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16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大洗牌 -陶傑

大洗牌

0

英國如果退出歐盟,對於嬌生慣養的手機世代,好似世界末日。但對於真正的領袖,像戴卓爾夫人,大洗牌,才是真正的機會。
 

沒有了歐洲市場?另闢市場好了。中國的「一帶一路」,不論做不做得到,也是看到了歐美市場一旦萎縮,必須向東亞和中亞細亞另闢出路。
 

原來的市場沒有了,就向外拓展。左膠說這是「帝國主義」。帝國主義又如何?中國在向非洲殖民,開採資源,一帶一路正是大中華帝國主義宏偉的第一章。論帝國主義之實踐,英國最有經驗,日本次之,美國反而是小阿弟。
[AdSense-B]

二十一世紀,不論喜歡做夢的左膠喜歡與否,由普京領銜,必將是帝國主義復興的時代。時勢變了,連登陸歐洲的敍利亞難民也都開始殺人放火,搶掠強姦,還在仁義道德的大夢裏的,必受到時代淘汰。
 

英國外相夏蒙德,訪問日本,邀請日本一起軍事演習,這一步,就走對了。一九○二年,英日兩國,組成「英日同盟」,因為雙方有一個共同的敵人,就是野心擴張的俄國。
 

一九○○年,中國爆發拳匪之亂。在山東傳教的牧師,以及信奉基督教的中國人,遭到拳匪殘殺。義和團向河北蔓延,在北京掀起暴亂──這才是真正的暴亂──殺害德國公使、破壞鐵路、燒教堂、屠殺中國基督徒,西方組成聯合軍,派二萬軍隊保護僑民。
 

滿洲的漢人多山東人,也掀起暴亂,破壞沙皇剛建進來的東清鐵路。此時俄國有一位像曾國藩一樣雄才偉略的大臣,名叫維特(Sergei Witte),主張以保護東清鐵路的名義,出兵滿洲。
 

八國聯軍在北京平亂,俄軍卻開進滿洲,迅速佔領,當然屠殺了許多東北三省的滿人和漢人。
[AdSense-B]

俄國當時還想染指阿富汗,威脅西藏印度。沙皇南北交箝,英國急了,連忙與日本訂立「英日同盟」,支持日本抵抗俄羅斯。其後的日俄戰爭,英國也支持日本。一九○○年拳匪暴亂,一九○二年英日同盟,一九○四年日俄戰爭,這條線的前因後果,中國歷史的教科書不會告訴你全部真相。

0

世界時勢到了大洗牌的時候,舊的路不通,就要找新路。英日同盟,就是上一代英日領袖高瞻遠矚的明智之舉。英國摟抱歐盟這具乾屍,抱夠了,是不是該丟掉?即使視歐盟為母親,沒有奶水了,排過來的,只有病毒,也該戒奶。別說達爾文定律了,大破大立,解放思想,走出去,連習近平都懂的道理。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2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229/19509397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夜來說李香蘭 -陶傑

夜來說李香蘭

0

在上海拜訪陳鋼,他說看到我寫李香蘭的悼亡文字,大家說起了李香蘭。

當年滿洲的女紅星,紅遍東亞,一首《夜來香》,作曲者黎錦光。這首歌寫在一九四四年秋天,黎錦光在上海製片廠正錄製京劇節目。

那天,天氣是秋老虎,滬上甚為炎熱。黎先生打開錄音間的後門,想通點空氣,外面一個園子,正好有南風吹來,飄來陣陣花香,樹上有黃鶯啼叫,黎錦光很舒泰,多愁善感,觸景生情,譜出了《夜來香》:

[AdSense-B]

