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16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同一個天空 -陶傑

同一個天空

0

天王演唱會因為用了中國製造的帳篷,被香港消防處審定「不符英國標準」,下令「流會」收攤,引起大陸網民憤怒,質問香港是中國的領土,還何來「英國標準」?
 

消防處早就通知演唱會主辦者,但要將帳篷由中國轉換為英國,要另花成本。中國各城市開大騷都用中國帳篷,從來沒聽過出事。為了多快好省,辦好一場勝利的人民演唱會,天王對英國殖民勢力的干擾,不予理會。
[AdSense-B]

哪知道英國人撤退之前,留下的地雷埋得很深,強如天王,挾中國製造的國民身份,就是硬生生讓「英國標準」狙擊了一通。
 

「英國標準」時時令愛國愛港的感情受損傷,譬如司法獨立,以英國標準,發表港獨言論沒有罪。一排戴假髮的人肉「英國標準」守護着「法院」這條線,十四億中國人民就恨得牙癢癢,發動藍絲帶的人民游擊戰,一時攻不下來。
 

「英國標準」也時時令香港中國人很困惑。譬如:以英國標準,大學三年,本來有一個F5會考制度。特府當家作主,大學改為四年的中國標準。
 

然而,以英國標準,一九九二年開始,英國將全國的理工學院(Polytechnic)通通升格為大學。香港當時跟隨英國標準,香港理工學院和城市理工,也升格為大學,跟着英國標準一樣,濫發大學學士的學位。
 

特區當家作主,按常理,拆毀英國標準,也應該將理工大學和城市大學,還原為理工學院和城市理工。但當家作主的不敢,因為「大學畢業生」這頂四方帽子一旦像派米一樣,人人有份,再收回來,年輕人會暴動。
[AdSense-B]

國際足球也是英國標準訂的規矩,今日全球通用:十二碼、角球、自由球。中國快要舉辦世界杯了,二十一世紀搶奪話語權,看看能不能也將若干英國標準,改為中國標準,譬如在足球員帶球推進的過程,准許使用中國功夫,包括少林寺的撩陰腿。

0

有的英國標準,有的中國標準,就會像天王演唱會一樣大亂。中國最怕亂,秦始皇也要書同文,車同軌,那麼帳篷幾時同一中國材料?這樣十四億人就可以唱同一腔調的歌,快快樂樂,在天王表演唱跳時,揮動同一樣的紅綠螢光棒,活在同一天空之下。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4月3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430/19591826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就這樣分手 -陶傑

就這樣分手

0

冰凍三尺,一切問題都有深層次原因。跟他開始出現的裂痕,你今日細心回想,應該是許多年前,他受到他母親影響,追看「大長今」開始。
 

當初是他的媽媽指着螢幕上的李英愛對他說:可不可以答應媽咪,將來媽咪的新抱,性格上像她?
[AdSense-B]

那時你以為是戲言。他開始情迷李英愛和韓劇,你告訴他你比較喜歡黑木瞳。他說他不喜歡姐弟戀。此一爭論一度不歡而散,由他請你去稻菊吃了一頓晚飯而和好如初。
 

但以後那些年,旅行他以首爾和釜山為首選,理由是比起大阪和北海道,韓國有同等的享受,價格卻更便宜。當初你不反對,後來他一次又一次要重去,你漸漸發現:「潛行特警」、「慾望女王」、「華麗孽緣」,每次他提出再去首爾,差不多都在㷛完一套韓劇之後。
 

他曾經問你:為什麼當他媽咪也已經從裴勇俊轉捧Rain,你仍然Stick to木村拓哉?你知不知道一個Out字是什麼意思?
 

