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15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兩個女人任你選 -陶傑

兩個女人任你選

0

台灣總統大選在即,國民黨看見女候選人洪秀柱,形象民望兩不如蔡英文,臨場換馬,頂上朱立倫。

陣前易帥是兵家大忌。如果洪秀柱無力單挑蔡英文,當初就不能讓這位大姐出選。論形象,蔡英文珠圓玉潤,戴眼鏡,有書卷氣,而且有閩南婦女的那種福相。台灣人選總統,不要忘記,有許多上了年紀的人。他們看蔡英文和洪秀柱,正如老人家選媳婦,不會管什麼兩岸統一、經濟政策,而是就這個媳婦有沒有福氣為唯一的標準。

洪秀柱不論能力高下,也不管口才好不好,是廣東人說的「面無四肉」那種相格,略嫌刻薄。蔡英文則如果結婚,一定是「旺夫益子」的格局。從政要有一點廣博的知識。尤其在華人社會,跟法國人選總統一樣,人以貌相,永遠是第一條。馬英九能力有限,不就是靠脂粉靚仔型而莫名其妙做了十年總統?國民黨黨內為什麼連通這點人情世故、江湖智慧的人才也沒有了。

從前粵語長片選女主角,也一樣迎合阿婆媽姐的「看相學」。白燕、羅艷卿,就是珠圓玉潤型,演大富大貴的闊太小姐。吳君麗、芳艷芬、林鳳則是小家碧玉型,演略帶刁蠻、但心地正直的閨字少女。至於鳳凰女、梅綺、李香琴這一組,根據民間婦女的面相學,則是「不能坐正」的偏支。還有容小意、羅蘭,就是二幫綠葉的命了。

[AdSense-B]

這批女演員,其實修養氣質各有勝場,但被銀幕定了型。銀幕定型的標準,就是五六十年代看戲的中國民間婦女。

洪秀柱像奧巴馬一樣,論相格、體形,是不足以擔大任的。蔡英文則雙眼有慧氣,而且看嘴脣,意志堅定。蔡英文畢業自倫敦大學政治經濟學院,與英美政界說話也有投契。西方人看東方婦女,必然的戴定型的有色眼鏡。否則《蘇絲黃的世界》裏,就不會指定用關南施做女主角,雖然那時還可以用李麗華。

換了朱立倫,可以用一個民意調查:你記得朱立倫長的是什麼樣子嗎?國民黨的第一代,一個個相貌堂堂:蔣中正、戴笠、陳立夫、蔣經國,看一眼就永世難忘。後來的林洋港、蔣彥士、關中、陳誠,已經面貌略嫌長在一堆而模糊了。馬英九只是特別有台灣文藝片的明星相,並非性格的稜角分明。政治家確實一代不如一代,將奧巴馬和艾森豪、羅斯福的那一代一比,效果也一樣。

[AdSense-B]

為什麼時代不同,相格的系列也會淪落?中國話「相由心生」極有智慧。不但相由心生,而且相由世界改。戰亂和饑荒,人處於長期的逆境,為了生存,警覺性特別高,意志也很剛強。心頭一團求生的烈焰長期積壓,必須發酵,影響面部五官的成熟綻放。二十世紀初,兩次大戰一齊爆發,中間和平不及二十年。在這個時代長大的,一出生就飽受驚恐,成長則戰火滔天,眼見身邊親人友輩物競天擇,逃命慢一點、腦筋轉得鈍一些,隨時已成槍下鬼。「物競天擇」一點也沒有錯,剩下來的,包括六十年代你家那個順德媽姐,都會是腦筋靈活、挑通眼眉的精英之才。

小時候我家有一位媽姐,名叫梨姐。她的一雙眼睛骨碌碌地轉,也非常有江湖智慧。梨姐不識字,只懂得銀碼的數目字,每次買菜回家要我替她記帳。但我有時故意把銀碼報大,譬如豆角,她明明買了三毫,我說三毫半,上午買菜,下午記帳,她眼珠一轉,即刻板起一副面孔喝問:「你想我俾你阿媽說我打斧頭呀?」

[AdSense-A]

