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陶傑文章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世道別有險奇處 -陶傑

世道別有險奇處

0

十字釘世紀奇案,其中內幕不簡單,要用理性邏輯來看待。
 

首先,在旺角鬧市擄人綁架,與葉繼歡當年在觀塘行劫幾間金鋪一樣,要有很強勁靈敏的身手。因為現場地區車流擠迫,交通燈多,一旦「受害人」大呼小叫,強力掙扎,必會引起公眾哄動。任何強力部門或黑勢力,在執行所聲稱的綁架之時,必事先沙盤推演,計算風險。凡風險高的,必然不會莽然試。
[sc name=”AdWordUp”]

一九五九年的「三狼案」,「三狼」第一次綁架青年富商黃應求,在灣仔告士打道的六國飯店仙掌夜總會門外。地點雖然在灣仔市區,但當時告士打道就在海旁,那時候香港的汽車很少,告士打道海旁也可以很清靜。二十一世紀的旺角是另一個世界。如果綁架,強扭上車,必然不是一個「理想」地點。
 

一九七八年北韓特工綁架南韓明星崔銀姬,在淺水灣海灘。「強力部門」綁架銅鑼灣書店老闆,在午夜的柴灣海旁。因為一張球星的簽名政治照片,要在旺角鬧市抓人,若行跡敗露,要有人問責。
 

政治風波十分詭異。皇姑屯火車爆炸暗殺張作霖、七七蘆溝橋事變、北大女生沈崇強姦案,年代久遠之後,檔案浮現,均另有內幕之說。知識份子論政,往往理想蓋過現實,缺乏江湖經驗,偏偏國民黨和共產黨,都是江湖上起的家。
 

政治上也可以放長線、釣大魚。養兵千日,用在一朝。臥底有許多種,其中一種叫「死間」,屬於「五間」之一,長期栽培隱伏,等待時機,用於一次性消費,達致最大的殺傷力。孫子兵法這樣講:「死間者,為誑事於外,另吾聞知之,而傳於敵間也。」放假消息,或關鍵時刻在敵營演一場戲,算計你的情緒和智商,一本萬利,兵不血刃,將你一鋪清袋。
[sc name=”AdWordDown”]

香港的所謂泛民,不客氣的說一句,平時缺乏進修,讀歷史者更少。大律師很多,很懂得執着於條文,咬文嚼字地跟中國說道理,而不知道中國的Mindset不同,而且政治和學院的政治學,是兩回事,正如在英治香港,辦一份報紙而成功,與大學的新聞傳理系理論,是兩回事。

0

不過香港的六成民意,還是需要一個政黨集團來代表。民主黨天真之敗,不代表其敵對勢力或政府之勝,雖然如果我是梁振英,會懊惱:為什麼這場十字釘鬧劇,不早發生於三年前,在我的任內,而是讓林鄭撿了現成的便宜。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8月1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816/20122335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再說印刷傳媒 -陶傑

再說印刷傳媒

0

印刷傳媒沒落,出版社難以經營。書展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希望香港市民多買點書。
 

今日香港是講究數字的社會,不講求質量。只要求市民消費多買書,少免費上網吸取免費資訊,一切以經濟為動機,「鼓勵閱讀風氣」,是為了挽救出版社這個行業,多於提升民智。
[sc name=”AdWordUp”]

然而,即使書籍,民國學者毛子水在五十年代已經說過:「世間壞的書多,而好的書少。」作家吳魯芹說:「今日充塞市上的,只是書的形式、而不配稱做書的印刷物。」
 

這句話稍一改動,以民國時代中國社會一般的禮儀和修養相比,經歷毛澤東之「文革」洗禮,今日的中國人,其中無胡適、無梁啟超、無徐志摩、無梁思成與林𡽪音、無燕京大學、無民國三十八年之前張季鸞胡政之的大公報、無老舍王世襄林海音筆下的北京風物、無十里洋場文藝中西匯萃的上海;其大量之GDP聲浪喧嘩、證件造假、五毛網路辱罵、廣埸大媽歌舞,到處亢奮咆哮說自己是中國人者,此一數量繁多之人種,以毛子水、吳魯芹指出的「書」和「印刷物」之分別而喻,或亦不知可否這樣說,只是在生物學上仍為黃河流域一帶繁殖承傳之「中國人」的種族形式、而不配稱做中國人的蒙古利亞裔人形動物。
 

