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資源庫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曾經尋找過 -陶傑

曾經尋找過

0

在中央圖書館開畫展,而且與三位美術家聯展,實為平生一幸。
 

年紀最大的歐陽乃霑先生,相識於少年。七十年代中期,我還是中學生,跟着一群畫家每星期天去新界寫生,歐陽先生當時正盛年,是每星期的骨幹中堅。那時他兒子歐陽應霽和女兒,一個五六歲,一個三四歲,也跟着滿山跑。
 

七十年代香港自然未遭侵蝕,有許多好風景。青山灣的夕陽紅染碧海,西貢舊墟和白沙灣的海色蒼茫,流浮山的泥灘對面是大陸的一抹幻青。那時寫生會見到泥灘上的一具偷渡者的浮屍,鼓成一隻皮球。沙田大埔有稻田,南生圍有水鄉,大嶼山梅窩的天空恒是藍的,而水牛白鷺棲遲的十四鄉,是翠綠的。
 

其時我周末在香港嶺海藝專習素描油畫,主任教師是今日九龍窩打老道「松風畫苑」主人陳紹棉。陳先生於西洋美術史知識精博,時時放西洋名作的幻燈片讓學生見識。他帶我們看不同的畫展:陳學書、伍步雲、靳微天兄妹的水彩。上完陳紹棉的課再去寫生,然後在外國的美術館看真品,許多年後,當我流連在巴黎和馬德里,總想起這群才識藝而又善良的美術前輩。
 

香港七十年代有文藝的風氣,那時不覺得貧窮,只感到香港接通中外古今。攀山涉水時但覺歐陽修的醉翁亭之旅亦如是,在陽光下看吐露港的粼光萬點,又隱隱然見雷諾瓦和莫奈。
 

我繪畫只是業餘,參加寫生的名家有任真漢和鄭家鎮,有時我上午畫一張,下午在畫家身邊觀畫。老人家雅興來時,會講述他這處如何處理得淡恬,那方為何要加強。
 

寫生是與天地的對話:山嶺的草木,天際的煙雲,你只要凝視着,祂都有話想跟你說。時而光幻千變,法相萬象,捕捉得千萬年這一瞬息,忽又浮現了須臾間那一刻永恒,令人欣喜之頃,忽感涕淚交濺。

0

展名「四筆象」,取四人的角度和筆風。沈平先生曾流放新疆,畫風有奇獷之氣。尤金先生做兒童讀物商貿,長與兒童為伴,恒有純真奇幻之趣。這個世界令人太失望,我們只想保留一角的靜欣,只望百年之後,人身腐朽了,留下一點心魂,讓後世知道,以前有過這幾個人,曾經努力尋覓保有過一點點的美好。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9月0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906/20143693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英國人的忍耐 -陶傑

英國人的忍耐

0

電影《鄧寇克大行動》有一場戲,講民用小船上一個十七歲的少年助手,不幸被上船獲救的軍官推跌重傷,最終失救。船長的兒子痛失好友,如果依本能反應,理應衝上前痛毆軍官,但是軍官也是報效國家的人,好友之死純屬不幸意外,事後軍官後悔自己失手傷人,關心少年安危,在這個關鍵時刻,船長的兒子咬了咬牙,向軍官撒了謊,告訴他一切無事。

這場戲寫英國人的忍,入木三分。傳統英國人的忍,指的是克制本能的反應,保持自己的尊嚴,為大家留個體面。

這場戲最精采的地方在船長兒子回答之前,有一個小小的停頓,如果「依着性子來」,上前把軍官大罵一通,直斥他害死了一個十七歲的純真少年,令其終身內疚不得釋懷,像中國的慈禧太后說的「叫他一輩子不痛快」,便能立即解氣,但是這個英國年輕人忍住了,他知道自己一時痛快之後,會對軍官造成更深遠之影響,再加重他的心理負擔,是十分自私的行為,在國家危亡之時,自己的一點點私欲的發洩,毫無意義。

這種忍,忍得有意義。忍耐自己的私欲,克制自我,包括不要輕易流露感情,可以令其他人包括自己,都過得稍微好過一點。

0

中國也有「忍」的傳統,但應該忍甚麼,沒有交代清楚過。中國人的忍,很多時候是忍氣吞聲,是忍耐不公不義,逆來順受,可能是因為反抗的代價太高。但中國人忍不住自己的本能和私欲,而有在公眾場合吐痰、飲食、剪指甲等旁若無人之習慣,尤其是為滿足自己洩憤的一時痛快,不惜一語不合即破口大罵,惡言相向。當每一個人都忍耐不住自己本性的小惡,也談不上個人的尊嚴和力量,在大惡面前當然是招架無力的。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9月0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91892&tm=76044.65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譚小姐應如何反擊 -陶傑

