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陶傑文章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恐怖狂想 -陶傑

恐怖狂想

0

美國中情局解密拉登日記檔案:原來拉登少年時曾遊英國莎士比亞故居,感到「西方文明的頹廢」。
 

去過莎翁故居的人都記得,這座故居只是一所普通橡木搭成的房子,飯桌、床、椅子,皆五百多年前生活所需。牆壁上沒有裸女海報,有何「頹廢」之處?拉登在日記中說:「我看見是一個與我們不同、道德墮落的社會。」
 

此一結論,完全沒有理性的佐證,唯一的理由是這座房子的外觀、傢俱,以及其展現的生活方式,只是「與我們不同」,於是「與我們不同」,即等同「墮落」。
 

但這個世界不止拉登代表的一種伊斯蘭生活方式。
 

一個外人來到沙地阿拉伯,看見阿拉伯佬在沙漠上住帳篷,「與我們不同」,也可以得出阿拉伯文化墮落的結論。
 

而此一結論,還可以補一個環節:「因為一個阿拉伯男子,與一頭雌駱駝,在沙漠之上,漫長的日夜,可以令人產生道德墮落的聯想。」但是莎士比亞故居裏的桌子、椅子、櫥櫃,件件是死物,並非一頭雌性的牲畜。
 

極端的思想,來自毫無邏輯的偏執聯想,包括中國的紅衛兵,看見由香港來的女性穿裙子,也像拉登一樣,認定其生活方式,與「毛主席領導下的我們不同」,於是下令將裙子剪碎。裙子還可以令中國人聯想起「女人大腿」,但是木頭桌椅,有何性方面的聯想聯繫?完全是一個Missing Link。
 

美國政治思想家亨廷頓正確地指出,人類的三大「文明」:西洋、中國、中東阿拉伯,必然引起衝突,卻沒有講衝突的原因。
 

中東「文化」,不必任何聯想,即可將任何「與我們不同」的人列為毀滅的目標。中國「文化」,以「阿Q正傳」的小D尼姑的身體部位形似聯想,可將「令我引起聯想」的人列為敵對和打倒的目標。只有西洋文化,講證據、邏輯、推理,任何聯想,均不可以入罪。

0

這三大「文化」板塊,有兩塊皆可隨時發展為恐怖之列,只有一塊講道理。難怪這個世界,那兩板塊的人,不管暴富、賤民還是難民,都拚命擠上剩下那一塊,搞得那僅餘的一塊也一塌糊塗。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1月04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104/20203592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不要撈這行 -陶傑

不要撈這行

0

荷李活抓淫魔,另抓出一個性格巨星奇雲史佩西(Kevin Spacey),指他二十六歲時醉中曾非禮十四歲少年。
 

但史佩西很聰明,危機處理,即刻宣佈「出櫃」,公佈同志身分。這樣一來,全世界對於史佩西的追殺,即變質為對同性戀弱勢族群的迫害。
 

我再說一次:身為電影觀眾,只看電影好不好,絕不關心製片人和電影人的道德品格。只要沒有犯法,管你幕後性騷擾了幾多個同性或異性,片子拍得好,就喝采。
 

正如萬一你要做心臟搭橋手術,你的心臟專科醫生,醫術得你長期信任,也是名滿國際的大國手。他替你做手術之前三天,忽然傳出他前幾天非禮過一個小護士、性騷擾過一個清潔女工,還對一個實習女醫生口花花,一家醫院,忽然鬧得滿城風雨,請問你會不會因此而換另一位醫生?
 

