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16

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沉舟側畔 -陶傑

沉舟側畔

0

台灣總統大選前夕,疑似極端「台獨臥底」的台灣藝人黃安,在中國大陸突然引發炸彈,指揮動青天白日旗的少女藝人周子瑜是台獨分子,結果威力甚於飛彈,無端為台灣的蔡英文多送了上百萬選票,尤其是年輕人。

「黃禍」的深層效應,不只是在選舉中葬送國民黨。國民黨之輸,人人皆知,而是長遠而言,「黃禍」爆發,引起以百萬計毛左網民,將手持青天白日旗的周子瑜當台獨分子碰打。官方「人民日報」確認加重批判,亦即大陸官方第一次否認「一中各表」,從此展示青天白日旗幟也定性為台獨分子。

這樣一來,全台灣二千三百萬手持帶有青天白日國旗徽號的中華民國護照的台灣人包括馬英九夫婦,全部是台獨分子了。「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當然也沒有了。黃安「一帶」、中國網民「一路」,台灣的「民心」要「回歸」,瞎子都看得見,經周子瑜十五六歲這一代的喚醒,再也不可能了。

[AdSense-B]

因此國民黨本屆此一大敗——雖然國民黨大選也敗過——大有歷史意義。馬英九做總統,顯然不是領袖的人才。其八年任內,除了尚堅持中國正體字,記不起馬總統有任何積極的建樹。當然馬英九誇口,他兩任期間「台灣兩岸和平穩定」,但正如民主不能做飯吃,「和平穩定」也當不了飯吃。中國的自由行旅遊團很快露出了馬腳,旅行組團接待由深藍親國民黨在大陸和中資的公司包辦,台灣民間基層並無受惠。自由行旅行團去了台北,集中只湧去101大廈。陳水扁時候建成的這座超級商廈裡的商場租金炒貴,其中的跨國名牌銷售也蒙獲巨利,與香港促成地產霸權兮芊C馬英九所謂開放大陸旅遊,刺激台灣經濟,根本無從說起,誇口的令台灣年均收入三萬美元,最終交了白卷。

原因是馬英九不但不懂政治,也不懂經濟,一步之遙的香港,在董伯聲稱「背靠祖國」之後,十八年來經濟結構之泡沫化,馬英九做市長時來香港,不是沒有看過,但馬市長在香港只看到英國人在中環留下的空中天橋如何從金鐘的力寶商場,七折八曲一路走到上環的港澳碼頭。馬英九像一個普通的中國人一樣,看「經濟成就」,只看到高樓大廈的物質,看不到核心和精神。加上在哈佛博士論文,只鑽牛角尖地研究「釣魚台主權」,民族情緒又令他無法回到二十一世紀東亞的國際新形勢。回到台灣,只擔任蔣經國總統的翻譯——一個口譯的人,如果能做到領袖,那麼當年跟隨尤德衞奕信上北京、口譯英中官員討論香港主權的港府傳譯主任鄭仰平,也會在英中兩國首肯之下,與董建華楊鐵樑並排,做特首候選人了。馬英九做總統,正應了英文所說的「彼得定律」。

[AdSense-A]

但奇怪的是,十年八載之前,香港很多時事評論人和台灣專家一口咬定,馬英九是國民黨的希望。他們欣賞馬英九的「清廉」——Oh My God——原來中國人對領袖的要求低得那樣可憐。三百年來的英國首相、外相、財相,每一個都沒有貪污。所謂清廉,在一個文明國家,出任領袖,只是一個男人具有性徵一樣的稀疏無奇。當年我看見許多香港的中國人,對馬英九手舞足蹈的那副天真喜歡之狀,心中暗笑。由那一刻開始,我感到與中國人社會的疏離更甚。我看到的中國人看不到,而最後證實是對的。看見他們由手舞足蹈終又對台灣的馬英九垂頭喪氣,我心中很涼均C

馬英九不適合做領袖,只看一件事:國民黨「名譽主席」連戰,年年跑往大陸,成為洗了腦的座上賓。二○一五年太平洋戰爭結束七十周年,馬英九不但沒有大張旗鼓在台北隆重紀念國軍的功績,連戰去大陸出席典禮,對於「抗日戰爭是共產黨領導的」此一對外官方說法不置一詞。回到台灣,朝野呼籲罷免連戰的「名譽主席」。本來馬英九一個電話、一頁新聞稿就可以做到,但經國民黨「高層」反對,馬英九優柔寡斷,不了了之。