譚小姐應如何反擊

0

大律師公會女精英譚允芝小姐嚴正指出:西方傳媒「九成九」都沒有研究過上訴庭判黃之鋒入獄的內容,就妄議香港特區法治有問題,她認為香港法律界要作出「很大反應的反擊」。
 

譚小姐之憤怒,可能是基於中國人的愛國情懷,一百年前義和團反擊西方列強,也憑這股正氣,在某種程度上(To a certain extent),相當令人感動。
 

然而我恐怕的是,幸好「西方傳媒」或沒有看過an unhealthy wind版本的中式英文判詞,否則他們或會覺得外資應該撤出香港。
 

大律師不幸曾接受西方邏輯訓練,思考要精確。譚小姐所說的「九成九」是如何得知的,是她逐家西方傳媒記者打電話去問的,還是她的假設和臆測,「西方傳媒九成九沒有研究過判詞」(即有百分之一的或然率是「研究過」),這種「中國腔」(Chinese Talk),若在英國法庭,一名大律師若提出來,不屬於這一行的法律語言,會遭到大法官打斷。
 

中國政府將諾貝爾和平獎得獎人劉曉波判處徒刑十一年,西方傳媒更有九成九九九,沒有研究過中國的判詞,如果有,他們也會發現,劉犯發動「零八憲章」簽署,糾集了一百多名企圖改變中國政權性質的滋事者,製造事端,判決完全符合中國反顛覆的法律。
 

西方政府和傳媒,包括諾貝爾獎委員會,有沒有看過中國判囚劉曉波的判詞呢?請譚小姐若有清閒,也做一點Research。
 

當然,在某種程度上,我也能分享(I can share──「分享」在此一英文詞義中,只是「理解」的意思)譚小姐「作為」一名愛國炎黃子孫,感到西方傳媒指指點點施壓的義憤,但如何作出「很大反應的反擊」,我會覺得有幾個選擇(Options)。
 

可以由譚主席發起全港法律界黑衣無聲遊行,包括洋法官,以沉默的憤怒,步行往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衛報等西方列強傳媒駐香港的辦事處,嚴正遞交判決書的英文版,以及英文抗議信。

0

還有是發起全球華人對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等罷看、罷買、罷刊廣告的愛國運動,直斥其種族歧視、偏見、極右法西斯、往中國人民百年帝國主義屈辱的傷口撒鹽,迫得其向香港特區道歉為止,那才有力呢。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9月0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905/20142561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暗中玩死你 -陶傑

暗中玩死你

0

英國留學簽證大塞車,一百多個香港學生辦簽證延誤,趕不及抵英開學。網民紛紛狐疑,為何先進國家如此,辦事這樣拖拉,到底是電腦網絡出了問題,還是人手調配不足。
 

對於其他國家政府,可以這樣質疑。但世界上至少有兩個國家,一旦辦事程序出現亂龍和堵塞,不止表面那樣簡單,而是有人在底下玩政治。這兩個國家,一個是中共,一個是英國。
 

中共的問題不必說。誰都知道現在有個新老大登場,建立個人威權,極力打貪,妨礙了全國黨員官幹「搵食」營生,下面廣泛不服氣,任務交代下來,表面當然要裝做聚精會神學習文件的樣子,但背過臉來,各級官員黨幹一齊迨做、拖做,或者故意超做,把個「中央」暗中氣死。這就叫做玩政治。
 

英國人也是玩政治的能手,尤其政府各級的官僚公務員。玩政治的手法,與中共幹部相比,精緻含蓄,不遑多讓。八十年代英語電視劇「Yes Minister」早就示範了公務員如何玩殘一個首相,是研究英國式官僚心理文化的經典。
 

英國留學,是一盤面向世界的生意,處理簽證的內政部公務員,當然明白。香港去英國留學的小孩,許多由寄宿學校讀起,家長非富則貴。
 

但英國的公務員,許多是政府的文法中學(Grammar School)畢業,英國是等級社會,上流貴族時時備受下層和中產的人心中恥笑。香港和中國的暴富家長,有了錢也想子女模仿接受英國的貴族精英教育。如果你是一名內政部的技術官僚,處理這許多簽證,如果你私下擁護工黨,上次投票,支持廢除寄宿學校的極左領袖郝爾賓,又正逢留學簽證網絡改革,由本來香港英國領事館做的事,撥去馬尼拉,馬尼拉英國領事館的官員,負擔加重,薪酬沒有加,與你非親非故,為什麼要加班,幫助香港或中國的附加姊弟完成他們的鄧永鏘式英國貴族夢?
 

