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16

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南天奇釀 -陶傑

南天奇釀

0

美世界不是環境污染,就是內戰饑荒,連「三千年文明古國」也開始刨空水土,人民有辦法的,四出潰逃,子女財產,競相出走。


十九世紀清末明臣曾國藩平時家中一大嗜好,就是帶着兩個孫兒,一起在書齋裡看西洋人送給他的地球儀。地球儀的南半球橫亘着一塊綠色的陸地方舟,就是澳洲了。不知曾國藩看到澳洲時,腦海裡想什麼?

今日許多人看見澳洲,皆知這是地球上唯一的一塊淨土。澳洲近年自我定位,有微妙的改變:九十年代當亞太地區經濟發達,Made In China崛起,「亞洲價值觀」之說,隨着GDP增長,連西方知識分子也猶豫相看時,澳洲一度聲稱自己是「亞洲國家」。當時我聽到,有點不自在:澳洲的文化明明是英國的自由、民主、寬容的精神,更是歐洲和美國的,人種也以白人為主流,信基督教、喜歡大自然、愛玩滑水,與森林和海洋和平共處,優雅而文明,有哪一處「亞洲」的味道?

[AdSense-B]

近年令人告慰者,是澳洲不大提什麼「亞洲的一部分」了。因為瞎子都看得出,亞洲出現了大問題,所以,做人要現實一點:今日的澳洲已經是美國、歐洲、日本之外的西方文明區域的南天一柱,兼負責太平洋的安全。最近澳洲增加海軍開支,因為南中國海愈來愈亂。

但在國內,澳洲逐漸調整定位。澳洲年年有重大的美食節慶。今年,基地在丹麥的全球美食王國諾瑪(Noma)在雪梨舉行國際盛會。全球各國專家雲集,我與來自巴西的一位美女食家同桌。巴西美食以葡國濃烈風格為主,她從智利取道飛來,經過十七八小時,坐下來,一場天然食物盛宴的緣分。還有澳洲另一位名廚陸克,他是東道主之一,為我們解說菜式兼講澳洲社會狀況。雪梨港的落日,將一抹藍色的海洋烘成暗紫,天際一爐金黃,晚風徐徐而來,真是人間聖境。

在雪梨嘗試Noma菜,是很奇怪的經驗。Noma以菜式自然、廚技創意為先,來到澳洲,將此一精神與本地水土結合。吃Noma菜須懂得澳洲的植物學,先上桌是一小碗尚未全熟的夏威夷豆(Unripe Macadamia and Spanner Crab),佐以一圈精燴的蟹肉。暗綠色和紅白相佐,先提醒一下胃口。

[AdSense-A]

然後是澳洲季節的幾顆漿果(Wild Seasonal Berries)與欖仁(Gubinge)一齊佐飾。這兩道植物頭盤,只能在澳洲品嘗,都在餐廳鄰近的園子裡種植。像兩年前塔斯曼尼亞的一場海島國際宴一樣,強調「本土」材料、「本土」釀製(對了,就是「本土」,吹咩),但廚師卻是世界公民的國際團隊。這樣的飲食地位,將澳洲以植物的清鮮,融入世界,即自成一格。

這樣一來,澳洲真正的國民身份凸顯出來了。全晚最令人讚賞者,是第四道的「西澳雪蟹」,用鮮蛋黃交釀,不必形容,也可以想到西澳洲的海水,遙延南極,蟹肉是何等冰鮮,而農場的走地雞、蛋黃,也像南太平洋的落日一樣鮮豐欲滴。

跟着上桌的是帶子和馬纓丹花(Lantana ​Flowers)。馬纓丹花是一種細小的野花,花瓣精緻,連花莖一齊上,廚師說要將花瓣和帶子一起入口。色彩精美得令人不敢損壞,但沒有辦法,中國人最懂得「煮鶴焚琴」是何意思,辣手食花,讓花香在腸胃裡投胎,也有一種悲劇味。

