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15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終於等到了 -陶傑

終於等到了

0

特區十八年,千呼萬喚,終於出現了一位卓越的中國政治家梁振英。如果你愛國愛港,絕對不會咒罵的,你一定會覺得歡欣。
 

梁特天才地、創造性地、全面地繼承了世紀偉人毛澤東主席的哲學精華,「與人鬥爭,其樂無窮」,將毛主席的鬥爭藝術,活用在香港特區這個資本主義城市,將毛主席的精神遺產,提昇到一個嶄新的階段,值得研究中國的西方學者留意。
 

梁特左右開弓,左解聘老愛國局長,右開革港英餘孽的公務員事務頭頭,敲山震虎,對他們各自的後台,被傳聞可取代新特首王位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財政司司長鬍鬚曾,鬥而不破,這一招,相信連今日反貪防腐在勁頭上的習王,也要寫一個「服」字。
 

梁特開弓沒有回頭箭。雖然愛國的民建聯也上北京見張德江,回來之後,在他們的創黨主席領導下,頗有「二月逆流」裏「大鬧懷仁堂」(這兩個典故,香港中環精英自己去查Google)的風格,但梁特「敵軍圍困萬千重,我自巋然不動」。張德江不支持梁特連任?當你的老闆對你的Appraisal是「高度肯定,十分滿意」,你約滿了會不續約?講到這份上還要炒魷?那麼你幾十年來學的中國語文常識,都通須作廢,要從頭學中文了。
 

毛主席繞過政治局國務院,有「中央文革小組」,梁特繞過林鄭和公務員,也有。毛主席有紅衛兵,梁特有藍絲帶。只欠一樣:毛主席早起用愛人江青,出來整肅文藝界,特首夫人只出任「愛國青年軍」總司令,未免大材小用,既然曾出來炮轟過學者,不如緊抓香港的文娛演藝,勒令特區的什麼作家聯會,改造思想,下令杜琪峯、黃秋生、周星馳,加上林峯、陳豪,下放大嶼山放牛勞動,接受鍛煉,再為香港人民拍好電影。

教育局長吳克儉,也沒有用盡。全港中學硬推國民教育(當然,國際學校例外),九月頭炮主題:「梁振英做特首是歷史和人民的選擇」,回顧三年前,唐唐的僭建,梁特在社工、學者、師奶之間的高民望,提醒善忘的香港中國人:為什麼梁特做兩任,是理所當然,提醒這些人,包括報紙的主筆總編輯:你們當初說過:「寧願要隻狼,勿要隻豬」,梁振英好,現在,不要失憶,不准賴帳。

0

梁特擁有高超的中國政治智慧。正如擁有毛主席帶領農民大翻身,是中華民族之幸;梁特連任,更是香港之福,他還有許多鴻圖大計,正如一句舊話:董生剛上台不久,你們勿逢董必反,總要給人家時間完全工作、打造政績。梁特只做五年?太少了。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07月3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731/19237554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蠢愚笨 -陶傑

蠢愚笨

0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論「蠢人」,指政府中有人「蠢到不得了」,蠢到不得了的人,如何能進入政府高層,令人疑惑,這是語文的魅力之處:蠢、愚、笨,三個字的含義,各有千秋。

蠢、愚、笨三個字,其實跟智商低下無關,有時也可以套用到聰明人身上。相比之下,笨是一個比較中性的字,並不含太多貶意。笨從竹,竹子剖開之後,內裏潔白,笨含有單純之意。單純而不經世故,所以言行就會有笨的地方,廣東話的「搵笨」,多是指交易吃虧,缺點是無江湖經驗,輕信於人。

笨的特點,不但不那麼討人厭,還由於單純,有可能惹人同情,甚至喜愛,喜劇電影經常有幾個笨蛋角色,逗人發笑。但笨人不一定是小丑,譬如晚清的曾國藩,曾國藩崇尚樸拙,不行巧妙,曾經因為進言直率得罪咸豐皇帝,幾乎掉腦袋。後來帶兵又專打呆仗,但終於平定髮匪,挽救危亡,成就一代功業,曾國藩這種笨,其實是道家說的大智若愚,大巧若拙。