留學簽證在馬尼拉辦了幾年,據說又傳回英國做。首相文翠珊政府中學出身,對於海外留學生意,主張嚴懲那些來讀書不報到找槍手代考試混日子騙學位的偽留學生,即使你帶來消費也不稀罕。首相的態度是這樣,你以為學生留學簽證的大塞車,只是公務員工作不力的巧合?未免太天真。
 

再舉一個例,就會明白。英國公務員是鐵飯碗的中產階層,假期穩定,一放假就喜歡去地中海度假。這個階層,全國退歐公投,私下投票,可以肯定,九成都投留歐。
 

然而結果是退歐,公務員要奉民選的保守黨政府之命,兩年內須草擬幾千項與歐盟脫離關係的法案。公務員也是人,也有愛恨交織的情緒。

0

政府官場,放置瓜皮的多,種瓜的少,吃瓜看戲的人,一看就懂。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9月04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904/20141565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鄧爵士有多「中國人」? -陶傑

鄧爵士有多「中國人」?

0

鄧永鏘爵士逝世。對於當代的愛國的中國人,這位人物,是一個問題(Problem),因為不知如何將鄧爵士「定性」,或者「定位」。
 

鄧爵士的言行,比英國人更英國,而且英國得很出類拔萃,以當下中國人情緒激烈的心理境況,鄧爵士是一位親英人物,是篤定的。至於是否「洋奴」,則視乎中國人血管內澎湃沸騰的五毛激素發作有幾多。
 

當然,中國人之中的「開明人士」,會對鄧永鏘的定性和定位,採取比較「寬鬆」的框架(鄧爵士應該感謝他們的器量)認為:這個人雖然親英,畢竟半生都向西方推銷中國文化,而且時時唐裝打扮,還是有一顆中國心的。
 

但是,至此必引起中國人內部的爭議。另一股較為崇拜毛主席,所以更愛國的中國人會反擊:雖然他推銷唐裝,但他是一名香港殖民地買辦的後代,販賣的是封建主義的中國,雖然早就將個人的生意「一帶一路」,但鄧永鏘的產品並無一絲「中國夢」的氣味。其個人發了點財,但「上海灘」是地主階級的服裝,與「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沾不上邊,所以這個人還是要由十四億人民批判一下的。
 

一說到批判,另一小撮感染了西方「政治正確」的學院左翼大愛中國人,忽然也想到了一個Point:鄧永鏘這個品牌的文化符號,將「中國」變成迎合帝國主義者的一種想像,亦即薩伊德的「東方主義」(Orientalism)的代理人,鄧永鏘這個符號,因此,在骨子裏,屬於極右,其人往來英國皇室人員,更證明他是西方右翼後殖民霸權的一部份。
 

中國人會繞着「鄧永鏘」這個名字,在不同的層次,喧嘩地論述着、爭吵着,最後他們自己,情緒失控,在指控鄧爵士這樣不正確、那點不愛國的同時,互相詛咒,然後打了起來。
 

由於「中國人」是一個很Hit的話題,鄧爵士這杯中西文化加殖民地的雞尾酒,更可以假座港大,開一個學術研討會,題名:「鄧永鏘爵士在多大程度上是一個真正的中國人?」(How authentically Chinese was Sir David Tang?──A Discourse in the Age of Neo-Colonialism and Neo-Liberalism),全球學者,從英國到非洲,當然還有中國北大,就鄧爵士「作為一個東西方現象」宣讀論文。

0

這可熱鬧了。但可惜主角忽然仙遊,所謂中國人身份,塌陷了一塊人跡罕至而十分有趣的學術疆域( Academic Territory)。此時,東京市區一名中國男人忽在光天化日強行脫下一名中國女人的褲子,意圖強姦,不,想脅迫對方進行慰安。四周日本人見狀大驚,警察走過來,很聰明地問:「你是中國人嗎?」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9月0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901/20138505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開學了 -陶傑