然後是海膽、紅番茄、椒豆。鮮甜之中帶着西澳海岸遙遠的鹽滲之氣。吃到第十一二樣,完全記不得原來尚未有肉,這就是Noma之夜之優勝處:一群國際名廚,將植物調配成一支翠綠深秀的交響曲,令人胃開而神馳,味蕾的細胞隨着交響曲的音符飄到好遠完全記不得不必食肉。

[AdSense-B]

「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自然的蔬菜本來是上天原始的恩典,連蘇東坡都悟到的道理,今日在南天海角又有心得。「一夜美食」另有八種美酒相佐,也是澳洲的紅白精釀。

0
從前沒有所謂「澳洲菜」這回事。現在有了。那麼澳洲算不算「搞獨立」?本來就是獨立國家,而且是英聯邦的一員,澳洲用美食為英女皇的皇冠加上一層複合的香氣。藍天遙望,令人喜不自勝。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6年03月2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nextplus.nextmedia.com/columns/%E5%9D%90%E7%9C%8B%E9%9B%B2%E8%B5%B7%E6%99%82/20160327/374964

陶傑文章

桃花源- 法律與人性 -陶傑

法律與人性

0

台北一個小女孩當街被「疑似」精神病人斬殺,台北市民當街追打「疑兇」,民意沸騰,人神共憤。

為何「疑似」和「疑兇」要特別用引號圈出?「嫌疑」二字,是為了保障人權,尊重司法——法庭一日未判,旁人不得妄論。即使如此,也不代表社會整體沒有價值判斷:否則不需要常識、倫理和道德,如果善惡正邪是非一概只能交由法官判斷,則全世界的法官即使可以由工廠流水線量產,也供不應求。

[AdSense-B]

案中「兇手」,不錯,因為閉路電視證據確鑿,還有目擊證人,絕無嫌疑。但是傳媒為求免責,甚至受害女童的母親,在傳媒鏡頭前也沿用「疑兇」二字。

但是對於有常識的人,可用的詞彙其實有很多:暴徒、狂漢、惡棍、人渣或者人魔。這些詞彙存在,不是為了佔據道德高地,而是符合基本人性的表達而已。英文是理性的語言,適用於辯論和思考,不代表普通英國人也要板起臉孔,使用冰冷的專家詞彙,英文也有Thug、Scoundrel等字,專門辱罵人格破產,心理扭曲、精神崩壞的敗類,表達蔑視,即使Murderer,殺人兇手這個字,本身就是包含貶意的批判。

「疑兇」兩個字用得多,對一個社會有長期的精神麻痺作用,令人對暴力、兇殘之邪惡,感到隔膜疏遠,以為事不關己,稀釋人性中本來嫉惡如仇,愛憎分明的性情,長此以往,人會變得怯弱、麻木。因為「疑兇」是術語,背後是一個龐大複雜的執法與司法系統,疑兇令人聯想到西裝骨骨的律師,跟檢察官講數,還有陪審團的一臉肅然,默不作聲,疑兇在庭上是假設清白,依然保持正常的尊嚴。

保障人權固然是文明進步,但人權伸張的同時,邪惡也變得猖狂,倫敦三年前當街砍殺士兵的一個恐怖份子,雙手沾滿鮮血,凶器還在滴血,對着鏡頭滔滔不絕,宣揚「使命」。這個恐怖份子被判入獄後,曾經被獄警打落兩顆門牙,竟也提出控告,向監獄索償。這宗怪聞,本來不必流出,但是「人權至上」鼓吹至今,如此人渣,雖然絕不會懺悔罪孽,卻對自己少了兩顆門牙,也認為是人權受到侵犯——嚴格而言,他並沒有錯。但是為何絕大多數人(當然,不能排除總有人會同情這種貨色),不會認同監獄應該為他遭受的「傷害」,賠償高達兩萬鎊的?