[AdSense-B]

此人優柔寡斷的性格,當年李登輝大選連任之夜,一批大學生在總統府外集會起哄,馬英九以台北市長身份出來,呼籲大家不要吵。但大學生喝令馬市長進總統府傳話。馬英九此時也慌張失據,看見抗議者民情洶湧,真的想做信差。這就是做翻譯舌人的職業本能。當晚李登輝睡得很熟,對馬英九的能力自然瞭如指掌。讓馬英九敗掉國民黨,正合李登輝之意。

0

任內最後幾個月到新加坡會見一次,算是終身「成就」了。馬英九雖無大錯,但比明末的福王朱由檢勝不了多少。任內又沒有培養接班人。國民黨此一敗,再也沒有一個小馬英九成為香港二流政論人的北極星了。蔡英文的民進黨會成為主流建制派,台灣的太陽光新一代加周子瑜的少年階層,多謝黃安,會冒起為新的反對勢力了。沉舟側畔千帆過,一切又豈是偶然?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6年01月3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nextplus.nextmedia.com/columns/%E5%9D%90%E7%9C%8B%E9%9B%B2%E8%B5%B7%E6%99%82/20160131/341375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將普京當偶像 -陶傑

將普京當偶像

0

大陸網民奉普京為偶像。民意如此,中國國家主席訪問莫斯科時對普京說:我覺得我很像你。
 

中國人尤其上一代崇洋而戀慕蘇聯,由列寧開始,本來沒有問題。但戀蘇情結延伸而折射在普京身上,就產生新問題,因為普京不是蘇聯領袖,普京還反蘇聯的列寧,普京熱愛的是沙皇。
[AdSense-B]

沙皇的帝俄時代,確實是很偉大的國家,除了擁有偉大的文學,早就懂得向東方和東南方,「一帶一路」,除了奪得西伯利亞、遠至海參崴,還獲得中亞的哈薩克、烏茲別克,將蒙古種裔的遊牧民族,納入版圖。
 

帝俄的「一帶」,遇上中國人認為很偉大、其實不怎麼樣的康熙,「帶」走了烏蘇里江以東的一片;「一路」,卻遇上了盤踞印度的英國,手風開始不太順了。
 

英國在中國展開鴉片的貿易戰爭的同時,也跟俄國展開爭奪阿富汗之戰。並在克里米亞戰爭之後,與俄國爭奪伊犁。英國據有印度,必須在印度北面鞏固阿富汗、西藏、東突厥斯坦,以防沙皇進犯印度。
 

而東突厥斯坦,亦即所謂新疆,本來就是康熙的大清帝國主義用武力佔奪回來的。所以,歷史學家要超然而客觀,十九世紀末葉,英國、沙俄、大清國,在這片中亞地域鬼打鬼,其實跟一早被征服了、叫做滿奴的漢人,亦即「中國人」,半點關係也沒有。
 

英國在山形崎嶇的阿富汗打不過俄國,因為沙俄的軍隊佔有地利。在黑海邊的克里米亞平原,就打得贏了。克里米亞戰爭出了現代醫院制度的偉大的女設計師南丁格爾,今日香港之所以有QE、瑪麗醫院,因為南丁格爾的餘澤。
[AdSense-B]

所以香港人親英,很自然。但今日的大陸中國人親普京,在歷史的邏輯上就有問題──沙皇是列寧的敵人,而普京又敬仰沙皇,而且自己要做新沙皇。如果中國人戀慕普京,則必須跟隨普京反列寧,而且最好將「新疆」送還俄羅斯。

0

這樣一來,思維就大混亂了。戀慕普京,是對自己智商的又一挑戰。中國人的思想已經夠混亂了,列寧已經上了你一次,還讓普京大哥再殖民一回,可真亂上加亂啊。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1月3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131/19473180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歷史的因果全相 -陶傑

歷史的因果全相

0

說香港大學生像吸了毒,這種話雖然坦率得可愛,卻是幾個有錢佬在飯局討論時局時的小圈子社交語言,如此權貴階級,在權力分佈懸殊的公眾之間這樣講,就像大陸人講的「任性」,即是公然挑釁了。
 

