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陶傑文章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只是喜歡與否 -陶傑

只是喜歡與否

0

加塔隆那公投獨立,西班牙馬德里政府不准,因為違反一九七八年的憲法。國王菲力浦六世也公開講話,所以加塔隆那雖然公投成功,但獨立領袖也口氣軟化,聲稱只是贏得獨立的「權利」,此一權利,卻不必踐行,尤其不必即刻實踐。
 

有人推出新亞書院創辦人錢穆的神主牌,反對港獨。錢穆沒有講過港獨,但講過歐洲國家的分裂,並認為西方分裂,是一種常態。一九八七年,錢穆來香港中文大學演講:
 

「究竟人類集居的理想,是分過於合對,還是合過於分對?這個問題不在我今天的討論範圍之內。西方人好分,是近他的性之所欲;中國人好合,亦是近他的性之所欲。今天的中國分成了兩個,然而我們人的腦子裏還是不喜分,喜歡合。這不是一個理論,說國家一定要合。我是江蘇人,江南和江北,應可分成兩個國,至於兩個國好呢,還是一個國好呢?這不是好壞的問題,是喜歡不喜歡的問題。」
 

錢穆是一個理性的斯文人,只是說身為江蘇人,若江北和江南分為兩個國家,他不喜歡。不喜歡,是一種情感的態度,錢穆說得清楚:絕對不是一種是非的論斷。
 

古往今來一切國家的獨立,都只是一個喜歡或不喜歡的問題。加塔隆那人喜歡獨立,但西班牙不喜歡,整個歐盟也不喜歡,英國和美國都不喜歡,因為這樣會引起骨牌效應,導致蘇格蘭、法屬科西嘉、意大利北部一個講德語的山區,還有西班牙境內的巴斯克紛紛要求獨立,導致西班牙解體,歐洲也骨牌效應,隨時變成一百多個國家。
 

出現這種局面,誰最喜歡呢?俄國的普京報蘇聯解體之仇,普京喜歡。整個伊斯蘭世界,從此可以對歐洲文明分而治之,分而侵之,也很喜歡。世界上所有敵視西方文明的國家,眼見西方衰落甚至解體,也很喜歡。

0

西班牙中央政府沒有迫害加塔隆那,容許其真正的高度自治,雙方對民主自由的價值觀一致。加塔隆那不是庫爾德,也不是二十世紀初的阿美尼亞,沒有遭到文化和種族的欺凌和滅絕。身為國際地球村公民,若支持西方的自由民主,則不可以支持西方的敵對國家和文化,也不會樂見反西方文明的勢力得逞。所以,以錢穆的「喜歡論」看西班牙的分裂危機,你喜歡嗎?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0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1009/20176310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你只想回味的事和人 -陶傑

你只想回味的事和人

0

英國日裔小說家石黑一雄得諾貝爾獎,瑞典委員會讚頌其作品對於人的回憶、以及如何埋藏傷心的往事,有很深沉的探討。
 

人的一生,平均經歷二十四億秒。在理論上,每一秒鐘都留下記憶。美國猶太心理學家賈恩曼指出:人的自我意識有兩種,一種叫「經驗自我」(Experiencing Self),另一種叫「記憶自我」(Remembering Self)。
 

人的意識感覺的所謂「現在」和「當下」,只有三秒鐘。因此什麼叫做「往事」?嚴格來說,三秒鐘之前的見聞和經歷,已經算是「往事」。
 

然而每一個人對於往事的經歷,帶有篩選。賈恩曼認為:西方國家的中產階級,假期喜歡去旅行,旅行就是人對於「記憶自我」的蓄意選擇。也就是說,旅行時你會拼命拍照、Selfie,上班時你不會,因為你認為旅行的經歷總比日常上班時更美好。
 

因此,中國政府希望中國的平民仇恨日本,但香港的年輕人對於日本總無法仇恨得起來,因為香港人去日本旅遊享有免簽證優惠,港女港仔對於日本的一切飲食服務文明,以及日本人的禮貌,都美好無瑕,東京、大阪、北海道,有大量蘋果手機的Selfie圖片為證。
 

