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15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嚴打貝多芬 -陶傑

嚴打貝多芬

0

港鐵爆發「抗爭」。網民不滿港鐵「選擇性執法」,明明不准攜帶大包行李物體上車,港鐵職員禁止音樂家拿大提琴,對於大陸水貨客的購物大包,卻不太敢干預。
 

每天乘客五百萬人次,港鐵的月台前線職員、人手有限,大型行李物件,當然無力全部掃蕩,有的嚴打、選擇性執法、有的不那麼嚴打,自是難免。
[AdSense-B]

選擇執法,靠港鐵職員的判斷眼光。譬如:一個氣質像日本明星本木雅弘、衣着又清素如福山雅治的年輕人,拿着一隻大提琴盒子,靜靜站在月台上等車;跟另一個面色土黃、穿一截粉紅、一截鴨屎綠、當中露出一圈肥腩、貌似剛唱完了紅歌去買了一大箱奶粉的山西大媽,也提着一隻大布袋子,你嚴打哪一個?當然是放過貌似本木雅弘的那位,而嚴打那個斯琴高娃。
 

這就是平時品味和美學教育的重要。品味令你懂得以貌取人,以對方的外表來判斷:一個你素未謀面的陌生人,不論男女,你一看就知道他不是牛津拉丁文、就是早稻田大學哲學系畢業,而另一個,是從小唸毛語錄長大、曾經當過紅衞兵、後來上山下鄉、上周末又剛在澳門永利貴賓廳輸了兩千萬人民幣、「讓少數人先富起來」的土豪。
 

神探福爾摩斯,即有此明察秋毫的判斷力。今日的香港警察,在街頭巡邏,看見一名「形跡可疑」之男子,也會喝一聲,命他靠在牆角,搜問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證。何謂「形跡可疑」?跟「愛國愛港」一樣,是非常抽象的名詞,對不對?但警察就可以憑感覺而專業判斷,一逮就準。
 

港鐵職員有點無辜,因為入職並無要求他們平時要有古典音樂的深厚修養。殖民地時代,對白人崇敬,所以一個荷蘭裔的香港管弦樂團大提琴師拿着一隻大提琴上車。不但不會受阻撓,大家還會肅然讓座。偏偏特區時代,提倡「中國人民當家作主」,歐美經濟如何差,中國GDP如何威水,愛國宣傳之下,港鐵對管弦樂團的洋人,竟敢「一視同仁」,所以就出事了。
 

不論大提琴盒還是奶粉大包,在職員眼中,都是品味相同的兩件巨型行李。左膠說:一定要眾生平等。但是在常識的世界,不,孔子說,上智下愚,人是不平等的。
 

但為什麼只嚴打古箏大提琴、不搞水貨客呢?因為強國大媽大叔,一開口就操你媽兼搧耳光反抗,港鐵職員,是有家小的。而學音樂的人,個性溫馴高貴,有禮。這是達爾文的森林定律,港鐵職員,按孔子教條辦事,又遵從達爾文人性哲學,中西兼備,其實都沒有錯。

0

只是香港的戾氣確實重了一點。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09月3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930/19314186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反資本主義 -陶傑

反資本主義

0

倫敦兩百多個「無政府主義者」發起「反資本主義」遊行,抗議倫敦物價、樓價過高,用漆彈襲擊東區一家專門賣麥片的咖啡店。

[AdSense-B]

倫敦東區一向多移民居住,但近些年多了畫廊、精品酒店、高級餐廳,也變得很時髦,遇襲的這家咖啡店,一個營養早餐售價四鎊半,約五十多港幣,算不算得上是邪惡資本主義對大眾的無良剝削呢?

