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資源庫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川普、甘迺迪、奧斯華 -陶傑

川普、甘迺迪、奧斯華

0

川普這個狂人聲稱解佈甘迺迪刺案機密,卻又因中情局和聯邦調查局干預而扣下一批。嘴炮強悍如川普,不得不從命。這一次,美國知識份子到底是支持他們痛恨的川普「獨裁」到底,不理會中情局,獨用總統權力,全部解禁,全解禁則人人知真相,則川普捍衛你的知情權;還是認為川普這狂人應該受制約,則你的知情權也一樣受局限?
 

這就是政治的弔詭(Paradox)之處。而Paradox,是哲學中很有趣味的一支,不為頭腦簡單的愚人而設。不幸美國的政治,自從一邊出現了希拉莉大罵對方陣營的支持者為A basket of deplorables;另一方則以推特式的嘴炮還擊,網絡短訊流行,淘汰了思考,人類一切以簡短、快捷、即食的文字來「溝通」,結果當然左右兩邊,都泛起「民粹」(民粹絕對不是右翼的專利,左翼的民粹:我認為厭惡的指數更高)。
 

偏偏甘迺迪刺案,千頭萬緒,檔案資料之盛,線索漏洞之多,牽涉時代背景之來龍去脈,幾千萬字也說不清楚。在一個事事只講PowerPoint的IT快餐世代,我不明白川普宣佈解密做什麼,五十四年前的事,不是很「老餅」嗎?這一代年輕人,又何必理會?
 

但是川普是總統。一件老餅塵封的舊事,美國總統可以重新定義何謂潮流,這就叫做權力。
 

正如法國大革命是每一個政治家的聖經,不懂法國大革命,無資格從政與論政;甘迺迪刺案是研究冷戰的國際關係的聖經,於此事無涉獵者,也不足以論美國。
 

但刺甘案一旦涉足,有一種強大魔力,有如莎士比亞全集和紅樓夢,令人深陷無法自拔,有如在一個黑洞裏摸索,趣味無窮,卻漸生莫名的恐懼,因為隨着蛛網的分叉越發現越細,人性的陰暗亦如地獄,層層摸索,了無止境。此一孤獨的恐懼,唯歷史學家方知滋味:甘迺迪刺案、史太林大清洗之謎、毛澤東的一生,皆屬於這一類。美國華裔女學者張純如因研究一九三七年的南京虐殺,發現日軍殺人的個案,不堪抑鬱而自殺。定力不夠,畢竟太年輕。所以,我很敬佩高陽。
 

刺甘案研究最誤人者,是會導人不斷往微細處想,而忘記了基本。刺客奧斯華,是替身,還是獨狼,他的背景、蘇聯、黑手黨、中情局、古巴……與其越走越遠,不如回到起點,不必爭論那顆「魔術子彈」的物理,而向常理處尋:為何射向甘迺迪有另一槍,來自前遠方,令甘迺迪身軀後仰;為何前東北角的草地,有人目擊有槍手逃遁。

0

川普解密,也有中情局報告:為何事發前二十五分鐘,劍橋一家小報的記者,收到神秘電話,通知美國將有大事發生,叫他知會美國使館?這就是簡單的常理。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029/20197450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下不為例 -陶傑

下不為例

0

中共召開十九大,習總強勢立威。聖人出,黃河清,中華新時代終於出現龐大、博大、恆大的魅力磁場、業力法場、強力氣場,令東西方全人類的精神思想,結構重組,大為提振。
 

十九大召開期間,有知識分子群組互傳香江第一健筆幾篇鴻文,呼籲林鄭特府在全香港推行簡體字,搶先配合國家,激起來自中華民國的香港散文家蔣芸女士高度質疑。
 

然後香港首健又忽發長篇,讚頌習主席威權,經手機短訊傳來,有友人指定要我拜讀,問我有何感觸。
 

我說:中國人等了兩千年,才盼到今天,而且方今七大常委,還赫然列有三代國師王滬寧老師。這就證明,這是中國公共筆桿知識分子得到空前尊崇的新時代。王師北定,家祭毋忘,滬寧先生知識廣博,理論過硬,上蓋劉伯溫方孝孺,下勝陳伯達郭沫若,文人做成國師,襄輔帝政,無力東風伴殘燭,每依北斗望京華,這是中國的讀書人或自稱讀書人的夢想,現在這一行終於得到應有的地位,中國香港的文人也大為興奮,覺得習主席真是一位偉大領袖,這是正常的,我也不禁作如是想。
 