中國歷史的教科書,教到現代這部份,都很遮掩,偷天換日,譬如,一味講「列強」如何欺凌積弱的清廷中國,從來不講欺凌中國的原因,往往是清廷很愚蠢地先行挑釁。
 

首先,十九世紀的中國,並非一味的「積弱」,也是帝國主義。朝鮮、越南、緬甸,全部是向你進貢的藩屬,不是帝國主義又是什麼?
[AdSense-B]

清廷的中國,最帝國主義的行為,是李鴻章指令袁世凱,派兵到朝鮮,公然干預朝鮮王國的宮廷鬥爭,將朝鮮的太上皇大院君綁架回中國囚禁。今天大罵美國綁架拉丁美洲的販毒總統回美國審訊是「帝國主義」,一聽到這種五毛論,我就想笑。
 

清國在鴉片戰爭之後,自己缺乏更新改革的能力,但此時英、法、俄,加上維新成功的日本,開始挑戰帝國主義的大清國了。這完全是達爾文弱肉強食的森林定律,鬼打鬼,讀到大清在十九世紀遭到「列強」宰割,切忌動感情,當做看好戲。
 

一八六〇年的火燒圓明園,是因為清廷虐殺英法的外交領事代表團,像伊朗火燒美國使館。一九〇〇年的庚子賠款,是義和拳恐怖份子在河北殘殺教士和中國天主教徒,像今日的伊斯蘭國。八國聯軍其實是當時的聯合國決議案,結盟攻打慈禧太后可以客觀公正而大膽地說:完全是替天行道,打得好。
 

當列寧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時,看見德國和奧匈帝國聯手攻擊腐朽反動的帝俄,也大叫打得好。這就是進步而革命的世界觀。列寧是中國人民的祖宗牌位,身為中國人,讀十九世紀的中國現代史,你要向列寧學習。
 

香港即使恢復什麼中國歷史課,也沒有用。一八四〇年之後的中國歷史,無論哪個政權寫的,都是經篡改、刪節、顛倒的歪書。用邏輯常識、追着教師層層問下去,教師一定答不上來。
[AdSense-B]

在這方面,一點也沒有錯,豈止大學生,中學生確實都給餵用了毒品。若想停止吸毒,像薄瓜瓜和許多中國官三代,快點想辦法去牛津劍橋吧,英文不夠好,捐款也可以。

0

沒有錢的話,或你爺爺不是殖民地時代的銀行家?那麼Sorry了。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1月3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130/19471935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漢家陵闕慟西風 -陶傑

漢家陵闕慟西風

0

土耳其伊斯坦堡市中心景點爆炸,然後輪到印尼的耶加達。伊斯蘭國的陰影,步步逼近,離香港愈來愈貼身。

耶加達也未能免於難,下一站會不會是吉隆坡或布吉?恐怖主義陰影蔓延全球,可憐香港還有許多人只注重身邊的事,小事化大,將張愛玲說的「盯自己的肚臍眼看」,視野愈來愈狹窄。

峇里早在十多年前已經由阿蓋達放過炸彈,一家酒吧死了一百名澳洲遊客。今日重返,仍見到災區有一面紀念碑。局勢非常嚴重,比冷戰時代猶有過之。

六十年代是香港出外旅遊的起飛時期。那時乘泛美和環球客機直飛舊金山,經東京,是都奢侈的旅行。雖略奢侈,卻四海安全,一般中產階級和富有階層,新加坡、耶加達、吉隆坡走個遍。

[AdSense-B]

七十年代中期以前,一度去金邊也很容易。那時的金邊有小巴黎之稱,法國殖民政府剛剛撤退,斯漢諾親王的小朝廷偏安一角,不受越南戰火波及。一九六五年有一齣國語片,叫做《千里姻緣一線牽》,男女主角是高遠和韓瑛。一齣很普通的文藝片,在金邊吳哥窟取景。導演沈鑑治出身公務員和知識分子。這齣戲彩色拍攝,留下了金邊在赤柬屠城之前的珍貴影像。柬埔寨的土風舞婀娜多姿,沈導演還在戲中演臨記,今日看來恍如隔世。

南洋在殖民地時代,香港是文化基地,文藝和電影向東南亞有龐大的輸出市場。星馬俱為英國管治的時代,華文讀物和電影,自由出版和演出。越南在法國殖民地時期,煙雨紅船,走埠到安南,還賺許多錢。梁醒波就是安南華僑,可見那時不論河內、西貢,廣東傳統文化植根,與法國人和越南風俗並存,相安無事。