與今日比較,五十年代的台灣當然還有許多好書;正如三十年代魯迅林語堂已經看不過眼的民族劣陋質素,若換了今日在生會更為厭惡。
 

其時台灣知識界出了一本研究註解李商隱詩的書,作者將李詩「分體」排列而論證;知識份子周棄子說:這是一本很糟的書,因為李商隱詩只有題材之別,並無詩體之分。什麼叫題材?寫景抒情和以無題隱晦表達牛李黨爭政治失意者,就是題材。樂府、五言、七言律絕,就是詩體。
[sc name=”AdWordDown”]

出版社不服氣,寫信申辯,認為評斥過苛,出版生意已經難做,你這樣一罵我更慘。周棄子引文史證據再駁斥,最後說:「市面上沒有李義山的集子賣了,逼得我們書再糟亦不得不買,這是你營業的成功,但不能抵銷你無知妄作的失敗。」

0

這才是真正關於「書」的爭論,在六十年前。今日華文印刷傳媒,不論生意好不好,「市場」恐無一人知道誰是李義山。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8月14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814/20120314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戴妃陰魂不散 -陶傑

戴妃陰魂不散

0

王妃戴安娜車禍橫死二十年,英國民間對這位傳奇女子的死因和生平興趣不減。

還記得當時被指醉酒駕駛的中年司機尚保羅嗎?他八十五歲的父親最終開腔:在車禍之後,他的兒子的死因,蘇格蘭場一名高級警員親口告訴他,戴安娜是被謀殺的。尚保羅的老父說,這句話令他困擾二十年,他只想死前知道兒子因何而死,但看來這個願望不會實現。

[sc name=”AdWordUp”]

不能以陰謀論判斷王妃是死於謀殺,惟此案其他的疑點極多。首先,尚保羅並無喝醉酒駕駛的習慣。他的父親力證:他是一個可靠忠實的人。此外,車毀人亡的那輛平治,行車紀錄顯示曾經三次撞車,維修三次。接載王妃和情夫的一輛汽車,怎會有如此紀錄?司機如果酗酒,又怎會得到埃及富商杜迪的信任?那天的晚上,尚保羅在哪裏喝酒?因何而飲?因何醉酒仍要堅持開車?這一切二十年來都沒有交代。

王妃之死雖然有疑點,但疑點不是證據,證據可能要在三五十年後才披露。人類本性多疑,喜歡刺激的故事,所以陰謀論流行:沙士病毒是生化武器、美國阿波羅號從來沒有登陸過月球,而登月片段是電影大導演寇比力克在片場的秘製;得到獎賞,他拍了《二〇〇一年太空漫遊》。美國總統奧巴馬是穆斯林,而且是秘密的共產黨員。外星人正在地球行走,而且活在你和我中間。

陰謀論激發無數的想像與話題,即使在中產和專業之間也很流行。茶餘飯後談論,無可厚非,事後一笑置之。但若真正相信,則變成愚昧大眾。

關於香港的陰謀論也有不少。例如指港督府地底有一條秘道向下直通滙豐,因為滙豐有一座金庫,一旦中國派解放軍侵略香港,港督可以和滙豐大班在秘道匯合,將金條火速運走,以策安全。

此一陰謀論在中環盛行多年,後來被拆穿:港督府確實有一個藏酒的地窖,但並無秘道內通滙豐。如果有,港督楊慕琦在太平洋戰爭之中,應該可以與黃金一齊轉移。

況且滙豐銀行裏的金條怎樣由秘道運送?地洞是否可以內通停泊的皇家潛艇,港督和滙豐主席不必重新返回地面,就在秘道通往海底的水道中,神不知鬼不覺逃遁?如果有潛艇,怎樣進入維港而且剛好泊在皇后廣場?還是秘道繞一個角度,向右接通添馬艦?相信陰謀論的人,不會過問細節,而細節往往就是陰謀論的死門。