香港下一代「記憶自我」的話語權,操縱在日本手裏,以及英國末代港督彭定康的手裏。因此當愛國愛港的中國上一代人,嘮嘮叨叨地不停講述所謂的南京大屠殺和鴉片戰爭之類,還有什麼一九六七年反英抗暴、白皮豬如何欺凌中國同胞呀什麼的,這一切都只屬單方面叫你仇恨日本和仇恨英國殖民的「論述」,對於二十一世紀,香港的下一代,一句也聽不進去。
 

單方面的論述,只限於言詞,對於聽說話的人,只是上課,連上班工作的刻板生活也不是,連「經驗自我」也無法建立,更何論由每一個人自我挑選的「記憶自我」了。

0

因此,我很同情林鄭特區政府如何使出吃奶的力氣推行「國民教育」,很難很難的,除非先立法禁止港女港仔去日本旅遊,同時則高官和有錢人的子女不送香港的「國際學校」和英國寄宿學校。同時實行十年,其間全香港中小學強制看「戰狼2」、「戰狼3」一直到第十集,香港下一代才愛國有望呢。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1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1010/20177369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慎勿對號入座 -陶傑

慎勿對號入座

0

英國作家石黑一雄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日本傳媒和網絡以片假名稱之,強調這位得獎者以英文寫作,是英國人,只是一九五四年出生於長崎。
 

這是得體而尊重的態度,實令人欣賞。並無舉國若狂,聲稱「大和民族揚威國際」,長崎同鄉會、石黑氏同鄉會、長崎市長和日本各大社團組織單位,會歡迎「衣錦還鄉」,爭相宴請,日程酬酢,排得滿滿,千百對手伸過來,皆熱情道賀,你若推卻,即「一闊臉就變」,「背棄祖國」。
 

為什麼沒有此等人來瘋?因為日本早已經是西方國際社會的一員。日本人沒有民族自卑感,諾貝爾獎日本人已經領得夠多,只東京大學出身,已經有十八位諾貝爾獎得獎人,京都大學有十位,名古屋大學有十一個。文學獎更由川端康城早就領了。
 

據說人有富貴氣,需要至少三代見識修養,一個民族也一樣。有若榮國府的賈寶玉,鐘鳴鼎食,見慣尋常。日本和英國一樣,都有貴族,你有你的莎士比亞,我有我的黑澤明,俱行君主立憲,如史記「貨殖列傳」:「夫山西饒材、竹、穀、纑、旄、玉石;山東多魚、鹽、漆、絲、聲色。」所以:「民各甘其食,美其服,安其俗,樂其業,至老死不相往來。」
 

此「老死不相往來」,是很高級的境界。石黑一雄訪問日本,出席演講,坦言「日本對於我已經像外國」,觀眾淡然處之,尊愛其文學之情不減。到得獲獎,日人則以片假名稱之,其讚譽也不因種裔而形成所謂的「情意結」。君子之交,以禮相治,當如是也。
 

不論做人,還是立國,可以有一點點距離否?一人似一時得道,周圍的人慎勿紛紛貼臉過來,好似香港長洲的搶包山,攀親附貴,爭相歡呼投擲綵球;因為若此人倒霉,同一群錦上添花者,定必落井下石,扔的是爛菜根頭,爭相「劃清界線」。

0

一個民族心智成熟,莊敬靜嫻,對於世界,就像得獎人說的,會貢獻多一點Goodness,而不是躁喧和厭惡。此所以二○一七年的諾貝爾文學獎頒得適當。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0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1008/20175530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中國無抄襲 -陶傑