有點邏輯常識的,都不會,對吧?所以,看到維恩斯坦蒙難,那麼多低B或偽善的人在四周加入口水大批判,我故意網上訂了一套維恩斯坦電影公司經典作品DVD珍藏版,以示打氣支持。
 

憤怒聲討維恩斯坦的衛道人士,雖以大媽為主,還夾雜基佬一二。現在基神史佩西遭到迫害,希望基界可以收聲,發揮感性,醒過來,支持史佩西,勿與憤恨滿腔的西洋菜街程度的大媽一樣見識就好。
 

因為這些人除了人身攻擊,卻總不能回答最起碼的雙重標準問題:為什麼波蘭斯基強姦幼女,荷李活一直奉為英雄,而維恩斯坦則要驅逐出行?因為波蘭斯基是猶太人?因為波蘭斯基是電影才子?因為波蘭斯基是一位靚仔導演?哈哈,咄。
 

如此潔癖,不要撈這行。四十年代,年僅十二歲的莎莉譚寶,由她媽咪帶着去見美高梅的製片家。製片家看着小天使一般的小女孩,跟她母親搭訕着,就拉開自己的褲鏈,掏出陽具,讓莎莉譚寶觀看。
 

我們的荷李活版馮寶寶,因為年紀小,看見這位老伯伯忽掏出一根紅黑香腸,覺得很滑稽,哈哈大笑。結果呢?莎莉譚寶得到了片約。
 

反對製片家淫魔霸權?不要撈這行,我建議進尼姑庵。尼姑就沒有磨豆腐或跟街角之方丈淫亂的?如果沒有,這個世界就好Boring啦。

0

史佩西最新的一部電影「叛逆字傳」,演「麥田捕手」的出版人,好看得不得了。繼續支持House of Cards,繼續期待維恩斯坦公司的新戲,我高舉V手勢,喜呼:Yeah。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1月02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102/20201351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不懂過去,如同白痴 -陶傑

不懂過去,如同白痴

0

香港人的教育主動鄙棄歷史科,現在終於有人知道,付出了代價。
 

二十一世紀,許多人恐懼醫學上的腦退化症,然而一個社會鄙棄歷史科,是一個社會共同選擇患上集體的腦退化症。
 

現在資本主義社會的特徵,隨着商品技術的革新,市場潮流必須維持變化,利潤必須建築在消費者的貪新忘舊的習慣之上,而貪新,最大的意識動力,就是健忘。
 

在全球用蘋果iPhone7手機時,消費者必須忘記iPhone6。在用iPhone時,必須忘記Nokia。全民用Nokia時,必須集體忘記Motorola的大水壺。你的記性太好,或你不容易摒棄一切關於「昨日」的意識,你就很難被一項新出的商品洗腦,因為新商品必須令你信服:你活在一個新時代。
 

所以資本主義的自由市場經濟,本身有一種動力,要「市場」勿對一切「昨天」發生過的事再有興趣和記憶。在經濟上,這一點已經是消費主義的洗腦,但經濟和政治是人類社會活動的兩面體,在此一商品經濟潮流之中,極權政治即有機可乘。
 

香港人是資本主義自由市場最極端的實驗室,因為這個城市的人,做人的理想原則,除了利潤兩個字,別無其他。
 

香港人之中頭號的消費活躍族群,就是港女。港女的交談話題皆不離飲食購物、扮靚護膚,其中頭號無聊敏感的話題就是「年齡」。港女帶領潮流,整個香港消費社會,都很恐懼、而且排斥「老餅」此兩字。
 

香港什麼都講In,而所謂Young,是In的唯一定義。韓星和大陸小鮮肉,成為這種社會唯一追捧對象。然而大腦一旦洗掉記憶,有如減肥,脂肪消耗時,不止外面看得見的肚腩腰圍,身體裏的脂肪肝、心臟血管裏的膽固醇和脂膏,也一齊減。
 

所以一個電視綜藝節目講日本最新飲食消費潮流又有兩個港女藝員豎起V形不斷叫喊「嘩」和「Yeah」的都市,對於同一個日本的坂本龍馬、伊藤博文、日俄戰爭不會有興趣。對後者這些事物沒有興趣,必然也對歷史學科沒有興趣。
 

但是這種人口,卻很容易統治。因為極權統治者如史太林和東德,都憑強大而久遠的檔案來統治。他有你三代詳盡的檔案,但你對他過去的背景一無所知,你的地位只能是順民。

0

香港人哪有資格「港人治港」、而會治得如英治之出色。三十年前我斬釘截鐵說過:No way。今日更加堅持。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3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031/20199219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擦鞋終究是學問 -陶傑

