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gogoxiu03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Defining -陶傑

Defining

0

「中國人」這個名詞,引起巨大爭議,問題不在於認不認是「中國人」,而是「中國人」到底還算不算中國人。
 

本來,「中國人」的概念,跟「四大文明古國」之一的中國相連,因此,中國人原來的定義,一定與「文明」搭得上線,如果文明沒有了,「中國人」剩下法國意大利名牌包裝的一副鮑魚、紅酒、痰涎、喧嘩、法拉利組成的生理軀殼,而且這個種族,壟斷了古今「中國人」的定義時,有一個妥協的方式,是尊稱這個變種為「強國人」,而將「中國人」這個名詞之虛實,像釣魚台或尖閣列島的主權一樣,暫行擱置。
 

譬如,一九四九年之前的北京(Peking),或稱北平,有一個人文的貴族:馬連良、梅蘭芳、齊白石、胡適,而且有「民國四公子」──張學良、袁世凱的兒子袁克文,清室貝勒的後代溥侗,還有孫中山的兒子孫科。那時候京華,像三十年代的倫敦,有羅素、奧威爾、維珍妮亞吳爾芙、阿拉伯的勞倫斯,有許多有學問、有氣質、有品格的人,有緣可以求見,所以有一句詩,叫做「冠蓋滿京華」。這就是原來的中國。
 

一九四九年之後的三十年,發生了一場什麼浩劫,你一定知道。好了,今日的「北京」(Beijing),沒有了從前的人文貴族階級,去北京,你想見誰,「文革」一把火燒光,連王世襄都不在了,錢鍾書也沒有了,剩下約莫只有一個九十多歲的黃永玉,可以相若,此外,你可以找各部委高官、書記、高級共幹打通門路。所謂「在北京人脈廣、路數多」,當然不是指從前你去北京,可以見到李苦禪、趙燕俠,或者朱光潛。
 

至於「民國四公子」,也沒有了。如果你幸運,搭得上「京城四少」,通過他們的老爸,圈到六環路一塊地,或者一綑內房股的股票,恭喜你,你發了。
 

這就是「強國」,嚴格而言,不是中國。但是強國人硬說他們就是中國人,而且教訓你:你也是。但是從美學上、歷史學上、文化的品味上,你知道強國人並不等同中國人,而且,你確實很懷念中國。對於一個智者,中國和強國,分得清清楚楚,而且不須爭論。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4年02月22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522/19155635

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新遊暹都 -陶傑

新遊暹都

0

香港人長期喜歡遊覽的兩個國家,北有日本,南邊只有泰國。

日本的好處多,不必再覆述。至於泰國,因為民風純樸,人心善良,服務態度長期周到,最重要的是,泰國因佛教風氣,對人誠懇,不會將有毒食品,當做山珍海錯,烹害遊客。泰國也相當潔淨,泰國佛教文化澤及酒店的裝飾。近年開設的酒店,都以簡約為主,一盅清水,兩瓣蓮花,幾條木柱,加一個木雕的佛像,庭園樓閣鳥語花香,加上陽光海灘,令人心胸開朗。

最近去曼谷小遊,遇到泰國的朋友布姬和她的女教師好友。兩位知識分子陪遊,談到泰國許多人事。我對泰國知識有限,只知道當前的查格理王朝,傳到今日的泰國蒲眉王,到了第九世。電影和舞台劇「國王與我」的男主角,也就是尤伯連納飾演的那位性感國王是拉馬四世。一八六一年,英國女教師安娜來暹羅教英文,拉馬四世才登基不久,這時美國林肯總統在位,英國工業革命成功,帝國主義勢力高張,拉馬四世感到西方的「威脅」。但是他虛心學習、理性包容。安娜在宮廷不但教英文,還教他邏輯思考,為他解說西洋事情。全靠拉馬四世的胸襟,泰國走上與後來越南柬埔寨不一樣的路。泰國人今日的食具,不用筷子而用刀叉,也是拉馬四世的影響。