開學了

0

放完暑假,開學了。
 

還有得開學,是幸福的。
 

離開了學校,在社會工作,有許多開工、開業、開幕禮,但無論如何順境和成功,即使重拾書本,三十歲讀一個學位來補課,終有一天,你會遺憾人生永遠沒有得再開學。
 

開學的一天,像小小的年紀體驗了一種青澀的輪迴。上一學年過去了,經過暑假的玩樂,九月的新學年像又重生。一樣的學校,不一樣的課室,另一位班主任,環顧四周,有幾位插班新生,也有一些去年的舊面孔,仍在同行,有幾個好朋友不在了,轉學別校,或者出國讀書移民。
 

開學令一個小孩經歷什麼叫離別,何謂重聚,許多的期望,滲着一絲落寞。一起升一級的是皆泛泛之交,偏偏不在了那幾個才是好朋友:一個去了多倫多,另一個去了英國的寄宿學校,一個去了更荒遠的關島。
 

簇新的課本散發着油印味。新班主任在喋喋說着今年的計劃。當暑氣漸消,秋意漸起,據說九月是收拾心情整裝再上路的季節,在課室裏你不知何故,心不在焉,像一枝過早踏入初冬的臘梅,凝視自己的疏影。四周是翻書和收閱新學年時間表的紙頁聲音,抄錄老師在黑板寫下要點。你怔怔看着窗外,今年是F3,你想起太平洋彼岸的浪花,南國的一個漁港的點點𥻘光,窗外有一棟大廈在施工,馬路上有鑽土機的噪音。你覺得數理化很沉廢,文學和美術很渺茫,而哲學──在一個暑假裏你多愁善感地讀完了一冊歌德和一本盧梭──似懂非懂,覺得哲學竟也很渺小。在不識滋味的新愁之中,猛然回頭,看見坐在課室一角的新生,像你一樣孤獨,四目交投,他對你腼腆一笑。
 

開學了,小小的一場投胎,有許多莫名的思緒,藕斷絲連的那麼牽引着。什麼是舊,什麼是新,青春發育着的小樹,你隱隱感到身體裏多增了一圈年輪。鮮血和荷爾蒙像根莖裏流沁着汁液,在壓抑中激揚着。不是黎明旭日新昇,倒像是子夜、瓶塞子剛拔開,一瓶甘冽剛倒出來,杯緣都是鮮白的泡沫,而四周依然漆黑。
 

開學的一天,如許鴻濛的感覺,由子宮滑落前的片刻猶當如此,開學一年復一年,像遊樂場最初滑落一次次的滑梯。直到走出校門之後你回顧,才知道沒有得再開學了,方識人生幾許風雨,一頭的天梯化成了一道彩虹。

0

而日方烈午,日將昏暮,你才想起許久許久以前,在幾個舊同學最早消失的地平線,開學之後從黑夜過渡到拂曉時的那一抹輕柔如紗的曙色。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9月02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902/20139732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二十年後的你 -陶傑

二十年後的你

0

戴安娜王妃橫死二十周年,傳媒排山倒海回顧。
 

除非有驚天內幕,二十年前的事情,無論當天舉國何等哀慟,今天冷卻了許多。
 

因為莎士比亞說:時間是最好的癒傷之藥。不一定因為時間會沖走激情,而是二十年,人會變,年輕人步入中年,中年人變成長者。不同年齡階段,對事物和人生有很不同的看法。譬如,十五歲的時候,當我看見中國的紅衞兵拆毀許多舊建築和古蹟,覺得很傷痛,但現在的我,看見中國的舊建築都沒有了,完全沒有感覺,因為以後成長,見識增廣了,一來歐洲和世界美好的舊建築見到許多,二來對世上一些民族的本質有了透澈的經驗。
 

戴安娜之死,舉世是過譽了。只是一個任性的小女子,嫁進了宏大的森宮古堡。皇室並無強搶,一切是她自願,想清楚:做了王妃,許多事情要捨棄,捨不得的話,不要做。
 

正如一名華人,欲取得美國國籍,必須全心全意遵擁憲法,崇尚民主自由。美國政府批准達賴喇嘛入境,有人派給你一百幾十美金,就拿着標語去喧嘩抗議,做出很憤怒的樣子,應該交還美國護照,回去自己的原居地。
 