遊行的人口號叫得響亮,義正詞嚴,但個個蒙面,手持火把,也有人叉着豬頭出來,諷刺首相卡梅倫,但這種造型,風格有點中世紀,想要得人心,恐怕沒那麼容易。

倫敦是不是物價過高?保守黨一班含着銀匙出身的伊頓「精英」,是不是勾結一干俄羅斯寡頭、阿拉伯油王的外國勢力,出賣本土打工仔利益?或許都說得過去,但這夥無政府主義示威群眾,只向咖啡店小東主開火,其反資本主義的決心也很有限。

0

全球政局不穩,有目共睹,但大亂當前,不可以輕信這種反對勢力,他們反來反去,只會向白領、中產、獨力經營的小店主開刀,但這個階層,正好是社會安定的核心。破壞這個階層,遭罪的,當然不會是倫敦美菲爾區的居民。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5年09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763625&catID=&keyword=&searchtype=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準備中 -陶傑

準備中

0

中國真的很強大,以英美為首的西方文明國家,協商聯合國,一起推出「準備中」(China Ready)──我認為,我這個翻譯,比什麼「為中國準備好」、「準備中國好」、「準備好迎接中國」之類的嚕囌好──的「國際認證」。
[AdSense-B]

「準備中」是一個標籤,讓西方商戶接受專訓,接受中國客每年帶給西方一千億美元消費,另加四十五萬留學生交的學費,在金錢面前學會遷就中國國情。
 

左膠常常大罵「標籤」,說是歧視。但聯合國現在帶頭標籤了。標了籤就好。當巴黎的Tiffany,大門櫥窗貼上了「準備中」(China Ready),你就會知道店內隨時有大量中國客,你與你的男伴,就可以選擇進去,或者不進去。
 

自由市場,最重要是有得選擇(Choice)。有「準備中」標籤的商店、酒店、餐廳,可以為另一些喜歡寧靜低調的人,及時得到警告,不必跨進香榭麗舍的一家餐廳,坐下,桌上的燭光映照着香檳,剛呷下一口──一陣普通話的喧嘩、小孩哭鬧,而令你放下餐巾,叫侍應埋單的不快。
 

有了「準備中」的標籤,從此隱隱二分天下。中國網民很興奮,大叫「我們就是要他們改變來適應我們」──請注意「我們」和「他們」的分別,香港人要愛國,從此要選擇:你是屬於中國國情的「我們」呢,還是西方陣營的「他們」?這就是中國要你「去殖民地化」和不准「去中國化」的真義了。
 

除了「這回不敢看不起中國人了吧?用錢砸死你們」,有一條中國網帖,嚴正要求歐美的酒店,房間要增設中國農村慣用的「蹲坑」。
 

這樣的建議,就比「用錢砸死你們」有建設性了。中國人的現代化的定義,是口腔腸胃的飲食。口腔有了法國紅酒和澳洲鮑魚,現代化了,許多中國人在進行西藏首府──「拉撒」的時候,習慣了千百年的「蹲取高地」的國情,喜歡盤蹬在廁所板上面,以致廁板時時留下腳印。
 

英國的鵝海大學(Swansea University),因中國留學生多,兩年前在校園已經出示圖徽:一個廁板、一個黑影像蛤蟆蹲在上,全圖打一個紅叉。

0

以後去倫敦東京,看見酒店有「準備中」,你就知道酒店已經砸錢裝修,在三樓、八樓、十八樓(生生發發)的中國層,砸掉了噴水的法廁,改為中國蹲廁。身為母親的你,一歲剛會走的幼兒,就會取捨,不然小寶寶一下子滑進黑洞,你叫「準備中」的酒店準備怎樣賠。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09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929/19313092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首相訪問美國 -陶傑

首相訪問美國

0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日本轟炸珍珠港的時候,首相邱吉爾正在首相別墅與美國駐英大使韋南家宴。同桌還有羅斯福總統特使夏里曼和邱吉爾的女兒潘美拉。
[AdSense-B]

剛上主菜,首相助理蘇耶斯拿着一隻收音機匣子走進來──收音機是美國國務卿霍金斯送給邱吉爾的生日禮物──BBC突發新聞:珍珠港遭日本攻擊,美艦全毀。
 

邱吉爾即命韋南打電話給總統核對,而且要求馬上訪問華盛頓。
 

邱吉爾一直認為,必須與羅斯福建立密切的私交。靠電話電報不夠,許多戰略大計要面對面談。但美國一直不太積極。羅斯福希望他暫緩成行,因為安全護衛未周,以後,在百慕達見面更好;總統夫人不太喜歡邱吉爾,覺得他是帝國主義者,而麥克阿瑟在國會很有影響力,麥克阿瑟重視亞洲。日本一開戰,邱吉爾不怕美國不參戰,而是怕羅斯福將以亞洲為重點,只打日本,兵力資源,不足以英國對付希特拉的歐洲戰場。
 