「但許多人不知道。」布姬說:「拉馬四世的時代背景,其實有兩人同時是國王。拉馬四世和他的弟弟,兩兄弟感情友好。拉馬四世曾經做和尚,出家期間,他把王位交給弟弟攝代。」

中國儒家文化講「兄忠弟及」,哪裡有哥哥還沒死,就跟弟弟分享王位的先例?「拉馬四世的宮廷有前後宮之分。」布姬說:「前宮是哥哥,後宮是弟弟。」

「比起中國王朝的什麼東宮西宮,兩個女人爭風呷醋,為了權力,各出陰謀,暹羅王分前後宮,可以說比中國先進。」布姬和她的朋友聽了,很謙虛地合十答謝。

今日泰國有不少問題。首先網絡世代,泰國下一代不重視文史,也多淪為宅男,這一點與香港相同。他信當政時,將行之一百幾十年、中學裡的「泰國傳統舞蹈」,由必修科改為選修科。這樣一來,泰國女孩子成長就沒有學暹羅傳統舞的機會了。因為他信政府和前任的總理英祿都相信:泰國的前途在於高科技現代化。

0

暹羅宮廷舞體態優美,尤其女舞師的一雙手,纖指柔軟,向後彎曲到不可能的深度。一身色彩迷人的舞衣,頭戴一座金塔,更是小時候我們看電影和圖畫書留下的深刻印象。今日泰國的少年兒童,對泰國歷史沒有興趣。個個都覺得應該讀科技、工商管理。大學畢業接受跨國企業和摩根史丹利聘請,是全家的光榮。

即使在邊遠的清邁,今日同時有四家大商場正在建造。布姬對此不以為然:「清邁就是清邁,泰國北部是青葱的鄉村,鄉村小鎮有不一樣的風景,為什麼要建成另一個小曼谷?」

去曼谷時又遇上潑水節,西隆路(Silom)擠得水洩不通。小孩提着水槍,向過路的電單車手和司機開槍放水。這樣的情景在中國的城市,會不會換來幾句「操你媽」,然後被水槍射濕了的人揮拳相向?不得而知,但是潑水節傳統悠久,大家都希望跟泰國的廟宇和其他習俗一樣,能長期保存下去。

我告訴布姬,泰國近年的恐怖片拍得出色。她開車經過舊區,指着一棟舊建築,告訴我那是從前的監獄。監獄拆剩半壁舊牆,還有哨崗,其他部分改建為公園。因為從前此地處決好多死囚,現在到了半夜,許多人看見公路上鬼影幢幢。

「會不會跟泰國的地理環境有關?那麼多高山、岩洞、森林,積聚的陰氣重,自然多鬼故事。中國的湘西和雲貴一帶也多高山,不也一樣有降頭和殭屍的傳說?把這些地方都開發了,建成高樓大廈,連鬼故事也消失了。而鬼故事正是世代傳承的文化記憶。」我說。

我告訴布姬,小時候遊大坑道的虎豹別墅,也聽過裡面的鬼故事,但今日與下一代講起,他們沒有感覺,因為沒有遊過虎豹別墅,無法感受其中的色彩形狀古怪的神佛泥像,是如何為兒童帶來噩夢。

今日看來,兒童的鬼故事和噩夢,不也是一種樂趣?朋友帶我進大皇宮,只見人山人海,都是強國的旅行團。大皇宮的建築,五光十色,金色的屋簷配淺藍和紅色的牆壁磚瓦,強國遊客穿得花花綠綠,如果出現在法國南部,庸俗無比,但在大皇宮內遊覽,則顏色又與背景「渾然天成」。

我參觀皇宮壁畫的印度猴王史詩故事。印度文化經緬甸傳來泰國,南下柬埔寨吳哥窟。印度教滿天神佛,大象、飛鷹、牛馬和猴子,各自有一個神,像神話的一桌自助餐。泰國西部印度教盛行,南部則有伊斯蘭爭取獨立,其餘大部分都是佛國。人民有信崇,合十微笑,也就有真情。冷戰時代,因有美國庇護,免遭骨牌效應的共產侵略之災。泰國人算是得天獨厚的。祝暹羅國運昌隆。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5年04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nextplus.nextmedia.com/columns/%E5%9D%90%E7%9C%8B%E9%9B%B2%E8%B5%B7%E6%99%82/20150426/186791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英粵翻譯 -陶傑