「那南風吹來清涼,那夜鶯啼聲淒愴,月下的花兒都入夢,只有那夜來香,吐露着芬芳……」

曲譜好後,擱在工作室一旁,近一個半月,一疊歌詞,幾個歌星進進出出,隨手拿起來哼唱。周璇看到了,唱了幾句,說得聲「蠻好」,卻沒提出想正式唱的意思。

直到有一天,李香蘭來到錄音室,錄完另一首歌,翻看到《夜來香》,挨在椅子上哼唱幾次,愈唱愈響,身子坐直,愈唱愈喜歡,最後提出要正式灌錄。

唱片出版後非常流行,當時上海由汪精衛政府管治,歌舞昇平,僑居的日本作曲家服部良一,將《夜來香》編曲,由李香蘭在上海大光明戲院正式登台獻唱,一時傾倒。

戰後國府還都,清算汪政府人員,李香蘭的《夜來香》被指為點綴日治昇平,加上「為日本帝國粉飾張目」,李大歌星慘遭定罪為「漢奸」。但後來查出李小姐原名山口淑子,根本不是中國人,故並無「漢」可「奸」的依據。在日本和美國的干預下,南京方面,無奈放人,李香蘭九死一生,由上海乘船返日本。

李香蘭離開中國的那日,上海港口的上空,夕陽一片迷茫,輪船在晚霞中出發,一響汽笛,外灘的英式高樓大廈逐漸遠去。輪船的甲板上,收音機接通喇叭,響起上海電台播放的音樂,人人喜愛,正是李香蘭自己唱的《夜來香》。

一九八一年,在李香蘭促成之下,日本廣播協會邀請黎錦光先生訪日,李香蘭請當年的服部良一伴奏,聯同幾位日本歌星在台上高唱《夜來香》,場面感人。

後來李香蘭女士重訪中國,尋訪虹口舊居。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先生文藝修養典雅,甚有品味,據說也甚欣賞李香蘭之歌。活過那個時代,知道什麼是美,誰不喜歡呢?

李香蘭和一眾日本官員又去長春訪問前滿州國時代的滿影。在長春電影廠的大排練廳,觀眾看見李香蘭,起立鼓掌,感動得流淚。

[AdSense-B]

今日陳鋼隱居上海,李香蘭則作古。日中不再戰,戰爭只帶來慘痛的記憶,只有音樂是治療創傷的良藥。美好的人,優雅的事,在這個愚昧的世界所剩無幾,舉目四周,以醜陋和愚庸之眾居多。夜來早已不香了,今日即使黎錦光打開錄音室,一陣南風吹來,恐怕吸進去的是灰塵與廢氣了。

0

那晚風吹來清涼,永不消散的夜來香。

[sc name=”AdRelate”]

陶傑《摩星嶺上2016年02月2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www.mingpaoweekly.com/27995-%E5%A4%9C%E4%BE%86%E8%AA%AA%E6%9D%8E%E9%A6%99%E8%98%AD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小評估 -陶傑

小評估

0

香港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公民黨候選人楊岳橋,被指責為旺角魚蛋事件的暴徒挺身做辯護律師,因此,支持暴亂,亦即「亂港分子」。
 

香港是法治的地方,中國也自稱是法治國家。由一九七六年被捕的「白骨精」江青,到大貪污犯薄熙來,不論如何先設定有罪而罪惡滔天,根據中國法律,也有辯護律師配給。
 

替江青薄熙來辯護的律師,辯護須盡全力,但中國人認為:你替罪犯辯護,那麼盡責,那麼雄辯滔滔,你那麼竭力要令法官和人民相信他無罪,你這個律師當然是同黨。
[AdSense-B]

香港英治時代,沒有此等結論。現在中國式思維延伸過來。此等推論,在西方國家,選民只會當做笑話,但中國的農民人口,會有許多人相信,而且加入譴責、聲討、吐口水,所以「文革」不會在西方國家爆發,是中國的專利。
 