0

至於愚,含有「隅」,角落的意思,死心眼,喜鑽牛角尖,就是愚人了。愚的最大的受害者是愚人自己,跟蠢人不一樣,蠢人是會製造禍害,興風作浪的一族。蠢這個字底下有兩隻蟲腳,本身就有蠢蠢欲動之意。蠢人之禍害最深,因為表面上不但看不出來,有時還好像很聰明,又包裝得很高尚,專引許多腦筋閉塞的愚人上當,蠢跟愚混在一起,往往導致災難。

 

陶傑《油尖多士2015年07月2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asp?f=OM2GW00IOC221299&id=746705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黃向明之《路》 -陶傑

黃向明之《路》

0

黃向明先生的二百萬字史詩式長篇巨著《路》,當初老先生謙虛,說能賣出五套即謝天謝地,豈知書展幾天,已經賣出一百套。皇天不負有心人,在一個排拒文字的時代,許多中國內地讀者慕名而至。因為黃向明的《路》,不止他一人的回憶,也屬於一個時代數以億計的中國人,不止他一人的路,而是全中國人走過的一條血路。

綜覽全卷,黃向明有墨潑幽暝、筆驅鬼神之力。此一史詩長篇,涵蓋孫中山到鄧小平時代的炎黃蒼生,藉知識份子熱血報國的情懷,寫一代人如何因浪漫而受騙沉淪的悲劇。家國恩深,兒女情長,在國家民族的命運大座標之上,生命只是迷渺的幾個黑點,任革命的拋物線愚弄,波濤洶湧間,沉淪了幾許英魂。

0

黃向明有披肝瀝血的愛國心,他筆下的人物都與他一樣激情。讀《路》始知中華民族百年哀變,這部自傳體的長卷,字字皆淚,句句俱血,看完之後令人狐疑:中國人前生不知作了甚麼孽,今世當受此報?黃老古稀之年,以此書獻給祖國,我明白他一生經歷的失望與淒酸。此書香港中學應該家家圖書館都備一套,讓學生讀,勝過歷史課本,因為是絕佳的國民教育。

 

陶傑《油尖多士2015年07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asp?f=OM2GW00IOC221299&id=746706

資源庫, 陶傑文章

桃花源- 文化糞土 -陶傑

文化糞土

0

書展結束,現場剩下的新書以噸計,全部當廢紙一樣清走,傳媒鏡頭拍到,輿論為之痛心。

但是,港人每天浪費的食物、廚餘,自助餐席上由廚師精心炮製,動物血肉累積而成之珍錯,一樣每天白白倒掉,也數以噸計,難道就不值得心痛?書展上賣不出去的書,與所有滯銷的商品一樣,都是市場選擇的結果,所有的商品都經過設計、投資,費盡製造人的心血,書不見得比其他商品高貴。

好笑的是,既然民意為棄書心痛,即心理上將書看高一線,認為賣書應該比賣甚麼魚蛋、牛雜、波鞋「矜貴」,但真正要掏錢的時候,民意又是不是情願吃少兩串魚蛋,多買一本書呢?

書店生意難做,倫敦、紐約、東京都一樣,但香港有別於此一級別國際大都會之處,首先在於租金,出版商情願將滯銷的新書留在會展現場當垃圾清理,也不願運回公司,除了公司本身並無多餘空間,租倉存書也需另費一筆,只有當垃圾處理掉方便省事,是最合理的打算。

沒有足夠的空間,賣書這門生意就難以為繼,出版商沒有空間存書,讀者也一樣。有長期閱讀習慣之讀者,至少值得擁有足夠的空間營建一間書房,為自己的精神世界開闢一方淨土。最肯花錢買書的人,以消費力計,應以青壯年族群為主,但香港的年輕一代,如果未能脫離父母,就只能住劏房;有幸結婚成家者,房間都愈住愈袖珍,一間書房之奢侈,必然超過一個愛瑪仕手袋。

