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gogoxiu03

[黃金冒險號]- 活在「指引」中 -陶傑

活在「指引」中

0

香港特區的基真小學,女學生墮樓失救身亡,死因聆訊,法官怒斥校長教師「謊話連篇」,不配「為人師表」。校方辯稱,當時是遵循「指引」,包括特府教育局編定的「學校行政手冊」,「指引」列明:學校一旦爆發「嚴重意外」,教師要「陪同上救護車到醫院」,但「手冊」沒有講明,必須打「九九九」報警。


不打「九九九」,救護車怎樣來?加上恐懼「九九九」熱線會招來記者,於是教師嚴格遵循「指引」,不打九九九,只打牆上告示「指引」的聖約翰救傷隊。民間的救傷隊,並不專業,姍姍來遲,結果,「指引」來,「指引」去,這家學校,終於成功將女學生「指引」到陰司黃泉。


事後,有教育團體辯解:「學界」只跟從教育局「指引」做事,這一次,是「指引」不清晰。
我看了,哈哈大笑。香港特府的教育局,也「指引」你推廣「國民教育」,「指引」你留在香港,讀到中六,還「指引」告訴你:「北京模式」是文明和進步的世界典範,你為什麼不聽「指引」,只要有兩文錢,都要學高官一樣,將子女送去英美讀書?


一個女童墮樓,肢折血濺,要不要「指引」才懂得做事?孟子說:「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意思是:如果你是個正常人,如果腦袋沒有灌了鉛水,見到一個幼兒快要掉進井裏,你不必尋求一套「指引」,只憑小腦條件反射,你有與生俱來的人性,你就會上前撲救。
孟子沒有教你:見孺子將入於井,尋求指引於孔子、梁惠王,或者問教育局長吳克儉,問汪准了,再打「九九九」。


四十年代的中國人,在戰亂中逃難,日本飛機在頭上轟炸,難民沒有誰來「指引」,只管四散潰逃,找山洞藏身,找大樹屏蔽。七十年代的廣東人,偷渡來殖民地香港,翻山越嶺,在后海灣泅泳,也沒聽說過那時的毛主席、江青同志,或者常平布吉黨委書記,對你發出什麼「指引」,教你怎樣游水。

0
「指引」沒叫你打「九九九」,卻叫你陪上救護車。如果你是男人,上廁所小便,也沒有「指引」叫你一:先解褲鍊,二:鬆弛膀胱,三:放尿。身為男子漢,你不尋求指引才拉褲鍊,才不會把尿撒在褲子裏的,對不對?人要貧窮逃命的時候,才有常識,日子過得好一些,都成為「指引」的腦殘。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07月2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727/19233046

 

[黃金冒險號]- 政治家誕生了 -陶傑

政治家誕生了

0

梁特大發神威,在中央支持之下清洗特府高層,除了幹掉曾德成、鄧國威,還敢翻出底牌,本來還想搞掉經濟局長蘇錦樑,而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也被向北京「反映」(也就是俗稱的「篤背」)有問題。


本來說香港沒有「政治人才」,現在香港終於有了政治人才。政治鬥爭藝術,梁特結合了毛澤東和金正恩的精華,個人召開記者會,一副千山獨行,一人做事一人當的華麗氣派,震動香江。


搞曾德成事先全無跡象。曾局長愛國輩份高,像北韓的姑丈張成澤。金正恩處理張姑丈也事先不張揚,開大會才霹靂拿下。事後公佈罪狀:青年思想工作不力,不推行學習基本法,導致佔中。不是說特府十八年未能確立「強勢行政主導」嗎?梁特告訴你:這就是強勢行政主導了。


梁特學習了毛澤東主席的哲學:打倒劉少奇,從外圍剝筍,先清除「彭羅陸楊」,然後才「劍指」哪一個,讓你慢慢猜。


有人說,這樣一來,會得罪傳統愛國派,但這卻是梁特藝高人膽大的地方。毛主席當年掀起文革:紅衛兵先行,鬥爭資產階級司令部,不惜打爛全國官僚機器,也得罪了長征老幹部、井岡山老同志、但毛主席是做大事的人,他大破大立,從大亂走向大治。


梁特聲東擊西,說「專注經濟民生」,其實政治整頓。先前的「藍絲帶」動起來了;然後有一個「中央文革小組」,蒐集人民群眾簽名,在街頭點火,這叫做「放火燒荒」。有一個陳伯達,街頭暴力的宋要武,還有一個聶元梓,如果了解中國國情,你看最近跳冒出來的一大幫不就是了。