但是你可以順此思維軌跡,嘗試戲耍一下你認識的愛國的中國人:律師楊岳橋當夜就急不及待跳出來(記得用「跳出來」這樣的戲劇語言,挑撥他的情緒),替那個暴徒擔保候審,年初一旺角暴亂,如果有暴徒負傷,若有救護車馬上趕到現場,將暴徒送往醫院,那麼以下人士,亦屬於暴動支持者或同路人:1,救護車全體醫護人員,包括將負傷暴徒扶持上擔架者;2,救護車司機;3,醫院內替負傷暴徒登記、探熱量血壓、找醫生的每一名護士;4,治療暴徒的主診醫生及其副手;5,藥房為暴徒照單提供藥物的藥劑師。
 

不報警叫警察將該等穿白袍的亂港分子一齊抓捕,也應該在醫院員工中設立愛國愛港群組,將這一部分曾參與治療搶救負傷暴徒的醫院員工孤立起來,予以嚴正的批鬥。
 

這樣一來,一名暴徒,拔蘿蔔帶泥,至少可以拉扯出十多名暗藏的人民的敵人。姑息縱容,暴亂集團就永遠無法徹底肅清。
[AdSense-B]

將以上論點告訴你身邊認識的中國人,觀其反應,即可評估其智商,很準確的。

0

(編按:新東補選候選人包括楊岳橋、周浩鼎、黃成智、梁天琦、方國珊、梁思豪及劉志成。)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2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226/19505669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無禮 -陶傑

無禮

0

中國最新的身份地位象徵不是甚麼愛馬仕、勞力士,而是合乎西方標準的禮儀,據稱禮儀學校成為中國新一代精英階層追捧的潮流,出書專門教禮儀,可以上暢銷榜。

因為眼見大勢所趨,每年外出的中國遊客數以千萬計,兩年前超過一億人次,中國遊客的舉止,在全世界引人側目:大聲喧嘩、亂丟垃圾、毀壞文物固然不在話下,大鬧機艙、嬰孩隨地便溺,也常在傳媒國際版亮相,連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不得不開金口,奉勸中國人外出要文明。

[AdSense-B]

根據西方社會標準,中國人的「無禮」,在於渾無個人空間的觀念,譬如排隊打尖,跟人挨碰推擠,喜歡手指指,不顧公眾場合挖鼻、剪指甲等。侵犯個人空間,就是不尊重人的表現,出自中國傳統農村文化。因為農村生活,首先不允許有個人,其次也沒有空間,男女老幼在同一屋簷下,彼此沒有私隱。

但缺乏個人空間的觀念,本來問題不大,亞洲多國,傳統都是農業國家,但其他亞洲遊客不像中國遊客般放肆,鮮有在外鬧出「名聲」,這就牽涉中國另一個獨特的原因,四十年前爆發的一場文化大革命,敵視一切修養、禮儀,有教養的人都被打成「資產階級反革命」,教師、作家、藝術家都遭到唾棄,當美與品味變成罪惡,這個社會的缺失,就很難補回。

0

中國精英階層終於有此醒悟,當中國人的錢幾乎可以買下整個世界的時候,只有君子淑女,是比愛馬仕更珍貴的奢侈品。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6年02月2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01108&catID=&keyword=&searchtype=

陶傑文章

桃花源- 華人平權選錯機會 -陶傑

華人平權選錯機會

0

美國華人遊行,為警官梁彼得鳴不平,認為判決是出於政治目的,將梁彼得當作「替罪羔羊」。

但法庭有甚麼政治目的?有人說是為了轉移視線,紐約政府借重判一個亞裔警察來安撫黑人,擺平警民緊張關係,這個華裔警察剛好撞上,為所有亞裔,包括韓國、越南、寮國、馬來都擋了災,那就不存在「針對華人」的問題;還有人說是美國政府藉機打壓中國,錯得更離譜:美國三權分立,奧巴馬政府管不到司法。

[AdSense-B]