所以邱吉爾當夜決定必須訪美。但內閣認為:外相艾登此刻在埃及,戰爭非常時期,首相和外相不宜同時不在國內。內閣希望英皇喬治可以勸阻,但英皇不置可否。
三天後邱吉爾乘火車去蘇格蘭克萊德港轉乘戰艦,為免納粹知道,當日謊稱是首相送軍火大臣上火車。北大西洋航程十日。邱吉爾在海上日日辦公:撥調了艾登轉飛莫斯科匯報史達林會談,並研究一九四三年登陸反攻。助理向海軍少將夏愨求救:首相不喜歡喝船上的水,聽說你在艦上藏了點白酒,放在哪裏?

 

邱吉爾在白宮住了三星期。羅斯福給他一個大房辦公。兩人在白宮渡聖誕,首相和總統一起主持白宮外的聖誕樹亮燈儀式,兩萬市民觀看。美國人看到邱吉爾的風采:堅毅而幽默,一根樂天的大雪茄,都很感動,覺得英美是一家人。
 

羅斯福面見邱吉爾,大為折服,承諾無論太平洋戰爭多緊張,一定不放棄歐洲。兩人的私交,成為戰爭的人文佳話。羅斯福後來對邱吉爾說:「跟你活在同一世紀,是多麼奇妙。」(It is fun to live in the same century with you.)
 

這句話,最關鍵是一個Fun字。這是兩大領袖真正相惜的交心。

0

兩年之後,蔣中正夫人宋美齡也訪問美國,在國會以純正的英語向美國演說。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09月2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928/19312237

有趣文章

中國夫婦在日本打人有何後果

中國夫婦在日本打人有何後果
作者:徐靜波 2015-09-28

今夜,網絡上討論最熱烈的一個話題,是一對中國新婚夫婦到日本北海道旅遊,在札幌市中央區的一家便利店裡拿了一盒冰淇淋,還沒有付錢就開始打開吃,遭到店員批評後,夫妻倆毆打店員,因此遭到日本警方的逮捕。
 
網友給我發來求證消息後,我上網做了搜尋,發現這一條消息最初是由共同社發表的,隨後登上了日本各大網站,英國BBC網站也轉載了。到夜裡22時,在產經新聞網站的點擊率排行榜上已經排名第一。
 
我們來看一下事件的經過。這一暴力打人事件發生在26日夜10時35分(日本時間),地點在札幌市中央區北5條西6丁目的一家便利店(以下照片)。
 

0

 
這家便利店是位於北海道通信大樓一樓的“羅森便利店”,邊上有一家“三井花園飯店”,估計這一對新婚夫婦就住在這一家酒店中。這個位置,距離札幌火車站也只有大約1000米距離,是札幌市最繁華的地區。
 
這一對中國新婚夫婦,男的叫“榮嘉欣”,36歲。女的叫“趙昕昱”,25歲。深夜來到這一家便利店購物,結果是妻子拿了冰淇淋,沒付錢就開吃。一名24歲的男性店員進行製止,並揮手叫他們離開。丈夫覺得這名店員侮辱了他的新婚妻子,揮拳毆打了這名店員的臉,並抓住他的頭髮抬腿毆打,導致這名店員鼻子和臉受傷。
 
便利店其他店員報警後,札幌警署的警察趕到現場,以現行犯將這對夫妻逮捕(札幌警署發表的消息稱,是夫婦一起毆打了店員)。新婚旅行最後變成了牢獄之苦,實在是很不幸的結果。

0

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原因大家都可以想像,在此不做分析。但是我們關心的是,這對夫妻將會面臨何種的處罰?
 