到今日我還記得梨姐那對充滿靈巧和危機感的眼睛。今日這種眼神,環顧四周,即使有了博士學位的港女和行政人員,幾十年來再也找不到了。

0

中國的相學是幾千年民間統計累積的不成文智慧。相學並不科學,但只問感覺:洪秀柱和蔡英文這兩個女人感覺誰好?一定是小英。無論換哪一個,國民黨是輸定了。兩年之後,全球格局要洗牌,做人不懂一點相學,後知後覺,吃的虧,可就大了。

[sc name=”AdRelate”]

陶傑《摩星嶺上2015年10月3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www.mingpaoweekly.com/20754-%E5%85%A9%E5%80%8B%E5%A5%B3%E4%BA%BA%E4%BB%BB%E4%BD%A0%E9%81%B8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只是一點感覺 -陶傑

只是一點感覺

0

「山河故人」,是一個催淚的名詞,不過人要有點經歷才有感觸。
 

中文的「山河」,不止是地理,而有人文的憂患。「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風景雖殊,而山河各異」,山河不止是Mountains and Rivers,英文沒有那種感覺;而故人,也很幽深,並不是所謂的Old buddies。
 

「山河故人」這四字的組合,其中有朝代的興替,人文的榮辱,劫後餘生的慶幸,還有天涼好個秋的感懷。太多的留白,正是法國人所說的La tristesse,年紀太輕,日子過得太好,永遠也不明白。
[AdSense-B]

而舊時的中國感覺(這裏的中國,是尚未污染扭曲的中國),皆在這張淡恬的長卷裏。張愛玲與炎櫻在天台的合照,藍天白雲,憧憬着遠方。太平洋戰爭的前夕,今日看這張黑白照片,由於已經知道結局,聽見雲天之外遙遙傳來的炮聲,看了會感到憂傷。
 

但是許多年後,張愛玲隱居美國加州,炎櫻卻在紐約。三十年間炎櫻寫過三封英文信給張愛玲,但從來沒有收到回信。第一封信,炎櫻告訴這位故人,有她姑姑在上海的地址,並有朋友去上海,可以與她姑姑聯絡。張愛玲沒有答覆。
[AdSense-B]

最後一封,寫於一九九一年。炎櫻一開頭就抱怨:你為什麼總不回我的信呢?我不明白。然後她告訴她:這許多年在紐約,她已經是股票投資專家,可以讓她有錢,但張愛玲此時已完全隔隱獨居,自然也不再有回音。
 

炎櫻逝世於一九九七年,也就是張愛玲之後的兩年。而另一位好友蘇青,留在大陸,漸不知所終。
[AdSense-A]

三個各有才華的女子,在慘酷的國運之中各自飄離,這就是「山河故人」的另一章,本來也是電影的好題材,但是在華語電影裏,不會再有了。

0

人生總要站在海邊,聽過濤聲,看過一些日落的雲霞,才感悟「山河故人」這組詞彙的味道。只是那時你已經厭煩喧嘩,遠離人群,在大西洋兩岸,棲遲在一個翠綠的山谷,音訊隔絕,很靜雅地老去。「你為什麼總不回我的信呢?」那些舊箋,連回許多斷章,當然都在桌上,殘剩在心頭,當窗前的微風吹過,輕輕的掀翻着泛黃的紙張,只是天荒地老,那時已經人去樓空。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10月3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1031/19353994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山河靜好故人深 -陶傑

山河靜好故人深

0

賈樟柯的電影「山河故人」,講一個「變」字:中國人的命運,由大的經濟環境到個人家庭婚姻,生命的旅途上,悲歡離合,有人上車,有人下船,有喜有哀,賈樟柯用很含蓄的電影語言,講述了這個動人的主題。
 

中國的人文哲學,於一個「變」字,千百年來感覺豐盈。西方人看月亮,無論是Moon,還是叫Lune,月亮令人聯想到人狼和精神病,而且是妖異和詭秘的圖騰。中國的月亮卻長期浸潤着唐詩宋詞的情懷,陰晴圓缺都啟迪人生變幻的無常和有序。只是看賈樟柯的戲,觀眾要有一點經歷和滄桑。
[AdSense-B]