英粵翻譯

0

Google決定推出「粵語自動翻譯」。這是在白話中文之外,開拓的另一種華文。許多英文,如果直接譯成廣東話,實在無從入手,例如I Love You Honey。嶺南食物之中,蜜糖從來不流行,也不見香港人以蜜糖形容心愛的女人。男女打得火熱,有「煙韌」者,但I Love You Honey不可能直譯為「我好愛你,蜜糖」。

但是英文有的俗語,卻可以譯成傳神的粵語。例如滂沱大雨,英文又稱It Rains Cats And Dogs,廣東話當然不會說「落貓落狗」,而是有一句現成,叫做「落狗屎」。那麼粵語的「落狗屎」又不可以直譯為It Rains Dogs Shit。而英文裏的Bull Shit卻又指「胡言亂語」。

廣東話的「牛屎」,指鄉下人沒有教養,或黑社會人物的外號。七十年代,就有一種街頭流氓,叫做「牛屎飛」—這個口語,一聽腦海中就有鮮活的人物形象,一頭長亂髮、嘴角咬一根香煙、不剃鬍子、一件關刀領舊恤衫,拖一雙人字膠拖,這就是「牛屎飛」了。在英國社會,沒有這種形象的流氓。

中英人的翻譯,嚴格來說是不可能的。像普通話的「牛B」,英文可以說是Aggressive,但北京話裏的牛B,卻不只Aggressive之簡單:牛B又名牛的迫,北京土話,指一個男人特別粗魯,做事或喧嘩講話,不顧別人觀感,也不理社會效應。大陸的網絡,許多五毛極左分子,張口閉口就將異見者說打為漢奸、洋奴,這種姿態就要「牛迫」。在海洋公園排隊打尖,遭到其他人勸喻,不自檢點,反破口大罵,這叫做「牛迫」。

但是中國當下的牛迫,有一個大前提:再牛迫也不敢衝公安、城管、解放軍牛迫。中國的牛迫是有條件的,即在一個言論異見高壓的專制社會,除了表達政見之外,發洩社會壓力和不滿,對無辜人,尤其是百姓或婦女的無禮行為。

0

這樣的文化感覺,又怎樣譯為英文呢?英文的Thug接近牛迫的意思。然而,牛迫又沒有Thug的那股邪惡味。英語世界沒有專制高壓感,這些特別的中國詞,自然也沒有英譯。

據說日語裏,沒有廣東話「求求其其」的翻譯。因為日本人做事重細節,很認真,沒有「求其」的概念。指摘人不盡心盡力,做事馬虎的說法是有的,但沒有廣東人沒氣地那句「求其啦」、「是旦啦」,毫無主見,得過且過,這不是日本人的文化作風。

Google推出粵語翻譯,對世界也是好事。許多外國人來中國旅行或暫時定居,很容易學得一口北京話。但越過長江,進入嶺南,還是發現廣東話複雜十倍,而且妙趣橫生。

七十年代,許多英國警司幫辦,倒是粵語流利,他們在油尖旺向店舖和攤販收片,不懂得幾句廣東話,貪污沒有那麼順利。一九七五年,繼葛柏之後,另一個英國警司韓德,也被麥理浩政府以貪污案論處。韓德接受當時的無訪問,一口廣東話:「佢拉唔到人,就搵我來點檔。」所謂「點檔」就是「頂檔」的意思,但發音不準,一時引為笑談。「點檔」成為香港低下階層的流行語。韓德被判入獄,早已釋放,後來到了西班牙逍遙,今日不知尚健在否。

英國撤出殖民地,其中一項損失,是粵語文化比起以前,難以通過香港,在英國登陸了。

陶傑《摩星嶺上2015年02月2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www.mingpaoweekly.com/6900-%E8%8B%B1%E7%B2%B5%E7%BF%BB%E8%AD%AF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應該怎樣投票 -陶傑