戴安娜生前的表現,與許多移居西方的中國人那副德性,本質上並無二致。倒是一個玉人,為何這等見識,硬要兩頭舔。
 

前首相貝理雅授與「人民王妃」這個稱號,今日看來左膠得可笑。從來沒有進過工廠與工人排隊輪食堂,也沒有去過農村鋤地三個月。「人民」(People)一詞屬於中國、前蘇聯、北韓、紅色高棉那個地區,如此包裝謬誤,幸今日無人再提。
 

哈利王子憶述最後一天下午,戴安娜與情夫從遊艇到了巴黎,剛在酒店Check in,思子心切,打了個電話回皇宮找兒子。兩個小兒跟表親在玩耍,一個沒心聽電話,哈利勉強跑去接了,搭理兩句,母親還沒囑咐完,哈利就匆匆收了線。
 

二十年後憶述:那時年紀小,既然媽媽明天就回家了,還在電話嚕囌什麼。
 

結果這通短短的電話一掛上,從此即永遠斷線。二十年來,哈利懊悔不已,早知如此,為何當初不多說一分鐘、半分鐘,或者多一句?

0

這件遺憾,才是二十年間最牽人情動之處。當時剎那,以為尋常,輕率的錯過了,回頭已經隔了一個宇宙的荒茫。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9月03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903/20140671

陶傑文章

桃花源- 「鐵漢柔情」談人性常識 -陶傑

「鐵漢柔情」談人性常識

0

一名地盤工人在商場彈鋼琴,獲網民激讚為「鐵漢柔情」。

建築工向來被視為最Man的工作之一,不僅是由於這個行業對體力的挑戰,還有一點歷史文化背景。早從十九世紀末美國大城市興起開始,摩天大樓象徵財富和力量,以及洛克菲勒等一代富豪的開創精神。

那是西方文明強勢的年代,建築行業之男性壟斷,要求嚴格,形象強悍,工作危險艱難,勇於在江湖打拼的精神,也甚合時代潮流。地盤工人在紐約帝國大廈高空工作的照片,是攝影界津津樂道的經典之作,就是所謂的Man了。

在那個年代,「勞工」以清一色養家活兒的「大男人」為主,是地地道道的左翼,但是地盤工不會因為「全男班」而被指責為「性別歧視」,還可以大方開玩笑說,一個女人是否美麗動人,標準是看她走過地盤時會不會引起口哨聲;類似情節在荷里活電影裏常見,無非是為了表現男性的粗獷豪爽,亦即香港網民所稱賞的「鐵漢」。「鐵漢」雖然外表硬朗,甚至言行粗魯,但是不等於無情,也能洞察美好,這種反差,最為觀眾喜聞樂見。

本來這種玩笑也無傷大雅,並非所有吹口哨的男人就等於色魔,也只是出於對美女的欣賞,好像電影《月黑高飛》裏一群囚犯看電影一見女明星出場,也個個拍手吹口哨,純粹是人性的表達而已,只要稍有常識,並不難理解。但這一切,今天都因為政治正確變成了罪過,在昧於人性的左膠眼中,「鐵漢」已經是明顯的性別主義,是一面倒鼓吹男性陽剛的歪風,限制了男性性格多元的發展,還有機會導致他們情感壓抑,不解溫柔,甚至造就家庭裏的暴君,可以無限上綱上線。問題是,鐵漢是不是等於大男人,而大男人又是不是等於父權的「專制和暴政」?

幸而香港人普遍還沒有染上政治正確的瘟疫,「鐵漢柔情」之說,尚未惹來七嘴八舌的非議。香港人盛讚這名工人,首先是羨慕其突破世俗的偏見印象,所謂「地盤佬」也有陶冶性情的志趣,僅這一點,已經勝過許多身心困乏,精神空虛的人。

0

還可以深入一層推論,但凡精神上有所追求,懂得欣賞的人,即是有判別力和鑑賞力,即網民所稱的「有心」,亦即人格的保證,這種人做其他事情也會盡心盡力,不會拆爛污,如果這等有心的人為數普遍,則不會存在黑心食品、大頭奶粉,甚至豆腐渣工程,因為這種人知道除了生理需求,還有所謂生活和人性。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7年08月3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90927&tm=78931.57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太多「傷口」,太少鹽 -陶傑

太多「傷口」,太少鹽

0

網絡通行,在那些資訊和言論自由半開化的地區,暴民橫行,罵來罵去,不是左膠投訴法西斯,就是太多的弱者聲稱遭到侮辱,「傷口撒鹽」,或開不得玩笑,或缺乏常識,一點雞毛蒜皮的事就人來瘋集體嚎叫。
 