擦鞋終究是學問

0

擦鞋拍馬屁是中國人的傳統文化,在全球化的今日,此一中國文化應該得到大愛包容,或尊重,而且每當戲劇情節到峰迴路轉處,還應該予以欣賞。
 

但是吹擦拍畢竟是一門歷史悠久的中國學問,低如王婆侍候西門慶,高如薛寶釵王熙鳳圍繞着賈母,不僅須深諳中國宮廷妃娥太監臣子與帝皇之間層級繁多的人情世故,還須了解西洋的人性心理學,施以中西合璧的複合方法(Complex methodology),方可拍馬屁避免拍在馬腿,吹捧阿諂淪為鬼吹燈。
 

譬如香港特區政府教育局下令,全港中小學,必須在課室直播中國的「基本法」權威李飛宣講「基本法」,當做上課。
 

此一命令,不但引起抗中人士的洗腦爭議,連中產和富豪家長內心也反感──須知香港名校學費不菲,每一節課,對於學生消費者,須物有所值。佔用兩節數理英文的時間,李飛爺爺講完,教師還要解讀,學生還要就指定的愛國標準答案範圍內討論和思考,還要綜合評估,學生家長即使是地產財團老闆或人大代表,也會肉刺。
 

何況讀更昂貴的國際學校,洋人主理,學生則可免去此劫,益發證明一項真理:這個世界,錢多付一些,優惠和享受果然更大。
 

至於洗腦,反倒不令人擔心。西洋菜街的紅歌大媽團天天喧唱,街上店舖的售貨員和老闆天天迫聽,沒有被紅歌洗腦得更愛國,而是更反感,有一兩家還裝上隔音屏。
 

這樣一來,人家李飛還沒到,人就慘遭特區政府教育局用了借刀殺人之計,挑起一場爭議,擺了上枱,形象抹了黑,給你特府破壞了氣場。
 

擦鞋和鞋油要講濃度,擦的力度也要一套心法,不然就擦到了恩客的白襪子上。
 

我只怪責英國人,領導香港時沒有給本地華人精英土著上好這一課──雅麗珊郡主、安妮公主都曾多次訪問香港,參觀徙置區,午餐會講話,「港英」罪該萬死,沒有要裝在課室裏的教育電視ETV直播郡主公主的言談內容,以促進學英語,而雅麗珊郡主安妮公主也沒有對着鏡頭諄諄善誘:香港是英帝國版圖的一部份,英國參照南京條約依法管治,所以你們要愛英女皇。

0

為什麼殖民地時代英國人不教?不是不尊重中國人的文化基因,就是故意不替政務官精英操練,讓他們侍奉新主人時撞板。我不鄙視土著精英,也不仇恨殖民主埋地雷,只是感到,李飛未到已經給你特府搞得灰頭土臉,對這位權威實在不公平。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1月0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101/20200298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刺甘案亞洲山寨版 -陶傑

刺甘案亞洲山寨版

0

行刺甘迺迪,本來以為天衣無縫,哪知道現場有遊客手持八米釐攝影機,拍下了一段世紀紀錄片斷。
 

在至少三發槍響之中,甘迺迪中兩槍,而不是一槍:第一槍中肩部,另一槍中頭。奧斯華在書庫大樓六樓窗戶持有的來福槍不是今天的自動步槍,不可能短短兩秒鐘可發三彈。
 

甘迺迪刺案,二十年後在菲律賓馬尼拉上演「姊妹作」。這一次是反對黨領袖阿基諾,從台北飛回,在馬尼拉機場下機時遭到據稱喬裝機場工人的殺手加爾曼刺殺。
 

阿基諾在機艙裏還接受記者訪問,與乘客談笑風生,飛機停定,幾個警察走進機艙,按手續拘捕,護送阿基諾走下機艙外的接駁樓梯。
 

此時記者的攝影鏡頭,被警察和幾個人擋住。只聽得幾響槍聲,然後又是一連串,到記者的攝錄機鏡頭拍到外面時,阿基諾早伏屍停機坪,側伴還有裝扮為機場工人的殺手屍體,明顯遭到就地滅口。
 