甘迺迪被殺則有種種細節的陰謀論,解釋得好像天衣無縫,唯有這一宗是眾多陰謀論裏最有機會成立的,因為人物眾多,網絡繁複,而且美國政府一直沒有否認,可謂世界百年陰謀論之王。

戴妃是否死於暗殺?表面支持的理由實在太多。一嫁入王室就不安本分,想擁有王室名號,同時也擁有平民般的自由。加上天生麗質,自幼被周圍的讚美包圍,又沒有讀過大學,只教過二年幼稚園,如此天真爛漫的性格,不夠成熟,實無法擔當人生巨大的挑戰。

換一句中國的老話,就叫做「無福消受」。命運很奇怪,有的人中了六合彩多寶獎金,一下意亂情迷,胡花亂霍,很快就敗光變回窮光蛋。英國一名三十出頭的男子,患了淋巴癌,最近終於戰勝癌魔,與太太舉行慶祝,在懸崖邊野餐,樂極生悲,不幸掉下懸崖。戰勝了癌魔,卻戰勝不了命運。

[sc name=”AdWordDown”]

戴安娜死在任性,但查理斯性格不合也是主要原因。王室裏偷情不是什麼新聞,但不要過分。戴安娜後來情迷伊斯蘭的男子,結識一個醫生,後來棄而轉投哈羅百貨公司的太子杜迪。杜迪的父親法耶德,是英國內政部長期監控的對象,雖然收購了名店,但一直不獲英國籍,懷疑他與中東軍火交易有關。

0

這樣的家勢,戴安娜如果聰明,理應退避三舍。但她太天真了,而且不懂政治。或許她是另一個「我討厭政治」的犧牲品,一生追求愛情浪漫和自由,但豈知你討厭政治,政治卻愛上了你,許多人就是這樣糊裏糊塗做了歷史的亡魂。

[sc name=”AdRelate”]

陶傑《摩星嶺上2017年08月12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ka.mpweekly.com/blogger/%E9%99%B6%E5%82%91%EF%BC%8E%E6%91%A9%E6%98%9F%E5%B6%BA%E4%B8%8A/%E6%88%B4%E5%A6%83%E9%99%B0%E9%AD%82%E4%B8%8D%E6%95%A3?cat=83

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一念千秋 -陶傑

一念千秋

0

電影「鄧寇克大行動」紅遍全球,導演權力龐大,激發西方重新探討當年希特拉為何兵圍鄧寇克,但最後卻決定放英國一馬,讓四十萬大軍大部分可以安全脫險。

鄧寇克大撤退之中,希特拉的動機,七十年來一直是歷史學家不解之謎。有多種說法:第一,希特拉想留下一點兵力元氣準備東攻蘇聯。第二,是空軍元帥戈林反對趕盡殺絕。第三是希特拉剛愎自用,明明許多將領反對,硬是不聽,要顯示個人權威。第四個原因是希特拉想向英國剛上台的邱吉爾示好,希望能與邱吉爾私下接觸,展開和談。

以上四大原因,第四個最沒有人相信,而且被許多名家否決,認為希特拉殘暴不仁是個瘋子,而且早晚覺得要進攻英國,絕對沒有與邱吉爾和談的打算。

[sc name=”AdWordUp”]

但我認為鄧寇克之謎,第四個原因最可信。

首先,希特拉確實有初向邱吉爾示好之意。不要忘記,在鄧寇克行動之前三星期,邱吉爾方始上台,是一位新首相,正如今日美國的狂人大亨總統上了台,普京再反美,也想伸出「友誼」之手,試探一下是否可以不必美俄再對抗,兩個大佬坐低談妥許多問題。

希特拉是個狂人,但不是瘋子。若無與邱吉爾和談之意,後來乘飛機密訪英國、被迫降而囚禁於蘇格蘭的助手赫斯又如何解釋?赫斯獨自駕飛機闖英國境被迫降,從此被囚禁倫敦塔,英國政府歷來對此事隻字不提,因涉國家機密。早有歷史學家指出,身為二號親信的赫斯,是奉希特拉之命來和談的,但被邱吉爾拒絕。