然而今日華語電影的年輕觀眾沒有這一切。懷有往事的人,又逐漸告別了電影。偏偏湖海雲天,幾瓣花葉,一片月色,卻又是電影的蒙太奇,須要用心來感受。法國人看得通賈樟柯,中國觀眾失去了品味耐性,卻指摘導演的電影「拍給外國人看」、「滿足西方人的獵奇」,實是無知之論。
 

今日華語片的中國觀眾動不動就指摘電影「節奏慢」。賈樟柯是少數逆「快節奏」的潮流而上的人。吃慣了麥當勞的小孩,也嫌法國菜一夕節奏很慢。想節奏快,最好上網看YouTube短片,不要進戲院。
[AdSense-A]

當手機多了WhatsApp功能,口訊還多了兩個會變顏色的小鈎,讓人不斷追查對方收到了沒有,如果收到了為什麼沒有馬上覆。在這種紛亂的時代,如果不是「狂野時速」或「移動迷宮」,電影該慢下來的,就要慢下來。懷孕生孩子要十個月,「節奏」沒有辦法加快。小孩子生下來等長出陰毛也要十四五年,「節奏」也沒有得加快。什麼都要加快節奏,做人勿老到七十,一切Fast forward,二十七八歲去自殺好了。

0

「山河故人」這四個字,山河靜好,故人情長,都是慢的。慢下來,看得仔細,感悟細膩,讓崇拜一切快速的人早死掉,留下肯思考的人:一杯黑咖啡,一張椅子,一座壁爐,一卷紅樓夢。人生慢一點好。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10月3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1030/19352563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中國式宰客 -陶傑

中國式宰客

0

中國遊客參加購物團在港不幸枉死,中國網民一致譴責香港,有沒有人想過,這種「宰客」方式,其實也很中國?

此一將遊客當作水魚宰的心態,由來已久,是中國底層社會在江湖中討生活的一種極端手段,以劣充優,偷換斤両,輕則掠財,重則像孫二娘夫婦開的黑店,客人小命也不保。

中國江湖這一套坑蒙拐騙的絕活,只能殘害往來無相干的無辜人。中國的江湖,是一個龍蛇混雜之危險世界,小偷、騙子、老千、黃牛、拆白黨、皮包客、拐子佬、金魚佬,騙財騙色,層出不窮。

[AdSense-B]

所以中國家長教育兒女,外出必要打醒十二分精神,對於陌生人的好意,千萬提防。中國的江湖對於陌生人,先天有一種敵意,譬如客人進店,隨便看看,店家就會譏之以「混吉」,一旦宰起客來,不知何故像有十冤九仇,必得要宰得人「一頸血」才過癮。

這種敵意,因為上千年的「文化浸淫」,並沒有因為今天「中國人民站起來了」而有所改變,社會上下永遠無法建立互信,輕則有海鮮價,令人在心理上留下陰影;重則有大頭奶粉、地溝油,「害死人不償命」。

[AdSense-A]

香港人最喜歡去的日本,從來不會發生這種事,因為日本人注重信用,待人以禮,不會諷刺客人「混吉」。

0

強迫購物,即使不出人命,其冷酷蠻橫之氣氛,也可以毀了整個旅行的心情,損害整體中國人的名譽,但這筆帳,中國人是從來也不會算的。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5年10月2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769607&catID=&keyword=&searchtype=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貝理雅認錯 -陶傑

貝理雅認錯

0

前首相貝理雅為發動海灣戰爭,導致今日伊斯蘭國恐怖擴散而致歉。
 

貝理雅跟布殊一起出兵伊拉克,以為推翻侯賽因獨裁,協助伊拉克建立民主憲政,其實一廂情願。貝理雅仍說:「我覺得為剷除侯賽因而道歉,是說不通的,我認為在二○一五年,世界再也沒有侯賽因,比仍然有侯賽因好。」
 