但華人群起貿然遊行,並無得益,只有損失。首先是時機選得不好,法庭要到四月才做出宣判,量刑在於法官,示威者就爭為被告呼冤,向法庭施壓,大有可能適得其反。

這次遊行,又有自我標籤的反面效果。美國的「種族主義」本來針對黑人與白人之間,因為實行過種族隔離政策,但至於其他移民:譬如愛爾蘭人,意大利人,德國人,中國人、日本人,都是離開本國前來新大陸的新移民,即難以一概而論。凡移民,因為人單勢孤,喜歡聚居,自我保護,電影《教父》講意大利移民的生存,也有自成一國的傾向,不與美國主流社會融合。

這些移民有沒有遭受過主流社會歧視?肯定有,但是不能說華人遭到個別針對: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美中是盟國,日本僑民深受打擊,被關進集中營,當時華人的處境肯定比日本人好。

[AdSense-A]

這二三十年的華人移民,依然以埋頭苦幹、膽小怕事、忍氣吞聲為多數,看來與十九世紀勞工的表現沒有太大分別,但處境明顯改善,但這不是華人爭取人權的結果,而是美國整體文明開化。移民到了新的國家,小心謹慎,行事低調,本也無可厚非,加上華人受本國文化傳統影響,懼怕「槍打出頭鳥」,在美國成為「沉默的乖孩子」,也沒有甚麼好丟臉的。

事實上,憑自己實力在美國闖出一片天的華人,大有人在,但是華人整體形象似乎沒有太大提升,這就是另一個問題了。

但近幾年來,或許是中國遊客向世界大舉進發,中國成第二大經濟體,美國華人對自己過去「軟弱」的形象,也似有所怨恨,想要吐氣揚眉,如果是出於這個心態,挑中這個機會,可說是大錯,正如美國一位年輕華裔學者所言,這樣的遊行,只是展現了一種狹隘短視的種族主義。不但不會令人覺得「中國人不是好欺負的」,反而形象受損。

其他美國人會覺得,這些華人依然把自己當外人,只關注自己人的命運前途,沒有把黑人死者當同胞。他們聲討的理由,有「上綱上線」之嫌,而不是就事論事,許多中文傳媒報道,都刻意忽略案發過程的細節。尤其是梁彼得案判決之關鍵,是失信於陪審團,誠信是美國司法最重要的根基。

[AdSense-B]

二○○四年紐約也發生過一宗類似案件,警官Neri開槍導致一個十九歲的黑人喪命,結果卻沒有被起訴,其中一個關鍵是Neri選擇出席聽證會,在陪審團和公眾面前懺悔,痛哭流涕,但梁彼得沒有。

0

華人爭取權益,當然沒有錯,但是這個時機與理由都很難成立。美國華人想要提升形象,除了多出幾個馬友友、林書豪和李安,還有賴太平洋另一邊的中國人出力:到他們有一天不再搶奶粉、鬧機艙、跳廣場舞,變得安靜有禮,或中國製造等同優質名品的時候。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6年02月2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01369&catID=&keyword=&searchtype=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歐洲快要沉船 -陶傑

歐洲快要沉船

0

英國公投決定是否退出歐盟,其他的歐洲國家像荷蘭丹麥,也有點心動。

英國如果邁出第一步,不一定孤立,若有幾個國家跟隨,可能骨牌效應。
 

歐盟的前身,是共同市場。共同市場的前身,是一九五七年的羅馬條約。羅馬條約只有六國簽署,那時只想到一起降低關稅壁壘做生意,本來很好。到了共同市場,也是講經濟,但問題是機構膨脹,經濟組織膨脹成一個超級大型政府。
[AdSense-B]

歐洲是好地方,但歐盟變成一個官僚臃腫的政權。正如中國三千年文化,如果被一個明朝這樣的家族政權統治,也不交好運。歐盟的法律越來越左膠而霸道,而且有的法例很奇怪,例如禁止八歲兒童吹氣球、沖過的茶包不可以循環再用、賣雞蛋不可以以一打數量為單位、糖尿病患者不准開車、可以吃馬肉(但不可以屠宰自己的馬廐裏的馬來吃)。許多法例很有趣,如不准為一隻豬起名為「拿破崙」。
 