那時香港電影賣埠星馬柬越,有大量華僑捧場,追捧明星,謝賢、蕭芳芳、陳寶珠,憑兩三個名字就可以籌得十多二十萬,不必看劇本。所以那時的粵語片,無論星馬的蕉楓椰榆,還是金邊的小巴黎風情,盡收攝影鏡頭。

不但香港人懷念殖民地,越南和柬埔寨人,也一定覺得以前好。明擺的道理:殖民地時代的南洋,是香港各行業賺錢的地方。一一赤化淪陷,鐵幕低垂,香港電影的市場萎縮了一大半。到七十年代末,南洋不再要香港的電影了,只剩下星馬,剛碰上大陸改革開放,所以那時香港的流行曲和電影,擁有最後的黃金十年。

[AdSense-A]

今日世界到處凶險。大半年前我預感伊斯坦堡會出事。博斯普魯斯海峽的黃昏是世界最壯觀的景象之一。兩片山城隔海峽遙對,中分歐亞兩大洲,許多電影,包括鐵金剛曾在此處取景。土耳其的伊斯蘭教,經國父契米爾世俗化,婦女不准戴頭巾,男性可以穿西裝。與孫中山創建民國同步,相安無事一世紀,看來今後幾十年,土耳其會後退。伊斯坦堡的炸彈是一大凶兆,尤其中南的地中海岸有大量羅馬遺,一旦伊斯蘭國登陸,土耳其像太平洋戰爭中的馬來半島淪陷之後,所有古蹟將會蕩然無存。

九十年代,許多香港人北上遊三峽。那時人人說:三峽大霸即將興建,不遊就永遠沒有機會了。今日環顧世界,埃及的金字塔、伊斯坦堡的蘇菲亞大教堂、利比亞北岸的羅馬迦太基,西風殘照,漢家陵闕,又何嘗不是時日無多的古蹟?

[AdSense-B]

一旦伊斯蘭國擴充版圖,連羅馬也會燒成平地。德國鑄成大錯,大舉引狼入室,驚見兵臨城下,已經太遲。

0

而香港則不等到恐怖主義,早已經在「經濟發展」的名號下拆光了舊。今日的中環,域多利警署新興建的一棟大廈,外形灰陋,花園道只剩聖約翰主座教堂,仍是百多年前的建築。每次離開香港外遊,都不想再回來,因為這個城市愈來愈陌生。想起當年許冠傑的《鐵塔凌雲》:「檀島灘岸點點鱗光,豈能及漁燈在彼邦」這句歌詞錯了:那裏有自由,那裏有文化和歷史,像李首富說的,令人心安之處,就是故鄉。

[sc name=”AdRelate”]

陶傑《摩星嶺上2016年01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www.mingpaoweekly.com/26485-%E6%BC%A2%E5%AE%B6%E9%99%B5%E9%97%95%E6%85%9F%E8%A5%BF%E9%A2%A8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可憐的台灣人 -陶傑

可憐的台灣人

0

因為中國向潘基文施壓,台灣遊客持有青天白日的中華民國護照,被視為台獨,從此不准進入紐約聯合國總部參觀。
 

一群台灣遊客當場向黑人警衛投訴無效。警衛說,這是「上面」的命令。
台灣遊客可能英文不夠好,反應不夠快。其實,他們可以即刻笑嘻嘻反問這個黑人:「『上面』的命令?一九六六年之前,在你們美國,黑人不准進入白人的教堂,黑人小孩不准進白人的學校,不也是聯邦法律『上面』規定的嗎?」然後,手持台灣護照,作勢闖入,當黑人警衛動手動腳的時候離場,但向這個黑人警衛笑着低聲說:「Shame on your Martin Luther King。」

[AdSense-B]

台灣人在世上確實可憐。可憐在什麼地方?在於台灣人手持台灣護照,雖享有多國免簽證,但在去紐約聯合國總部或日內瓦等聯合國機構等參觀時,卻公然受到歧視,這時,西方的人權組織、左膠學者,平時高唱「大愛包容」的,卻無一會站出來,聲稱人權應該平等。
 