貝理雅此一感觸,雖然可能出於真心,卻是缺乏政治遠見。中東伊斯蘭世界絕對不可能像英美歐洲一樣,有能力建設西方的議會民主。議會民主要有深遠的文化條件:一個民族,整體要智商健全,要懂得講道理,要有平等辯論的風氣,要在理性邏輯思維之中擁有恢弘的胸襟,要讓婦女接受教育,要能尊重異見,不可以狂躁、喧嚷、動不動就訴諸暴力。普世之間,只有基督教文化的西方國家,另加本質上早已脫亞入歐的日本,還有尚待觀察的台灣和南韓,擁有這樣的資歷,世界其他地方,沒有資格。
[AdSense-B]

貝理雅急於剷除侯賽因,想為中東除害,不是英國政治家作風,英式的政治外交很務實,不相信世界上有烏托邦,只相信「兩害相權取其輕」。貝理雅的繼任人白高敦,比貝理雅高明一點。白高敦認為:在利比亞,有卡達菲比沒有卡達菲好,因為卡達菲再獨裁,也不會摧毀古羅馬的文物遺址。因此,當卡達菲要求英國釋放一九八八年在蘇格蘭洛克比上空炸毀一架美軍回鄉渡假客機的恐怖份子,當白高敦驗明這個兇手在監獄裏末期癌症,白高敦放人,換取卡達菲簽署石油合同,加強關係,任由卡達菲鎮壓本國的反對勢力。
[AdSense-B]

這個世界,尤其中東,有巴列維國王、有侯賽因、有卡達菲、有穆巴拉克,比沒有這些獨裁者好。當然,這伙人當權,是很壞的事,但沒有了這伙獨裁者,而反對勢力的伊斯蘭國蔓延了,更壞。患了腸胃炎,比患上腸癌好。當長命百歲,仙福永享,只是一個夢,你到九十歲了,患上腸胃炎,而不是腸癌,那麼恭喜你。

0

那麼簡單的道理,從前的邱吉爾明白,但左膠不懂。阮文紹是一個壞總統,但六十年代的南越沒有投奔怒海;蔣介石比較獨裁,但民國時代沒有滅絕一個地主階級、將知識份子踐踏為「臭老九」賤民。貝理雅是錯的,普京扶持敘利亞的阿薩德,比貝理雅正確。這個世界,許多民族再過一千年也不可能民主、融和、自由,無力做到,不要勉強,讓一個較為符合西方文明世界利益的獨裁者鎮壓着,其餘一切,切勿多奢想,否則看看今日歐洲:你是會死的。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10月2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1028/19349651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街頭命案 -陶傑

街頭命案

0

香港紅磡發生大陸東北遊客據說在街頭被「香港領隊」等三人迫購物不果而「活活打死」的「慘劇」,引起中國掀起一股仇港風。
 

東北人很高大,「殺人兇手」如果真的是香港人,香港人又是廣東人,那麼光天化日,沒有武器,沒有刀,沒有棍棒,而且一個東北大漢在街頭被毆打,竟然不還擊、不反抗,要將一個東北大漢活活打死,如果有點常識,都知道是笑話。
 

香港早就沒有了旅遊業,只有跨境購物業。本來大陸人民不必湧到香港狂購物,湧過來,廣東道買奢華名牌,本來中國加入了WTO,按照世貿要求,二○○六年就應該對入口的歐洲LV和Prada降低關稅。降低了關稅,在大陸各城市買名牌,低於付出去香港的交通成本,就不必去香港搶購,將香港的舖租搶成天價。
[AdSense-B]

中國以前封閉,香港做了出入口港,但中國既然加入了世貿,理論上,歐洲品牌直接在大陸開店,大陸人民直接貿易,不必再需要香港這個中介港。但是加入世貿十多年,香港的購物消費,越來越「中介」,中國人覺得同一件貨,在前殖民地的香港尖沙咀買,硬是比在上海重慶買到的更高級,證明殖民地「國恥」,還沒有洗雪得清,這就不是香港人的責任了。
[AdSense-A]

至於奶粉杯麵什麼的,據說香港買到的「貨真價實」,吃進去安全,意思就是大陸假冒普遍。在邏輯上,香港人一天拒絕做中國人,不肯跟中國大陸融為一體一起都賣假貨,一天還頑固堅持英國標準的衛生檢驗,而「零團費」、「豬仔團」的交易,卻偏偏中港合流,以後慘死在香港街頭的東北同胞,一定比滿洲國十四年死在日軍手上的多許多。

