府花錢搭的論壇又是什麼樣的雞棚,看着梁特那副皮肉半笑的臉孔,你明白的。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5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526/19627122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遊園驚夢 -陶傑

遊園驚夢

0

英馬英九總統下台,回到台北民居,重過平民生活。網民很歡喜,讚頌台灣的民主好。
台灣的民主制度再好,確實不能保證選出有能力的領袖。馬英九在任八年,領導的國民黨,最大的弱點就是不明白共產黨。

 

不只馬英九一人無知,而是整個國民黨時的新生代,與他們的父執輩相比,像一群嬰兒。香港光華新聞文化中心,是台灣的機構,一位前女主任,卸任後去大陸「做生意」,以為背景國民黨,會蒙受「統戰」之利,哪知在大陸被騙二千萬港元。寫信給全國政協主席求援,當然石沉大海。
[AdSense-B]

台灣人不是反對國民黨,而是無法信任一個天真的國民黨。國民黨的上一代,不是這個樣子。在這裏,且說一件小事。
 

一九七九年,前民國記者陸鏗在大陸坐完牢之後釋放,來到香港,以憂國憂民的知識分子姿態出現,抨擊中共,甚得香港一些文人的好感。
 

其時國民黨的香港時報,社長毛樹清,是蔣經國的文政心腹。毛樹清在戰時,曾為中央日報派歐洲戰地記者,那時陸鏗是中國廣播電台記者。毛樹清隨着盟軍一直打到柏林,柏林解放後,毛樹清叫陸鏗進城一起採訪,曾經在柏林合影留念。
 

闊別三十年,陸鏗來到香港,找老同事毛大哥敘舊。毛陸見了一面之後,陸鏗改日再去灣仔分域街香港時報再求見,毛樹清卻叫秘書擋駕,說社長外出了。
 

事後朋友問毛樹清,明明你在,為何不見?毛樹清答:「我與大聲不見三十年(陸鏗字大聲),他坐了共產黨的牢,應該脫胎換骨。但上次見面重逢,他拚命告訴我以前毛澤東的共產黨如何壞,同時說服我現在鄧小平改革是如何的好。我早想到共產黨把陸鏗放回出來,絕對不會無條件。果然,他很滑頭,拚命叫我去大陸看看,一聽就知道有統戰任務。但他一面在說着,我覺得他變了另一個人,不再是從前一九四五年柏林的那個記者陸大聲了。他再來,我叫秘書把他請走,心情實在難過。」
[AdSense-B]

闊別重逢,民國三十八年前的北平故侶、金陵故人,遊園驚夢般的都變了個樣。這樣的人事是常有的。

0

或許也不能怪馬英九們,因為毛樹清在一九九○年,終於回到大陸故鄉,主張「和平統一」。所以,台灣今日終於出了個總統蔡英文。​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5月2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525/19625579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女人要像樣 -陶傑

女人要像樣

0

英國喜劇女演員祖安娜林莉,奉勸英國女人不要那麼「爛」:喝得爛醉,穿着暴露,妝容低俗,舉止輕浮,結果是自己吃虧。

祖安娜今年七十,自知不合時宜,但無論如何,為了捍衞常識,這個「阿婆」不惜捱罵,也疾呼「女人要像樣。」

果然罵聲四起,指其「怪罪受害人」——當女人遭到非禮強姦,竟然說︰「哎呀,你為甚麼不穿得密實一點,就不會勾引男人犯罪了。」也有人奉勸祖安娜去第三世界,睜開眼睛看看:女人都從頭包到腳了,也不能躲開魔掌。

[AdSense-B]

世上有些女人生來就受欺凌,不是因為她們的穿着和舉止,而是所謂的「傳統文化」根深柢固賤視女性;祖安娜批評英國女人,自我放縱,「其身不正」,易被「博懵」甚至遭侵犯,將這兩者混為一談,很難說是故意偷換概念,還是真心腦殘。

淑女的風尚不再,是今日西方的現實。女人開始跟男人一樣喜歡喝得爛醉,為求放縱享樂,已經放下了矜持。祖安娜老了,這一代的女人或許不在乎吃虧,畢竟男女平等。

0

一句「女人要像樣」,卻如何貶低了女人?溫柔、端莊、自重,令男人愛慕而生保護欲,又有甚麼錯?任性、輕浮、放縱,不顧形象,當街爛醉而令歹徒有機可乘,到底伸張了甚麼女權?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6年05月24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18305&tm=84452.1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中文取代英語? -陶傑

中文取代英語?

0

牛津英文辭典新收進幾個香港粵語詞彙的譯音,像「大牌檔」、「叉燒」、「援交」、「街坊」之類,而且很聰明,為避免中國人指責牛津辭典支持港獨,也拉進了一個大陸普通話的「關係」,以示中港平等,讓大陸人民也樂一樂。
 

牛津辭典是英文的終審庭,擁有英文每一個字的最終解釋權。英文有強大的生命力,因為兼容並包。八百年來,英文收羅了法文、德文、冰島文、印度話、南洋土語、印第安土語,當然還有中文。
[AdSense-B]

英文成為優秀而強大的文化,因為是廣納百川的海洋,而且不止是文字,還有英語民族的心胸。
 

然而許多中國人在二十一世紀,非常興奮預測,因為中國人多,而且參與了世界經濟,中國人四處跑,中文(或稱漢語)取代英文「霸權」的日子,很快到來。
 

做夢可以繼續下去,但中文「取代」英文,不會成為事實,否則中國下一代今日不會拚命學英語,而且湧去英美「留學」。中文可以與英文並駕齊驅?只是一種集體的意淫。
 

先勿論中文代表的那個文化制度,崇尚喧嘩、抄襲、剽竊、不講誠信,單中文的詞彙和語法,比英文更難學。
 

英文也難學,但入門容易,學得精才難。但中文對於外國人,連入門也難。這一點,只能怪中國人近百年來胡亂「改革」自己的文字,還加上幾套字母拼音,令外國人學中文,完全一團烏雲。
 

中文有四聲,粵語還有九聲,但現在的所謂普通話,沒有了入聲,只剩三聲,已經令一個外國人想學而卻步。中國人當初自作聰明,發明「羅馬拼音」,取代方塊字,以為可以消滅本國文盲。
 

多了羅馬拼音系統,更加無厘頭。譬如,本來一個「興」字,在簡體「兴」之外,還有大陸式拼音字,叫做Xing。
 

叫外國人學中文,為了先學最基本的會話,必定從拼音開始。這就慘了。因為一個Xing,可以是興、行、形、刑、型、星、腥、猩、醒、馨。其中亂七八糟,拼音無法分辨音調,又要回過頭來學象形文字。
[AdSense-B]

英文雖然學上去很難,但基本的門檻很清楚:Go,Went,Gone,動詞時態雖不規則,至少眼之所至,舌之所聲,有所依據,絕不混亂。

0

要中文成為世界語言,一定要User-friendly,或者Learner-friendly,讓人易學先上手。然而一百年來,中國人自己毀壞中文,七嘴八舌,因政治理由,不斷側生僭建,令中文的肌體疊生許多腫瘤和膿瘡,望之令人生畏。二十一世紀,中文、漢語、華文,繁體、簡體、拼音,皆不可能挑戰英文和英語。做夢倒是無妨。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5月24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524/19624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