應該怎樣投票 

《2015年05月08日》

0

英國大選,有九個華人代表不同的政黨參選國會議員。開車時香港一家電台駐倫敦的一個香港通訊員接受訪問,很興奮的報道:「英國的華人,見到這許多華人參選下議院,都很振奮,一定選自己人。這是史上從來沒有過的,證明中國強大了。」
 

我聽到了,心中好笑。住在西方國家的中國人,很喜歡投訴受到「種族歧視」,覺得西方人時時將華人另類「標籤」。現在,你終於明白為什麼中國人時時受「歧視」了——受到歧視的原因(如果真有歧視的話),是這樣的歧視,是自己招來的。
 

因為既然人家大選,你身為華裔選民,不論來自香港、台灣、中國,必然以每一個上門來拉票的候選人的政黨政綱為投票的取捨,而不是不理會他是什麼黨,只見到是一張華人臉孔,大喜過望,覺得應該幫自己人的炎黃子孫打進英國政壇而投華人候選人一票。
 

換言之,如果你反對加稅,主張稍減福利和公共開支,你住在英國,同時有兩個候選人上門拉票,一個是黑人,一個是華人,但黑人候選人的政綱跟你一致,你選黑人。另外一位,主張加稅、加公共開支,遞上來的菜單不合你的胃口和做人的基本原則,不管他炎黃子孫不子孫,你都要告訴他:不,我不會選你。
 

但是今年大選,華人傳媒有許多聲音,是「華人應該選華人」。這是很明顯的中華種族主義思想。擁有這種情緒化的亢奮的海外華人,為數甚眾,不然,「今年史無前例共有九個華人候選人」,這條將「華人」這個種裔另行分類的新聞,會傳得這樣遠。
 

住在西方國家,如果你不想人家將你時時另外標籤,希望受到一樣的待遇,那麼你自己要時時格外留神,不要那麼蠢,將「今年有許多華人參選,讓我們捧自己人的場」,以為這就是「海外僑胞大團結」。有華人參選,跟中國強大不強大,或者李小龍威不威水,沒有必然的關係,跟這一代西方人心胸寬大了,卻必然有關係。將「中國強大」這種「自豪感」當做投票的動力,西方的主流社會,將來只會更排斥你。
 

0

所以,本人善意勸告定居在英國的香港人:不要跟中國大陸的五毛憤青一樣見識。候選人來敲門拉票,多低頭讀他英文的政綱,少抬頭辨識他的膚色。

 

陶傑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508/19139300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還是八十年代好 -陶傑

還是八十年代好

0

紀錄片《醉夢英倫》講八十年代英國樂隊Spandau Ballet一行五眾,恩怨離合的經過。

像披頭四一樣,年輕而有激情,最終因為名利均沾的問題而鬧翻。流行樂隊像年輕的戀人,不能長久。麵包和ABBA,都到了哪裏?除非是比知的兄弟班,但又不假天年。

SB樂隊興起於七十年代末期,那時英國的樂壇因為經濟不景,陷入形象頹廢低迷之風。許多香港人,那時去英國旅遊,在倫敦街頭見到頭髮染成七彩公雞、面戴濃妝,穿一身鐵鏈,形相怪異的英國青年,都嚇一跳,以為是妖孽或精神病院剛放出來的病人。

一九七九年,英國成為「歐洲病夫」,樂壇妖冶,街上出現兩派虛無風氣,一股就是Punk,另一股是「光頭黨」(Skinhead),「五彩公雞頭」沒有攻擊性,面對訝異的遊客,還會對他們扮鬼臉,怪叫一聲,看見遊客驚恐,他們又哈哈大笑,揚長而去。

至於光頭黨,則一身皮褲打扮,髮型剷青,表達對外來移民的不滿。今日中國大陸四五十歲的中國男子,也盛行平頭裝,不知有無受了英國那時的光頭黨文化影響。平頭裝的中國人,十之有九,也是嘴巴反美反日的五毛憤青。可見頭髮一剪短,可能智商與頭髮長度成正比,但內心的愛國程度與頭髮長度成反比。香港第一任特首,六十歲上任,一頭花白,不也是剃到像從前上海舊理髮店的師傅一樣的小平頭?治港成績太過一般,後來也被胡錦濤令下台。可見髮型真的有文化,有名堂,也有宿命。