菲律賓政府的說法,是當阿基諾走下樓梯,剛抵達停機坪的地面,殺手從樓梯後閃出,向阿基諾頭左側後開槍。
 

但是槍聲在阿基諾步出機艙之後十九秒響起。那條樓梯很長,要連奔帶跑,方始可在十九秒之內到達停機坪地面。因此開槍的人就是上機來護送的幾個警察之一,趁阿基諾走在樓梯近地面時,在身後的樓梯上幹掉。
 

最奇怪的是阿基諾行前似早知會遇刺。在台北時接受訪問,說自己穿上了避彈衣。飛機快降落時對美國記者說:「你看到下面的停機坪嗎?說不定我一下機,以後你不再看到我。」
 

幕後何人指使?最明顯的兇嫌,當然是總統馬可斯。但馬可斯不會那麼笨,曾經囚禁過阿基諾,也以叛亂罪判過死刑,最終沒有執行,因為馬可斯知道,若阿基諾一死,自己一定倒台。
 

殺阿基諾的,正是要馬可斯倒台的人。果然,阿基諾一死,人民力量爆發,夫人柯拉桑做了總統,隔代之後,兒子也做了總統。阿基諾是否與馬可斯軍方內的人,如拉莫斯,有了默契,抱死心犧牲自己,成全家族掌權?「我穿了避彈衣」,是不是某種暗示,叫殺手開槍時瞄準一些?

0

菲律賓玩的,是美國刺甘案的粗糙山寨版。論製作之精密,劇本之險奇,人物情節針線之細膩,當然以美國勝。九月才公布去達拉斯,十一月就出事,短期如何綵排?而且百年一遇,不再重演,此引人入勝處。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3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030/20198234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民族DNA鐵例 -陶傑

民族DNA鐵例

0

中國文人發夢渴祈做國師,在鄉下十年寒窗,考鄉試、省試、殿試,一級級用筆桿爬上去,做到皇帝身邊行走,這是一種很獨特的民族基因。
 

我覺得很奇怪:屈原對楚懷王的情意結,失落投水自殺,已經是兩千四百年前之事。諸葛亮輔弼劉備、張廷玉替雍正出主意、翁同龢、康有為為光緒皇帝分憂,此等帝相傳統,也已經隨同中國歷史化為飛灰。
 

勿說五四運動打倒了孔家店,中國人民的偉大導師毛澤東,已經對中國知識分子進行了很徹底的思想改造。在香港,英國人殖民,也一樣有港大中大,培育的精英,最高只做到執行英國主人的政務官傭僕,殖民之大政方略,或政治顧問之類,清一色白人,根本不必你黃面孔在港督的書房行走。
 

如果適逢形勢,自己做了大老闆,下有一千幾百人出糧,自己就是皇帝,日子大可逍遙,更不必時時伸長脖子北望,希望「上面」會發帖子來召喚北上,賜茶賞飯:「先生的大作,天天有一份送到皇上案頭,皇上天天閱讀。」然而到了二十一世紀,許多中國文人幾十年等的就是這一句傳旨。從來沒有人教,卻是一種兩千年的DNA密碼遺傳,所以「民族基因」這回事,有人矢口否認有,以朝思暮想做國師的情慾,枕冷襟清而單方面發出銀牙咬碎的呻吟聲浪,在華文世界,時有所聞,這就是DNA。
 

中國文人的國師情意DNA,遠的不說,單表近五十年,明明不是替他們換來重則殺頭自盡,如田家英;還是輕則流亡軟禁,如鮑彤,總有前仆後繼者,如動物界中的「旅鼠」(Lemmings),成群結隊衝奔懸崖,就是生物基因的承傳,完全無解,只能相信是上帝創造萬物之餘,累了,遊戲偶成的開玩笑。
 