當荷蘭的愛國青年,在街頭向中國人潑奶粉,抗議中國人掃掠物資時,身懷台灣護照的台灣人,如果也在現場,由於膚色相同,即使將中華民國護照取出揮揚,高叫I am from Taiwan,奶粉也一樣會潑一身。
 

當然荷蘭愛國青年以膚色決定潑奶粉的對象,也不理性科學,因為日本人和韓國人,跟中國人一樣膚色。香港的黑社會在街上持刀砍人,在背後也叫一聲目標的名字,對方答應,才動刀,以免誤傷無辜。
 

連香港黑社會也有此科學程序,保障工作質素,那兩個潑奶粉的荷蘭年輕人,是不是該先學習一句「普通話」,先字正腔圓喊一聲:「你們要買奶粉嗎?」對方一開腔,才潑呢?
[AdSense-B]

台灣人最倒霉之處,是中國漢語跟台灣國語極度雷同。白人「奶粉雙煞」一揚聲,台灣遊客一樣會答應,這樣一來,奶粉又不像聯合國總部了,一概不分中台,平等潑一身。

0

台灣人唯一可以欣慰的,是新加坡也講華語。在這種處境,唯有台灣人不孤獨,有新加坡人一起陪你。至於香港,哈哈,幸好尚未「普教中」,香港人的機會,一半一半啦。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1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129/19470360

陶傑文章

桃花源- 缺乏堅忍的時代 -陶傑

缺乏堅忍的時代

0

英國探險家挑戰極限,隻身橫越南極大陸,不幸功敗垂成,在徒步跨越一千多公里,距離終點只剩四十八公里處再也沒有能站起來,魂斷一片無垠白茫。

據說,這位探險家生前崇拜二十世紀初愛爾蘭探險家謝克頓,謝克頓是南極探險的先驅,謝克頓帶領的探險船,取名「堅忍號」。

堅忍正是現在這個世界最缺乏的一種品質。

[AdSense-B]

不錯,追求舒適的生存環境,是人性最大的公約數。現代文明的發展,是為了獲取舒適安康,避開一切不利於人類生存的弊端。但文明的進程充滿艱難險阻,每一步突破,幾乎都需要拼死與奮鬥。

十九世紀是文明史上大突破的時代:工業革命壯大,現代城市成形,「帝國主義」向外擴張,風雷激盪,為甚麼殖民地上海被稱為「冒險家的樂園」?當時就是一個冒險家的時代,許多人不耐平凡,不惜拼命,也要闖蕩四海,身處工業革命的時代浪潮,覺得世上沒有做不到的事。

科幻探險小說也應時而生,譬如法國凡爾納的探險系列:《海底兩萬里》、《地心探險記》、《神秘島》,凡爾納筆下的探險家主角,都與這位帶領「堅忍號」的船長謝克頓相仿,專門挑戰極限,勇敢、堅強、刻苦、忍耐,探險過程不可能一帆風順,總要吃盡苦頭,最後才得到回報,回報並不是金錢名利,而是自我變得強大,更為智勇,面對世間的一切難關,都能逢凶化吉。

現實中有許多比小說虛構更神奇的人物:《沙漠梟雄》怪傑勞倫斯,放着英國的好日子不過,嚮往拜倫,情願到阿拉伯的沙漠吃苦;天才特斯拉,搬到美國科羅拉多泉建造實驗室,因為當地是美國雷暴最頻繁的地方,但其他人都覺得他是個瘋子。還有林白獨自駕駛小飛機飛越大西洋、在飛越太平洋時失蹤的女飛行家艾爾哈特。甚至英國婦女爭取投票權的運動中,也有一位名叫EmilyDavison的勇士,曾多次坐牢而絕無悔改,最終在打吡大賽時衝入馬場,甘願死在國王愛駒蹄下。

[AdSense-B]

冒險精神表現出來的開拓與征服,是西方文明處於上升時期的狀態。像梁啟超的「少年中國說」,少年生氣旺盛,豪壯冒險;老年垂垂老朽,怯弱苟且,「惟苟且也,故能滅世界;惟冒險也,故能造世界。」

0

但由十九世紀到今天,兩個世紀過去,據說,文明也開始老邁,探險家孤身死去,面對自然最終極的艱險,臨死時分,會有怎樣的生命領悟,謎底已經永遠沉默於冰雪之間。英國人都為之惋惜,向他致敬。香港人卻覺得不值,他這次探險只為慈善籌得十萬鎊,犯得着賠上一條命?但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勇士從來不是由苟且的人來定義。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6年01月2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794155&catID=&keyword=&searchtype=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普京為什麼批判列寧 -陶傑