0

死者家屬來香港領屍,香港特區班子沒有由政務司司長率領全體穿孝出席遺體移交儀式,立法會又沒有默哀三分鐘,香港人的冷漠,也不分朝野。不過,黑暗中見曙光,英國政府放寬中國購物旅遊簽證了,以後中國遊客去倫敦購物,那裏不宰活豬,英國人不會將中國人在街上活活打死的。上一次當街英國鬼子活活打死中國人,發生在一八三九年的尖沙咀村,死者叫林維喜。二百年後,英國都知道中國強大了,只有香港不知道,你說不叫人又急又恨嗎?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10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1029/19350972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缺內涵變臭港 -陶傑

缺內涵變臭港

0

中國遊客參加旅行團到港,不幸在毆鬥中喪命,中國網民為之驚號,譴責香港從「購物天堂」墮落為「臭港黑店」,「不購物就會被打死」。

「不購物就會被打死」以訛傳訛,受損的是全香港的名譽。死者參加的「強制購物團」,專門以「宰客」為目的,早就違背了旅行的本義,令整個香港蒙污。

 

問題是,如果不購物,遊客來香港,還有沒有別的可做?自沙士以來,特區政府專門向遊客灌輸「購物」訊息,將香港的吸引力削減到最低,近來又鼓吹要打造新景點。
[AdSense-B]

但吸引遊客,從來不需要「打造」甚麼新景點,巴黎最吸引人的景點:譬如鐵塔、聖母院、羅浮宮、榮軍院大教堂,有哪一個是新景點?倫敦雖然有新造的摩天輪,但在摩天輪面世之前,倫敦就已經是世界的十字街頭。刻意「打造」的景點,從摩天輪到星光大道,都是抄襲的二手貨,欠缺自己的內涵,只能一次性哄騙沒見識的人。
[AdSense-A]

香港當然不是只有購物,香港的歷史十分獨特,本來,香港的巴士、路牌、士多、教會學校、政府告示、印刷排版方式,甚至郵筒上的皇冠,都有別於中國大陸,對於遊客,旅行就是發現不同的世界,香港完全可以為中國遊客提供新穎獨到的體會。

0

但特區政府執意去殖化、同城化、一體化,令香港變得跟任何一個中國城市都沒有分別,喪失文化個性,旅遊價值隨之蒸發,變成臭港,又能怪誰?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5年10月2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769330&catID=&keyword=&searchtype=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務實外交好 -陶傑

務實外交好

0

英國首相和皇室,盛大接待中國國家主席,中國帶來五千億港幣資金,英國首相對於中國的「人權」問題,看錢份上,絕口不提,遭到西方輿論抨擊為軟弱屈膝磕頭。
 

英國外交一向都務實,三百年來,皆為促進本國的貿易利益,對外「宣揚人權和議會民主」,英國沒有興趣。英國不同美國。英國縱橫全球,橫跨亞洲、非洲、美洲,管治過第三世界許多殖民地,對於不同民族的文化背景、習俗特色、集體智商,都做了人類學的資料檔案,十分了解。在撤出殖民地之前,如印度、馬來、香港,英國會貫徹道義責任,嘗試教土著玩一點議會民主、政黨投票之類,還會留下人權法案。但撤出之後,前殖民地「當家作主」,自己搞砸掉,甚至像烏干達津巴布韋之類,恢復食人族文化、自相殘殺,英國不會在乎,反而能多加包容,不發一言。
 

這是世故、成熟、洞澈人性的表現。一七九三年馬爾戛尼勳爵訪問中國,只為一樣:嚴正要求中國開放英中貿易,減少英國大量購買茶葉絲綢的逆差。馬爾戛尼不會要求乾隆皇帝勿對中國讀書人興文字獄,沒有要求中國廢除「凌遲」死刑。此等中國文化特色,不要緊的,英國沒有異議,只要中國肯買多點英國貨便可。乾隆不肯,到了嘉慶道光,中國人向東印度公司選購鴉片,消除逆差,就公平了。
[AdSense-B]