或由人類學解釋:中國的科舉制留下的氣場實在太強,不論中國人的朝廷是朱元璋的家族還是毛澤東的共產,中國文人在這個巨影之中團團轉,走不出他們的基因鬼打牆。

0

英國浪人莊士敦,來到紫禁城替溥儀做國師,只教中國的小皇帝英文,另外就是跟他一起手淫打飛機。莊士敦知道以溥儀的智商,永遠不可能明白何謂君主立憲,什麼叫議會普選,倒不如教他兩句嬉戲英語,娛人自娛。清亡,他Don't give a damn,還做了民國的威海衛總督,衣錦榮歸。我認為,在中國國師史上,三流英國人莊士敦始為一等極品。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2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027/20195436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獨史,讀史,讀屎片 -陶傑

獨史,讀史,讀屎片

0

重開中學中國歷史課很好,只是到了二十一世紀,世界不同了,讀歷史,不可以只讀本國一個角度。有如法庭審一宗案件,需聆聽控辯雙方陳詞。
 

黑澤明的電影「羅生門」早就指出了此一常識:一方面的敘述版本靠不住,要聆聽另一邊的故事(The other side of the story),何況地球一體化,各國之間交往越來越密切。特別是自從有了航海,交通史就介入了人類的歷史,馬可勃羅來蒙古帝國,利瑪竇來大明國,沒有一國的歷史,可以獨立存在。
 

何況歷史事件,有偶然發生的,也有因果相扣而必然發生。歷史學家分為這兩批。研究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起因,到底是本來歐洲各國,相安無事,因其中一個激進的無政府主義學生刺殺了奧匈帝國而偶然爆發,還是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機械工業發展到高峰,尼采否定了上帝,帝國主義掠奪空前,而極左的無政府主義又在年輕人之間流行,此一浩劫之爆發,不取決於在薩拉熱窩偶然的一顆子彈,而是因果早遲之必然。
 

西方有大量的檔案,包括傳教士和旅行家的目擊口述,論證中國近代史的羅生門。鴉片戰爭和火燒圓明園,皆清國違抗國際契約法則蠻動手在先之自取其辱,拳匪之亂,八國聯軍來鎮壓恐怖份子兼保護僑民。打贏了清國之後有沒有乘機多要了好處?或許有,這就是聽陳詞須控辯雙方都要的理由。
 

連劍橋大學的英國歷史和英國文學,也加入了非洲第三世界的被殖民歷史和非洲人印度人的文學作品。二十一世紀,不要獨立的歷史教育,要聽多元多角度的歷史述事。也就是說,不要一方嘮嘮叨叨灌輸單一說法的宣傳式「獨史」,我反對「獨史」的右翼霸權法西斯,我絕對贊成要大愛包容、版本多國、角度多元三百六十度天幕視點的真相式「讀史」。

0

這樣一來,就好玩了。你會發現,不但你自己,連你爸爸媽媽,你的祖父祖母,原來都全部上了當,被許多許多許多謊言矇騙,全部做了「獨史」的思想奴隸。不要只盯着天安門,心中有一座羅生門,勿信毛澤,寧取黑澤,香港下一代取法其中,最多只可學火爆的杜文澤。讀史必先反獨,才不會淪為廣東人說的「讀屎片」。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2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028/20196575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川普、甘迺迪、奧斯華 -陶傑

川普、甘迺迪、奧斯華

0

川普這個狂人聲稱解佈甘迺迪刺案機密,卻又因中情局和聯邦調查局干預而扣下一批。嘴炮強悍如川普,不得不從命。這一次,美國知識份子到底是支持他們痛恨的川普「獨裁」到底,不理會中情局,獨用總統權力,全部解禁,全解禁則人人知真相,則川普捍衛你的知情權;還是認為川普這狂人應該受制約,則你的知情權也一樣受局限?
 