文革可怕?不。中國最近也實事求是,逐步肯定文革。習總書記說:不要用後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大陸愛國網站「烏有之鄉」,公開要求為江青同志平反,也很紅火。梁特洞燭機先,掌握國家形勢的最新脈搏,連香港都出現了廣場大媽紅舞。所以,「文革」要重新評價,「文革」有可取之處,這一點,全香港,包括「傳統愛國派」,全部後知後覺,只有一人,看到了。


最近幾天遇到許多精英,他們看見梁特的所作所為,唉聲嘆氣,只有我獨排眾議,從中國國情的高度,力挺梁特這朵奇葩。當然,飲水思源,董建華向習總力薦梁特,還是董建華有眼光。十多年前我曾經呼籲「下台吧,董建華」,現在,我承認我錯了,連史達林的共產國際,當初也小看了毛澤東,而董伯一早就發掘了天才,董建華比史達林爺爺還偉大!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07月2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725/19231080

[黃金冒險號]- 微覺此生未整人 -陶傑

微覺此生未整人

0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說:「如果我年輕十年,我會參選特首,看看你怎樣整我。」
曾主席之言,是有感而發。局長弟弟宣稱「辭職」,心裏有數,並不是「英國政府的內閣時時有官員撤換」那回事,是給「整」掉的。


香港人不懂得大陸國情,不懂得這個「整」字之驚心。有一位大陸的知識份子,叫做曾彥修,早年追求理想,一心愛國,「投奔延安」,盼到「新中國」成立,這位曾先生出任教育廳長,人民出版社主編,一度打成「右派」,經歷大陸無數政治運動。曾老先生年近百歲,出版回憶錄,書名叫做「微覺此生未整人」──看看書名,再看作者的履歷,你就知道這本書應有看頭。


香港人只有小眉小眼的「中環辦公室政治」,因為所謂「中環」,及其「中環價值觀」,都是殖民地英國時代形成的,爭權奪利,尚有一套玩法和底線。只有中國的「單位組織」,一張寫字枱、一杯清茶、一叠文件、一隻煙灰盅、一間會議室、一個黨委書記、一幫奴才般的中國同事,牆上還有一幅毛像,這一切加起來,就是一個「整人」的中國戰場。


中國式的「整人」,像凌遲處死的藝術,講精削細膾,讓你感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個「領導」要整你,有很崇高的道理,按給你很抽象的罪名。譬如,一個城市,青少年有一百萬,只要在一所中學發現廁所牆壁有一條「反動標語」,而你的工作,是負責「青年思想教育工作」的,這位「領導」,平時跟你有積怨,譬如,他看中你十六歲長得亭亭玉立的妹妹,他想染指,曾經被你阻攔,於是「領導」就可以運用他的權力,開你的批鬥大會,宣讀罪狀,義正詞嚴,你坐在台上「挨批」,瞟他一眼,他一面念着毛語錄,一面也惡狠狠瞪着你──這時,只有你們兩人才明白:你不是工作有問題,而是私下沒有讓這位書記領導侵奪你妹妹的初夜。


中國式的整人,或霹靂雷霆,或和風細雨,或金鼓齊鳴,或瀝血無聲。可以發動所謂「群眾」,由他們驅動農民基因中的劣陋:嫉妒、愚庸、懦弱、落井下石而以為自保過關。雖然由一名「領導」發動,卻由其他中國人「自動波」而昇級。



香港如果循英國人為你設計的民主制度之路走下去,你可以用政綱、演說、辯論,光明正大地上位。但是在中國式的權力場,是不一樣的。這一點,愛國的曾主席是明白的:「看你怎樣整我」,悲憤處全在一個「整」字。香港的天真小朋友,包括中環的CEO,看到了嗎?嘿嘿,這就是活生生的「國民教育」了。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07月24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723/19228504