我打了一個電話給相識的律師星野先生。他也很認真,上網去查看了新聞,說:“從新聞所反映的情況看,這對夫妻是觸犯了故意傷害罪。”
 
根據星野律師的解釋,“傷害罪”比“暴行罪”來的重,如果是“故意傷害罪”的話,那是更重。根據日本刑法第204條的規定,“故意傷害罪”將被處以“有期徒刑15年以下,或罰款50萬日元”的處罰。當然,對於外國人犯罪者,日本司法當局會考慮到與犯罪者所在國的外交關係,在非致命嚴重的情況下,大多會採取相對柔軟的處罰措施:輕刑,罰款,驅逐出境。
 
那麼,回過頭來看榮嘉欣夫婦的問題,如果日本的檢察院和法院顧及到中日兩國的關係,會採取最迅速的司法程序,將這一對夫妻逮捕後數日,移交給札幌地方檢察院進行起訴。檢察院在接到案卷後會對犯罪嫌疑人和受害者等進行調查,並向札幌地方法院提起公訴(由於已經傷人,而且行為相對惡劣,影響也大,檢察院不太可能採用“略式起訴”) 。札幌地方法院如果“客氣”的話,不對這一對夫妻判以實刑(有期徒刑),而以“處罰50萬日元”(約2萬5000元人民幣)了結此案,並驅逐這對夫婦離境。還有一種判法,是判以實刑1-2年完事(這要以受害者不堅持一定要求嚴懲對方為前提)。
 
不管怎麼樣,遭到逮捕的這對中國夫妻,是不可能遇到中國國內那一種“一起叫到派出所,向受害者賠禮道歉,並賠付受害者一些錢”這樣的調解式溫馨處理結果出現。
 
另外,日本是一個犯罪前科跟隨一生的國家。即使這一對夫妻沒被判實刑,只被罰50萬日元,那麼至少在5年內,他們將無法進入日本。當然5年後,日本入國管理局是否會撤銷案底?這個外人是無法了知的。
[AdSense-A]  
總之,這對夫妻的衝動與施暴,結果是很慘的。
 
這一事件,也給我們兩個啟示:
 
第一, 不要把國內的思維和習慣發揮到國外來,尤其是司法制度比較嚴格的國家。也許在國內,打架還不算是什麼問題,甚至打警察都不會遭到逮捕,但是在日本,哪怕你沒動手打人,只是狠踢一下玻璃門洩憤,都有可能被控“損害器物罪” 。一旦定罪,就會遭到逮捕。一旦逮捕,就需要進入司法程序,不是“教育教育”就可以回家那麼簡單。所以在國外旅遊,遵紀守法是必須嚴格遵循的事情,不然自己會遇到麻煩。
 
第二, 看多了國內的抗日劇,一下飛機來到日本,潛意識中會帶著一種自己來到了“敵人的心臟”的感覺,會不自覺地把日本人都看作當年的“日本鬼子”。甚至有人還有“當年你們如此侵略我們,我現在揍你一下又怎麼了?”的意識。這就容易在一些小事上與日本人發生衝突,甚至覺得日本人在故意欺負自己歧視自己。這種意識要不得,既然自己想來日本走一走,就必須拋棄這些抗日劇情結,用自己的眼睛和心去觀察和感受現在的日本與人民。
 

0

 
我很欽佩中國的網絡搜索高手,馬上能夠搜出這對夫妻的原籍,並以此來證明“他們不是上海人”。其實,這對夫妻不管是“舊上海人”,還是“新上海人”,對於日本社會來說,都是“中國人”。我們在海外生活多年,深刻感受到的是,一個人在海外的一言一行,往往代表的是一個國家,並不僅僅代表其個人。就像我對日本的一位國會議員說過的一句話那樣:“你別把自己太當回事,一走出浦東機場,中國人對於你的印像只有一個:又一個日本人來了。”
 
所以,中國要成為世界大國,要成為世界領袖,首先是國民要成為世界各國的道德與行為的楷模。否則,光有錢沒品德,在別人眼裡,依然會是“野蠻民族”,這會讓五千年文明的祖宗臉沒地方擱,也會遭遇不應有的有色眼鏡的窺視,並禍及無辜的同胞。
[sc name=”AdRelate”]  
我們已經在加油,我們已經在改變,但還需繼續努力,並從每一個人做起。

[來源:鳳凰網博客] [編輯:潘曉慧]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三城雜說 -陶傑

三城雜說

0

羅啟銳張婉婷的《三城記》講戰火山河之間的一對男女愛侶,如何因戰亂而失散,最後又因為逃難,命運神奇地把他們的軌迹合併在一起。電影是成龍父母的傳記。據說成龍令尊翁的家世離奇。一九五○年逃難在香港,即在澳洲領事館任職廚師。山東人性格樸實,那時深為英國和西方人信任,因為山東人的威海衛,短暫地曾經是英國的屬土。