但你想告訴他:韓星不論如何的花美男,九成整過容,Skin-deep,而渡邊謙、福山雅治,永遠比一海之隔的韓國更加Cerebral。有一次,你爭論急了,握着他的手,說:做金融資本財技,我從不Challenge你,但對於這一點,我在中大崇基副修日文和日本文化,你要相信我。
 

雖然後來大家妥協,去了沖繩──那一次他在旅途喋喋不休,說日本侵略朝鮮的罪行,還說沖繩本名琉球,與釣魚台一樣屬於中國。你扭過頭,看着壽司餐廳落地窗外懸崖的海浪,你覺得好悶。
[AdSense-B]

後來你告訴他:令你一度笑得肚子痛的江南Style,那個忘記了名字的肥諧星,點擊超過一億,如今在哪裏?但福山雅治,加上東野圭吾,卻都還在,這就叫做Timeless。

0

是他拒絕成熟長大,還是對於所有的港男,Cerebral這個英文字太深奧了,還是自己獨身終究是命運安排?今年你決定一個人去和歌山,看飄落的櫻花,一個人住進白濱溫泉酒店,一個人在午夜的露天風呂,星空下,寒風吹拂你濕漓漓的頭髮,忽然你想起天地之大,人生之短,想起你已經三十二歲。你淚流滿面,告訴自己:下一站我要去伊豆半島,繼續獨行,找尋一個叫小薰的可憐女孩,明天我要去天涯海角,去很遠很遠的地方……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4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429/19590289

陶傑文章

桃花源- 貴族精神 -陶傑

貴族精神

0

英女皇九十大壽,不獨英國傳媒熱情報道,連香港人也受到感染,許多人貼出女皇昔日訪港照片,對「皇家」二字甚為懷念。不久前特區政府要拆掉刻有皇冠的郵箱,也遭到民意抗拒。

香港人戀慕「皇家」字樣,和皇冠圖案,如果同樣的標誌,換成大清的黃龍旗,會不會有同樣的吸引力?是一個引人入勝的假設題。

[AdSense-B]

英國的皇家屹立不倒,不但得自於君主立憲及早自保,平安過渡歷史的風浪關頭,最主要的原因是英國的貴族傳統不曾中斷,令人對貴族有認同感。

貴族是一個少數特權階層,但是貴族精神可以發揚光大:寬容、高尚、仁慈、優雅,成為文明立國的根基。中國家長時興送兒女學「貴族禮儀」,但中國人嚮往的是貴族高人一等的氣派:住大宅、開名車,僱一隊家傭,享受揮金如土,窮奢極侈的生活方式,尤其是人人敬畏三分的特權。至於甚麼是貴族精神,由於失落太久,並無興趣探究。

中國人所嚮往的富貴生活,談不上貴族氣派,即使《紅樓夢》所描寫的賈府,一干男女的所作所為:譬如王夫人的麻木、王熙鳳的潑辣、趙姨娘之小家敗氣,甚麼賈赦、賈珍之流的髒污,「主子」對「下人」動輒打罵的特權,完全看不出有甚麼貴族精神。

[AdSense-A]

中國文化有沒有貴族精神?在很早以前有過,最突出是春秋時代,當時貴族文化的核心是「禮」,即使打仗也必須講禮,譬如宋襄公與楚國交戰,楚軍正在渡河,本來是進攻的好時機,但宋襄公認為這樣於禮不合:「君子不重傷,不禽二毛。古之為軍也,不以阻隘也。」——「君子」不乘人之危,不攻擊已經受傷的人,不擒獲頭髮斑白的人,不在他們陷入困境的時候落井下石。結果宋襄公落敗,不久即受傷病死。

春秋之世,宋襄公還得以被尊為「五霸」,但是毛主席語錄說:「我們不是宋襄公,不要那種蠢豬式的仁義道德」,宋襄公已成了蠢豬。為甚麼會有這樣的落差?貴族精神已經普遍不獲認同。春秋被戰國取代,戰國又盡歸暴秦,仁義忠信,畢竟敵不過爾虞我詐,出爾反爾,陰謀詭詐,貴族精神逐漸遭到邊緣化直至徹底消失,是一個劣幣驅逐良幣的過程。

宋襄公的仁義,不一定是君王專有,在一個崇尚貴族精神的社會,人格的高貴是普世價值:孔子的弟子子路,臨死的時候不忘把帽子扶正,豫讓為智伯復仇,因為「國士待我,國士報之」。宋襄公的泓水之戰,與歐洲貴族之間的戰爭十分相似,不以殺戮和征服為目的,歐洲戰爭中,從來沒有像秦軍滅六國那樣,坑殺俘虜動輒數以十萬的紀錄,因為貴族代表人性中高尚的一面,貴族的反面,就是野蠻和殘暴。