在香港推廣簡體字,也是應該。不過與其叫林鄭政府推廣,香港人盲目反簡體字厲害,身為報業公共知識分子,如立法二十三條,不如率先為林鄭營造良好的社會氣氛,在自己的專欄先行以簡體排植,垂範香港,中小學跟進,政府部門仿效,此方不負第一健筆之美譽。
 

朋友聽了,開始撩撥挑逗,問:人家是香港第一健筆,你則是所謂的香江第一才子──雖然傳聞說你用過廁紙包頭──在十九大勝利結束的大喜日子,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香江也是珠江的下游,你是不是也該說點什麼表表態湊湊興?
 

身為英國本土護照持有人的我聽了,初則有點生氣:這明明是把我歸入中國式山呼萬歲兼文人相輕一類,但來人既然口口聲聲「第一」,倒激活了我壓抑已久的中國文化基因,我遂轉嗔為喜,說:「手機網絡之世,文墨擦鞋之道,切忌可以下刪五百字也無甚影響的長篇大論,更須言精意賅。」

0

我說罷,沉吟片刻,踱走了七八步,想出新時代嵌字藏名燒餅歌一帖,牛刀小試,恭錄如下,歡迎大陸人民翻牆轉載,版權分文不收,只需註明是香江第一才子某某向香港第一健筆叫陣偶作,兼向國家表忠、向國師獻賀,即可:「近平远定,京兴滬宁,克強须向汪洋彼岸立战书,韓台歸正,乐无边際。」忽然發現偶成一上聯,茲向全國誠徵下聯,祈各省市無數第一健筆才子擲玉拋磚,以毋負中華文化復興盛世焉。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026/20194245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任你重複一百次 -陶傑

任你重複一百次

0

特府尋求覆判「三子」,上訴庭定性三人為「一股歪風」之主犯,由社會服務令加判入獄。
 

英國上議院議員、美加、澳洲的法律專家,皆將此案定性為政治檢控。既有「政治檢控」啟動、上訴庭法官配合,當然就是「政治判決」。政治判決的結果,就是「三子」成為香港的政治犯。
 

以英國為首的西方普通法專家,國際定性,當然有最高的釋法權威。
 

第一,英國上議院,本身就是英國法律的最高法院。第二,此一定性陣容,全部是普通法的洋人專家,而不幸並不是前殖民地學了一點英文的「當家作主」的土著擁有最終的文化論斷權威。中國人的法治智商,在包青天、秋菊打官司、農民公審地主反革命的程度。香港的普通法,是英國人替香港訂做的,英國人的是一手,前殖民地永遠是第二手,香港特區現在一宗案件,不可以審兩次,是英式普通法很普通的常識。
 

講出此一基本事實,並非對香港特區存有蔑視或不敬,因為這只是文化多元(Multiculturalism)之行的差異:譬如,要鑑別達文西的「蒙娜麗莎」肖像畫之真偽,你只會相信意大利羅馬大學美術史的一位教授,會同英國劍橋的一位西洋藝術系的院士的判斷,而不會相信北京大學一名西洋文化學者會同深圳大汾村一個資深畫師的結論。
 

如果想學真正地道口音的英文,在英國明星哥連菲夫和劉家傑先生之間,你如果夠錢,會重金禮聘哪一位?
 