[AdSense-B]

《三城記》氣勢宏大,像一卷史詩。劉青雲湯唯演技顯出深度,尤其是劉青雲的一口地道國語腔。戲跨越一個大時代,讓觀眾重溫父母輩經歷的苦痛。至於今日低頭族的觀眾,有多少共鳴,則不得而知。

張羅是香港影壇的知識分子伴侶。由「秋天的童話」開始,就走出自己的路。三十年理想和熱情沒有改變。拍電影不可以隨波俗流,當然也不可以孤芳自賞。張羅在這兩者之間,不偏不倚,有自己的堅持,也有對大眾市場的照顧。

五十年代初期,山東人移民在香港很多。七小福的師父于占元開辦武術學校,將中國的功夫北派在香港發揚光大。香港功夫片的始祖,有人說是袁小田、劉家良,然後還有成龍和元彪。但袁小田和成龍都是山東北派。功夫片加入北派,趣味紛陳,有雜技的活潑,除了詠春蔡李佛,廣東功夫的硬橋硬馬,多了一些矯若游龍的柔性和天真。

香港五六十年代是功夫的黃金世紀。南北匯聚,加上創作自由才衍生功夫電影。今日看來,于占元和劉家良南北輝映,無疑是兩大功臣。劉家良可以上溯到林世榮和黃飛鴻。本來廣東沒有北派,因為戰亂和政治的動盪,北面的一支,像成龍的父親,流離顛沛,匯聚香江。李小龍《唐山大兄》裏的反派韓英傑也是北派高手。一轉眼四十年過去,南北都凋零了。

中國文化的精粹,要在戰亂和貧窮中方顯其光芒。社會一旦富裕,下一代不肯捱苦。「九年免費教育」是功夫電影的殺手,兒童都要上學,不可以送去于占元的七小福武術班。中國武術由此有一股浪迹天崖的江湖悲愴之氣,與煙雨紅船的粵劇相同。難道中國文化合該在淒慘的境地中,才可以保留和發揚?今日這一代唱不出任劍輝粵曲的意境,無論怎樣好動上體育堂,也沒有另一個成龍和元彪。

《三城記》記述的是南北時代傾塌交接之處,像黎明與黑暗戶邊境。大陸市場才能支撐如此成本的大製作,電影的外景之一是安徽的古鎮。青淺的池塘映照樹影和天色。湯唯的氣質是中國當代女明星民國味道最濃的一位。演現代大陸大都市的女性,反而有點格格不入。這不知是女明星本人之幸,還是中國發展的脫軌。

0

英國的報刊都邀請讀者,將父親和祖輩的事迹寫下,投稿寄來。因為二十世紀百年,歷史是由千家萬戶不平凡的經歷拼湊而成的一本大書。八十年後出生的一代,今天已經年過三十。比起他們的祖父母,這三十多年在安逸中度過。好處是日子豐盛而幸福,壞處是缺少許多歌泣的故事。有人再爭論:人生不必再逃難,不必忍受饑荒,不是很好嗎?不錯,生活是改善了,但缺少的是故事和文學,像澳洲和加拿大,還有北歐,文學電影只能由空虛和蒼白之中發掘人生的意義。香港和中國無法走這一條路。所以難怪有人說,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會令人清醒一點。

[sc name=”AdRelate”]

陶傑《摩星嶺上2015年09月2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www.mingpaoweekly.com/18959-%E4%B8%89%E5%9F%8E%E9%9B%9C%E8%AA%AA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此一時,彼一時 -陶傑

此一時,彼一時

0

中方發表圍剿香港富豪界的批鬥文章,然後指責香港法官「不理解基本法」,下令要「依法去殖民地化」,即是準備對香港的態度和政策,出現本質上的改變。
 

香港許多人,用中國以外的正常思維,還想跟中國講道理。前大法官李國能說:終審庭大法官依「基本法」可以聘請來自西方文明國家的法官,用西方的角度考慮問題。聘請外國法官,應該成為常態。
[AdSense-A]