戴卓爾夫人上台,風氣跟有轉變。社會富裕了,中小企盛行,人人買股票,保守黨政府成功滅貧,這股與貧窮一齊滋長的蛇蟲鼠蟻之風,自然絕。崩頭黨和光頭派,當年都是反戴卓爾夫人的叛逆一代。但當市場經濟的改革成功,英國的樂壇又恢復了穿西裝、著裙子的雍容風氣。那年的占士邦電影《For Your Eyes Only》,主題曲由美麗端莊的Sheena Easton主唱,令人眼前一亮。Spandau Bellet也是其中一支。

八十年代初期,形象回復端莊。香港不是有個關正傑嗎?而安德魯王子的前度女友古思德,一頭栗色的長髮,喜歡攝影,也登台做話劇。

古思德是美國人,一九八一年與安德魯王子拍拖,後來因為演出三級片情色角色,引起爭議,王室認為作風不端,被迫分手。今日已入中年,住在紐約。

0

(還是八十年代好)

但是當年她登場,大西洋西岸驚艷。美國女子很少有此氣質。她有一頭深栗的秀髮,一對眼睛有靈光,不容易駕馭,因為是才女。安德魯王子第一次約會她,安德魯說:「在BP午飯好嗎?」古思德以為BP指英國石油公司,後來才搞清楚是Buckingham Palace。

幾個月來,安德魯被指為性沉溺兼愛狎玩未成年少女,古思德在紐約寓所出頭申辯,說這位王子前男友是個「很有愛心」的人,「忠於基督教信仰,也很溫柔,不會亂來。」坊間種種傳說,古思德沒有說是謠言,只是說「這不是我認識的安德魯王子。」沒有說是謠言,也沒有力證安德魯無此癖好,只是「這不是我認識的王子。」

如此澄清,有情有義,言語分寸也很得體。當年的福島戰爭,安德魯王子駕軍事直升機上陣,古思德身為閨中女友,苦勸他不要上戰場。如此浪漫的情景,今日世間罕有。當然,王子出征會暗中保護,絕不會戰死沙場,否則安德魯淪為古思德「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裏人」的悲劇主角。

八十年代,全球文化中興,列根和戴卓爾夫人為世界帶來希望。中國的胡耀邦也不錯,那時的中國也相對開放與自由。Spandau Ballet紅足十年,與古思德分享風采,真是飛揚的年代。

古思德今日頭髮灰白,依然單身,在紐約有攝影工作室,仍然是藝術家。她沒有染髮,灰白的頭髮令人想起,在她那個時代,倫敦滿街紫紅橘綠的異色。三十年過去了,連樂壇都因為網絡而走向沒落,回首前塵,這個世界不也是一盤變幻迷離的色相?

陶傑《摩星嶺上2015年05月0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www.mingpaoweekly.com/10513-%E9%82%84%E6%98%AF%E5%85%AB%E5%8D%81%E5%B9%B4%E4%BB%A3%E5%A5%BD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最後堡壘 -陶傑

最後堡壘

(2015年05月06日

0

彭定康撤退之前,語重心長,提醒香港人:將來什麼都會改變,但英國人留下的司法獨立,為了你們好,如果你們夠聰明,就不要手癢,胡亂狎弄改變。
 

彭定康看得準。果然,香港各行業職業,包括傳媒,一旦有了大陸市場,金錢利益,紛紛轉化為愛國。司法這一行,律師做房地契,有許多大陸生意,也愛了國。但英國人訓練的大律師,卻是真正的知識分子清高事業:大律師的辦公桌是舊的,木地板是維多利亞時代的,像英國貴族,不貪崇物質名牌,不喜歡豪奢暴喝,思想理性,絕不感情衝動。即使在電視新聞看到「六四」平暴,屍盈街頭,中國人呼天搶地,但英國人教出來的大法官、大律師,在書房裏,放下一本「經濟學人」雜誌,斟一小杯Gin Tonic,像看Discovery台野生動物片的一群狼撲殺了幾隻山羊,低聲說:Oh dear. Oh dear, dear。
 