普京為什麼批判列寧

0

普京突然批判列寧,指列寧令蘇聯實施聯邦制,而沒有採用史太林提議的中央強力集權,促成七十年後蘇俄版圖縮水,是歷史的罪人。
 

至於列寧的屍體,是否應該搬出紅場找個坑來堆填,普京沒有指示。
 

列寧不止是蘇聯的國父,還是現代中國的祖先。普京大逆而罵自己的國父,是人家的內政,但列寧也是中國人供奉的馬恩列史四大神佛之一,普京這樣罵,至少必傷害了大陸網絡五毛左派水軍的自尊。
[AdSense-B]

然而中國網絡水軍會欺凌台灣的周子瑜,普京是他們的偶像爸爸。普京那對藍眼睛,殺意浮寒,向你一瞪,身為炎黃子孫,你會腳軟,小學生更會寒顫得不敢上學,家長問明天停不停課。所以中國五毛水軍不敢惹普京,大陸網絡,一片靜默。
 

普京批判列寧,批得任性,沒有理會中國人有何感受。當然,身為東歐的捷克波蘭人,列寧的罪惡,與普京看到的不同。
 

因為沒有列寧,就沒有共產國際。列寧死前,由蘇維埃想將「無產階級革命」向歐洲輸出,第一目標,是曾經卵翼過他流亡的德國。但德國有極右的新興勢力(即日耳曼愛國人士),認為德國人的文化是高級的,俄國人的一套不入流,列寧輸出共產不果,改而向亞洲打主意,首選當然是北洋的中國。
 

「共產國際」雖然由列寧催生,卻由史太林發揚光大。史太林在保加利亞和捷克,培養了幾個共產國際的「人才」,然後兵分多路,一路向英國劍橋的知識分子滲透收買,一路則培養了王明、周恩來、博古之類的激進中國人,回去顛覆中華民國。
 

普京批判列寧,連同其殺害沙皇尼古拉一家。在這方面,列寧參學法國大革命恐怖時代殺路易十六全家的先例。革命就是這樣子。
[AdSense-B]

普京批列寧,你要看是什麼角度。普京批的不是列寧的極權本質,而是批列寧不夠秦始皇,沒有中央集權。批判列寧殺害沙皇一家,因為普京本人就想做二十一世紀的沙皇。

0

普京不是共產黨,甚至很反共,但普京對列寧前的尼古拉和阿歷山大帝皇朝很有興趣。這一點,對於西方,至少可以放心一點,普京這個人再壞,終也有個譜。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1月2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128/19468771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有錢不再大晒? -陶傑

有錢不再大晒?

0

中國豪客外遊爆買,出手打救香港,台灣,甚至日本經濟,但近幾年來,台灣已有店家貼出告示,聲明不招待中國遊客,日本也有溫泉酒店,即使門可羅雀,仍稱謝絕中國旅行團,這些人何以一丁點感恩也無,有錢不賺,是不是有病?

顧客就是上帝,是美國十九世紀末的銷售手法。那時全世界剛開始工業化,社會還有等級之分,「服務業」尚不存在,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百貨公司的女裝部還僱用模特兒,現場向顧客展示最新款式,客人坐在沙發上欣賞過目,儼如王侯。「顧客就是上帝」,那時尚且講得通,全社會風氣克制,人人講體面,把顧客奉為上帝,首先上帝的人數很有限,其次他們不會亂來。

[AdSense-B]

但是世界「變平了」:除了西方文明鼓吹平等、自由、人權已經二百多年,中產階級壯大,商業消費繁榮,當「上帝」的人數也以幾何倍數激增,做生意的即使想奉客如上帝,也精力有限。

到全球一體化,互聯網出現,服務業與顧客的關係也發生質變:首先是品牌,一家企業有了品牌,但品牌訴諸感性,還有身份認同感:喝甚麼咖啡,用甚麼電腦,不是有錢就買的隨意決定。

0

今天還有社群經濟,人人物以類聚,尋找自己喜歡的群體,「有錢大晒」已經非常過時,正如中國富豪馬雲所稱,「小而美」才是主流。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6年01月2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793817&catID=&keyword=&searchtype=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不可與語冰 -陶傑