李國能不知道,中國聽了這句話,心中對香港的仇恨更甚。李國能或者以為,這樣的進言,為了「一國兩制」,對中國有好處。共產黨就是中國,中國不會跟你講正常的道理。香港人跟共產黨打交道三十年,還不明白這一點,是很好笑的。
 

譬如,在大罵香港富豪的新華社文章之中,最關鍵的一點,香港人不懂得討論:「香港富豪雖從經濟上富甲一方,卻並無顯赫政治地位。縱使是曾經受到過領導人關照,也不過此一時彼一時。時勢變,政治地位亦變。有權力之利劍,踏平香港各個山頭,可謂易如反掌。」
「此一時彼一時」,就是說:不論跟你簽署過什麼協議,「時勢」變了,我可以不承認,我可以單方面改變。什麼時候時勢變,不由你決定,由我判斷。

 

本來,大陸人時時講「中國國情」、「中國特色」,意思就是,中國不講西方的法治,在大陸投資,走後門、建立人際關係,是中國的國情特色的正常行為。
 

共產黨當初請你「投資」,如果你是首富,你當然要與中國當時權力的首要人物來建立個人關係。當初與你有密切個人關係、拍過胸口打過保票的保家,如果正在遭到政敵激烈的圍鬥,共產黨講「敲山震虎」,那麼身為局外人的你就要小心了。你會問:中國自己的權力鬥爭,與你有何關係?但這就是中國人所說的「中國國情」。中國國情,不是跟你講常識道理。
 

清末的紅頂商人胡雪巖,與左宗棠有深厚的個人關係。左宗棠代表了清廷,也就是「國家」。
 

胡雪巖在左宗棠的支持下做絲綢出口開辦福州船政局,以他自己的信譽和國際關係,還替清廷向外國借款。但李鴻章是左宗棠的政敵。左宗棠死了,李鴻章整肅左宗棠勢力,卻向胡雪巖開刀。李鴻章在民間散謠,說胡雪巖囤積絲綢,導致物價昂貴,真相卻是英美經濟不景,絲綢品消費力下降。但李鴻章令民間仇視胡雪巖,將胡雪巖抹黑為公敵。這就是中國人的政治卑劣之處。

0

如果你在布殊的邀請下在美國投資,奧巴馬上台,奧巴馬不會叫紐約時報罵你,因為人家是美國。但是中國不同。如果你將身家性命押在這種「國情」之上,你要小心了,胡雪巖當初也以為是「愛國」,後來如何,以史為鑒,你就會明白。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09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926/19309943

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左狼來了 -陶傑

左狼來了

0

英國工黨選出一名極左的馬克思主義者高賓為領袖,成為新聞。

[AdSense-B]

為何哄動國際?因為英國是馬克思和工運之源。以當前,歐洲難民為危機之盛、英美右翼勢力復興的同時,英國下一任首相如果是一名馬克思主義者,則西方更為分裂而動盪。人類世界的前途更為混亂不明。

有人說,高賓之勝是保守黨行類似三國演義的謀略,叫支持者暗中假扮工黨黨員,交三鎊報名費,填一張表,混入對方陣營,選領袖時故意選一名毒藥人物,讓工黨自然解體。

此說未必無理。工黨選領袖前二十四小時,突然有一萬五千名來歷不明者交費報名,參加工黨。工黨的條例也夠愚蠢,入黨二十四小時即可以投票選領袖,這是為外來勢力滲透大開中門。工黨此一弱點暴露,英國的敵對國家在外心中有數,可以本國的大使館,聯絡在英國的僑民突擊加入工黨,選出一名由大使館能影響的領袖。如此靈感,將會在日後發酵。

保守黨暗中竊笑,覺得工黨服用了自己奉上的山埃,行將鳥獸散。工黨內部的右翼和理性勢力開始辭職退黨,另行分裂,有如一九八一年威廉士夫人、歐文、曾建時、羅渣士四人,因不滿工黨內部由極左知識分子庫特、工會領袖把持,自行分裂出走,另組社民黨。