智能電話與平板電腦大行其道,閱讀風氣衰落,已經是全球趨勢,但歐洲之德國、法國,對智能電話尚有起碼之抗拒,餐廳、咖啡店、車廂,不設網絡,看書解悶,依然有生存空間。歐洲的核心國家,一向都是文藝興盛之大國,本來就閱讀風氣暢旺,今天遭到科技之入侵,在讀書這片精神領域,尚有起碼的實力抗衡。香港的文化根基本來就薄弱,面對新科技,全無招架之力,望風披靡,香港人想要熱愛閱讀,時代的列車已經駛走,這件事永遠也不會發生。

0

幸而尚有每年一度書展,書展依然有一個「書」字,是提醒香港人記得閱讀的唯一機會。書展邀請作家、學者、文化名人,創造氣氛,營造市場,也令各家出版商可以繼續生存,甚至拼搏機會。香港可以沒有書展嗎?當然不可以,因為香港是一個沒文化的城市,絕不會主動追求,香港就像一個頑童,不可以不迫着他讀書做功課,書展或許是一種「強加」的文化,但沒有這種「強加」,以中國歷史的經驗來看,人民群眾將很有機會「打倒孔家店」,不讀書不識字,視文化為糞土。

 

陶傑《桃花源2015年07月3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asp?f=Y1AI0MTWC3241175&id=746769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重新認識文革 -陶傑

重新認識文革

0

港大又生風波,梁特的行會人員指斥:反特府的港大學生,像搞文革。
 

香港的新愛國陣營,畢竟沒有老愛國之深沉。新愛國都是前段親英,後半段才改為親中的,所以對他們聲稱熱愛的中國沒有認識,他們追不上中國的最新形勢。
 

在最新的形勢下,中國正在調整方向:文革不再是一場「浩劫」,文革帶動中國的進步。
 

中國「烏有之鄉」網站,有一篇社論,叫做「重新認識『文革』」,引述習近平總書記的指示:「對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要正確評價,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這位愛國的作者嚴正警告:「有人藉否定文革,否定毛主席,而否定毛主席的目的,就是否定共產黨的領導,否定人民當家作主的人民民主專政的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
 

香港只有梁振英了解祖國的最新變調。跟隨梁特搵食的許多人,還麻木失覺,思想不夠Updated,在香港抹黑文革,這種人,隨時Qualify為曾鈺成主席所不點名的「蠢人」之列。梁班子的行政會議人員,平時不要只上馬會、暑假去美國阿拉斯加吃海鮮,或者陪老婆去意大利「Shop坪」,如果你自稱中國人,必須跟貼中國的最新動態。
 

文革不是壞事。文革是毛澤東主席天才地發展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功績。毛主席自謙說:他一生只做了兩件事,一件是解放中國,另一件就是發動文革。今日的大陸,不再是能背誦美國林肯蓋堤斯堡演說的江澤民當權,而是紅二代。什麼叫紅二代?香港的中環精英,Do your China homework:在文革中得益的,就叫紅二代,在文革時期上山下鄉,並覺得那段生活很浪漫,磨煉他們成為領袖的,就叫紅二代。

中國人繁殖太多,毛主席說:「八億人口,不鬥行嗎?」香港彈丸小地,七百萬人口,也太多了,文革在香港上演,鬥一鬥,也好。這一點,梁特看得出來,許多新愛國卻看不出來。
 

文革是個很深奧的歷史文化基因課題,香港的中環精英,修讀哈佛MBA,文革兩個字,沒有資格講。聽到這些人講什麼文革,我感覺像聽三歲小孩結結巴巴在講素女經。你問問李純恩,他會告訴你,他也一定想發笑。

0

香港中環人只配由經濟角度講文革。譬如,文革焚毀了許多字畫古董,所以,如果你手上今日有一兩張齊白石、黃賓虹,今日英國的蘇富比會通知你:你發達了。這樣的貨,坦白講,我手上略有一點,所以,我感謝文革,我喜歡紅衛兵。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07月3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730/19236367