中國的「人權」如何,英國毫無道義責任,正如一個中國大媽帶着三歲小孩上菜市場,小孩哭鬧,大媽擂他一耳光,如果你是小販,也只管收錢遞菜,不管她如何「教仔」。
 

為什麼英國首相要關心中國的「人權」?中國十四億人口,希望改善人權的,只屬極少數如艾未未般讀過點西方書籍的公共知識份子。大陸的五毛黨、廣場紅舞大媽、覺得毛主席好的農民,還有打砸日本汽車的「愛國炎黃子孫」,佔絕大多數,他們一概不想接納英國的議會民主,他們真心不想擁有西方的人權,絕大多數中國人滿意現狀,英國政府絕無義務多管閒事為這些不相干的人口「發聲」。
[AdSense-A]

如果這些人的人權得到西方干預而「覺醒」了,人類從此就少了廣場紅舞此一品種,我會覺得很失落,這是一個文化多元的世界,難道中國下一代個個都跳的士高、都吃麥當勞?

0

所以,紅地氊、收錢、噤聲,做人要務實,很好。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10月2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1027/19348382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半自治」 -陶傑

「半自治」

0

英國首相忽然在別墅對中國領袖講了一句怪話:中國要讓香港「半自治」。
 

「半自治」是全新的說法,其奧妙之處,是那一半「自治」之外的另一半留白,引人遐想。有人樂觀地猜測,那另外一半,會不會是「恢復英治」的意思?如果是,那或許就是特區香港十八年來的進步也說不定,對北京也有好處,因為如果一半英治,香港人放心,寧願不要普選。
 

而事實上,香港也是一半英治的。香港特府的律政司,每年的檢控決定,有四成是要先「徵求英國法律權威意見」,包括諮詢英女皇御用大律師。英國人那邊點頭,特府律政司就遵從檢控了。
[AdSense-B]

猶記特府成立之初,律政司由愛國根正苗紅的梁愛詩女士把關,不知為何今日「淪為」四成的「檢控遙距殖民主義」?難道炎黃子孫沒有足夠的法律專家?當然,對於國際文明社會,這是特府的一大進步,但是對於喝令香港要「去殖化」的中官,就像笑話了。
 

還有香港上流社會家長、特府高官爭相為子女安排的英國寄宿學校啦、牛津劍橋精英夢啦,英國仍在有效地管治着香港特區的上層教育。英國教育變成了宗教,每年許多香港家長,進貢給英航、國泰、維珍三大航空公司的金錢,令人不敢計算。香港的法治是英國人的,由一眾大法官代理執行。匯豐銀行是英國的。馬會也是按英國方式運作。這一大片複合的英治領地,共產黨的電話打不通,紅包賄賂送不達,愛國教育也不太到位。你看得出來的,遠在倫敦的首相哪裏會眼瞎,所以講話留白得很乾脆:我那一半英治,你固然不要動;另外一半的「港人自治」,你也不要亂干預。
 

香港那一半英治,越看越清晰:「中國建設」的喉管有鉛毒,梁班子的特府要採用「英國標準」來檢視。太古地產建的房子最合符人性,國泰航空公司服務優良。還有馬莎百貨,你走進去,是不是有一種皇室的氛圍呢?不必進貢五千億才可以跟英女皇握手,進馬莎買一條Burberry圍巾,也有回歸文明的感覺了。
[AdSense-A]

習近平主席在英國心情好,演說聲稱:中英兩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既然這樣,香港還「去」什麼屁「殖」?香港的特首和政務司司長,都說過退休之後會「回」英國種花團聚。如果你就是你父母兩人的結晶,X和Y兩條Chromosome,你「去」得了哪一條?