[AdSense-B]

貴族從來不是仗勢凌人的「富二代」、「官二代」,而是一個塑造人格,薰陶精神,培養風度的過程,今天英國不但有女王作為楷模,也有私立的寄宿學校,將之發揚傳播。

0

英文有「培養一個君子(Gentleman)至少要三代」之說,但小說家格蘭亞倫說:培養一個貴族?至少要十二代。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6年04月2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13763&catID=&keyword=&searchtype=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美學生活 -陶傑

美學生活

0

雅與俗,寧靜和喧噪,或美與醜,日本與其一海之隔的鄰國有巨大的懸差,是有理由的。
 

明治維新文明開化,日本不但從荷蘭學取工業技術,還從西方着重攝取美學思想。
[AdSense-B]

明治時期的美學家先驅,叫做西周,寫出日本第一本美學專著,叫做「美妙論」,提出:「在哲學中,有一種叫做美學的知識,與美術有相通之處。」西周將美學獨立成一科,得到文部省重視,明白只學科技機器,甚至君主立憲,是不夠的,要遠離惡俗和醜陋,必需專攻美學(Aesthetics)。文部省主編第一套百科全書,將美學另分冊類,與科技、政治、倫理等同級。
 

然後還有美學家中江兆民、菊池大麓,將美學研究得極深。政府倡導,知識份子推介,國民爭相學習,由形相到心靈,將「醜陋」完全革絕。
 

其鄰國在二三十年代,也有一些零星的美學學者:宗白華、朱光潛之類,西方留學回國,看見隨地便溺痰涎,也想推介一點美學,然而很快就共產黨內亂。馬列工農,主張消滅資產階級,美學既不明白,也不容忍。還有軍閥內戰,民不聊生,時代巨變,想推廣美學的少數幾個,留在本國,又遇上「文革」──「文革」的紅衛兵,有一句反美學的暴力語言,叫做「臭美」──女人都以耕田勞動的粗糙簡陋為「革命」。
[AdSense-B]

日本沒有浪費時間。雖然太平洋戰爭,將壯烈犧牲的美學推成極端,但全民都將美學融在日常生活裏。對海鄰國,後來據說在「十年浩劫」之後「反思」,冒出了一個紅小鬼出身的總書記,講過一陣「五講四美」:包話語言美、心靈美之類,但由於其處身的帝皇制,不是太完美,紅小鬼總書記被一伙醜陋的老人設局拉了下台。

0

今日港女喜歡去日本,食物美味固然是原因,除了是這個國家沒有喧哄的大媽跳廣場舞,國民禮讓,清潔衛生,精緻有序,全部是美學的主流。而女人,天性是愛美的。
芝蘭之室,鮑魚之肆,當然,國情不同,據說溫飽權和GDP更為重要,但是人性崇尚優美的事物應該是一樣。港女將東洋當祖國,她們不懂政治,只是貪靚。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4月2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428/19588680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你有壓力 我有壓力 -陶傑

你有壓力 我有壓力

0

巴士司機因為去廁所,遲了三分鐘開車,與乘客罵戰,結果被炒魷,據說連長期服務金都泡湯。

此事雖不如特首千金「行李門」般引人矚目,卻是香港社會一個精確縮影。社會躁狂的暗湧,藉手機、網絡的發散,愈趨浮面。像阿根廷電影《無定向喪心病狂》那樣,隨時一小顆火花,因為天乾物燥,遇上空氣中的靜電、地上的油漬、隨手亂丟的煙蒂,即一發不可收拾,災難收場。

[AdSense-B]

職業司機長年受壓,尤其是上廁所的自由受限制,容易捱出病,但是問題多年並無得到解決,司機為何要去商場找洗手間?因為香港幾乎容不下一寸可以閒置的空間,有地就要蓋樓,有樓就要賣錢,而巴士公司不會特地花錢建廁所。