廣西玉林「狗肉節」屠萬犬惹眾怒

狗肉陷阱

陶傑 2013-06-22


廣西辦「狗肉節」,屠宰活狗,一片血腥。小狗關在籠子裏,看着同伴一隻隻被殘殺,眼色淒涼。
當地「領導」認為,食狗肉,是「文化習俗」。好了,又一次,萬試萬靈,文化習俗,理應「包容」。
問問香港的「文化學者」、「知識份子」叫這些人站出來,喝問,他們是否贊成「包容」屠宰貓狗,「包容」中國千百年吃狗肉的「文化」?
中國人喜歡辯駁:屠宰貓狗殘忍,不該吃狗肉,但「西方文明國家」都屠牛,宰羊,殺豬,一樣有牛排和香腸,為什麼要有「雙重標準」?
然而,吃牛肉與鵝肝均可,就是不可以宰食貓狗。這是「普世價值觀」很重要的條文──「普世價值觀」以西方文明為基礎,由西方的白人國家定規條:可以吃牛排、羊排、香腸,吃貓狗肉,即屬野蠻行為。這一點,沒有得辯駁,別無選擇,如果你想進入文明行列,只能跟着做。
正如國際足球的規矩,是英國人定的,其中的罰球,叫「十二碼」──首先,「碼」(Yard)這個量度單位是英國的,不錯,一米等於一點零九三碼,但十二碼就是十二碼,不叫十點九七米。即使足球在北京舉行,滿座的中國觀眾都是喊打喊殺的愛國毛左,罰球還是按照英國人定的,叫十二碼,中國人講政治,慣於亂搬龍門,但北京的足球,無論他多反英,鴉片戰爭有幾多仇恨,罰球還是乖乖的十二碼,不可以改為十三碼,或者九點一八米。
世界上許多常識,非常簡單,不要學舌辯駁。你去了伊朗,敢拿出一碟乳豬在清真寺外蹲下來吃嗎?你會跟四周的人說:請你「包容」我華夏的「吃豬肉文化」嗎?
他當然不包容,不但不包容,而且有一天,當拉登全球伊斯蘭的理想國建立了,全人類都禁食豬肉,殺豬食肉的,是野蠻的下等,正如西方國家今日鄙視屠宰貓狗的民族一樣。
如果是「習俗」,那麼不妨將廣西的狗肉市場圖片,發給西方國家的報刊、雜誌、西方的朋友和同事,然後叫你的白人鄰居去中國廣西旅遊,促進一下「文化交流」,讓他們也學學「包容」,增進了解,不是更好嗎?哈哈,廣傳出去吧。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art/20130622/18307555


廣西玉林「狗肉節」屠萬犬 惹眾怒 

聯合報 記者賴錦宏/綜合報導

今天是廣西玉林的「狗肉節」,由於近幾年反對玉林殺狗吃肉的聲浪愈來愈大,當地政府雖已取消「狗肉節」的稱呼,但廣西玉林等地殺狗吃狗肉的行為依然大量存在。

「玉林狗肉節」源自當地的民俗。玉林人夏至吃荔枝、狗肉,是自九十年代興起的一件事。每年夏至,玉林市民都會準備佳餚美酒,呼朋喚友吃狗肉。民間傳說,「冬至魚生夏至狗」,由於狗肉溫熱,易上火,夏至則是「陽氣」最盛的一天,以陽制陽,不會熱火攻心。

近年,玉林把吃狗肉和旅遊、招商掛鉤,近五年,年年有「荔枝狗肉節」。據統計,一次玉林狗肉節就會殺掉上萬隻的成犬,這幾年遭到眾多大陸動物保護等各界人士的聲討與反對,大陸網友稱為「玉林殺戮事件」。

當地媒體報導,為了減少動保人士的反彈,今年廣西玉林的狗肉市場垌口菜市場加強了警戒,並且提前要求原本擺在市場邊的狗肉攤紛紛轉移到了市場裡面新建的鐵皮罩攤位裡。同時,市場管理人員在入口處盤問進入市場的人,還將日前前往拍照的記者帶入辦公室進行盤問。

一位在這裡賣了多年狗肉的攤主說:「上面要我們搬到裡面幾天,狗肉節之後再搬回來。我們不知道搬家原因,不搬就不能擺攤。」

一位商戶則表示,現在在管理人員監視下,鐵皮罩裡有十一家攤位開始賣狗肉,而路邊剩下的五、六家攤位正在切最後的幾隻狗,也會搬入新的攤位。

外媒報導,被殺掉的一萬多頭狗,很多是被盜的家犬。亞洲動物基金創始人兼首席執行長羅賓生說,他們自二○一三年開始在大陸各地研究調查,發現七百七十一個村落中有超過百分之七十的人聲稱曾遺失狗,百分之七十三狗失蹤案件發生在冬季,這也顯示被盜家犬與傳統狗肉需求季節的關聯。

面對愈來愈大的反彈聲浪,玉林市官方撇清責任稱,所謂的「狗肉節」,只是個別商家和民間的一種說法,玉林市各地政府和民間組織都沒有舉辦過任何形式的「夏至荔枝狗肉節」活動。