[AdSense-B]

這就是法律不外人情的地方了。人非草木,一個社會不可能事事仰賴法律制度,尤其與邪惡對抗,如果每一個人都軟弱、膽怯,或者麻木,邪惡就會步步進逼,台北市民喊打兇徒,不是野蠻,而是正義的沸騰,殘殺小女孩的人渣,既已挑戰所有人的底線,應得下場如此。

0

邪惡是人性與生俱來的一部份,正邪不兩立,但正也未必能勝邪,所謂「正」的力量,不完全來自愛和寬容,還要有勇,愛可以戰勝很多,但不是一切。這個世界不缺少愛,也需要拿出勇武的精神,敢於憤怒,敢於仇惡。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6年03月3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08042&catID=&keyword=&searchtype=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荷李活讀書會 -陶傑

荷李活讀書會

0

高恩兄弟的「萬千星輝綁架案」是絕妙好戲,要懂得一點舊電影方得欣賞。可惜今日香港人失憶,以前的事情一概不知。如果說看過「賓虛」,記得其中細節,會遭人嘲笑年齡──這種心智,就少開了許多眼界。
 

電影講五十年代的荷李活,一個大明星遭到電影工會潛藏的共黨份子綁架,準備劫持去莫斯科。
[AdSense-B]

戲中不僅是冷戰時代,而且是麥卡錫風暴之後不久──聯邦調查局長胡佛和麥卡錫一起在美國影壇抓共產黨,共產黨則在片場組織「讀書會」(Study Group)。電影的字幕,將「讀書會」譯成「研究組」,可知香港現代史教育之貧乏。
 

「讀書會」是三十年代上海影藝、五十年代初香港影藝和教育界之間流行的左傾組織。「讀書會」不是叫你隨便讀書,而是由一位大哥大姐秘密領導下讀馬克思主義的書。「讀書會」專門吸收嚮往求知而浪漫的年輕人,像地下的宗教會社(包括邪教),陌生的人,在「讀書會」中相識,在組織關懷下互相取暖,漸漸團結起來,為理想而奮鬥。
 

「長青樹」李麗華南來香港,就參加過一陣「讀書會」,但後來感到味道不太對勁。原來所謂的「港英」,在港督葛量洪主政時,也很留意「讀書會」。因為英國人不傻:民國的政權,在上海就是被一伙參加了「讀書會」而後創作社會寫實文藝的左傾文藝青年先唱衰,復推行心戰葬送掉的。一九四九年之後,英國人怕共產黨將上海的一套搬來,盯住了「讀書會」的一伙頭目,如作家司馬文森、夏衍、演員舒適、劉瓊、韓非,一舉而抓捕,驅逐出境。
 

「萬千星輝綁架案」的荷李活明星──影射電影「賓虛」裏一個角色──也被綁入了「讀書會」,如此場面,似曾相識:「讀書會」批判荷李活美帝的文化霸權,叫會員投奔蘇聯。高恩兄弟意思是:胡佛和麥卡錫,當年在荷李活掀起的「白色恐怖」,其實沒有錯,只不過「擴大了」,犯了點冤枉了一些好人的輕微錯誤。
[AdSense-B]

戲好看之處,就是當年的出水芙蓉、踢躂舞、牛仔戲,通通重演還原,而且嘲諷其中的虛榮與愚昧。

0

香港的年輕人嚷着要參政,不讀歷史,不看看同樣年輕的高恩兄弟此一黑色星輝喜劇,無從參政。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3月3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331/19550677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海上見雲頂 -陶傑

海上見雲頂

0

所謂「一帶一路」,在口號上,是國際戰略的大格局,但藍圖遠大,缺乏的正是細節。

一百年來,郵輪旅遊工業,都由西方獨領風騷。除了英國的東印度公司承傳下來的鐵達尼號,荷蘭、意大利、德國,都是郵輪造船的工業大國。

[AdSense-B]