中國無抄襲

0

廣告人怒斥香港的廣告沉迷抄襲,陋習尤甚於大陸。
 

香港七十年代始經濟起飛,至九七大限之後,「創意」日漸枯竭。創作的起點,多來自臨摹,香港則短短三十年不到,本地的創意剛在七十年代勃發,就被「九七」陰影壓了下去,可以說,本來可滋育足以與日本稱雄的香港創作新生代,沒有足夠的時間,因為九七大限而過早夭折。
 

一個社會沒有了靈氣,就沒有了創意。以後的一切,不叫做抄襲,叫做Take reference。
 

廣告人受僱於大企業,廣告人也是受人錢財的。企業的市場經理有最後的決定權,但這位經理,在美加讀商科,而不是美術和電影,他主控所有的Budget,一切廣告意念,要由這位經理主管拍板。
 

要說服這位中國裔的主管接受任何創意,要遷就他(而多數是她)的眼界和胸襟。魯迅說: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是勇敢的。中國人沒有一個敢做第一個的創造人。
 

即使你做了,你沒有任何的Credibility,因為你不是達利、安迪華荷、加藤忠雄,你只是一個香港出生、遊學過紐約格林威治村又回流香港的炎黃子孫,對嗎?
 

所以,如果你的廣告創作是第一手的,你膚色和身份,不可能令一名同樣是炎黃子孫的市場行政經理信服(Convinced),你的第一創意,高於達利和安迪華荷。
 

他是管錢的人,他的判斷是權威,因此你的「作品」,必須有一個香港以外的西方Reference,讓他另行在Google搜索。
 

你要告訴他,你的作品是「參考」了蘋果手機的設計家伊芙(Jonathan Ive)的流線體,而伊芙是英國皇家藝術學院院長,一度為喬布斯御用設計師。
 

用皇家英國、美國、Apple等幾家白人的跨國超級品牌壓下來,就構成一個對方無法Say No的Reference。而Reference,就是中國人在任何「創作」之間,能夠向投資者拿到錢的唯一語言。
 

而中國人在看自己的「創作」時,之所以感到興奮,是因為他們同時也讀懂了西方白人(必須強調膚色)的Reference language。
 

譬如「戰狼II」(這齣中華大片,我只看過網絡的預告,以及中國網民的激讚評論),最大的Reference,是近四十年前美國史泰龍的「第一滴血」,還有布魯斯威利士的「虎膽龍威」,如果我沒猜錯,應該還加上一點點湯告魯斯。這是中國人看了感到「終於我們也拍得出這樣的大片了」而狂喜呼喊的原因,雖然製作人許多是付高薪由美國請來的專家。

0

你不可以說大陸和香港中國人的抄襲癖是無恥,Oh no,一切只是Take Reference,何況他們會告訴你日本五十年代也一樣,而黑澤明的「蜘蛛巢城」確實是「抄襲」了莎劇「馬克白」。對中國人,寬容一點好嗎?畢竟,Unless otherwise claimed,呵呵,大家也是中國人。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03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1003/20170647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做人含蓄點好 -陶傑

做人含蓄點好

0

香港亞洲藏典,有英國畫廊運來三數張莫奈,其中有兩幅蓮池,俱無標價,寫着「價格視乎申請」。
 

華文傳媒採訪藝術品拍賣,記者第一句就是問這件那樣「值多少錢」。英國畫廊主人聽見此等開門見山的赤裸裸問題,眉頭必先一皺,隨即想到這是一個中國人社會,遂又很快寬容,耐性地討論價格問題。
 

藝術品確是市場商品,但是在蘇富比、佳士得等西方文化的拍賣場合,可不可以顯示一點點婉約和含蓄?在問及價格之前,若令人尊重,應該顯示你對這張畫有何觀感,何處值得欣賞,你為什麼喜歡這張畫。若是莫奈或德加,對畫廊主人講一點美術史,令對方覺得你有修養,最後才含蓄地提出價格問題。
 

開畫廊的人,時時遇上買不起作品、但很喜歡作品而又講得出其中竅妙的知音。談論十分鐘之後,即使你不是買家,即使你是一個窮教授、作家、或在酒店工作的音樂師,讓畫廊老闆享受一場有趣的談話(An interesting conversation),即使做不成生意,他也會覺得很享受(Enjoyed)。
 