同樣的道理,學中國水墨畫,我不會向牛津大學的一名英國白人漢學家,一定直接拜師嶺南派的歐豪年。而研究鼻咽癌如何可以用中草藥來治療,你會先找廣州中醫學院,而暫不必理會海德堡大學的醫學研究中心──雖然中國人說「禮失求諸野」,陽澄湖的大閘蟹有幾多三聚氰胺,老實說,你和我都更會相信德國和日本的食物衛生專家。
 

所以我說過,特區政府可以不斷重複沒有政治檢控,也不是政治判決,但以西方為主軸的國際文明社會相信與否,是另一回事。

0

信任,是雙方面的。當香港特區這一方失去了一個Trust字,西方對你以後就有了不同的看法。當然,你可以不斷重複,也可以像告訴香港的年輕人,如果不喜歡,可以離開;特區政府不喜歡的話,以後可以選擇與古巴、北韓、柬埔寨這類國家發展你的國際關係,但西方只承認你是中國的一部份,絕對不會承認你是國際社會的一員。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24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024/20192112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You Must Love Me -陶傑

You Must Love Me

0

所謂中國夢,到底是什麼,據說連中國人也無所適從,不知如何揣摩。
 

有外國朋友問,在世界上,人人都知道何謂「美國夢」(American Dream)。美國的強國,定義在讓全球熱愛自由而辛勤的人能投奔做美國人,共同建造和分享人人都認同的美國夢。一名公民,不是一名蟻民,付出的努力,會得到合理的回報,當中沒有人為的阻撓,例如中國人最熱衷的背後說壞話、失敗者對他或她眼中認為的成功者的人身攻擊和潑婦罵街,其中不必大量的送禮、喝茅台、唱K、揣摩對方想收幾多錢的潛規則。
 

美國夢,就是個人主義(Individualism)。美國公民的自由主義,不是全國人口為了美國總統一個人及其家庭絕對的自由意志而服務。
 

否則一個非洲津巴布韋的黑人,不如留在非洲,一起替強人領袖穆巴拉克及其一家人做牛做馬好了,津巴布韋王國也可以建立強大的軍隊,有一天也可以稱雄非洲。一個非洲黑人又何必那麼遠跑到紐約的自由神像來?此女神像又不能讓你到此一遊摸一摸胸部,回到部落,令你繁殖得百子千孫,從此有足夠的人丁來耕田,由非洲那麼遠,跑來崇拜自由女神像來摸胸做什麼?
 

由於文化差異,我發現中國人的所謂中國夢,不論富貧,也不論是皇帝還是蟻民農民,潛意識中只有四個字,就是「萬邦來朝」。
 

清初的宮廷畫,康熙乾隆坐在午門端,下面是萬邦來朝包括洋人來參覲的盛況。中國人喜歡大場面,活在前道光的舊幻想裏,希望歐洲白人捧着自鳴鐘、非洲黑人送來大象、南洋的巫人奉送香料榴槤,都穿扮中國人的服裝來表示敬服。有一天重現如此大場面,中國人就滿心歡喜,覺得受到已西洋為中心的國際社會的尊重和接納。這就是中國夢。
 

今日北韓的金正恩,與中國人同文同種。金將軍只是希望得到美國正眼瞧一下,然後把北韓當做一個平起平坐的國家。一旦美國帶頭,歐洲和日本自然跟進。像麥當娜唱的一首歌曲You Must Love Me,中國和北韓,都想得到西方的敬重和關愛。所以當西方的權威一說中國很強大,中國人就很雀躍。北韓也一樣的。

0

連同香港的特府也承傳了此一基因。當英國人說一國兩制執行良好,特區政府臉部現出笑容──她是真開心,不是假裝的。但當英國人說香港司法有問題,香港特府即刻氣急敗壞分辯,說英國人不了解狀況。以此為例,我與外國朋友解說什麼叫中國夢,他們當初一臉狐疑,但當你由拖着一條辮子的清朝講起,大家也就明白了。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2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025/20193151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作為中國人 -陶傑

作為中國人

0

香特的「西九」,聘用了一位美國白人女子為領導人,包括戲曲中心,引起包括阿姐級等的愛國人士憤慨,怒斥特府喪權辱國。
 

以香港大學聘用了英國人做校長,也即刻引起校內愛國員工、香港愛國愛港人士聲討,結果真的出事,導致英國校長提早離場,證明愛國愛港人士眼睛是雪亮的。「西九」又用洋人,在邏輯上,當然是有很大問題,又令「勇敢的中國人」無法體現勇敢,如果你是愛國愛港的中國人,一定也怒髮衝冠。
 