真正的「一帶一路」不必捨近圖遠。郵輪旅遊業大興,像法國紅酒,在大革命之後下放法國的中產階級。近年,除了高爾夫球,郵輪也開始普及化了。

世界的大郵輪,文明的幾家,像瑪麗皇后、水晶、Princess Sapphire,縱橫全球市場,八仙過海。西方人口老化,社會福利充足,許多人退休後選擇遨遊四海。郵輪之上,又有醫療和水療按摩,還有小朋友遊戲室、圖書館,一座十五萬噸的郵輪,除了是水上樂園和餐廳酒店,還是非常舒適的養老院。

但是坐郵輪像享用美食一樣,富貴要有三代的修養。任何趕上暴發快車「先富起來」的人,如果要上郵輪,不宜太心急,移民美國可以快,送子女去英國寄宿學校也可以快,財產電匯瑞士銀行,更快。但坐郵輪,一定要上三個月的郵輪文化禮儀補習班,因為郵輪最重細節和規矩。

因為一登郵輪,心情就要向藍色的海洋調節。在陸上大城市污染而產生的種種煩躁、怨憤、焦慮,在船艙裏一安頓行李,侍應和船員酒吧的酒保,還有舞台司儀,個個笑臉迎人,幫助你開放心胸,讓未來的碧海藍天慢慢洗滌。

因此粗糙的人,一上郵輪就會「撞板」。西方喜歡悠閒,也懂得細味生活。他們常常說:Have a Good Time。坐郵輪就是Have a Good Time的心靈旅行。最重要是互相尊重,像日本人一樣,不要為對方製造麻煩。

[AdSense-A]

上郵輪的第一步是接受紀律集訓。到大劇院學習如何使用救生衣,此時遊客要仔細聽訓導人員講細節,不要像中國人的酒席集會,台上的人自顧自,台下三五成扯談,不尊重主人家。然後是餐廳進食時間。自助餐不可哄搶:千萬不要焦急,每艘郵輪的廚房,儲有過百噸的食物,肉類、蔬菜、蛋糕,不必糧票肉票,大量現貨,也不會飛掉,relax,不要帶幾代人饑荒逃難的記憶基因,以為一上船就像投奔怒海。

郵輪有進食時間表,特別是鋪有白桌布的高級餐廳。一個房間,一家三口,最好齊集一起,一起在門口報上艙名,由侍應引領。至於圖書館,人人都寂靜地閱讀。還有海洋脫離了國家領海,當然沒有星通訊,船上沒有WiFi,不要到處抓狂,學過一點沒有WiFi心靜自然涼的日子。

香港畢竟是國際都會,坐郵輪有大約二十年基礎訓練。早期的雙魚星、處女星等,一直開船到今日,比較大眾化。現在許多國際郵輪開進來了,包括馬來西亞的雲頂香港集團,在歐洲買了三個船廠,在德國造十五萬噸的郵輪,分別在今年明年下水。

[AdSense-B]

一口氣買下三大船廠,花費共二億三千萬歐羅。雲頂旗下即刻收羅三大名牌:水晶輪、亞洲的夢想輪,以及大眾化的雙魚星和處女星等,這支船隊,比得上當年鄭和,從此郵輪工業由華人分一杯羹。

0

目標當然是吸納中國大陸市場。然而這是跨世紀的工作,因為中國人雖然有錢,但發財尚待立品,而郵輪旅行正是「立品」的細節表現。最重要的是,中國遊客必須認識到:中國與世界接軌,而不是世界改變百年的文明規則來跟中國接軌,就像玩一場Show Hand,最後到底是誰先開牌,見哪一家的牌戶問題。西方的郵輪文化是十九世紀承傳下來,不會因哪一個大國崛起而改變。登上郵輪的人,無論是哪一家,最重要先在地上學做好公民,然後再航海。

[sc name=”AdRelate”]