不可與語冰

0

香港小學停課,應家長教師所講,據說是因為三五七度攝氏的「極端天氣」,課室裏沒有暖氣,怕凍壞了寶寶。
 

當華語世界的主流,地不分南北,對於兒童,都叫「寶寶」、「小朋友」的時候,你就知道,下一代是如珠如寶的了。
 

加上中國小農文化,人最高的原則,是「吃得飽,穿得暖」。「吃飽」跟「穿暖」,從牛郎織女開始,對於中國老百姓,都同樣大過天。
[AdSense-B]

在中國神話裏,有一個叫「嫘祖」的女神,發明養蠶抽絲,是管穿衣的。在西洋神話裏,有月神、海神、酒神,沒有一個管穿衣的神。中國人畏「飢寒交迫」,怕衣服穿不暖,此一恐懼,刻銘在基因裏。
 

香港的學童,去英美留學,祖母仍最怕小孩去到洋夷之地,吃不夠,穿不暖,媽媽除了定期給他寄杯麵,就是在行李箱裏塞羽絨(以前是中國國貨公司買的藏青色的絲棉襖)。近年英國寄宿學校的港童,在鬼仔之間,贏得很普遍的外號,叫做Cup Noodle。每一個香港學童,剛到英國,進寄宿學校,第一個秋季和冬天,一定被鬼仔嘲笑過穿得太多。他看看四周,同樣攝氏兩三度,英國、德國、俄國的學生,一件校服的絨外套,最多一件薄棉衣.攝氏零度,飄着雪花,或下着毛毛雨,凡打傘上學的,必是香港或中國學生。英國同學譏笑他們,叫做Wankers。
[AdSense-B]

西方的教育,兒童少年成長時期,尤其寄宿學校,從小適應吃不必飽,穿不必暖,外面大雪,課室和宿舍,即使有暖氣,必調在低一點的度數。不要怕,凍不死的,讓小孩體驗一下。如果香港家長嘮嘮叨叨的投訴,校長會有禮貌地告訴你:不如考慮退學,中國的教育環境比較適合你的孩子。

0

歐美教出來的精英,除了是碩士博士,放假還敢去攀登喜馬拉雅山、開小型飛機。教育不是「打造」一個吃得飽又暖洋洋得像你家豪宅的絲棉被窩一樣的五星環境.在這個骨節眼上,歐美和日本,跟其他地方一比,當然,文化多元,大愛包容,沒有問題,但誰是世界的領導者,大家都明白。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1月2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127/19467538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勸喻就有用 -陶傑

勸喻就有用

0

外來移民大舉性騷擾德國婦女,歐洲人終於為之驚駭,奧地利內政部急急推出「指引」,圖文並茂,列明某些行為在歐洲是不可接受的,譬如男人打女人,打上一個大大的紅叉。瑞士政府認為可仿效,打算在下月琉森的嘉年華上派發這種行為手冊。

到了今天這個地步,難怪德法兩國總理最近談到「歐洲末日」的話題。

歐洲是一個文明共同體:都信奉耶教,用羅馬字母拼寫,共同經過文藝復興與工業革命,以及兩次世界大戰的不幸與毀滅,才終於得到今天這般太平。歐羅鈔票設計,圖案是各式門窗與橋,象徵歐洲各族開放、連接。雖然建築風格各異,但源頭都追溯到古希臘與古羅馬,若無此一前提,談甚麼開放連接?

[AdSense-B]

同樣,對待婦女,譬如英文的一句「女士優先」,如果沒有騎士文化的前提,翻譯到東北亞地區,就很費解。只不過,從明治維新算起,經過一百多年的薰染,在今天的東京、上海,包括香港,總算也有一部份人能聽得入耳。

此一文化碰撞與磨合過程,需時漫長,過程痛苦,今天日本的旅遊勝地,到處都貼着「友情告示」,刻意提醒某些遊客:不要隨地吐痰,不要亂丟垃圾,用完廁所要沖水,愈貼愈多,實際情況改善了多少?如果貼幾張告示就有用,新加坡又何必對亂吐香口膠處以鞭刑?

0

亂丟垃圾不沖廁,尚且不能改,指望用幾張告示,就改變人家上千年來男尊女卑的「傳統文化」,這到底是樂觀還是傻?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6年01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793519&catID=&keyword=&search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