而且,為何不遲不早,偏偏在習近平總書記召開「十九大」,宣佈中國對香港要緊握「全面管治權」時,你林鄭香特政府就宣佈起用一個美國洋人來主管西九?你這個決定,對抗的是誰,作為一名中國人,當然會意識到這件事不簡單,也不尋常。
 

中國十四億人民,一直不放心香港,香港的愛國愛港人士一直警惕港英餘孽,不是沒有道理。鴉片戰爭、火燒圓明園、義和團愛國鬥爭又導致割地賠款,只有中國人才感同身受,港英餘孽和洋奴,是沒有此一深度的歷史屈辱感的,此所以他們見到洋人來特區做校長、總監,會歡喜得哈哈笑。
 

他們還恬不知恥地反擊:中國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為治國指導方針,馬克思列寧不是洋人嗎?中國立國可以用洋人來指導思想,建設新中國,你口口聲聲講邏輯,這又如何解釋?
 

這下子,作為中國人,難免一時啞口無言。但是不怕,做中國人要有底氣,你只須說:洋人有兩種,正如膽固醇也有好壞,中國人認為馬克思和列寧是好洋人,美國人和英國人是壞洋人。正如普京是中國人的好朋友,彭定康不是。
 

這樣一來,又難免引起一場愛國五毛VS香港人的大爭論、大辱罵、大嘈吵,至少須由林鄭和袁國強來向所有想做中國人的香港市民解釋了。

0

所以,作為中國人,勇敢不勇敢,雖然有「戰狼2」為樣板戲,尚未定論,但作為中國人,時時發出很大的聲浪,因為中國人是要管的,但由什麼種族膚色的人來管,我認為,是一個還沒有解決的根本問題。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22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1022/20190339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不可禁槍的理由 -陶傑

不可禁槍的理由

0

英國警方宣布,為節約每年四億英鎊經費,從此四種「低級罪案」將不予調查。
 

那四種列為低級罪惡呢?故意破壞、入室盜竊、汽車盜竊,以及「嚴重的人身傷害」。
 

既然列明此四種罪案,以後報案,如同浪費時間,還會遭到警方面斥不雅,我將此一好消息,轉告美國的朋友:反對管制槍械,這就是最合理的理由。
 

既然連人身嚴重傷害,警方也不會處理,就是英國已經進入局部無政府狀態。既然如此,則購買槍械,民間作自衛用,理所當然。
 

所謂嚴重的人身傷害,包括白刀子進、紅刀子出,既然男性蒙受此災,警方不會受理,那麼男女平等,女性的非禮強姦,除了姦殺,警方也一樣不要管。至於荷里活電影大亨維恩斯坦什麼性騷擾之類,當然不要再麻煩警方,屬於人民內部矛盾,哈哈,你們自己拆掂最好。
 

英國警方這個態度是正確的,或人手不足,或世風改變,或移民人口過多,或太多的新移民犯法須要大愛包容,最重要說清楚,不但不喜歡的可以離開,也令有志犯罪的人士懂得照顧警方,達致雙贏,只挑選警察不會受理的罪案來做。
 

至於其餘,或決定領牌買槍,或移民美國,也有個打算。沒有槍械的,要學好空手道功夫,若遇到「嚴重人身傷害」攻擊,亦以「嚴重人身傷害」自衛還擊,英國警方沒有理由抓反擊的這個,而不抓「先撩者賤」那一個。
 

無政府主義,是左翼思想。主張槍械合法,是所謂的右翼。但是既然警方不執法,主動製造無政府主義空間,那麼持槍自衛,也是一種無政府主義的權力民間下放,本來就沒有矛盾。
 

美國全國有二億六千萬槍枝,平均每一美國成人有至少一把,每年校園槍擊案平均六十宗。

0

如果此一比例構成全面禁槍的理由,則每年恐襲比例,一樣的邏輯,英美也應驅趕全部穆斯林移民人口。這個世界一講邏輯,惡人、蠢人、偽君子,全部現形。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23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1023/20191085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西方的致命錯誤 -陶傑