陶傑《摩星嶺上2016年03月1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www.mingpaoweekly.com/30123-%E6%B5%B7%E4%B8%8A%E8%A6%8B%E9%9B%B2%E9%A0%82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自己種菜 -陶傑

自己種菜

0

特首夫人呼籲香港人在家種菜,自給自足,吃有機菜,過有機生活。

這當然是一個非常美好的宏願:因為今時今日,在過度工業化的世界,全世界都湧向大城市打拼,自己種菜,是大城市中產甚至富豪的新貴潮流,在日本、歐美,經常有投資銀行家,或科技達人,放棄高薪厚職,或者說,在賺得第一桶金之後,高枕無憂,選擇返璞歸真,務農而悠閒自足,因為這類城市農民,種出來的菜只是滿足自己的田園情趣,而不是為了打入市場,賺錢養家。

[AdSense-B]

這類城市「農民」,比他們第三世界的同行,擁有知識和科技,為興趣,為享受而種菜,達到人生的理想境界,與一般的城市打工仔,不可同日而語。呼籲全城過有機生活,只能出自特首夫人之口,而不可能是八鄉一位曬菜乾的農婦,就是這個道理。

田園風光是大自然造物留給人類的一份厚禮,尤其是懂得利用科技和知識之後,如果能夠重拾田園野趣,本來可以在過度消耗的工業文明之中取得平衡。北歐是全世界最文明的地區之一,但北歐的生活方式,不崇尚燈紅酒綠,反而偏愛遠離塵囂的鄉村,享受自然環境的寧靜。中歐的瑞士也如此,自然風光甲天下,山坡上的小屋,經荷里活電影或日本卡通片的加工,更添上童話色彩,風靡全球。

美好的自然環境,歷史發展的事實證明,是寶藏,因此荷蘭、澳洲的奶粉,都宣揚牧場如何翠綠,奶牛在山間自由放養的形象,雖然真相或有出入,但消費者反應踴躍,證明這是人性需求。

0

為甚麼中國人要買外國奶粉,為甚麼只有特首夫人才能吃自己種的新鮮菜?答案都一樣。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6年03月3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07797&tm=69183.07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大愛包膿 -陶傑

大愛包膿

0

台北狂漢斬死四歲女童,頭也割了下來。輿論大譁。如此定時炸彈,在城市裏爆炸,台北七年來,已經多達十宗。
 

以前是亂刀斬殺,這一次加上殺頭,明顯是互聯網上伊斯蘭國宣傳影響。這種混帳的罪行,有沒有得提防?沒有。
 

首先,「狂漢」這個名詞,左膠先教訓你:帶有「歧視」。男性的精神病人,也是「弱勢族群」,應該受到大愛包容,而不是用標籤來排斥。男性精神病人在街頭斬殺一名幼童,「政治正確」地論述,是一名弱勢族群人士,不幸發病時向一位兒童(也是弱勢族群)構成的不幸。兇徒,不,受害人不應該以刑事犯看待,應該「接受治療」。
[AdSense-B]

狂漢兇徒,不,該可憐的弱勢人士在病發時不慎令四歲女童死亡之後,警察押送時,卻受到台北暴民的毆打。暴民好像納粹時的法西斯一樣,欺凌一個病者,兼發洩仇恨。不要忘記耶穌說:你們當中誰沒有罪的,都可以用石頭砸他,在天父面前人人都是罪人。
 

所以,唯一能散發的正能量,是大家手牽手,像每次恐襲之後歐洲領袖集體亮相,點蠟燭,手機拍下,在小天使逝世的地點,獻上花束,寄上心意卡,Facebook分享。
 

然後等待下一宗街頭斬殺案。以上動作,大家重覆再做一次。
 

有的人會責令警方,為什麼不及早防範?
 