如果歐洲在文化之上互相欣賞,各有各的風采,歐洲聯盟消除邊界,歐洲人以善良和信任為基礎,可以將歐洲建成烏托邦。但「歐洲一體化」忽略了人性陰暗的一面:善良被誤作軟弱,慷慨受到褻瀆、美好的事物受到玷污,大量沒有教養的第三世界新移民濫用歐洲的平等權利,加速將歐洲變成跟他們一樣的第三世界。
 

梁啟超說:「歐羅巴文明,實為今日全世界一切文明之母。」此說與亨定頓「文明衝突論」中劃分的世界「三大文明」不同。梁啟超認為歐洲才是最高的文明,其他的都不算。
[AdSense-B]

梁啟超是對的,亨定頓錯了,因為「現代文明」的定義,視乎一個民族,如何對待動物,是流行虐待生命,殘酷不仁,還是令動物活得有尊嚴。還有與大自然相處的關係:是不是竭澤挖山,連子孫居住的地方也污染斷根。還有如何對待婦女:將婦女當畜牲、女童要上學也要槍殺,這些事不會在歐洲發生。

0

歐洲共同市場最初是促進經濟貿易自由,但現在變成限制文化自由。左膠以自由之名,蛻變為扼殺自由的兇手。如果歐洲自己要選擇撞礁石而沉船,不願葬身大海,就要跳船了。雖然跳了船,還要精疲力盡游泳另覓崖岸。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2月2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225/19503984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穿 衣 -陶傑

穿 衣

0

看見韓國人穿韓服奢麗,日本人穿和服而莊雅,許多中國人開始驚呼:為甚麼沒有了「漢服」?有些小女孩不知好歹,自行設計了花花綠綠的長袍寬袖,左蓋右搭就跑上街,像披着一襲潑了油漆的浴袍。
 

所謂漢服,不必再從頭「設計」,因為缺乏美學修養。
 

儒家文化,可以一件簡樸的棉襖註釋:樣式端莊,剪裁輕巧,手感和暖,上有曹雪芹紅樓夢的雍容,下兼現張恨水金粉世家的富泰內外的針腳一樣精細,這才內外兼備,表裏生輝。
[AdSense-B]

為甚麼衣料主要選用絲?在古代,絲綢是中國的精神象徵,適合東方人的肌質,穿在身上,柔滑貼服,感覺上像另一層皮膚。怪不得法國女小說家Marguerite Duras在小說中形容她的越南華裔情人,皮膚像絲綢一樣光滑。連法國人也欣賞的文化符號,今日你覺得是老土,自己丟棄了,也真犯賤吧。
 

不久前推出的系列Dao,堪稱一絕:Dao字音雙關,既可以是國語的「道」,也可以是廣東話的「兜」,也就是「肚兜」。肚兜有點農村拙俗之氣,幾乎稱不上設計,只是一方布,上下兩組帶子,其實恰恰還原到設計的根本,一點也不過時。李翰祥風月片裏的胡錦,最能將肚兜穿成一種境界:須有金瓶梅的眼兒媚來襯托,尚有仇十洲的丹青彩墨來註釋,今日都整了韓國女明星臉孔的,還是穿黛安芬來讓謝霆鋒來解開好。古典的簡約風格,而是在這一化繁為簡的過程中,體現道家反璞歸真的精神。
 

看似無設計的設計,其實極為巧妙,其中一件披肩,平放則一塊環形的布,穿在身上,即沿肩膀手臂的線條自然滑落,形成兩片優雅的荷葉邊形狀;再來一件長方形,中間開了一個方孔,原來是一件背心,最美是顏色的配搭:一面是黑色的,另一面是只有中國瓷器才有的天藍釉,不當背心穿的話,還可以化成一個肩袋。
 