因此當時希特拉想一探虛實,此可能性最大。希特拉對英國並無深切的惡感,反而很仰慕英帝國的成就。一九四五年在覆亡之前,希特拉有一講話,高度讚許英國帝國版圖。一海之隔,希特拉並無攻佔英倫全島的野心,或許有想過,但回復理智,他會認為如果戰爭勝利,與英國共治世界,比殲滅英國、一人獨霸更為現實。

[sc name=”AdWordMid”]

許多人研究歷史,被後來的事件發展影響,忽略了當事人對當時的情境性格心理的深入研究。後人評論希特拉的性格,多被他後來屠殺猶太人的瘋狂行為嚇得目瞠口呆,覺得希特拉簡直是撒旦化身。但歷史研究要記住一條:「有早知,冇乞兒。」一九四○年五月的希特拉,或與一九四四年的同一個人不同。正如一九三六年英國保守黨首相鮑德溫的政府,也只是將希特拉當做另一個拿破崙,完全沒想到他想征服歐洲之外,還大舉滅猶。

歷史學家被後來發生的事件影響了對前面一事的判斷。他們往往忘記了:一個強人領袖,ABCD四事,事件CD的決定,往往因為AB引起的結果而導致。

譬如當初如果希特拉能與邱吉爾和談,邱吉爾答應希特拉的條件:我保守中立,我讓你佔據歐陸若干國土,但你不要與日本結盟,我抽調兵力,監察遠東。將來全球的殖民地由英、法、德三大強權來劃分,而將南北美洲交給美國。

如果當年邱吉爾有此想法,後來希特拉會不會屠殺猶太人?AB兩事如果有變,不一定衍生C和D,有可能另變成E和F。

正如男女遇上了,因為緣分戀愛而結婚,生下兩個子女。女方要等到很多年後成熟了,回過頭來才會感嘆,當初如果沒有身邊這個男人,嫁了另一個在月下彈琴的男人,眼前這對兒女根本不可能出生,而自己擁有的是另外兩個孩子。

命運的玄妙,要人到中年之後才明白。而所謂命運的軌跡,只不過像打桌球,第一Q擊出,打散了桌面的一堆紅球,每一局、每一記,都有不同的或然率。

邱吉爾當年性格強硬,也可以說是正義的原則堅定,決不與希特拉談判。邱吉爾心想希特拉一旦攻入英國,德軍殺進唐寧街,他自己抱着必死之心,會拿着一把手槍在燈柱後戰鬥到中彈而死。邱吉爾是軍人出身,在關鍵時候,他的戰士性格蓋過文人和政治家。這一注狠狠押下去,成王敗寇,以他的口才和文采以勝利者的姿態,昂首進入了歷史。

但當時若一念之差,邱吉爾肯私自與希特拉接觸又如何?以後的事件會否改寫?德國不與日本結盟,美國不會切斷馬六甲的海上航線。美國不與日本衝突,日本就不會偷襲珍珠港。沒有珍珠港事件,歐戰只是歐戰,不會有太平洋戰爭,美國不會參戰到亞洲這邊來,中國的命運以後也完全不一樣。

[sc name=”AdWordDown”]

鄧寇克之謎是那個時代歷史的一個蟲洞。經此「蟲洞」,可以內窺其他的平行時空。他想給邱吉爾一個機會,但遭到拒絕,否則絕對無法解釋為何德國只要動用十架八架飛機而不由,在鄧寇克海灘投下幾十個炸彈,四十萬大軍就會完全報銷。以後還有沒有諾曼第?不太可能。

0

因一人的一念之差,在或然率中偶然改道,影響了千萬人的生死。歷史不是必然的,而是太多的偶然。今日世界進入了相似的十字路口。美國狂人總統、普京、金正恩、習近平,這幾個會有太多一念之差的想法,而且各自不受制約。人類的命運,生死凶吉,也就陷於另一個十字路口。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8月13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nextplus.nextmedia.com/columns/%E5%9D%90%E7%9C%8B%E9%9B%B2%E8%B5%B7%E6%99%82/20170813/537558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關島夢魂 -陶傑