警方說:雖然有的對神經病人深懷歧視的右翼份子,早舉報了這個形跡可疑之人,有自閉症,失業,經常喃喃自語上網,但這些行為不是犯罪,我們不可以將他及早關起來。
 

不錯,以我們警方的專業判斷,該男子三個月內買一把刀在街上亂砍的風險機率,高達百分之八十。但我們如果現在就抓他,假設的血案,不會發生,但我們現在抓了一個無辜的病人,我們就「法西斯」了一次,受到社工譴責的,就是濫用權力的警方。
[AdSense-B]

我們又不可以警告公眾要留心防備這種病人,譬如他上了地鐵,坐在你身邊,你看見他目露凶光,不,神情異樣,你趕快走開。不,不可以的,我們不可以宣揚歧視。

0

因此下一次,輪到哪個小孩被斬殺,一切聽憑俄羅斯輪盤的天意。夫妻做結紮手術,就零風險。至於大愛包容的經濟類型,就是開花店,開店賣蠟燭,賣心意卡,哈哈,做這幾行零售,祝你早日上市。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3月3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330/19549152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英國人的愛國 -陶傑

英國人的愛國

0

英國要不要脫歐?朋友移民英國多年也主張脫歐,因為愛國。

英國人從不講愛國主義,愛國其實是生活的一部份:讀莎士比亞、熱愛園藝、樂見喜劇演員諷刺蠢人,喜歡動物尤其是馬和貓,郊遊野餐的時候不會弄髒草地,包括尊敬女王,愛國只是希望英國的傳統和生活方式得以保存。

[AdSense-B]

這位朋友分析,主張留在歐盟的人考慮的主要是經濟利益:保證英國的貿易出口,繼續享受廉價貨,政治上也能給英國壯膽,與歐盟綁在一起,人多勢眾,不怕受欺負。主張「脫歐」的人不願意只為利益屈服,自從與歐盟捆綁,英國主權已經在逐步減弱,譬如移民、就業和福利,許多決策都得聽從歐盟總部。一旦脫歐,英國必然經歷陣痛:物價先受衝擊,安全威脅飆升,但無論脫與不脫,英國已經不能獨善其身,法國、比利時相繼遇襲,英國的風險也不會低。

但是為英國未來好,應該脫歐。英國在全世界率先蛻變為現代國家:大憲章、光榮革命、君主立憲、議會民主,牛頓與皇家學會,工業革命,不是因為歐洲才發生,而是獨立於歐洲大陸之外,追求自由的結果。

0

歐洲追求統一,有自己的歷史傳統:拿破崙、希特拉都想統一歐洲,重建羅馬帝國的光輝。但統一的權力中心,需要高昂的成本:歐盟的政治架構已經疊牀架屋,眾口難調,可以想像,納稅人的負擔必定加重。老友說,主張歐洲統一的人,其實是想要集中的權力。歐盟給予英國穩定的市場,還有廉價勞工,當然很有安全感,但做人總要長大獨立,歐盟提供的種種安慰,只令人精神麻痹,該戒斷了。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6年03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07605&tm=68538.88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海外形象危機 -陶傑

海外形象危機

0

中國人有錢有辦法的,已經展開大逃亡。據統計:身家有人民幣一千萬以上的,其中有七成,已經辦好西方國家移民或正在辦理移民。

中國移民將西方大城市的地產推高:悉尼、羅省、多倫多、溫哥華無一例外。但中國人在買了房地產、領取得永久居留之後,往往又喜歡返回中國。因為他們覺得,還是人民日報和中央電視台的春節晚會比洛杉磯時報、加拿大環球郵報、澳洲人報,或者CNN和BBC的新聞和紀錄片綜藝節目好看。

[AdSense-B]

維珍航空發生中國女遊客指摘維珍機組人員維護「種族歧視」白人乘客的風波。但維珍發表聲明:當日白人男子患有柏金遜症,而該中國旅客並非當初聲稱的找耳機,而是要強行換座位。

乘飛機頻繁就會知道,機艙的白人遊客絕對不可以無故指罵一個中國人士「他媽的中國豬」,尤其當這班飛機正飛往上海。因此「維珍事件」爆發中國網民一面倒的謾罵,令老闆布蘭森十分不爽。在推特回郵警告:請你們給一點時間讓我們調查好,行不行?但中國網民已經連空姐和機組人員也辱罵個透。布蘭森警告:你們這些網絡語言,敢不敢當我的面光明正大地講?