畫廊是很清高的生意,賺錢為主,卻要一層包裝。有點像香港二十年代的塘西妓院,顧客上門,要的是什麼,人人明白,但要跟那位紅牌阿姑邂逅,詩酒唱和,要慢慢追回來。
 

那一種追求,人人知道是假的,但這個過程不可以省卻。十年一覺揚州夢,才流傳大量唐詩和宋詞。
今日的中國人一上來,赤裸裸問價錢,不論光顧夜總會還是畫廊,對,「不扮高深」,你的時間很寶貴;「只求傳真」,To cut the story short,你要知道價格,因為馬上要趕下場。

 

但是買畫畢竟不同買股票。即使賽馬,對馬的世系血統和往績,除了計算,有一點文化的欣賞。英國的賽馬本為上流社會而設,紳士淑女,在馬圈旁邊,講別的瑣事。
 

有如吃要講一點吃相。

0

太多的麥當勞、大家樂,或一樓一鳳,人就沒有了氣質。不過一個國家只剩GDP和恒生指數,別無其他,快點報價,節省時間,也沒有錯,只不過那位英國畫廊主人那略一皺眉,可以想像,也是許多歐洲名店和酒莊對一個民族的真實態度,即使即刻想到一個錢字,馬上換上笑容。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02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1002/20169834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逆權司機 -陶傑

逆權司機

0

韓國電影「逆權司機」在香港上映,廣受注目,因為許多年前南韓的光州暴動,於香港的年輕人,越來越覺得熟悉。
 

戲中的一個基層的士司機,本來不理會政治,也很愛韓國,是一名韓國版藍絲帶。
 

他討厭漢城的大學生時時示威,堵塞交通,令他生意損失。直到有一天他急需一筆錢,剛好一名德國記者要搭長途的士去光州,為了做生意,他接了這個客,去到目的地才知道戒嚴,無意中目睹軍隊開槍屠殺學生,而且當地司機奮不顧身,為了自由和人權救護。
 

但全國電視新聞卻只說學生是共產黨,司機發現了真相,拚死救護德國記者進出生死場,怕自己接受洗禮,變成了另一個人。
 

香港年輕人看了此片,覺得有共鳴,因為不久之前香港的雨傘運動,大批學生佔領金鐘。其時不止香港的的士司機,也有大量中環進出上班的專業中產,詛咒佔中者,質問他們為何堵塞交通。
 

電影中南韓那個的士司機開頭咒罵學生的對白,與香港佔中時的的士司機和許多中產階級人士的咒駡相同。
 

電影最大的看點,就是劇情發展中南韓與今日香港特區之相似,以及其中包括的士司機這種人對於年輕人抗爭厭惡態度之雷同。在這一點之上,許多擁有博士專業學位的所謂精英,其見識和思考邏輯,不論八十年代的南韓和二十一世紀的特區香港,其實與一名沒有受過多少教育的的士司機並無分別。或許這一樣,可以稱之為自私和狹隘的全球一體化(The Globalisation of Selfishness and Narrow-mindedness)。
 

當然,南韓和香港的命運,從九十年代開始分手。南韓實現了民主化,鎮壓光州學運的全斗煥被投入監獄,當然學生的英雄金大中(可能他真的是一名共產黨)成為民選總統,其後是盧武鉉和今天的文在寅。這樣的結局,不一定每一個人都喜歡,但當年悲劇的源頭,公義和罪惡,分別是清晰的。

0

而香港走上另一條路。與的士司機一樣詛咒香港學生的,分別在於,其實他們一早辦好了西方國家的移民。這就是南韓這齣電影觸動香港人心靈支柱:上半部本是同根生,下半部,我們擁有了兩個不同的世界。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9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929/20167020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過了海是神仙 -陶傑