陶傑文章

桃花源- 人類文明的癌症 -陶傑

人類文明的癌症

0

美國總統奧巴馬宣稱「伊斯蘭國」是地球的癌症,必須清除。如果是癌症,這隻「伊斯蘭國」癌症已經是末期,現在才來清剿,必然是玉石俱焚,好細胞癌細胞一起殺死,整個人類文明元氣大傷。

癌細胞是怎樣產生的呢?當今醫學發現:人體自成年之後,細胞更生裂變,會隨時產生惡性的癌細胞。只是由於年輕,新陳代謝速度正常,良好細胞的增生,會快於惡性細胞的湧現,惡性細胞滋長的速度比不上良性細胞,加上人體白血球的免疫系統,人就健康了,不會有癌症。相反,年紀衰老,新陳代謝緩慢,加上其他理由,如沾染了愛滋病毒,白血球的免疫系統大為削弱,惡性細胞不受約束,積聚擴散,就形成腫瘤。

癌症不僅是醫學,還是社會學和政治學。眾所周知,貪婪是人性裏的一種癌細胞,癌細胞滋生了,卻必須受到身體自然機制的約制,譬如宗教信仰、理性教育、法治、民間的非政府組織壓力團體。這一切形成了新陳代謝的基本作用,但還不夠,反對黨、獨立的新聞傳媒,外則成白血球的免疫力,身體產生抗體,使惡性細胞雖然生長,畢竟不會越過底線。

美國的金融海嘯是因為華爾街的銀行家貪婪無度,瘋狂借貸,自己賺豐厚獎金。這就是自由市場經濟的惡性細胞增生無度,金融海嘯爆發就是腫瘤病發了。奧巴馬整頓美國金融界,學者也紛紛反思資本主義的自由市場經濟,體質出了甚麼問題,銀行加強監管,華爾街的首席執行官權力受制於國會,一場癌症總算受到控制。這就是馬克思本來預言資本主義一定崩潰,但人家的制度卻保持活力,關鍵時刻是白血球起了作用之故。

美國和歐洲三百年來體質健康,得益自政治文化的新陳代謝正常,白血球的免疫系統運作良好。美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都是今日中國人移民的夢想之地。中國人移民西方,在朦朧間都覺得那邊山明水秀、空氣清新、河流沒污染、奶粉沒攙毒、醬油和雞蛋都是真的,是退休的最佳保障,卻從沒想過,為甚麼不放心在自己的國家繁衍後代?

0

有的民族號稱歷史悠久,但生命力已經衰朽,新陳代謝緩慢下來,良性細胞分裂乏力,白血球系統敗壞,或者先天白血球不足,產生腫瘤,一點也不奇怪。瑞士境內,德裔、法裔、意大利裔混居,大家都是基督徒,五百年和平無事。但有的宗教,不同派系互相仇殺上千年,至今沒有停過,而且手段殘忍,也跟中世紀時的黑暗統治如出一轍,歐洲的十八世紀啟蒙運動開始,二百多年追求平等、自由、博愛的成果,並沒有傳播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有些民族永遠生活在過去,生死輪迴,基因遺傳,每一次投胎,乍看來好像重生,實際上最終還是死於癌細胞擴散的苦痛呼號裏。癌症從這個角度看來,不止是醫學,更是哲學。

 

陶傑《桃花源2014年08月2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660736&catID=&keyword=&searchtype=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傳令申斥 -陶傑

傳令申斥

0

曾主席怒斥「蠢人」放「權威消息」抹黑愛國局長弟弟。這個「蠢人」是誰?競猜答案之一,是特區的「白宮發言人」。
 

真的美國白宮發言人,倒是一項文明的官職。可惜特區的這位,雖亦稱「白宮發言人」,卻遭到香港有識之士包括愛國陣營鄙視,當做梁特的一名小跑腿,得不到如真實的美國白宮發言人一樣的尊重。
 