西方的致命錯誤

0

西方的重大錯誤,是由一九九八年開始的。
 

這一年,英國工黨首相貝理雅聯同美國總統克林頓,轟炸巴爾幹半島的前南斯拉夫軍事強人米洛舍維奇的軍隊,因為米氏在巴爾幹對穆斯林少數族裔大清洗。
 

本來這場戰爭,是西方左翼政府針對斯拉夫的天主教極右種族主義勢力的義戰。但英美在巴爾幹贏得太容易,沒有犧牲過一兵卒。
 

從此貝理雅滿懷信心,覺得可以由新一代自由主義的西方領袖重寫文明史。克林頓本來是最佳配搭,但好景不常,兩年之後飲恨下台。
 

小布殊上任,宣布北韓為邪惡軸心。本來克林頓對北韓懷柔政策,拖延北韓發展核武。然而小布殊一強硬,金正日覺得非要玩核彈不可。
 

哪知道小布殊只是嘴砲。因為很快紐約就遭到911恐襲。拉登是列根時代援助伊斯蘭聖戰組織抗戰蘇聯侵略阿富汗、蘇聯垮台之後留下的手尾。聖戰組織拿了美國的武器,沒有了蘇聯,將美國列為敵對目標。
 

這時小布殊只有騰出手來對付伊斯蘭世界。但焦點卻錯調,對準了與拉登並無關係、也沒有計劃恐襲西方的侯賽因。
 

侯賽因只想維持殘酷的獨裁,在國內殘殺什葉派。本來這種殺戮,是伊斯蘭世界千年不斷的現象,與西方無關。但小布殊卻出兵推翻侯賽因,以為可以扶植伊拉克推行議會民主,成為中東的民主櫥窗。
 

當侯賽因的銅像在巴格達被美軍推倒之日,四方輿論不分左右,將此一場景等同推倒柏林圍牆,從此以為伊拉克模式,可以在中東推廣。
 

其後貝理雅和小布殊雙雙下台,繼任的首相白高敦比較聰明,當務覺得卡達菲已經向西方輸誠,雖然仍在國內屠殺異己,但這個狂人留下來,對西方有利。但是奧巴馬卻理想主義沖昏頭,認為卡達菲、穆巴拉克,都是侯賽因一樣的暴君,都應該倒台,讓「阿拉伯之春」在中東建立民主自由的新世界。
 

但伊斯蘭民族不可能實踐西方的普選。在這個問題上,持有一點人類學、甚或種族主義的觀點,就可以避免一場重大的錯誤。中東需要對西方無惡意、但關起門來繼續屠殺的強人,將一塊塊青石板,壓着底下的毒蛇、蜈蚣、蜘蛛一類的恐怖主義。讓恐怖主義在年輕一代容易滋生。
 

大石頭一塊塊搬掉,得到的是今日難民四散、恐怖襲擊跟着蔓延的惡果。

0

國際政治,不可以講理想。現在,西方對中國不講理想、開始講利益了,但如果二十年前,懂得將此一原則針對整個中東,即可免去一場浩劫。現在才知道,太遲了。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2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1020/20188111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香港法官要轉基因 -陶傑

香港法官要轉基因

0

一名操普通話的中國男子,持刀闖入香港的高等法院,企圖劈向一名華裔的高等法院法官。
 

幸好天佑香港,該漢遭到制服,但獲得一名民主派議員親切關懷,並可在警察總部門口,高調召開記者招待會,聲稱制裁法官的理由,當然,也向法官表示歉意。
 

香港在一九六七年五月反英抗暴時期,上千名愛國的中國同胞因反抗英國殖民統治,遭到香港殖民被法官判處入獄,可能因為那時中國不夠強大,港英法官雖然被定性為法西斯帝國主義鷹犬,但沒有一名法官受到刀劈的民族紀律制裁。五十年後形勢不同了,中國人民有了底氣,況且幾年來耳濡目染,都知道香港的法官不夠愛國,有許多洋人和港英潛伏的人,一有機會就亂判一通,迫害愛國勢力,所以這次終於出現一名勇士,給一點顏色看看,也不足為奇。
 