巴士司機的壓力,本來可以體諒,正如十年前一個「巴士阿叔」的名言:「你有壓力,我都有壓力」,巴士司機動怒有理,乘客躁狂肯定也有自己的原因,整個香港像一條繃緊的弦,缺乏寬容和理性,無人能平心靜氣,只剩下咄咄逼人,互不相讓:如果香港人沒有分秒必爭之衝動,習慣以理服人,而不是大聲「兇人」,這種事就不會發生。

0

司機是最終受損的一方,這與香港長期挺不直腰板的命運如出一轍。在經濟單方面依靠自由行的催化下,各種醜態惡行,因為看錢份上,一再得到縱容,香港的管治階層沒有對策,只一味叫人啞忍,民意又豈能不爆煲?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6年04月2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13524&tm=69110.02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港女的心 -陶傑

港女的心

0

香港為何「人心尚未回歸」?不必學術研究,只須抽樣問問街頭走過的一百個港女。
 

問她:以下有兩組地名──A,大連、青島、杭州;B,京都、奈良、大阪。問該港女,以及與她一起同行掩嘴傻笑的女友:如果你有錢,自費去旅行,明天給你十天假期,你選擇去A組的地方,還是B組的城市?
 

港女──其實不止,問上海北京二十八歲以下的女子也相同──肯定一面倒,告訴你一樣的答案。
 

無論每一個港女如何情迷宋仲基和李敏鎬,她的心裏總有一角淨土,綻放着一朵小百合,種植在富士山麓和琵琶湖畔,永遠供奉着她們至愛的小祖國:日本。
[AdSense-B]

因為在沒有男朋友的虛茫日子,東瀛的秀艷色彩填補了心靈的空間:抹茶小蛋糕的淺綠,神社小福袋的赤紅、Hello Kitty鑰匙扣子的淺金、四月鹿兒島的櫻雪、深秋青森山形的楓紅。在維多利亞港混濁空氣的一張灰網之內,每一個港女,在蘭桂坊遭到港男Banker勁揶揄和拒絕之後,都覺得自己是一條悲哀的毛蟲,但只要買一張Hong Kong Express的廉航機票,降落在東京,即刻感到羽化而登仙,每一個港女,都化為一隻蝴蝶。
 

找一個同樣在舔傷口的女伴同行,日本永遠伸出溫柔的雙臂,將你擁抱入懷:東大寺的小鹿、京都的渡月橋,嵯峨的小火車,還有小樽的冬日,倉庫運河邊幾盞暖和的燈影,日本是讓你揩抹了臉上的眼淚之後,輕輕依偎在懷抱裏忘憂地熟睡了的一榻溫蓆和柔枕。
 

世上為什麼有這樣體貼的夢鄉?沒有男人的時候,跟單身女伴同行穿一件羽絨,一對球鞋,可以在清水寺伸出一桿Selfie拍下忘形的模樣,在寺鐘下,盛一瓢清水,洗滌手腕在佛像前合十許願,希望下一個男人有緣,不再是負心漢。祈福之後,在小巷的壽司店吃了一頓鮭魚和吞拿,夜宿溫泉,在露天風呂的寒星之下共說心事,狠狠地詛咒各自剛遺棄了的那個人。然後在榻榻米上,她睡了,你還醒着,用你的纖指拂她雪白的後頸,忽然想到:人生在世,有一個同性的Soul Mate,其實也很好……
[AdSense-B]

為什麼人心總未向北面回歸?問問每一個港女,她們自從四歲朦朧地看了「阿信的故事」,都向另一個祖國回歸了。

0

感情的事,不論國家,還是男人,都沒得勉強。對一個港女,在這方面,不知如何洗腦?正如阿紫問一個不愛她的人:「她有什麼好?我哪裏及不上她?你老是想着她,忘不了她?」對方答:「你樣樣都好,樣樣比她強,你只有一個缺點:你不是她。」大連青島,以致東莞深圳,都好,都強,只不過A是A,B是B,你,不是她。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4月2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427/19587161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敢於說真話 -陶傑

敢於說真話

0

英國平等人權委員會前主席菲里斯製作了一輯紀錄片,討論種族問題,少有的坦率直白。

菲里斯身為黑人,是非洲移民後代。他宣稱,自己的種族背景,為他爭得了一點言論自由。

這齣紀錄片用數據說話,顯示種族之間的差異。譬如英國的億萬富豪之中,五分之一都是猶太人,猶太人擁有的房產價值,是英國人平均的一倍,猶太人任職銀行經理的機率,是其他種族的三倍。