這就是政治的弔詭(Paradox)之處。而Paradox,是哲學中很有趣味的一支,不為頭腦簡單的愚人而設。不幸美國的政治,自從一邊出現了希拉莉大罵對方陣營的支持者為A basket of deplorables;另一方則以推特式的嘴炮還擊,網絡短訊流行,淘汰了思考,人類一切以簡短、快捷、即食的文字來「溝通」,結果當然左右兩邊,都泛起「民粹」(民粹絕對不是右翼的專利,左翼的民粹:我認為厭惡的指數更高)。
 

偏偏甘迺迪刺案,千頭萬緒,檔案資料之盛,線索漏洞之多,牽涉時代背景之來龍去脈,幾千萬字也說不清楚。在一個事事只講PowerPoint的IT快餐世代,我不明白川普宣佈解密做什麼,五十四年前的事,不是很「老餅」嗎?這一代年輕人,又何必理會?
 

但是川普是總統。一件老餅塵封的舊事,美國總統可以重新定義何謂潮流,這就叫做權力。
 

正如法國大革命是每一個政治家的聖經,不懂法國大革命,無資格從政與論政;甘迺迪刺案是研究冷戰的國際關係的聖經,於此事無涉獵者,也不足以論美國。
 

但刺甘案一旦涉足,有一種強大魔力,有如莎士比亞全集和紅樓夢,令人深陷無法自拔,有如在一個黑洞裏摸索,趣味無窮,卻漸生莫名的恐懼,因為隨着蛛網的分叉越發現越細,人性的陰暗亦如地獄,層層摸索,了無止境。此一孤獨的恐懼,唯歷史學家方知滋味:甘迺迪刺案、史太林大清洗之謎、毛澤東的一生,皆屬於這一類。美國華裔女學者張純如因研究一九三七年的南京虐殺,發現日軍殺人的個案,不堪抑鬱而自殺。定力不夠,畢竟太年輕。所以,我很敬佩高陽。
 

刺甘案研究最誤人者,是會導人不斷往微細處想,而忘記了基本。刺客奧斯華,是替身,還是獨狼,他的背景、蘇聯、黑手黨、中情局、古巴……與其越走越遠,不如回到起點,不必爭論那顆「魔術子彈」的物理,而向常理處尋:為何射向甘迺迪有另一槍,來自前遠方,令甘迺迪身軀後仰;為何前東北角的草地,有人目擊有槍手逃遁。

0

川普解密,也有中情局報告:為何事發前二十五分鐘,劍橋一家小報的記者,收到神秘電話,通知美國將有大事發生,叫他知會美國使館?這就是簡單的常理。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029/20197450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下不為例 -陶傑

下不為例

0

中共召開十九大,習總強勢立威。聖人出,黃河清,中華新時代終於出現龐大、博大、恆大的魅力磁場、業力法場、強力氣場,令東西方全人類的精神思想,結構重組,大為提振。
 

十九大召開期間,有知識分子群組互傳香江第一健筆幾篇鴻文,呼籲林鄭特府在全香港推行簡體字,搶先配合國家,激起來自中華民國的香港散文家蔣芸女士高度質疑。
 

然後香港首健又忽發長篇,讚頌習主席威權,經手機短訊傳來,有友人指定要我拜讀,問我有何感觸。
 

我說:中國人等了兩千年,才盼到今天,而且方今七大常委,還赫然列有三代國師王滬寧老師。這就證明,這是中國公共筆桿知識分子得到空前尊崇的新時代。王師北定,家祭毋忘,滬寧先生知識廣博,理論過硬,上蓋劉伯溫方孝孺,下勝陳伯達郭沫若,文人做成國師,襄輔帝政,無力東風伴殘燭,每依北斗望京華,這是中國的讀書人或自稱讀書人的夢想,現在這一行終於得到應有的地位,中國香港的文人也大為興奮,覺得習主席真是一位偉大領袖,這是正常的,我也不禁作如是想。
 

在香港推廣簡體字,也是應該。不過與其叫林鄭政府推廣,香港人盲目反簡體字厲害,身為報業公共知識分子,如立法二十三條,不如率先為林鄭營造良好的社會氣氛,在自己的專欄先行以簡體排植,垂範香港,中小學跟進,政府部門仿效,此方不負第一健筆之美譽。
 

朋友聽了,開始撩撥挑逗,問:人家是香港第一健筆,你則是所謂的香江第一才子──雖然傳聞說你用過廁紙包頭──在十九大勝利結束的大喜日子,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香江也是珠江的下游,你是不是也該說點什麼表表態湊湊興?
 