加上香港特區政府也不把香港的法官放在眼內,衛生署就嚴正下令:一名雇員即使當了陪審員,星期六也要上班,行政壓倒司法,此事並非偶然,而是一面里程碑。
 

衛生署長竟然也很有強勢行政主導的中華民族底氣,嚴正駁斥:你們港英留下來的所謂法律,只規定星期一到五雇員做了陪審員則不必上班,但法律沒有說星期六也不許。但法官說:星期一到星期五,指整個星期的工作天,法律沒有說星期五晚上十一點也不准開工,我一宗案子,若要陪審團連夜開會審議,那麼星期五近午夜時,你是不是要押送陪審員離開法庭去你那個破衙門加班呢?
 

此一爭論,與那一刀劈法官事件,都是英式邏輯法治思維和中國民族底氣之間的一場文化大衝突。在全國人民喜迎十九大召開的時候,如果你愛國,應該站在民族底氣這一邊。
 

在第三世界,做法官是隨時沒有命的營生。巴西有一個法官叫奧利維拉(Odilon De Oliveira),六十八歲,因多次「依法」判處多名毒販入獄,多次遭到暗殺,有人懸紅三十萬美元要他的命。他天天上法庭,有一隊保鑣護送,他對巴西的報紙說:若沒有保鏢,他要馬上逃亡。
 

不只巴西,墨西哥、烏拉圭、委內瑞拉這種國家,法官做到人身威脅的多達幾十人。南美洲民族有瑪雅祭神放血崇拜太陽的文化傳統,加上激情澎湃,民族性格衝動,組織起打鼓跳舞的嘉年華大巡遊,民族集體亢奮,與許多人看遊街槍斃反革命的狂歡無甚分別。有歷史學家說,當年英國擊敗西班牙艦隊,雖然殖民了北美,但若非海軍南下,也殖民南美,一切會不同。但是,民族基因這回事,不是那麼容易為英國殖民地主義開化的。

0

文化多元,此所以妙趣無窮。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1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1019/20186948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商場廁所誰來清潔 -陶傑

商場廁所誰來清潔

0

奧地利選出年輕有型的新總理,立場歐洲本位,主張限制移民。
 

奧地利的人口只有八百萬,從前是奧匈帝國的總部,創造過很輝煌的文明。維也納不僅是音樂之都,還風光如畫。若是緊隨鄰國的德國女總理麥克萊夫人,收容穆斯林難民,大愛無上限,奧地利一定亡國。選民作出了正確的選擇,可喜可賀。
 

歐洲是歐洲人的歐洲,不是穆斯林的歐洲。阿拉伯世界才是穆斯林的阿拉伯,同樣也不應該是歐洲人或中國人的阿拉伯。這個世界,你有你的家,我有我的房子,偶爾我邀請你來小住作客,沒有問題。不請自來,佔了我家白吃喝而不走,就是強盜。
 

歐洲的左翼說,歐洲白人不肯生養孩子,基層勞工職位沒有人做,所以接受移民,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歐洲一體化之後,東歐的羅馬尼亞、保加利亞、波蘭,與英法德同一宗教文化根源,不是有大量可以自由遷移的勞工嗎?為什麼還需要地中海彼岸的阿拉伯裔?歐洲白人不想生孩子,都知勞工短缺,正確的解決辦法,是研究白人到底是不想生小孩,還是不能生小孩。
 

在倫敦和巴黎,就因為外來移民人口太多,難民一登陸就伸手領取社會福利,公共房屋短缺。全球資金如大陸熱錢湧入,房地產價格高漲,導致本地中產階級不想生育,因為養孩子成本越來越貴。
歐洲若要維持白人人口為多數,歐盟有專家計算出來,每一對白人夫婦,要緊急生育至少需要2.1個子女。但現在德國、法國、英國、葡萄牙,本土白人夫婦的子女生育率遠在2.1之下。