英國喜劇家、演Mr. Bean的路雲艾堅遜,為第三世界和許多中國觀眾追捧。二〇一二年,這位牛津畢業的豆先生在報紙刊文,認為自由世界,最應該包容的,是「互相侮辱的權利」(We must be allowed to insult each other)。
 

艾堅遜此說,是針對英國的「公安法」之第五條,此法禁止對宗教、文化、族裔一切被視為「侮辱」的言行,但何謂「侮辱」,艾堅遜說,定義越來越空泛,警方據「投訴」而辦事,也越來越頻繁。這樣下去,英國不再有喜劇,因為連差利的流浪漢形象,走路八字腳,形相詼諧,以今天板起面孔的文革左膠標準,一樣可以是對貧民階層的嘲笑,往他們的困境傷口上撒鹽,所以是「侮辱」。
 

艾堅遜嚴正指出:「批評、嘲笑、諷刺,或只提供與主流正統不同的見解,可以被視為侮辱。」( Criticism, ridicule, sarcasm, merely stating an alternative point of view to the orthodoxy, can be interpreted as insult.)
 

有時警察不知是你侮辱了我,還是我侮辱了你。譬如曾經有一個同性戀組織,抗議阿拉伯裔的伊斯蘭團體壓迫同志、婦女、猶太人,英國警方拘捕了同性戀組織的抗議者。
 

越弱小的民族,覺得受「侮辱」的死穴越多、神經越脆弱。越強大而高貴的民族,越不怕嘲諷、笑罵,甚或歇斯底里的詛咒。李小龍的電影「精武門」,充滿對日本侵略者的民族仇恨,其中的日本軍閥形象猥瑣可笑,但日本沒有禁映,還很賣座。
 

一九六七年香港共產文革暴動,針對英國管治者及政務官和警察,愛國的中國人大罵「紅燒白皮豬,生劏黃皮狗」,極盡種族仇恨。英國人和「港英餘孽」不答理半句,因為一答理,你的身份便下降到跟這種人一樣層次。
 

五十年後,白皮豬走了,特首換來換去,中國最終覺得,還是白皮豬教養出來的黃皮狗比較可靠。一場颱風,更證明白皮豬領導的黃皮狗們留下的基建工程更堅固。倚賴這群豬狗留下的城市建設,打十號風球時,風景這邊獨好,反而一個當家作主吐氣揚眉的中國人也沒有死掉。

0

自從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文藝復興、工業革命、登陸月球到科技網絡革命,哪一方是勝利者,看看全球移民潮的方向,就很清楚。網絡世界越來越喧嘩,因為世上平庸和失敗的人總是多數,而我同意他們的主人,他們沒有資格享有西方人的投票權。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8月3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831/20137427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崇優有罪 -陶傑

崇優有罪

0

西方左匪發動的政治正確,以摒棄西方傳統主流文化為目標,鼓吹所有文化平等。問題是,今天許多人所享受的現代文明,譬如女權、勞工福利,甚至電子科技,沒有可能由其他文化孕育。西方左匪的叫囂,是因為他們對其他文化的無知,他們一廂情願相信,西方白人創造的現代文明,源於對其他種族的壓榨和剝削,是帝國主義,必須全盤否定。

但這些長期生活無憂的左匪的小腦瓜,對於沒有人權,沒有司法公正和言論自由的社會,由於他們所受的教育局限,缺乏足夠的想像力,他們以為現代文明是歷史的必然結果,卻不知道在這世上,有幸蛻變為現代國家者少之又少。

既然人有賢與不肖,文化為甚麼不可以分優劣?譬如十九世紀中日兩國同時受到西方文化入侵,但結果迥異,第一證明不是所有國家能蛻變成功;第二證明文化確有優劣之分,否則何來明治維新?為何主張「西化」,而不是保持「漢化」,或者「俄化」?按照左匪的邏輯,日本當年「脫亞入歐」的國策,即是擺明歧視亞洲各國,崇尚西方白人文化,明治天皇認為本國民族體格孱弱,提倡跟歐洲人一樣飲食,更是赤裸裸的種族主義。

0

既然所有「文化」平等,不分優劣,全世界各國護照的免簽證待遇,應該一視同仁。某些粗製濫造,偷呃拐騙,人權惡劣,環境髒亂的國家,也沒有改善的必要,因為這個世上,沒有誰比誰更高貴。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8月3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90720&tm=7756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