這一次涉嫌放料,膽大包天,指手劃腳抹黑資深的老愛國,竟指人家工作不力、助長佔中,遂觸怒了主席和傳統愛國陣營。
 

然而,如此以小欺大,目無體統,沒有更大的後台,又豈敢妄為?唯認識中國國情,就不會驚奇。
 

清末宮廷,有一個不成文的懲罰制度,叫做「傳令申斥」。一個大臣,即使地位高、功績厚,一旦做錯了一件,忤逆了皇帝,特別是西太后,即可受「傳令申斥」:大臣跪在宮前,由一名地位微小的太監,奉命向下跪的大臣破口大罵。
 

「傳令申斥」是很大的羞辱,因為被罵的大臣,學富五車,書香門第,是科舉殿試上來的。小太監卻往往目不識丁,招募自農村。太監罵大臣,往往開口就是「你這個王八蛋」之類髒話。大臣知道這是奉命傳斥,乖乖受辱,不敢回嘴。「傳令申斥」,可以由幾個文盲太監接力,對下跪的大臣連罵三天三夜。
 

當然,中國官場也很靈活,原來大臣只須私下進貢,太監咒罵的力度可以減輕。光緒末年,郵傳部尚書張百熙與侍郎唐紹怡不和──一個是局長,一個是副局長──兩人頂牛,一起曠職不上班,即遭到「傳令申斥」。張百熙先下跪聽罵,太監罵了幾小時的髒話,醜詆完畢,喝一聲:「混帳王八蛋,給我滾下!」於是張百熙謝罵告退。
 

輪到罵唐紹怡了。同一個太監,對「唐唐」只隨便批評了幾句就了事,大致是:你一向愛皇上愛朝廷,水平也很高,只是犯了錯誤,要注意改正呀之類,最後也叫一聲:「混帳滾下去」,沒有「王八蛋」。原來,這個姓唐的事先塞給了太監四百両銀子,換得耳根清靜,包括只享受結語的「混帳」待遇,可豁免「王八蛋」。此一疏通,宮中稱為「免辱銀」。

0

如果抹黑材料是「白宮發言人」放的,亦屬「傳令申斥」、替主子傳達怒意的中國國情。只是國家畢竟進步了,他只說你工作不力、促成佔中,沒有罵混帳王八蛋,你如不服,也可以回罵他蠢。香港到底有英國人留下的廉署,誰也不敢收「免辱銀」。這一切,平心而論,還是夠「正能量」的。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07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729/19235213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魔影幢幢 -陶傑

魔影幢幢

0

什麼叫亂世?人心渙散,麻木不仁,沒有理想和信念,虛無軟弱,這種集體症候群,今天跟一百年前很相似。俄國小說家杜斯妥耶夫斯基的「群魔」,寫於當年蘇共「革命」前夕,當年作者就提出了一個很新鮮的觀點,叫做「偽革命」。

這部小說冗長鬆散,讀的人一直不多,不像他的「罪與罰」、「卡拉馬佐夫兄弟」翻譯成英文後大為流行,本身是文學經典,「群魔」更像是一部政治預言。

他預言俄國革命的下場慘痛,「革命份子」只是一群流氓地痞,放縱享樂和殺人放火,心中沒有敬畏,只有仇恨,破壞一切價值,他們反對當時的政權,並非出於嚮往正義,而只是想搞破壞。因為他們頭腦懶惰,空洞無聊,破壞這個世界是最簡單的解決方法。

0

這個世界有許多人聲稱「改變」,有的是真正的改變,推動時代進程,令人脫胎換骨;有的無非是破壞,新不如舊,時代倒退。「群魔」這部小說可以用來判別「革命」與「偽革命」。今天的時代氣氛跟一百年前很相似,善惡不分,黑白顛倒,歪理暢行,悶極無聊的人很多,一旦這些人握有權力與武器,災難隨時爆發。但他們闖了禍,總是由無辜的人埋單。

 

陶傑《油尖多士2014年07月23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651816&catID=&keyword=&searchtype=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蠢,蠢,蠢 -陶傑