道家精神的核心是「無」,不是虛無,而是無中蘊含萬有。「橫看成嶺側成峰」,中國衣的風格,原來與繪畫同氣連枝,知此輕巧,即識彼空靈,請問這套學問,今日喧嘩說「為什麼中國人沒有漢服」的網絡五毛中青知否。
[AdSense-B]

當然這不是他們的錯。生在糧票布票配給的時代,長於「文革」,他們童年時目見的中國服裝,是毛主席林副主席那一身袖長蓋指綠皺皺的軍裝。江青同志推出過一套女皇衣裙,惜隨即遭批判,然後是白襯衫花裙子,然後是今日中國男人的T恤的確涼褲子。

0

中國人喜歡說:過去走了彎路,改正要時間。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2月24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224/19502707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羅德獎學金 -陶傑

羅德獎學金

0

牛津大學八百年來第一位女校長上任,在演講中明言,高等學府的學生,無論喜歡與否,一定要聽得進不同聲音。

牛津大學前些時候有人發起「倒羅運動」,「羅」就是羅德,維多利亞時代的礦業大亨,在南非發財,羅德獎學金地位尊崇,出過許多名流政要,包括美國前總統克林頓。

羅德今天成了「殖民主義」的象徵,因為學術界為政治正確洗腦日久,今天牛津的學生一看見「殖民」兩個字,就聯想到黑奴、苦工、種族壓迫,認為大英帝國的榮耀都用殖民地鮮血鑄成,是莫大的罪惡,要求校方移除羅德的雕像。

[AdSense-B]

但大英帝國「不那麼罪惡」的一面,殖民地當家作主後,都很少提起,英國在殖民地建立的管治制度,譬如法治、議政,引入現代工業文明,譬如辦學興教,帶來更先進的醫學,這些帳就沒有人算了。羅德獎學金本身向多個前殖民地開放,供各地優秀人才申請,一百多年來培育許多俊傑。如果出錢的人曾經發過殖民地的「苦難財」,這些得獎學者是不是兩手也算不得乾淨?

這位女校長批評牛津學生變得比過去狹隘,擔心言論自由受威脅,但沒有點明肇因。政治正確已經在全世界建造言論的溫室,避開真實世界的陽光雨水,溫室只能種出標準化的花果,不會培育出真正的人才。

0

以避免思想衝擊,不要因為你不喜歡那個教授的觀點,就不上他的課,讀大學不是甚麼舒服輕鬆的事,因為你要面對一個真實的大千世界。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6年02月23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00869&catID=&keyword=&searchtype=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Change -陶傑

Change

0

英國提早公投退出歐盟問題。首相金馬倫心繫歐洲,越來越像對中國大陸心猿意馬的馬英九。但倫敦市長詹森,忽然奇兵突出,嚴正提出:既然首相已經去歐洲談判回來,以德法為首的歐盟,讓步有限,既然英國已經仁至義盡,不如退出歐盟算了。
 

詹森一現身,未來領袖就誕生了。詹森是下屆首相熱門人選。做領袖,要有明確的信仰、立場、觀點,在妥協已經耗盡之際,再不可以顧左右而婆媽,必須據是非而翻桌子。
[AdSense-B]

詹森發表專文,雄辯滔滔,理據擲地有聲:不是英國變了,而是二十年來歐洲變了。歐洲變得越來越荒唐而霸道:左膠橫行,比起二十多年前條文簡約的馬城條約,歐盟新訂的法規越來越複雜,因為加入歐盟的窮親戚越來越多。
 

一張長桌子,今天進來一個新人,為他多加一副刀叉,新來的人卻要指指點點改餐牌,東要多僭建一道菜,西要加一客甜品。英國身為東道主之一,缺乏發言權,有請客的名義,有付鈔埋單責任,菜譜的內容,沒有修改的權利,更不可以逐客。
 