李光耀先生是劍橋培養成的大律師,雖然是華裔客家,其冷靜理性,完全是羅馬精神的英國人,對於中國的儒家文化,並無感情,只是利用做統治工具。去中國訪問多次,無論捧揚中國說得天花亂墜,李先生一次也沒有去過梅縣大埔「祭祖」。
 

香港的司法如果一天想沿用英式的普通法──只有這樣,彭定康警告:香港方成為西方承認的「國際城市」──則香港的大法官、大律師,像李光耀的冷靜而高傲,忠於原則,不受廉價的情感支配──不要忘記,「六四」之後香港的法官從未參與起哄,聯署什麼「我們憤怒了」之類的譴責廣告,因為有英國教養的人,是善於隱藏情感的。

0

法官大律師既然繼承了英國亨利八世名臣湯瑪士摩爾(Thomas More)的風骨──這才叫風骨──思辯用拉丁文,邏輯用英文,不像警察之一介武夫,很快就追上了愛國的標準,但法官大律師,是讀過西洋書的博學鴻儒,對於「司法獨立」這條底線,任憑愛國親中怎樣喝令、咒罵,就是難移動分毫。
 

這就是中國在香港久攻不下的堡壘,令中國十分憤怒。然而這是一場文化戰爭。看彭定康撤退前那副洋溢着優越感的臉孔,你會明白,將來的歷史記載,勝利的到底是哪一方。

 

陶傑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506/19136752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荒誕有時 -陶傑

荒誕有時

0

 阿根廷電影《無定向喪心病狂》之風格,令香港人尤有共鳴,譬如《衝鋒車》,也荒誕而離奇,令人哭笑難分。
 

《衝鋒車》的主角是四個「大賊」,已經時不我予,度計重出江湖,但本性惡極有限,加上陰差陽錯,最後賊當不成,反而救急救難,當了英雄。一架衝鋒車由十六座的小巴改裝,還可以隨時變身,魚目混珠,此一生存急智,與香港人續領BNO護照的心態,未嘗不如出一轍。
 

 像一則寓言,跟「後佔中」的民意情緒合,逼上梁山而不得,其實不止劇中的四個賊,即使有賊心有賊膽,畢竟人情難捨,良知未泯,變成言行不一,因果矛盾,劇情跟人性都充滿吊詭(Paradox),即如電影台詞所稱,連外賣飯盒也「貨不對辦」。

0

貨不對辦,就是香港身份焦慮的來由。香港有公認的「國際大都會」之名,但實質上有多少斤,如果清醒一點,足以令人提心吊膽。樓價有升無跌,房子愈住愈小,行業選擇窄,社會流動低,除了金融炒賣,幾乎無前途可言。現實再瘋狂,人依然要活下去,正如物競天擇的科學定律,生存的不一定是最強,而是最能適應的物種。

 多一點自嘲,是一件好事,自嘲是心理調節,也是心智日漸成熟的表現。今天的港產片不復當年之輕鬆恣意,觀眾發笑也不再純粹,這個城市畢竟也歷了一點滄桑。

 

陶傑《油尖多士2015年05月0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723025&catID=&keyword=&searchtype=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香港法官愛國難 -陶傑

香港法官愛國難

(2015年05月05日

0

香終審庭首席大法官再說一次:法官判案,超然中立,不涉政治。
 

但是中方與愛國愛港陣營,要求香港的法官要「愛國」。愛國,就是政治。「警察拉人,法官放人」,就是中方和愛國陣營對法官的又一次嚴重警告。
 

香港主權移交十八年,在龐大持久的「統戰」攻勢之下,香港社會各界,基本已經攻陷,也就是說,都已陸續歸隊:工商、漁農、新聞、金融、教育、醫療、會計、演藝……也就是說,最初不太愛國的,在「統戰」之下,漸漸改變了思想。
 