關島夢魂

0

由於北韓導彈危機,太平洋小島關島成為國際焦點,更有可能變為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線。
 

對於香港人,關島是一個很陌生的地方。中學的年代,同班的一位很文靜的女生退學,據說舉家移民關島,我們都吃了一驚。關島在什麼地方?除了是美軍基地,一無所知;除了藍天碧海,也別無想像。一個月後她寄回一張明信片,啊,園裏真是一個如此遙遠的所在。
[sc name=”AdWordUp”]

關島五百年前由葡萄牙航海家麥哲倫登陸而發現(Discovered)。一六六八年,關島為西班牙人佔領,以關島為跳板,西班牙艦隊經此處補給,長驅直入菲律賓。直到一八九八年美西戰爭,美國戰勝,佔領關島,根據同年的巴黎條約,西班牙將關島割讓給美國,成為美國的一個島嶼。
 

第二次世界大戰前,關島和薩摩亞、夏威夷、菲律賓等,都是太平洋美國司法管轄區,直至珍珠港事變,日本佔領了兩年半。
 

由於關島插的是美麗的星條旗,很合邏輯地,近年中國孕婦湧往關島生育,更成為關鳥新興的消費大軍。
 

中國孕婦關島生育旅行,可獲取美國籍,在這方面,不知香港中產婦女消息有沒有大陸姊妹(如果真可以當做姊妹的話)那麼靈通。要行動可須快了,關島隔鄰的塞班島亦屬美國管轄。塞班島出生的嬰兒,二○一五年,七成的父母都來自中國。塞班成為中國人的生育殖民地,關島緊隨其後也有可能。
 

今日朝鮮核威脅針對關島。一旦爆發戰爭,一切以決勝為優先,人命損失是次要的考慮。美帝國主義據說是很殘暴的,但可以參考一九四八年國共大戰的先例。
 

當年解放軍用人海戰術,與國民黨的杜聿明和張靈甫等軍隊對決,將蘇北淮海一帶的平民百姓推上前線,迫令國軍不敢開砲。
[sc name=”AdWordDown”]

一旦關島開戰,美軍不知會不會發狠,向歷史上的解放軍學習,將中國孕婦全部驅往關島懸崖,迎接金正恩的導彈。不知中國的習近平主席會不會以血濃於水的理由,保護中國僑胞,派解放軍跨過鴨綠江,懲罰北韓殘殺中國孕婦?

0

此為關島導彈危機的無數懸念之一,不禁令人引起遐想。Anyway,我忽然想起許多年前那個不太熟的女同學,她應該已經成了家,有許多子女。那時我們喜歡聽Carpenters兄妹的民歌,其中有一首,叫做 Top of the World。當年我一聽到此曲的旋律,不知何故,總想起一張明信片。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8月12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812/20118544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有種就快點跳 -陶傑

有種就快點跳

0

今日我終於明白,為何在大陸一些城市,有人站在屋頂天台想跳樓,下面一大堆人圍觀,看不耐煩,很冷血地,紛紛叫他趕快跳。
 

看見川普和北韓的小金隔洋罵戰,這個說要放核彈,那個說核彈潛艇和轟炸機早已上足槍膛。一個聲稱可以令日本全島火燒陸沉,也可以擊沉關島;另一個則聲稱可以全世界人類有史從未得見的強大火力報復,所以勿要亂來。到底幾時口水完畢?
[sc name=”AdWordUp”]

地球人口七十億,短視虛妄,貪婪自私,大量消耗能源,破壞氣候,殘殺動物,成住壞空,既然人類自作孽,自取滅亡,是科學循環的自然規律,則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不是好事,卻也不是壞事,而是必然會發生的客觀因果的中性事變。如果必然會發生,那麼早一點發生,必然比遲一點發生好。
 

何況朝鮮半島問題,只是停戰。未完之事,終須了斷。韓戰是蘇聯和中國共產主義發動的起因,不是川普造成的。共產主義一度得西方知識分子信仰,到今日此一病毒,部份轉化(Mutation)為政治正確的左膠思潮,方興未艾,第三次世界大戰,是科學的因果定律。
 