詹森指出:歐洲對英國,加上其濫收伊斯蘭難民,逐漸對英國試行一套合法的殖民主義。歐洲撤銷邊界,第三世界異族劣質人口胡亂收容,這等人卻紛紛渡海擠進英國領取社會福利。很明顯,這是一種欺凌。
 

詹森登高一呼,六月的公投,結果就難料了。英國退出歐盟,天不會塌下來,邏輯很簡單:十九世紀沒有什麼歐盟,但英國活得比現在好十倍,因為英國擁有自己的帝國。
 

退出歐盟,要自立自強,很簡單:將西方左膠分發的懶惰、偽善、沙龍吹水、嬌生慣養的多愁善感,這一套磨損意志、降低智商的海洛英,狠狠戒掉。當然,以前懶惰慣了,愚昧成為常態,像一個熬成病夫的癮君子,一下子丟棄所有的毒品,刮骨剉心,會很痛苦。但不戒毒,會變成一副白骨,死路一條。
[AdSense-B]

退出歐盟之後,海闊天空。英美大西洋結盟,建立二十一世紀的新帝國主義。當然,帝國主義這個名稱,因為左膠長期抹黑歪曲,好像很嚇人,但當中國也公開宣稱擁有所謂強力部門,而且可以跨國越境,從心所欲,要泰國和南中國海都歸順服從,那麼英美重建強力的大西洋西方文明中心,當然很合邏輯。
0

奧巴馬登台,當年標榜一個字:Change。退出歐盟,讓大西洋兩岸,出現新的領袖,例如一個杜林普,加一個詹森,這樣的卡士,就很有塔倫天奴的風格,令人充滿期待,這就是真正的Change了。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2月23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223/19501436

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一夫多妻大中華 -陶傑

一夫多妻大中華

0

歐洲難民危機,禍福無門,蠢人自招,一干左翼政府自作自受,發展成四處強姦搶掠、恐怖暴力,「文化多元」全面破產。

所謂「文化多元」(Multiculturalism),有如共產主義,只是神話的狂想。但歐洲要以狂收中東移民而導致五百年文明的結束和沉淪來證明「文化多元」之玄奇,有如柬埔寨在赤柬時代要用二百萬條人命來證明波爾布特的共產狂想,則未免令人覺得好笑。

「文化多元」是左翼喊得最響的口號。他們認為:文化不是只一種美式來主導的,應該容納不同民族、不同背景的種種文化。「文化多元」的謬論,用一個問題就可以技術擊倒:如果不同的宗教文化習俗應該受尊重,而在地球並存,那麼為何歐美的左翼政府不容許其他文化背景不同的移民復行「一夫多妻」制?

「一夫一妻」是西方基督教文化最不合理的霸權。基督教壟斷了「男人只准有一個老婆」的霸權價值,而且向世界各地盲目推廣,包括有三千年燦爛文化的中國。

[AdSense-B]

然而,這個世界除了西方自己篤信的一夫一妻制,還有「一夫多妻」(Polygamy)、群婚制(Group Marriage)、「一妻多夫制」(Polyandry)。其中一妻多夫制還分兩支,一種是「兄弟共妻」(Adelphogamy),行於西藏。另一支是「非兄弟共妻」,行於印度東南部的西拉巴地域。

以西藏的「兄弟共妻制」為例,一名男子結了婚,同時家族的另一名弟弟也有了妻子。而且按照習俗,夫妻三人和睦共處,生出來的小孩,兩兄弟都是他的父親,但由阿哥主持「弓箭交收儀式」,由兄長成為法律的父親。

印度的「非兄弟共妻」,則兄弟分住兩村,妻子輪流度宿,生下小孩,最先結婚的那個,不論年齡,舉行弓箭交收儀式。西藏和印度文化有相似之處,人家這種風俗,自行千百年,今日卻得不到保護,此一「弱勢文化」正在消亡,為何左膠一言不發?