令你由不愛國變成愛國,中國有辦法。對付工商最容易,給你大陸市場,你馬上就愛國了。錢賺得越多,愛國感情越濃。
 

對付文人,更容易。讓你在大陸出版書籍,請你去大陸演講,一個講堂坐滿三千人,掌聲加鎂光燈,女讀者圍上來合照要簽名:老師前老師後的熱乎乎一叫,令你覺得家國前途,由你的思想可以影響,你覺得你非常重要,於是,「文化人」也愛國了。
 

其他行業,也大同小異,讓你參觀國家建設,專車開道之外,晚上豪華宴會、卡拉OK,也紛紛會愛國的。
但是法官不同。首先:中國無法向香港的大法官、大律師開放司法「市場」,讓他們賺錢。香港的律師,考一個大陸牌,還可以沾點房地產契約買賣,但大律師、大法官,大陸十四億人口「市場」,不可能向這種人開放。

 

0

邀請法官們去大陸,也只能私下「交流」。馬道立不可能在中央台亮相,講西方法治如何獨立。文人能享受到的虛榮,香港的大法官無緣享受,而且法官受英國人的訓練最深,冷靜的定力充足,也不會像頭腦簡單的文人、藝人那麼容易飄飄然。
 

法官北上「交流」,又不可以向法官灌五糧液、敬茅台。法官由英國人訓練出喝小瓶裝的威士忌,在香港會所吃美國牛排,不太會欣賞娃娃魚和穿山甲。
 

英國人的訓練:法官不喜歡中國人飲食卡拉OK的那種庸俗的交際。法官生活低調,不愛跟中國人交酒肉朋友。法官去大陸即使看見上海灘的東方明珠塔、三峽大壩,不會有多少中國人的「自豪感」,而只會想起英國倫敦的Gray's Inn,建築品味比較好。
 

香港許多大法官,還懂得拉丁文呢,不愛錢、不愛名牌、不愛唱K,更不愛北姑──有的甚至不愛女人──因此,香港七十二行連殯儀館的堂倌都歸位愛國了,就只差渾身缺乏中國人味道的法官這一行。英國人捍衛香港法治,佈局深遠,很聰明。
 

唯一的辦法,是釜底抽薪,由整治香港大學的法律學院開始。大法官會退休,也會病逝,香港法庭由紅色接班人來愛國判案,要等二十年後。

 

陶傑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505/19135500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青天馬老爺 -陶傑

青天馬老爺

(2015年05月04日

 

香港終審庭大法官馬道立再說一次:香港的司法,是獨立的,不考慮檢控的動機,中立而超然判案。
馬道立的言論,很明顯,是駁斥特區親中愛國陣營的一輪嘮嘮叨叨的牢騷,聲稱「警察拉人,法官放人」──警方堅持愛國愛港,抓捕佔中人士,但交給戴假髮、形象英式、看上去不愛中國的法官,卻通通放人。
0

意思就是:你們法官是英國訓練出來的卧底,與佔中運動,裏應外合。
這是很典型的中國思考方式──如果你認為這叫做「思考」的話。中國人的基因,不可能明白西方文明的「三權分立」,但是,很奇怪,中國農民又崇拜北宋時代的包公──包公不就是不理會皇帝,「司法獨立」,所以才變成了民間的英雄嗎?

 

「警察拉人,法官放人」,這八個字,對於缺乏邏輯思考力的人,頗有仇恨的煽動力。因為這種人,簡單而懶惰,他們不會多想一層:如果「警察拉人,法官放人」是不公正的,必須有一前提:「警察拉人」,必定個個拉得正確。
但是「警察」就是「絕對正確」的代表嗎?好像不是。因為如果你沒有失憶,你就會記得:連委任馬道立做首席大法官的梁振英,也不停重複說「依法辦事」。梁振英沒有說:「依警察辦事、依警察的意願判決有罪、依警察的要求量刑」。
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不是警察國家。香港不止「警察拉人,法官放人」,曾經多次,也「廉署拉人,法官放人」、「律政司告人,法官放人」。法官是不是至高無上?「基本法」告訴你:終審庭設在香港,終審庭大法官馬道立的觀點,就是至高無上。