蠢,蠢,蠢

0

曾主席悲壯反擊,為阿弟局長出頭,直斥三聲「蠢」,劍指梁班子的智商和用心。
 

曾主席的怒吼,極為罕見,真的忍無可忍,代表了數十萬傳統愛國陣營及其家屬,據說為他們出了一口壓抑多年的怨氣──你可以勸說曾德成先生退休,但不可以一人亮相宣佈,一句感謝服務的門面話也不講。還通過梁營喉舌放料,堆砌罪名:「年青人的工作做不好」,「下一代不懂基本法」和「佔中」,由曾局負責。
 

曾主席為什麼忍無可忍呢?因為這是非常嚴重的中國政治罪名。老愛國們一致認為,由五十年代開始,人家愛國了一生,訪貧問苦,反英抗暴,為愛國而坐牢,任勞任怨,捨洋行和港大的高薪,服務於愛國新聞和教育單位,吃的是草,擠的是奶,從來沒住山頂,甘於淡薄,沒有收過澳洲的什麼財團五千萬的Golden Handshake。現在這樣的報告打上去,一生愛國志業,一筆勾銷,而且,中央「接納建議」,下令「免去職務」,即是炒人,如此字眼,在大陸官場,隨時是「開除黨籍,交代問題,移交司法處理」的前奏,所以曾主席說:「令人心寒」。
 

「蠢人」到底是誰?曾主席很聰明,不明講。在中國文化之中,李蓮英、小德張,公然敢奚落給削了權的光緒皇帝。蒯大富、王洪文,也敢率領紅衛兵炮轟任勞任怨的周總理。慈禧要給光緒看臉色,叫小李子來宣讀聖意;毛澤東要搞周恩來,可以連王洪文、王海容這類小角色,奉命開周恩來的批判會。這一點,愛國的曾主席,當然更明白。
 

現在的形勢,對於傳統愛國陣營,比較麻煩。中央已經發出「挺梁是大道理」的最強音,並召見民建聯全體領導,上北京接受指示──注意,不是叫你「支持特首和特區政府的工作」,而是「挺梁是大道理」──這一句,是平時不造謠的愛國親中報紙報道的,所以梁特當日單拖見記者的微笑,不是白笑給你們看的,而是「不打無準備之仗,不打無把握之仗」,梁特勝利的微笑,笑得很有內涵。

0

我厭惡中國人的政治,但我對於文化,很有興趣,中國文化尤為博大精深。香港的傳媒小朋友,不認識中國,不懂歷史,看問題,看人物,只見表面的一層,嘻嘻哈哈。到你也做到像曾氏兄弟那麼愛國的高境界,你就知道創痛了。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07月2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728/19234118

 

資源庫,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智商黃金時代 -陶傑

智商黃金時代

0

英國與荷蘭的大學研究,認為人類智商沒有因科技增進而增長,反而有所下降。其中以即時反應來比較,十九世紀末的人,反應在一百八十毫秒之間,但二十一世紀今天,平均延長至二百五十多毫秒,如果遇上同樣的意外,譬如高空擲物,十九世紀末的人躲得開,今天的人「中彩」機會要高很多。

研究結論是人類智商的黃金時代已經結束,應該是十九世紀中葉,大致是英國維多利亞女皇在位的六十年間。其實讀過一點歷史,對此結論一點也不驚奇。十九世紀中至二十世紀初,是現代文明的「創世紀」。十九世紀中,歐洲已經從法國大革命的血腥中復元,思想大解放,音樂、哲學、科學、文學、繪畫一概成就輝煌,貝多芬、達爾文、狄更斯、佛洛伊德、邊沁、羅素、印象派、攝影、汽車、飛船、飛機,創造力也大爆發。

同一時代,不但歐洲文明先進,亞洲的日本,明治維新也有福澤諭吉、坂本龍馬之一代風流,連中國也出現過「同光中興」之繁榮,當時中國的頭面人物,也有許多有識之士:曾國藩、恭親王、李鴻章,首度出使英國的郭嵩燾,後來的張謇,如果可以穿越時光,這些人的見識,比一百多年以後的人依然高明。

0

未來不一定比過去「先進」,歷史上有許多例證。智商的黃金時代已逝,文明的黃金時代也一樣。

 

陶傑《油尖多士2014年09月1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663962&catID=&keyword=&search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