 

勞工短缺,因為大學教育普及。中產階級的父母沒有一個想自己的子女,長大之後在商場當廁所清潔工。這樣的職位,包括香港,當然由新移民來出任。當你看見廁所的清潔大嬸不是自己的子女時,就會覺得一陣短視的寬心。沒有人想出長遠的辦法:最終是一個國家的清潔和侍應工作,應該由這個國家的本土人來出任。
 

因為新移民也會老,老了也擁有領取福利的權利。而且你只看見一名新移民在做清潔工,在歐洲,你看不見的是另外有九名新移民在無所事事、遊蕩領綜援。另外有六七個,則結成匪幫,綁架擄劫白人少女,或在網絡參與伊斯蘭國的恐怖組織,認同那一個才是真正的祖國。

0

不,這不是半隻空杯子和半杯水的分別,而是大半隻空杯子。奧地利的選民覺醒了,希望歐盟其他國家的傻人,也跟着會醒過來。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1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1018/20185858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戲院散場之後 -陶傑

戲院散場之後

0

製片人維恩斯坦被指性騷擾、猥褻女星、強姦,鬧成大西洋風暴,一窩男女明星雞飛狗跳,仿效中國人「劃清界線」兼開批鬥會,煞是好笑。
 

但是幾十歲名成利就的巨星,這一生投胎好,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孩子氣?電影製片家要女明星付出一點點代價,自從世界上有戲劇和電影這兩大行業,一直是天公地道的事。
 

說是天公地道,因為這是交易。交易,英文叫Trading,製片人不是你爸爸,世界上美女奇多,不要這個演,叫另一個,捧紅誰的權力在他手上。
 

如果認為這位製片家是淫棍,可以另找一位柳下惠加一位得道高僧般的製片家來投資,如果找得到的話。
 

只要不是強姦──這位叫維恩斯坦的老男人,肥胖而其貌不揚,我相信他在春情勃發,在酒店總統套房披一件浴袍,手持雪茄,語言挑逗之外,復又動手動腳的那副儀態,絕對不是佐治古尼或祖迪羅的那樣令女人心跳,而更是相當猥瑣,會令一個女人即刻想嘔吐,但肥、老、醜不是罪──若是強姦,可以事後即刻報警。在美國強姦罪可判終身,以常理推論,維恩斯坦不必。
 

本來,如果荷里活的道德標準一視同仁,那麼這個製片人還罪有應得,應予懲罰。
 

但是不。大導演波蘭斯基強姦十三歲女童,由美國下令通緝。二○○三年,波蘭斯基獲獎,梅麗史翠普站立鼓掌恭賀。二○○九年,梅麗史翠普大讚波蘭斯基,為他辯護。
 

同一個梅麗姨姨,卻厲聲斥罵維恩斯坦。此一偽善,比起製片人恃權淫褻更令人作嘔。都是弄權的人,維恩斯坦弄權,私下為了他自己的下身;梅麗史翠普雙重標準而弄權,則是煽惑世人。
 

演戲太久了,夢裏不知身是客,做明星是一晌貪歡的掌聲行業,說話時分不清在唸台詞還是讀講稿。演藝人多有心理障礙,或者另一種抑鬱。這一行不是為清教徒而設的,觀眾買票進場,只關心銀幕上的故事,銀幕下的爭風呷醋、性交易換取角色,一概不管。維恩斯坦出品過大量將留名影史的好戲,包括莎士比亞情史的「寫我深情」。不要將觀眾當做愚民,名成利就而住比華利山,個個都是雷鋒叔叔或德蘭修女?Give me a break。偽善的人,比壞人更可惡,而蠢人,則比偽君子和壞人更可惡。面對這三種人,只須冷眼旁觀。

0

光收影散、走出戲院之後,不要再受到銀幕上的幾個明星的偽道德洗腦。不錯,你們都是偶像,但支配我的理智和情感,No,每次只限於戲院熄了燈、我手持爆米花咀嚼的兩小時。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1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1016/20183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