[AdSense-B]

不只是猶太人有別於其他種族,愛爾蘭人在建築業居主,希臘人多數經營小本生意,「街坊」的藥劑師多數是印度女人。犯罪率與罪案的種類,也都與種族差異相關:白人死於謀殺的可能約為百萬分之九,但黑人死於謀殺卻是這個數字的三倍。種族之間的分野是事實,而陳述此一事實,絕不是甚麼歧視。

討論種族問題,先要明白個人與族群是兩個概念。不同種族的人可以一起工作,但聚居的可能很小。在辦公室裏,種族的差異很小,在生活中卻自然分流,自成一國,形成「多元文化」。
 

0

但在「文化」的名義底下,一個八歲黑人小女孩被家人虐殺,鄰居、社署,甚至警局都不敢介入,擔心負上種族歧視罪名。南亞幫派份子輪姦未成年女學生,警方也不敢受理,政府拍反罪案宣傳片,罪犯的角色必須用白人演員,才能出街。「多元文化」,現在只是為罪惡開方便之門,如此包容,只是虛偽怯弱而已。如何減少文化衝突?他認為,要讓人敢於說真話開始。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6年04月13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10234&tm=69767.09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英國貴族 -陶傑

英國貴族

0

英女皇九十大壽,直到今天,絕大多數英國人終於意識到,女皇是國家的一份厚禮。

九十年來,英國已從「大英帝國」過渡到一個全球化的島國,國力不復鼎盛,在世界政局中也失去領袖地位,即使邱吉爾在生的時候也說過,如果有得揀,他想投胎當美國人,因為美國擁有未來。

但是女皇這九十年,用自己的品行向失去信心的國民,顯示還有堅定、恒常、可靠的一股力量,不會隨波逐流,無論世界如何變幻,都可以保持自我,不會迷失方向。

[AdSense-B]

女皇幾乎以一己之身體力行,為英國保存一脈相承的貴族歷史。經過兩百年來的革命、戰爭,連綿不斷的「運動」的掃蕩,在「地球變平了」的今天,貴族已經像傳說中的珍稀動物,但由於英女皇,這大半個世紀以來,普通人仍得目睹真實的貴族風采,而不是只能從文藝作品當中去想像。

貴族曾經被一面倒批判,等同罪惡腐朽,是勞苦大眾身上的吸血鬼、寄生蟲。恰好相反,貴族精神中的高貴、仁慈、優雅,是文明的核心價值;貴族精神的發揚,有助於普通人的人格成長。

0

當中國家長願意付高額學費,讓兒女學習「貴族禮儀」:雖然只是正確使用刀叉,喝下午茶,打高爾夫球等皮毛內容,也可見人心所向。有錢可以買到整個世界:貴族開的名車、挽的手袋,包括古堡大宅,都不在話下,只有貴族是買不來的,這就是世事有趣的地方。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6年04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13334&catID=&keyword=&searchtype=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中國人的報紙 -陶傑

中國人的報紙

0

報紙是C先生創辦的。首先,C先生從來沒有說過要辦一張「知識份子報紙」。開報的宗旨,是「活潑、自由、快樂」,反對戰爭,熱愛和平。此一「立場」,不論知識不知識份子,都一樣。
 

C先生也沒有講過辦一份儒家的報紙、辦一份中國人的報紙,只提倡:「少做工夫,多嘆世界」,正是勸慰香港的華人打工仔,不要那麼辛苦,Relax,追求點情趣。創辦人不喜歡教條,也討厭無端揹上許多包袱。因為有感年壽有涯而退休放售,其後像高鶚續寫紅樓夢,像英文說的:The rest is history。
[AdSense-B]

所謂知識份子的報紙,用一句學院流行語,是一個「迷思」,也是一種想像。香港有大學教授、教師、會計師、醫生、律師,但是沒有所謂的知識份子。該報易手之後,大量引入大陸人。大陸人喜歡口號,定性為「中國人的報紙」,已經令人發笑:那麼從前的C先生,辦的那張,是英國人的報紙、日本人的報紙,或者是孟加拉人的報紙了?
 