過了海是神仙

0

特區香港大學英國人校長馬斐森向「蘇格蘭人」記者嚴正指出,香港十家大學校長的所謂「反港獨聯署聲明」,其實並不針對港獨。言下之意,只是在香港特區向文革中國人敷衍交差。
 

真正懂得英文的少數人也早看出來,所謂校長「反港獨聲明」,英文本充滿空白和曖昧之處,詞意空泛,刻意寫成迎合中國人語言智商的Chinglish,是一份特別為「偽命題」而打造的「偽聲明」。
 

至於中文本,也很高明,因為藏有文學創作技巧,全文是這樣的:
 

「我們珍惜言論自由,但我們譴責最近濫用言論自由的行為。言論自由並非絕對,有自由就有責任。所有下列的大學,特此聲明,不支持『港獨』,並認為這是違反基本法。」
 

首先,要留意此一段文字,有三個句號。三個句號,將一段文字分割為三個互不關連的陳述(Statements)。
 

首先看陳述一:「我們譴責最近濫用言論自由的行為」,誰在濫用言論自由?沒有明確說,也包括高呼「殺無赦」的愛國同胞。「最近」到什麼時候?一個月?一年?還是在千年一嘆的人類歷史的長河之中,三五十年亦可算「最近」?那麼大罵「白皮豬黃皮狗」、「婊子毒蛇千古罪人」的,算不算也是「濫用言論自由」之疑犯?
 

其次是陳述一、陳述二,以及陳述三之間,在語意邏輯學上,並無因果承傳的關係。第一二陳述,分別模糊地講「言論自由」,到了第三陳述,則忽然扯到不相干的「不支持港獨」。這是詩經裏「賦比興」之「興」。
 

賦是直指:「他是王八蛋」、「做人要愛國」,一切畫公仔畫出腸,這是中國十四億人包括農民都明白的最低級溝通方式。
 

比是比喻:「大海航行靠舵手,萬物生長靠太陽,雨露滋潤禾苗壯,幹革命靠的是毛XX思想。」先由大海、太陽、禾苗耕作什麼的登場,比喻有生活形象,這是讓一個農民人口接受指導的宣傳心理。

0

最深的是「興」:一件事,本來是主題,但先講另一樁毫無關聯者。最早的詩經:「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兼葭和白露,只是大自然世界所見的植物和氣候,與一個女子,也就是「伊人」,沒有關係。對面有一排蒹葭也好,周生生珠寶的招牌也好,與這位伊人沒有因果的關係,「興」在電影中常見,就是蒙太奇。校長聯署聲明確實與什麼港獨毫無關係,前面兩大陳述,泛泛講言論自由,然後重複一些不相干的「基本法」條文。大學校長是有地位的,有見識的,如愛因斯坦不可以與一群文革廣場大媽合照,否則國際形象和學術聲望從此完蛋。所謂聯署聲明,利用了IQ精神的民族盲點,保障了十大校長的人格貞操,操刀的文明英國人馬斐森功不可沒。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9月2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928/20165876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有了錢撒放什麼都行 -陶傑

有了錢撒放什麼都行

0

一對中國男女,自稱佛教徒,購入波士頓龍蝦、美國珍寶蟹各三百隻,不知何故,跑到英倫海峽「放生」,遭到英國海洋管理組織怒斥:此等愚行,因龍蝦和蟹不斷繁殖,且帶來傳染病,會擾亂英倫海峽的生物秩序,須花費許多公帑來清理,遂判該兩名慈悲無限的炎黃子孫,罰款共九千鎊。
 

在加拿大,另有一名中國女人跑到海邊捕蟹,但只要蟹螯,將活蟹一隻隻剪下蟹螯,餘軀連殼放回海裏,此一割魚翅的半獵鯊方式,也引起加拿大人公憤,將這個中國女人判罰款。
 

中國人跑到非洲,一帶一路,僱用當地黑人獵殺犀牛、大象,取犀角象牙,殺生過份,固然已變為全球公敵。好了,不殺生了,放生蝦蟹,又被英國人指為愚昧。好了,不要非黑即白,中間落墨,半殺生、半放生,捉蟹剪鉗螯,將蟹放回,指望蟹明年會生回一對新螯,哪知道又被加拿大人指摘。
 