八十年代初期,工黨分裂,造就戴卓爾夫人連任之機。那時就像宋楚瑜分裂國民黨,令李登輝坐大,戴卓爾夫人輕鬆連贏三任,實現經濟私有化而中興。

然而,今日保守黨政府,如果因此而得益,也不應得意忘形。因為一個健康的議會民主制度,需要的是一個強大而不是弱小的反對黨。反對黨強大,監督力愈有效,則即使得選票而執政的政府,也不會被權力腐化而隻手遮天。十九世紀英國首相格拉斯東的名言:「良好的管治有賴於強大的反對黨。」這種胸襟、氣量、見識,自然不是極權帝王統治慣的民族所能悟方領悟於百分之一。如果保守黨獨大,工黨解體而消弭,對英國民眾沒有好處。英國的君主立憲制,理性中庸,左右搏擊,像老頑童周伯通的一套拳法,令人在不同觀點之中清醒思考,得到合理的結論。這是英國政治文化優越於世界的理由。

高賓是一名糟老頭,不但缺乏個人魅力,而且管治經驗形成空白。他在下議院的反對黨領袖演說,聲稱世界進入網絡時代,已經不太需要領袖。他要求全國選民,用手機網絡發表對英國前途走向的意見。這是赤裸裸地鼓吹民粹。

高賓此一高見,當然也有氣候。二十年來,貝理雅的工黨,竊取了戴卓爾主義的市場經濟,背叛社會福利主義,適逢網絡和電子經濟全球化,造就一陣泡沫繁榮。但同時「中國製造」進一步蠶食英國工業,生產線紛紛流失,傳統的工人階級,除了挖煤、開火車,沒有幾樣工種。工會長期潛伏不滿,也不可忽視。但貝理雅和金馬倫任由英國經濟向金融服務型滑落,而出現「香港化」的傾向,如非國土遼闊,有紮實的農業和創意科技的基礎,英國早已變成另一個房地產的泡沫中國。

高賓的原教旨馬克思主義復辟,破土而出的怪獸就是工會。工會勢力在八十年代已被戴卓爾夫人剷除,現在要復辟回朝。但對於金馬倫這一代,如果對付工黨,卻缺乏經驗。工會之中有流氓、潛伏的共黨分子、當年蘇俄的間諜和空想狂熱的極左社會學家。這股烏合之眾,當然成事不足,但敗事有餘。高賓得到工會四成會員支持,但在全國登記的選民之中,支持的不到百分之一。

英國大選是由全國選民投票,而非工會分子。所以,以目前形勢,工黨土崩瓦解之勢難免。但是如果滲入了激進的街頭暴力分子,則會發生社會動盪。二百多年來,英國人目睹法國大革命,看見熱血衝動的拉丁民族,用勢力和斷頭台殘殺皇室,英國人引以為傲之處,是自己不需流血,卻解決了君主專制的問題。英國面對歐洲,得意了二百年,現在是不是到了另一考驗的時刻?歐洲的中東難民大量掩壓邊境,駐紮在英法海峽之濱,國內則出現家賊乘機搞事,此時的英國需要戴卓爾夫人這類的強力領袖,不惜動用霹靂手段。

0

英國的隱憂,是環顧政壇朝野,這樣的人,一個也無。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5年09月2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nextplus.nextmedia.com/columns/%E5%9D%90%E7%9C%8B%E9%9B%B2%E8%B5%B7%E6%99%82/20150927/266391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喝着奶還不忘扯謊 -陶傑

喝着奶還不忘扯謊

0

大陸「反腐」,嚴重影響香港和澳門的生意。香港自由行人數減少,澳門賭廳拍蒼蠅,中國官員怕習近平抄家,靠官員貪污而暴發的土豪也寒蟬效應不敢出國。
 

母親的奶水在萎縮,導致香港這個寄生母胎的小嬰兒也皮黃骨瘦起來,看上去很可憐。
 

特區政府和親中派天天在說謊,說是因為「反蝗自由行」的年輕人在商場踢了幾隻大陸客的皮箱,激起十四億人民的公憤,所以不來香港所致。
[AdSense-B]

就像一九五八年毛主席的大躍進、大煉鋼,餓死中國農民四千萬,那時的中方說是「三年自然災害」、「蘇聯向我們逼債」所造成。中國人在將事情弄砸之後的骨節眼上,眼睛不眨,一定會發揮說謊的天性。當年的「三年自然災害」、「蘇修逼債」之說,在毛澤東死後,中國人才敢吞吞吐吐承認,原來是他們的偉大領袖用中國的人命來做共產實驗,「犯了錯誤」,白白餓死的。
 