「中國人的報紙」此一口號,後來連南洋華僑也給誘惑了,因為南洋華僑由陳嘉庚開始,都是非常純真地愛中國的。
 

C先生不是萬能大俠,有他的局限,但至少懂得怎樣做報紙。後來有一種建議:南洋老闆很忙,不在香港,不如將C先生請出來,如果還有精力,讓老人家主持一點筆政,尚可撐幾年,你們站在一旁,靜靜地學。
 

但是中國人的基因,這時出來了:如果一九四八年的李宗仁做了總統,蔣中正下野,中華民國從此應該姓李,而不是再姓蔣。中國人這個民族,缺乏信任,也沒有政治智慧。C如果肯出來,只會幫你,而不會害你,而且這個英文字母值錢。將來萬一香港和中國出了大事,還可以唱一台黑白臉的戲。趨吉避凶,不必由馬來派什麼主編,照樣分紅,一樣有你的好名聲,但萬一出了事,讓人罵C先生好了。但不會出事的,C跟共產黨交手鬥爭四十年,他懂的。
[AdSense-B]

但是現在,太遲了。果然變成一張「中國人的報紙」,而「中國人」是何貨色,全世界都看到。C君辛苦經營的名牌淪落至此,跟着香港特區一起沉淪,對於明眼人,這是早已預見的結果。

0

中國人的報紙,不可能成為「華文世界的泰晤士報」,我雖然不會引述真正的知識份子陳丹青的結論:「中國人是一個弱智的民族」,不,我不會這樣講,只是想提醒:泰晤士報,是英國人的英文報紙。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4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426/19585796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香港沒有皇帝 -陶傑

香港沒有皇帝

0

機場送包特權風波,引起航空地勤工會兩千人在機場抗議。
 

各國航空公司,英法德航、聯合、阿聯酋,不論空中巴士還是波音七四七。都是外國勢力。親中愛國眼看也急了,即刻在機場發動支持梁特聲援大行動。將一個國際機場,變成了旺角。
[AdSense-B]

外國勢力的地勤空姐,由於飛得高、飛得多、看得遠,以西方國際視野,質問裝聾作啞的梁特:國際機場安檢行李的條例協議,規定行李跟身,你特府也簽了國際協議,現在卻不守法治,一家人特事特辦,你叫以後飛航僱員怎樣做事?
 

一名愛國阿伯,挺梁情切,也可能乘飛機少,卻本着中國農耕文化的傳統觀點,嚴正駁斥:梁特首是皇帝,皇帝就可以特權了。
 

農耕文化服從於儒教。孔子講的不是法治,也不是人治,而是「禮教治國」。什麼叫做禮?就是人分君臣尊卑。所以這位愛國大伯,固然不懂得西方法治,卻也不是主張人治,只是中國人社會,皇帝在禮教制度之中屬於頂級。所以這位大伯將特首一家當做御駕出巡。
 

然而這個大伯也很盲塞:如果梁特是皇帝,那麼習總是何人?香港不是獨立的琉球王國,即使琉球王國也不是皇帝,而是國王,國王比皇帝低一級。在中國古代,如果真的皇帝聽了,會將該伯殺頭。
 

況且根據基本法第四十七條,特首必須「盡忠職守,廉潔奉公」。「奉公」就是不可以不守機場保安規定,特權徇私。從前彭定康一家是港督之家,港督就是英女皇的代表,所以港督反而可以行使皇帝權力,但特首不可以。
[AdSense-B]

中國要建立法治,可見十分困難。首先中國的法治是法家統治,講刑律懲罰的標準,法家不是西方的Rule of Law,不是無罪推定而後憑證據演繹。孔子講禮治,但不幸「禮」由聖人來制定,中國的皇帝後來僭奪聖權,變成了天子聖君。

0

多幾個這樣的大媽阿伯,中國人越難有什麼議會民主。但不幸十四億人口,大多數是這類。香港的一些尚在做夢的人,要早點夢醒。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4月1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419/19576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