此一質問是問到骨節眼上了。中國網民是一懦夫,面對面的時候,他們當然不敢。布蘭森是一名鬼佬,而且是很有性格的西方成功人士。「維珍事件」道理完全在航空公司這邊。中國恃人多勢眾,效果適得其反,此時在西方廣泛流傳,與那團在泰國酒店自助餐搶吃大蝦的中國旅行團的短片,一齊在網絡散開。可以預見:西方國家本來沒有種族歧視的,也因為中國人普遍的愚行,當特朗普上台更會加劇,「排華」已經開始。

[AdSense-A]

西方如果有一天要排華,也是中國人自找的災難。買了那麼多房子又不去住。即使拖家帶小的去住,也不能融入西方民主自由和基督教的文化主流。最令人厭惡的是:在那邊安頓之後,思想仍然留在他們的故鄉,動不動就說中國人如何被歧視、中國如何偉大,或將來怎樣偉大。對待一個歧視你的國家,最好的抵抗方式,就是不要去移民,像中國網民發起杯葛「維珍」一樣。但全世界都知道:此時此景,沒有中國人蹤的地方山明水秀,反而更有價值。許多香港人聽說維珍遭受杯葛,馬上響應,說要訂機票幫襯維珍去倫敦。

中國移民全球,最早是加拿大和英國的地產置業廣告,出現在報紙,現在連泰國曼谷也有地產廣告,推銷「永久業權豪華公寓」。房地產位於市中心,迎合中國人一切貪圖購物飲食方便心理,標明五分鐘到達Sukhumvit。但是我只認得曼谷的Silom,這個廣告沒有說到Silom的豪華購物區地鐵幾多分鐘,未免美中不足。

[AdSense-B]

但泰國人雖然善良,不是沒有底線。上一代的華僑在泰國壟斷金器買賣,泰國人可以容忍,酒店自助餐的大蝦浩劫,就是泰國冷靜在一旁拍攝下的片段上網,連英美也瘋傳。中國人的問題永遠是:將人家的善意、寬容、沉默當做愚蠢和好欺,得寸進尺,囂狂喧霸,漸漸也爆發南中國海的擴張危機。

0

身為香港人,無論當不當自己是中國人,在種族上是華人,與新加坡人相同。到外面旅行的機會多了,最緊要檢點言行修養,第一戒喧嘩,將聲浪降低三度,然後扣上安全帶。

[sc name=”AdRelate”]

陶傑《摩星嶺上2016年03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www.mingpaoweekly.com/30767-%E6%B5%B7%E5%A4%96%E5%BD%A2%E8%B1%A1%E5%8D%B1%E6%A9%9F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牛劍入學口試題 -陶傑

牛劍入學口試題

0

特區教育局長慘遭各方圍剿,發聲反抗:「將一切社會問題都歸咎於教育制度,我深深不忿,我條氣唔順。」
 

吳局長此一金句,其實有豐富的哲理通識,其實可以升格為牛津劍橋大學入學面試題。
 

中國人的教育,源自中國的文化。中國文化本由儒家獨尊,儒家教育原則:「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認為知識和思考,只可以由聖人來壟斷,不可以由農民人口的「老百姓」共有。中國人應該受約束、驅使,即使他們受到教育,此一教育,必是背誦記憶,不必讓他們了解和推理,更不可促使創新。
[AdSense-B]