然後就是核彈的左翼邏輯了:當年美國左翼物理學家羅森堡夫婦等,向蘇共提供製原子彈的方法,認為蘇聯也擁有核武,才可以有共同毀滅的恐懼制衡。
 

根據反歧視的平等原則,那麼北韓也擁有核武,為何不可?如果北韓能擁核,為何南韓和日本不可以?左翼認為,美國不應該做世界警察。很好。世界多元,反對超級霸權?那麼全球二百多個國家平等都擁有核武器,世界就會共同制衡、終極和平。
 

所以,今日的核戰邊緣之局面,如果是左翼知識分子所樂見,讓他們求仁得仁,一面唱着大愛之歌,一面化為灰燼。如果是他們不樂見的,那麼他們應該為他們的謬誤和愚昧受到懲罰。
[sc name=”AdWordDown”]

中國人角色如何?如果你愛國,你也一定愛毛主席。愛毛主席,就要學習毛主席的軍事思想。毛主席的軍事思想,終極核心的一條,眾人皆知,五十年代對蘇聯同志說:「我們不怕核戰,核戰來了,中國死一半人口,還有三億,在廢墟上建設共產主義。」毛主席或許不想打核戰,但至少決不怕核戰。現在,體現愛國的機會來了,不要只顧把子女和財產送去美國,凡中國人,大時代,大機遇,更不該畏懼,要顯示民族勇氣和尊嚴。

0

寫到這裏,哈哈我忽然發現,吾愛常識邏輯,吾亦愛毛主席和中國。所以,我忽然有加入在街上仰頭圍觀的許多中國人的衝動,大喝一聲:等什麼,有種的快跳!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8月13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813/20119479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抓 人 -陶傑

抓 人

0

頭號梁粉兼商界精英張震遠先生不幸涉嫌詐騙被林鄭班子名下的商罪科拘捕,許多中環精英大為震驚。
 

因為張先生曾被林鄭推為「全港最好的公職人員」,並生怕傳媒報錯,強調「是最好的公職人員」,不是「最好的人員之一」,即是英文的The best,不是One of the best,令中學生上了一節語意學課。
 

林鄭怎會看錯人呢?但是如果香港回歸中國,了解中國政治,也就不會震驚。
[sc name=”AdWordUp”]

當年偉大領袖毛主席,發動史無前例的文革,首先用一部歷史劇「海瑞罷官」來點火,因為北京的人民日報拒絕轉載批判此劇的文章,盤踞在北京的「彭羅陸楊」官僚集團,首先被開刀。
 

在市長彭真、國防部長羅瑞卿、宣傳部長陸定一、中央辦公室主任楊尚昆被抓捕清算之前,誰也沒有想到毛主席項莊舞劍,真正的目標是誰。
 

主席高瞻遠矚,雄才偉略。想抓捕的是「中國的赫魯曉夫」劉少奇。但一直都檢閱紅衛兵,還恭恭敬敬地請劉少奇主席站在北京天安門城樓。但大事不好,跡象浮現,劉少奇在黨內的排名,已經由第二名降到第八號。
 

中國特色的政治鬥爭,就是「清君側」,亦即「剝筍政策」,由外面刨剝起,逐漸到核心。好處是能營造社會氣氛,節節進逼,層層收網,其間敲鑼打鼓,喧聲震天,這是康熙皇帝在熱河皇家獵塲圍獵的娛樂方式,有很古老的傳統。
 

所以中國成語有「聲東擊西」、「敲山震虎」之說。就像說故事,起承轉合,開頭是跑龍套的出場,主角尚未現身。生旦淨末,各司其職,主角出場時,才有鼎盛的戲劇效果。
[sc name=”AdWordDown”]

英治時代,行政局議員十分華貴,有如阿瑟王身邊的圓桌武士,不會在卸任之後變成被拘捕的疑犯。英女皇的殖民地政府很重視形象,選人精益求精,不是單憑「愛國愛港」就可以入局。