當年這個謊言,不但中國人相信,香港的愛國同胞也相信。左報除了一貫的罵美帝之外,還大罵「蘇修」忘恩負義、過橋抽板、罔顧共產主義理想,並且為自己打氣:沒有蘇修的專家和資金,我們靠自己。
 

至於「英國殖民主義者」,則在英女皇的慈恩之下,大量收容逃跑避飢荒、知道香港有得吃就不再愛國的中國難民。公共屋邨、以瑪麗皇后和威爾斯親王命名的公立醫院、九年免費教育,就是恤慰中國人的種種建樹。前面的謊話不忘,即後事之師。現在,中國聲稱「反腐」是為自己「切除毒瘤」,不反腐,就「亡黨亡國」。
 

但是,這個貪腐的制度和本性,本來不就是「進步」、「文明」、加超然於西方歐美、而且還可以自豪地向第三世界輸出的「中國模式」嗎?
 

中國人二十年來誇口:「中國模式」保證上馬動工的高效率、不必經過議會審核,保證GDP長期增長。二十年來,「中國模式」本來是世界的火車頭,現在忽然自己踢爆,前任三十年成績輝煌的「改革開放」的「北京模式」,原來是「亡黨亡國」的腫瘤症。

0

看着香港特區這個蹬着小腳掙扎着吸啜奶水的小嬰兒,吸着吸着,居然還能騰出嘴巴,口吐人言,嚶嚶哼哼的說兩句謊話呢。令人覺得好笑。這個小孩,畢竟是中國人。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09月2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927/19311190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我與主同在 -陶傑

我與主同在

0

友遊南美洲,去了烏拉圭。他看見烏拉圭首都總統府門中國巨富馬化騰,原來九個月減持套現上百億。
 

中國的姓名學有智慧:一匹千里長駒,看見馬場冒烟,即將着火,必有靈性,及時將股票減持,「化」為現金,「騰」奔出走,騰化作一溜烟塵。
[AdSense-B]

這一次,不知有沒有奴才,在旁敲鑼大喊:「別讓馬化騰跑了」?好像沒有,因為中國領袖習小大訪問美國,馬化騰還「隨團出發」。
 

當習總在美國向美國人介紹「這就是我們的新一代企業家馬化騰」的時候,奧巴馬心中暗笑:華爾街的探子剛通報,許多中國企業家都在一窩蜂賣房子兌美金,進美國買房地產,洛杉磯的聖他蒙妮卡,三個月來豪宅又漲了一成,咦,馬先生,你也在呀?
 

讓不讓馬化騰跑,尚在未知。然而讓誰擠進中國主席訪問美國的中國代表團、甚或讓誰引領中國習大進白宮,對於中國商人,尤其老一輩的上海佬,可是面子攸關的大事。
 

習大二進白宮,眼尖的香港記者,本來發現中方代表團的名單少了一個人。原來三年前,由香港的梁特,取代唐唐,就是一言九鼎的這位老先生,據後來放出來的消息強調:在一程來回美國的時候,將嘴巴湊到主席的耳邊:這樣這樣,那個那個,對方如夢初醒,恍然大悟,握着他的手說:「哦,原來有這麼個大陰謀呀?謝謝您的提點,好,就按您說的辦。」
 

但這一次,由於特區的傳說,沒有了續篇,所以有人強調:習大訪問美國時,我也不在香港,我也在美國。
但是,跟主席同一架專機,替主席一面掏耳朵,一面進言,是去美國。主席去美國的同一天,如果你報團Jet Tour,美加十三日遊,第一站華盛頓,在唐人街的萬壽宮大酒樓VIP房,叫一籠叉燒包,一面看NBC新聞──如果NBC有足夠的報導的話──你也跟習主席一起,同時訪問了美國。

 

正如你是天主教徒,當教宗本篤抵達華盛頓、奧巴馬親在機場迎接的那天,你在香港的Dan Ryan叫了一客美國漢堡包,你也可以很驕傲地告訴教友:這一天,上帝、美國、教宗,和我一起同在。

0

而且必須是美國,而不是孟加拉國或瓦努亞圖。這個世界,不錯,絕無平等,是充滿歧視的。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09月2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925/19308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