身為英國本土護照持有人的我聽了,初則有點生氣:這明明是把我歸入中國式山呼萬歲兼文人相輕一類,但來人既然口口聲聲「第一」,倒激活了我壓抑已久的中國文化基因,我遂轉嗔為喜,說:「手機網絡之世,文墨擦鞋之道,切忌可以下刪五百字也無甚影響的長篇大論,更須言精意賅。」

0

我說罷,沉吟片刻,踱走了七八步,想出新時代嵌字藏名燒餅歌一帖,牛刀小試,恭錄如下,歡迎大陸人民翻牆轉載,版權分文不收,只需註明是香江第一才子某某向香港第一健筆叫陣偶作,兼向國家表忠、向國師獻賀,即可:「近平远定,京兴滬宁,克強须向汪洋彼岸立战书,韓台歸正,乐无边際。」忽然發現偶成一上聯,茲向全國誠徵下聯,祈各省市無數第一健筆才子擲玉拋磚,以毋負中華文化復興盛世焉。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026/20194245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任你重複一百次 -陶傑

任你重複一百次

0

特府尋求覆判「三子」,上訴庭定性三人為「一股歪風」之主犯,由社會服務令加判入獄。
 

英國上議院議員、美加、澳洲的法律專家,皆將此案定性為政治檢控。既有「政治檢控」啟動、上訴庭法官配合,當然就是「政治判決」。政治判決的結果,就是「三子」成為香港的政治犯。
 

以英國為首的西方普通法專家,國際定性,當然有最高的釋法權威。
 

第一,英國上議院,本身就是英國法律的最高法院。第二,此一定性陣容,全部是普通法的洋人專家,而不幸並不是前殖民地學了一點英文的「當家作主」的土著擁有最終的文化論斷權威。中國人的法治智商,在包青天、秋菊打官司、農民公審地主反革命的程度。香港的普通法,是英國人替香港訂做的,英國人的是一手,前殖民地永遠是第二手,香港特區現在一宗案件,不可以審兩次,是英式普通法很普通的常識。
 

講出此一基本事實,並非對香港特區存有蔑視或不敬,因為這只是文化多元(Multiculturalism)之行的差異:譬如,要鑑別達文西的「蒙娜麗莎」肖像畫之真偽,你只會相信意大利羅馬大學美術史的一位教授,會同英國劍橋的一位西洋藝術系的院士的判斷,而不會相信北京大學一名西洋文化學者會同深圳大汾村一個資深畫師的結論。
 

如果想學真正地道口音的英文,在英國明星哥連菲夫和劉家傑先生之間,你如果夠錢,會重金禮聘哪一位?
 

同樣的道理,學中國水墨畫,我不會向牛津大學的一名英國白人漢學家,一定直接拜師嶺南派的歐豪年。而研究鼻咽癌如何可以用中草藥來治療,你會先找廣州中醫學院,而暫不必理會海德堡大學的醫學研究中心──雖然中國人說「禮失求諸野」,陽澄湖的大閘蟹有幾多三聚氰胺,老實說,你和我都更會相信德國和日本的食物衛生專家。
 

所以我說過,特區政府可以不斷重複沒有政治檢控,也不是政治判決,但以西方為主軸的國際文明社會相信與否,是另一回事。

0

信任,是雙方面的。當香港特區這一方失去了一個Trust字,西方對你以後就有了不同的看法。當然,你可以不斷重複,也可以像告訴香港的年輕人,如果不喜歡,可以離開;特區政府不喜歡的話,以後可以選擇與古巴、北韓、柬埔寨這類國家發展你的國際關係,但西方只承認你是中國的一部份,絕對不會承認你是國際社會的一員。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24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024/20192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