0

自從阿董代表他的民族「當家作主」之後,行政「會議」的人員穿襯衫、不會說英文,談吐漸跟屋邨的阿嬸差不多,見識與北角的大叔高不了多少,而且個個爭着發聲,這樣的一個「班子」,中國色彩漸濃,大陸的政治局委員也在任內忽被扣查,圍獵收網的氣氛漸濃。捧了你之後反手抓捕,林鄭班子後有高人提點,香港特區畢竟漸成熟了。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8月1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811/20117453

陶傑文章

桃花源- 孟子的預言 -陶傑

孟子的預言

0

最近中國網絡流行讀孟子,當然,此一網絡風氣可能局限於有知識喜文藝的人群。他們留意到孟子開卷的梁惠王篇,其中有一個詞彙「罔民」。

「罔」的意思是羅網,當動詞用,南宋的大儒朱熹解釋,「罔民」就是把國民圈在羅網中,令他們無知,隨便宰割,「欺其不見而取之也」,是一種欺騙和陷害。

東周是中國少有的自由時代,也即西方學者定義的「軸心世紀」,指公元前的幾百年內東西方恰好都有偉大的哲學思想興起,有如形成軸心,影響後世千年的人類文明。

[sc name=”AdWordUp”]

孔孟雖然並稱,但孟子比孔子激進得多,風格有點像今天的辯論,不像孔子那樣只是陳述事實,譬如孔子說「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但是義和利怎樣界定,是不是非黑即白之簡單劃分?如果君子的使命是報國,但報國的目標是甚麼?為國家謀得更好的利益,這算是義,還是利呢?好像明朝的海瑞,只顧保持自我清官的名聲,不做實事,又能不能算「義」?讀孔子都是沒有解釋的。

孟子往往有更進一步的解釋,梁惠王問孟子治國,孟子有各種詳細解釋,其中有一句名言叫做「因無恒產,則無恒心」,如果老百姓沒有固定的財產收入,就不會有道德觀念,然後為非作歹,政府卻治他們的罪,就叫做「罔民」,因為這種人受現實局限,無法自足自立,也想像不到何謂有品質的生活、做人如何要有道德、尊嚴等等。

中國的網民讀到這句話,聯想到自身處境,認為孟子所言,依然適用於今:因為中國人沒有公民權,即使有財產也可以隨時蒸發,總是遑遑不可終日,只知逐利而沒有其他目標,導致道德崩壞,全民皆罪人。

[sc name=”AdWordDown”]

孟子生得太早,幾乎沒有可能興起私有產權的概念,很可惜。但在戰國時代,中國的貴族和士人依然相信「父子主恩,君臣主敬」,絕對不是權力一面倒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孟子還提出「君臣對等三原則」:「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讎」,雖然並非現代意義的「平等」,但已經超越中國後世的一千年了。但就是這些觀點,在中國政治中很難容得下,孟子從來都不是中國政治思想的主流,尤其是乞丐出身的明朝皇帝朱元璋,乾脆認為孟子大逆不道,一度廢除孟子配享文廟的資格,又親自刪節孟子的文字,如果孟子落在他手裏,就死得很難看了。

0

當然,朱元璋的王朝也不可能造就孟子,孟子生活在類似歐洲封建的分裂時代,並沒有大一統的君主集權。孟子去見貴族,大家平起平坐,其中那個梁惠王似乎與孟子熟不拘禮,有時直呼「老嘢」,有時又敬稱「夫子」,還罵自己昏庸「不敏」,但這個似乎並無建功立業的梁惠王,因其罕有的謙卑氣度,加上沾了孟子的光,也從此不朽。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7年08月1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86990&tm=70498.8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精神病患全球化 -陶傑

精神病患全球化

0

兩名中國遊客在柏林國會大樓門外作納粹敬禮姿勢,不幸德國警方拒絕大愛包容,又不尊重中西文化差異,加上眼紅中國人有錢強大,予以拘捕。
 

中國遊客大鬧海外,不論機場還是景點,不是大罵空姐就是掌摑侍應,或者當街歌舞喧騰之類,這類事件多了,也就習以為常。
[sc name=”AdWordUp”]