慘遭「種族歧視」至此,西方對中國人的種種「偏見」,不因李小龍在「精武門」裏踢翻了幾多塊「東亞病夫」牌匾而有所改變,相反,雖然空前有錢,在世上遭鄙視排斥更甚。吃魚翅不對,放生蝦蟹又不許,吃半條放回也不行,哇哇哇,你們洋鬼到底想我們怎麼樣呀,好像永遠沒有答案,也難怪大陸網絡五毛和香港特區的親中愛國情緒,一天比一天狂怒而偏激。
 

有一本論中國民族性的簡體字版書,大陸華齡出版社二○○三年版,叫做「中國人為什麼這麼愚蠢」──注意,是大陸的簡體字版書──嚴正指出:中國人「有天文觀測,無天文學。有地理游記,但無地理學地質學。有植物栽培,無植物學。有動物馴養利用,無動物學。有數學計算,無數學。有美術,無透視學色彩學……」這本中國書將中國人嘲貶成一文不值,當年我在北京付款人民幣二十五元購入,看了暗叫一聲OMG,共產黨為何出這種書,覺得有點迷惑。
 

中國人不那麼蠢的,會不會是「文化差異」,西方不夠大愛包容呢?英國人不懂佛教,而且倫敦的有色人種包括華人和穆斯林,繁殖力強,移民能力高,加起來已經多達五成半,白人淪為四成半的少數。英國人恐懼外來物種之氾濫繁殖,最終惡紫奪朱,令英國傳統白人身份(Identity)遭到侵蝕,此一恐懼折射到這對中國人身上,遂有此重判。

0

德國大選,愛國的「另類黨」崛起,也一樣心理。我希望西方對中國人少一點偏見,同時中國人的錢再多些、再多些,多達將整個英倫海峽從英法兩國買下,變成中國領海,到時在海裏放大閘蟹,放泥鰍,放生後,丟放幾噸吃完用過的塑膠飯盒木筷和衛生巾,看你還不閉口不成。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9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926/20163710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體貼風筒,溫馨夾菜 -陶傑

體貼風筒,溫馨夾菜

0

在香港的健身會所男更衣室,時時看見──不要心跳,不,不是看見肌肉發達的裸男在擁吻──越來越看得多有中年麻甩佬用一隻風筒吹腳丫,或用一隻風筒吹他那片三角地帶。
 

外國朋友問為什麼會這樣,他們不明白其中的邏輯:洗浴完畢,毛巾可以將任何一部份揩乾,沒有必要用風筒對準腳趾和陰毛吹烘。
 

我嘗試用文化多元的角度解釋:香港人生活節奏緊張,一切趕時間,用風筒烘吹腳趾和陰毛而不用毛巾,只有一個理由,就是使之快點乾。
 

有沒有不衛生的問題?在技術上、物理上、邏輯上,只要那隻風筒沒有接觸到烘吹之目標物,就不會有衛生問題。不錯,北歐人和日本人不會這樣子烘吹,當然,這樣的視覺圖像,令人看見不太愉快,但記住不要歧視多元文化,大愛包容一點就好。
 

還有就是在巴士地鐵車廂裏噼噼啪啪剪指甲,也是中國人在公眾地方時時出現的「一道風景線」。但最近兩年似乎少見了,因為一對手忙於抓着一隻手機滾動着低頭看,比拿着指甲鉗優先。噼噼啪啪之金屬破碎指甲之聲,少聽得許多,坐在鄰座的你,被飛過來的尖指甲條擊中手臂的風險亦相應降低。在這方面,我感謝發明蘋果手機的喬布斯,他為人類建立了功德。
 