 

當然,說中國人不懂司法獨立之重要,也不一定。假設如果香港開放「司法自由行」,像讓大陸父母湧來香港為子女報讀國際學校、大陸富豪來香港養和醫病開刀一樣,也讓大陸成千上萬「上訪」的冤情農民,湧來香港,由香港的英式法官審案,只需一天,香港各大法庭門口,就黑壓壓搭滿了帳篷,哭喊着遞狀紙的山西河南農民擠滿高等法院外的山坡,連香格里拉、港麗酒店的大堂也打遍地鋪,發出一陣異味,又要勞動年輕人去斥喝「光復法庭,還我金鐘」。
0

馬道立和其他大法官進出,由於穿黑袍、戴假髮,中國的冤民,牽衣扯髮,哭喊哀求英國大老爺伸冤。試想:那時的特區,會是個什麼世界?
Thank God,幸好「自由行」沒有這條水,所以,馬道立的衣冠,還很齊整。馬大官人的英語,有牛津口音,就像選擇奶粉要辨識產地,身為中國人,你怎樣仇恨、或不明白「司法獨立」也好,總之,停止「思考」,閉上眼睛,你要盲信。 

陶傑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504/19134372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人性和市場 -陶傑

人性和市場

(2015年05月03日

0

五一黃金周,自由行沒有如何下跌,有一天客量還會增加。所謂「反水貨運動令內地人民駐足不來香港」之說,不攻自破。
 

大陸遊客來香港,如果減少,是其他原因,如大陸反貪,全國的消費心情和氣氛不太好,包括日圓貶值、去泰國放寬了簽證,或者想去英美開眼界,都會影響。
 

不錯,以GDP毛額和數據,大陸當然超越了香港,但是,有一種品格,不可以用數據來衡量──大陸的市場和官場的誠信,不會超過香港,而且還會墮落,與香港距離越來越大。
 

中國人的韌力强大,不會因沙田屯門十幾個反水貨客踢了幾隻皮箱就全國都不來。支持大陸客來香港購物的,有兩大動力,一個叫做人性,一個叫做品格。
 

一九三七年日本侵略中國,打到上海。上海難民一窩蜂湧進英法租界。英租界地方少,容不了呼爹叫娘的難民成千上萬湧進來,僱用的印度守衛,俗稱紅頭阿三,極力防禦,拿着棍棒打。但中國難民不會因為紅頭阿三的態度「不友善」、「粗暴野蠻」,而止步回頭,因為日本人的飛機大炮在追殺。這就是人性。
 

一九七五年美國撤出西貢,美國領事館人員乘直升機撤退。那時許多南越的軍政人員也爭着想擠進直升機,希望能一起逃亡。但美國領事館人員守着直升機門,一面大罵,一面將伸手攀爬的越南人踢開。越南人不會因為美國人的「粗暴」,放棄攀爬,只會越想往上擠。為什麼呢?因為性命攸關。這就是人性。
0

(越南市民試著爬牆進入美國駐西貢大使館取得庇護機會)

香港人只要一天守着商業的誠信品格,大陸人民就會一天來購物,不會更少,只會更多。香港人只要不集體說謊成性,貨架上的奶粉不是偽造,超市的肉食全部真正入口自英美澳洲日本,而不是自己暗中掉包,只要堅守英國人管治時教授的契約精神,法官獨立判案,醫院開刀不收賄賂,你看,連大陸的大媽也想藉口來香港修讀什麼「哲學課程」來定居,一天一百五十個配額天天爆滿,怎會因十幾個人反水貨罵幾句而不來?
 

官場的品格,尤其「行政會議」,倒是十多年來一年衰過一年。你可以控制的,是你自己的基本品格:不論做生意還是做人,少說謊,再少說點謊,維持香港殘留的英治特色,保持你的獨立思考:大陸人民即使不來,跟你沒有半點關係。

陶傑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503/19133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