0

香港的前途,還是有可為的,習主席一訪問英國,首相收了錢,再講話,香港人相信中英兩國政府的智慧。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10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1026/19347244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也說賀維 -陶傑

也說賀維

0

英國前首相賀維逝世。賀維為香港人所熟悉的,就是八十年代香港前途談判那幾年。

賀維那時是戴卓爾夫人的外交大臣,時而奔走於北京、香港與倫敦之間。賀維木訥平實,缺乏領袖魅力,講話聲調低沉,並無抑揚頓挫,當時選用這樣一個人做外相,頗令人跌眼鏡。

英國的外相戰後往往也一表人才。邱吉爾的外相艾登,公認是奇勒基寶型的靚佬,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活躍,後來接任首相,卻在蘇彝士運河危機之中一鋪輸光。

一九七六年上台的外相歐文三十八歲,就被視為銀幕小生型,不過政途短命。但戴卓爾夫人的內閣平民化,不喜歡用有貴氣和外表丰朗之人。賀維本來是內閣的財相,戴卓爾夫人剛上位,賀維復甦經濟有功,戴夫人將他提升到外交大臣之位。

賀維之前的幾位外相,像卡靈頓勳爵、皮姆等,都是硬朗之人,戴卓爾夫人覺得不咬弦。卡靈頓勳爵出身貴族,是捱義氣才為戴卓爾夫人擔職的。英國攻打福克蘭島,戴卓爾夫人展現鷹派作風,卡靈頓不同意,覺得沒有必要,被戴卓爾夫人撤職。後來的皮姆做國防大臣時訪問過香港,參觀中港邊境捕捉非法移民時搜出來的武器。他一臉凝重,也是鷹派作風,後來也與首相意見不合,才輪到賀維上台。

賀維在國會說話相當沉悶,工黨影子外相希利說,賀維攻擊人像一隻死羊(Attacked by a Dead Sheep)。但就是這個木訥、口齒不清的忠臣,戴卓爾夫人做夢也沒想到,竟然最後一個向她發難。一九九○年,戴卓爾夫人強硬排斥歐洲,但整個內閣親歐氣候已經形成。個個都認為英國應該登上歐洲大一統的快車。戴卓爾夫人不斷炒換內閣,強人夏舜霆第一個劈炮,然後內閣要人相繼辭職。戴卓爾夫人以為賀維都忠心,哪知道最後在下議院一番演說,將戴卓爾氣得目瞪口呆。賀維指斥排拒歐洲沒有前途,然後憤然辭職。但時間證明,戴卓爾夫人是對的。

賀維在戰後的英國,就是第三流的領袖,並無展現太大的風範。中英聯合聲明簽署,賀維關心的是如何盡快捲鋪蓋走人,將香港與中國交易買得幾張合同。賀維雖然不是商人,但看上去是小商家本色,也沒有膽量。那時反而以港督尤德對中國最了解,對香港的原則也最敢堅持。

賀維做外相那段時期,確實無甚建樹。因為他做財政大臣出身,一旦與中國簽署香港前途聲明,就馬上想到開拓中國貿易。中英貿易不是外相分內的事,而是貿易大臣的職責。賀維當政時期又遇上美蘇冷戰,鐵娘子對蘇聯很嚴厲,這時候需要的是一個配合強硬的強人外交大臣,但顯然賀維做不到這一點。賀維在任內短短幾年,飛行超過八十萬公里,倒也沒有聽說簽署了什麼突破性的協議。

但賀維之後,有幾多個外相是叫得出名字的?曾幾何時,英國外相的職位很重,像鴉片戰爭時期的巴馬尊(Lord Palmerston)、二十世紀初的凱里法克斯勳爵(Lord Halifax),還有第一個訪華的最高級官員何莫爵士(Douglas-Hume),因為外相是一條備用呔,隨時可以接首相之位。

0

賀維辭職之後,戴卓爾夫人升他上上議院,所謂Kicked Upstairs。然後彭定康出使香港,馬卓安上台,英國的保守黨有氣派的一代,遂告終結。今日的卡梅倫政府,即使想找一個賀維這樣的「人才」亦不得。所以,賀維天年善終,反而令英港兩地發出一陣無奈的懷念,因為這是人才凋零的世界。

[sc name=”AdRelate”]

陶傑《摩星嶺上2015年10月1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www.mingpaoweekly.com/20325-%E4%B9%9F%E8%AA%AA%E8%B3%80%E7%B6%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