中國人以自我為中心,優先要做的事先做,不理會他人的觀感。偏偏西方人和日本人的修養好,尊重其三千年文化,而且怕一干預會招致對方清算八國聯軍入侵及南京大屠殺之吼罵,遂沉默容忍,而對方更認為,這一切行為很正常。
 

自我中心的行為,沒有那麼惡性的,還有喜歡很熱情地替人夾菜。但其中往往引起不快。我最近看見一對父母陪同他在英國留學的兒子赴一宴,主人很客氣,明明有圓桌面,主人家向那位少爺夾了鵝掌,又夾了一隻紅燒乳鴿。

0

我瞟見這位留學富二代用英文寫手機群組,即朋友是洋人同學,亦即這位小哥,很有可能是一名小小的英文人,他不斷婉拒,但做Uncle的主人還不斷給他夾菜。小公子終面露不悅之色,將這些奇怪的菜式拍了照,手機群組分享,菜一動也沒動。最後主人埋單,我看着那隻鵝掌,那隻死鴿子,心想:一席間只做了擺設品,似死得特別冤。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9月2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927/20164807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讓教育歸教育 -陶傑

讓教育歸教育

0

教育大學校董會主席馬時亨呼籲:讓教育歸教育,政治歸政治。十分同意。
 

學習中國文學,亦慎記不可為中國人的政治所左右,須完全抽離。譬如,須承認中國國民黨前副總裁汪兆銘先生的詩詞,遠遠高於中國共產黨的毛澤東主席。寫好中文,百年詩詞,我認為首推汪精衛,次郁達夫,三武俠小說家梁羽生。三人的政治立場絕對不論。
 

汪先生的詩詞屬嶺南派,不喜用典,詞藻淺白,詞意透明,因為過份受制於政治,其人天生浪漫,天真單純,情感衝動,不適合從政,因此中國的政局鑄就了汪氏前後期的不同風格:前期飆落蒼碧,激壯如荊軻;後來則雨飄殘垣,悲婉如李後主。要做一個高級的中國人(假設世上尚有此一品種),愛中國,學好中文與中國精緻文化,則汪精衛詩詞,愛國的小朋友,不可不讀。先讀汪詞,再看唐滌生,何謂嶺南詞風,便有一番心得:
 

「一點冰蟾,便做出十分秋色」、「挹取九霄風露冷,滌來萬裏關河潔。看分光流影入疏巢,烏頭白」。完全是趙少昂的嶺南水墨重彩。
 

至於白話散文,亦只看以下三家:胡蘭成、余光中、張愛玲。周作人、高陽、李敖亦可讀,另金庸亦佳。
 

小說則金庸之外,朱西甯、白先勇、張愛玲的短篇,亦中國現代文學頂𥧌。整個「五四」孕生的一代如巴金、茅盾、丁玲等,完全可以不理,這幾位只當做沒有出生過。
 

以上評級,會惹毛不少沒有讀過幾天書的中國五毛們咆哮怒吠,不過「教育歸教育,政治歸政治」,言論自由嘛,哈哈。
 

不過反觀美國,一小撮黑人球員因不滿總統川普的「白人至上論」,開賽前奏國歌,拒絕站立,遭到川普痛斥,亦令人稱快。
 

華盛頓、傑佛遜、富蘭克林,美國的開國之父,全部是白人。當然,白人也有低級的,但三百年西方文明,皆有教養的紳士精英白人開創。白人並不至上,但白人中有理性和修養者至上──今日第三世界包括中國移民,全部用腳投奴隸主華盛頓手撰的美國憲法精神一票。

0

川普只是四年一度由選民選出來的最高級打工仔,與每一個美國公民一樣,職責為守護和實踐國父憲法。川普不代表美國國歌和國旗。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國歌歸國歌,而狂人總統川普歸川普。這伙黑人球員因仇恨川普,以致仇恨美國國歌,可見一旦人愚昧起來,坑渠水灌了腦子,確不分種族膚色,東西方都一樣。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9月2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925/20162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