因為儒家的「儒」,最高境界為「聖」。然而秦始皇之後,這個「聖」字,被中國的皇帝僭奪而自用,皇帝叫「聖君」,皇帝的話是「聖旨」。本來,孔子才是聖人,孟子是「亞聖」,但後來不是了。打家劫舍起家的流氓如劉邦朱元璋做了皇帝,皇帝才是「聖人」,而儒家變成為聖人傳旨背書的擦鞋仔。當然,偶有幾個冒顏「犯諫」者,殺頭抄家,但秦始皇之後,儒家變為奴家,中國人的教育,由儒家傳下來,當然就是奴才的教育。
 

但儒家尚且講「性本善」。中國的皇帝,竊奪了儒家的聖人光環,卻又行儒家的對頭法家之實。法家主張「性本惡」,要用嚴刑峻法,規管中國人的行為,尤其少數用大腦的中國人的思想。「防民之口,甚於防川」,箝制思想,鼓勵文人奴才之間打小報告。中國的傳統教育制度,只考經史子集的訓話,詩詞對聯的末技,所以搞得中國人讀書以背誦為主,「創意」只用在文學詩詞,而絕非科技發明和社會制度的改革。
[AdSense-B]

列寧和毛澤東來了,中國人的「教育」如何,更不必細表。英治的香港,英國人十分聰明:英國人為自己辦教育,絕不行填鴨式,英國人來到香港卻尊重中國文化、順應中國家長的國情,行填鴨式金字塔制。英國人對於啟迪香港中國人的思考和創意,並無興趣,香港的教育為經營香港此一國際經貿城市而設。

0

英國人走了,拍拍屁股。輪到「當家作主」威勢上場,你還記得董伯豪情萬丈,說要「儒家治港」嗎?你不記得了,對不對?但我記得,而且耐心開始,等看好戲。果然,兩千年的深層沉積下來,你不亂「教育改革」還好,港英「奴化教育」,還不會死人,最怕十八年來當家做主的「摸索」和試驗胡搞一通。可憐六個月二十多條青少年的無辜性命,就進了枉死城。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3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329/19547703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君子日」 -陶傑

「君子日」

0

美國南方查爾斯頓的兩位小學教師,在校內舉辦「君子日」,教小學生要穿着得體,待人有禮,尊重別人,也學會自重。

如何養成一名君子?起步很簡單:校內的小男孩都找一天穿恤衫、打呔,穿綁帶皮鞋,學生家裏窮買不起,老師專門從慈善機構尋找捐贈的童裝和飾物,留給學生備用。小男孩打扮成小君子,也很享受:因為穿着端莊,舉止有禮,引起女同學的注目與喜愛,效果立竿見影。

[AdSense-B]

人靠衣裝,穿着體面,不是說用名牌堆砌自信,顯露身價。將恤衫洗淨燙好,下擺掖入褲腰,這不是老餅,而是最起碼的自我堅持,即廣東話「企理」而已。今日全世界穿衣愈趨休閒,但物極必反,一味追求輕便舒適,結果是形象懶散鬆弛:T恤、短褲、踢拖,牛仔褲低腰到露臀,連女裝也一度流行甚麼大襠褲。

由矽谷IT產業帶動的便裝風潮,已經令全世界失去了美學概念之一,就是端莊。至少男人的形象,像電影「見習冇限耆」中的羅拔迪尼路,已成珍稀物種。電影中這位七十歲阿伯,魅力蓋過周圍一群穿T恤牛仔褲,蓄一頭鬈髮的Kidult,為甚麼呢?女主角最終夫妻團圓,但觀眾都看得出來,當今的時代潮流,在無形中稀釋男人的魅力:男人變成奶爸,或者陪女友一起打機的玩伴,不再是穩重、沉實、堅強勇毅,值得敬重的君子。

0

查爾斯頓的這家小學,有許多來自單親家庭的學童,從小沒有男性的模範,對他們的人格必然有所影響。這兩位教師很明白,要讓小孩活得有尊嚴而獲取尊嚴,關鍵靠自己的形象:舉止、談吐、修養,和最重要的品格。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6年03月22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06607&tm=7008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