皆因為整個民族的精神狀態,處於亢奮囂狂之中,明眼人一望即知,也就是在國家民族患有集體的精神病。
 

精神病學博大精深,西方對此研究,有三百多年。時至今日,有幸西方醫療昌明,深入研究所得,精神病共有超過四百種:思覺失調、精神狂躁、抑鬱症、被迫害妄想症、歇斯底里、精神分裂,還有香港人近年見識過的反社會人格障礙和條件反射型的說謊等等,大大小小,名目繁多。
 

香港工作人口三百八十萬。據官方統計,還有精神病而曾尋求公共醫療服務者,有三十五萬人,這一數字尚未包括看私家醫生者。換言之,香港的成年工作人口,還有精神病者最保守估計應佔至少十份之一。換言之,每天閣下到酒樓,一坐下來,看見黑壓壓的一片,就可以假設,其中有十來二十名精神病患者與你同在。
 

香港是正常社會,戰後七十年來發展平穩,尚且有這麼許多精神病患。大陸十三億人口,以香港人比例,設想成年工作人口八億,其中大量中年人曾經「文革」的瘋狂年代,「改革」之後信仰顛覆,進入暴發時化,鐘擺由一極擺到另一極,由赤貧進入巨富,精神心理狀態如何經得起此地獄天堂的冰火式撕裂,許多中國人得了狂躁亢奮的精神病,不足為奇。
[sc name=”AdWordDown”]

一成工作人口即是八千萬。此一比例估計,可以粗略解釋為何「走向世界」的這總人口,性格行為,出現大量荒誕異常。到溫哥華買了房產,砍樹填水泥,在巴黎名店門口集體蹲坐,大包小包拆出來,點算戰利品。空中小姐地勤回嘴辯駁,即刻一個巴掌。是因為情緒過度亢奮,無法平復。

0

這一次舉示納粹手勢,也是同樣理由。大陸網民跟着發飆,嚴正質問西方不是講言論自由嗎?精神病患者其中一個共通症狀,就是全世界都錯,自我中心永遠正確。環顧四周,北韓有一個,眼看美國白宮也出了一個,這下好,我們這一代趕上了,有戰爭,趕快開打,像毛主席說的,人口死一半反而好,在廢墟上重建共產主義。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8月1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810/20116467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叛逆的一代 -陶傑

叛逆的一代

0

一個十六歲德國少女過去三年參加恐怖組織伊斯蘭國,現於摩蘇爾被俘,德國政府正與伊拉克外交斡旋,想將她引渡回國,以免在當地判決而被處死。

德國傳媒說,這個少女在組織內擔任「道德警察」的職務,主要監督女性衣着,如有違者,即處以鞭刑。至於她有無親自行刑,嚴格鞭打違法的女性,則未有證據顯示。

少女被捕之際,現場圍觀人等甚眾,幾個押送她的伊拉克士兵命令路人讓開,口稱「她是德國人,她是基督徒,」但問題是,她之所以勇闖伊拉克,為伊斯蘭國效命,應該是已經皈依了伊斯蘭教,又怎麼會是基督徒?

[sc name=”AdWordMid”]

德國少女如今聲稱厭倦了戰爭和煩囂,祈禱回家。十六歲的年紀,本來可以留在德國升學,甚至選修哲學、音樂、建築、設計等,以德國的教育水準和知識基礎,像香港媽咪常說的「贏在起跑線」,已經比世上絕大多數人都幸運了;而不必跑到硝煙瀰漫的戰區,以監管其他女性同胞的衣着並對之施以鞭刑——選擇後者到底是實現了甚麼人生價值呢?

為何會有這種「天堂有路不走,地獄無門自闖」的選擇?因為左翼思想氾濫,年輕人盲目崇拜「左」的潮流,甚至視本國傳統文化、宗教信仰等,為落後反動之「右」,誤信全球大同,全不知「現代文明」得來不易。

0

叛國投敵,如果換在七十多年前,絕無後悔的選擇,今天的西方文明雖然軟弱,但畢竟仁慈多了。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8月0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86767&tm=7327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