至於「一妻多夫制」,由多數的丈夫養一個家族,與經濟貧困有關。男子因常外出獵食,家中妻子無人照顧,或一個不能生育,由其他男子代勞。只要多方同意,並無強迫,則人家的「多元文化」行之千百年,為何有問題?

至於「一夫多妻制」,則在中國人強馬壯,符合中國國情。今日大陸,男人做了官,或多了幾個錢,必包二奶,窩藏小三。中國女人只分成三種:一種是妻子,一種是情婦,一種是妓女。今日中國大陸,三種女人時時發生內戰。二奶在街頭掌摑大婆,或大婆開汽車撞死小三,在各大城市時有所聞。皆因中國土豪大爺多,包養得起。強行阻撓,則全國街頭時有妖精打架。當然,感謝美國人發明的網絡,讓此等精彩刺激的視頻,一部手機,廣傳世界,令人知道「文化多元」在中國受到壓制,會產生何等悲劇。

[AdSense-A]

方帝國主義入侵前的南洋各國,例如暹羅,後宮三千不在話下。非洲烏干達在成為英國殖民地前,其黑人國王擁有妃嬪共七千。行「一夫多妻制」者,多屬畜牧民族。古代的巴比倫、希伯來、阿拉伯、斯拉夫、司更的納維亞和愛爾蘭均行「一夫多妻制」。美國猶他州的摩門教,傳統也是一個男人、多個老婆。當經濟發生變動,一些民族部落自願放棄「一夫多妻」是他們的問題。遵從西方文化霸權,參考所謂「外國先例,強制實行「一夫多妻」是另一個問題。

香港主權移交十八年,共產黨時時不服氣,為何香港的「人心」永遠不能「回歸」中國?如果特首梁振英膽敢解放思想,公開振臂一呼,宣布香港既然「回歸祖國」,則同時「回歸」到一八四二年,所謂不平等的南京條約簽訂時,婚姻法律狀態即「回歸」大清律例中准許多於一名妻子以上的婚姻制度,香港身為「國際城市」,帶頭實行真正的「文化多元」,則全港歡呼梁特連任,包你香港人心一夜之間全部回歸習近平。

當然,如果習近平也追隨梁振英,同步宣布中國可以容許一夫多妻,兩制並行,更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喜訊。大陸的二奶氾濫為憂,偷偷摸摸,已經成為中國人家庭倫理的腫瘤,此皆因耶教的一夫一妻在大陸建立霸權。共產黨在延安時代曾一度解放思想,實行「一杯水」主義,因為女同志數目稀少,毛澤東在窰洞裡,伸長脖子看女人,玩厭了賀子珍,等到地老天荒,才等到一個三流電影明星江青由上海投奔到此,接受毛澤東慰安。其他的紅軍戰士和幹部,更是性飢渴,所以反而光明正大。因為共產黨「打土豪,分田地」的激進暴力思想,對當時的中國婦女並無足夠的吸引力。加入共產黨的女性,一要是思想激進,二必須勇武暴力,可謂全無女人溫柔可言,所以共產黨傳統上男多女少,不實行一妻多夫又如何延續生存?

[AdSense-B]

由此可見,最大的西方文明霸權,就是一夫一妻制。如果你覺得上文講述的種種制度厭惡,是因為閣下的思想受了西方霸權文化洗腦。兄弟共妻、一妻多夫,都曾經是這個地球多姿多采的多元文化,正如女人纏小腳一樣。

0

所以,當前人類最大的敵人,外是伊斯蘭國,內則是這股面目可憎、虛偽如斯的左膠。我反對西方霸權,我不一定擁護一夫多妻,但在文化多元和彼此自願的大前提下,看見中國人家庭日日為老公在外有女人而吵得永無寧日,愛國反英的你,能不贊成恢復大清大中華的一夫多妻制嗎?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6年02月22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nextplus.nextmedia.com/columns/%E5%9D%90%E7%9C%8B%E9%9B%B2%E8%B5%B7%E6%99%82/20160221/354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