不過媒體與動保人士找出二○○九年的資料,當年玉林舉辦的美食節上,「玉林脆皮狗肉」獲得金獎,而這個活動的主辦方正是玉林市旅遊局。且隔年起「玉林荔枝狗肉節」在每年夏至日舉辦,當局恐怕推卸不了責任。

來源


不滿外國人聲討狗肉節 強國網民:要抗議聖誕吃火雞

明日(6月22日)就是近年備受各界抨擊的廣西玉林狗肉節,據外國傳媒估計,每年於狗肉節被屠宰的犬隻,估計有上萬隻,近年連貓也不幸遭殃。 隨著狗肉節臨近,無論是動物組織,抑或是國際影星,都帶頭發聲聲討狗肉節,但卻換來中國網民的反攻,批評外國人指手畫腳。 據《參考消息網》報道,由強國網民表示:「吃狗肉是一些人的習俗,就像一些人不吃豬肉一樣。而他們不會抗議我們吃豬肉。我們應當彼此尊重。如果你不想吃某種東西,那就別吃。」另外亦有網民指:「讓我們都來抗議耶誕節吃火雞的習慣!」 不過動物組織的努力並沒有白費,報道指狗肉行業開始衰退。去年,玉林的一些餐館把狗肉換成了驢肉。在廣州,1963年開張的提供狗肉的老字號陽光香肉店已經結業。

– 熱血時報網站連結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6-21-2015/23821


廣西禁 狗肉節 招徠

今天是農曆中的「夏至」,亦是廣西玉林市舉行一年一度的「玉林荔枝狗肉節」,大量狗隻遭屠宰出售。狗肉節多年來一直受各界猛烈批評下,今年亦有大規模簽名及聲援行動。當地政府在壓力下加強監控,惟有外國傳媒採訪時被阻止。另有環保團體披露狗肉來源,發現竟大多是被盜的家犬或流浪狗。面對外界的猛烈抨擊,有內地網民反擊稱「那感恩節別吃火雞!」。

狗肉節開始前數日已有大批待宰的狗隻送往玉林,著名的狗肉市場垌口菜市場內充斥大量死狀恐怖的狗隻。據當地傳媒報道指,玉林市政府在輿論下除加強對狗肉市場的監控,要求攤販在狗肉節期間將檔口遷到室內,更不准他們公開屠宰及不准以狗肉節為名招徠。有商戶表示,「不搬就不讓擺攤」。而市場裏亦有工作人員監視看守,據悉至今已有十多家攤販搬遷。

外界對狗肉節一事極為關注,亞洲動物基金日前披露長達四年的調查報告,指每年有數以百萬隻狗被屠宰,單是狗肉節當日就有逾萬隻狗被殺。但調查員走訪內地百多個所謂的狗隻養殖場後卻發現,中國無證據證明有設置大型狗隻養殖場,狗肉的供應絕大多數竟是來自被盜的家犬或流浪狗,基金負責人更直言,「誤導的資訊以及違法行為充斥着整個行業供應鏈每一環節」。

網民反擊﹕感恩節勿吃火雞

狗肉節一事吸引不少外國傳媒採訪,但現場卻遭到多名工作人員阻止,不但在菜市場的入口處進行截查,更有拍照的記者被帶到辦公室問話。縱然如此,國內外對狗肉節的反對意見未見止息,多個國外環保團體早在網上發起簽名運動,徵集了包括知名人士在內的逾三百萬個簽名,要求當局採取行動;內地亦是類似情形,有民眾在雲南昆明發起聲援活動,促請政府早日出台法例制止。

面對外界猛烈抨擊,內地有支持吃狗肉的網民群起反攻,批評外國人對他們「指手畫腳」,稱狗肉節是一種習俗,「就像一些人不吃豬肉一樣,他們不會抗議我們吃豬肉」。有網民甚至表示,「讓我們都來抗議感恩節吃火雞的習慣!」

東方日報 綜合報道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50622/00178_001.html)

 

[黃金冒險號]- 打爛齋缽 -陶傑

0

清晨剛睡醒,看見朋友短訊:有一兩個文人,在蘋果不同的版面,批判你的「小農民族基因論」、「民族性」,你要不要「回應」?怕我不看,手機附來文字。
 

我說:「中國文人的基因,是酸澀,有『打筆戰』之惡習,在這方面,我比較佩服醫生和工程師。A醫生不會攻擊B醫生的醫療方式不對,C工程師也不會抨擊同行D的大廈不夠漂亮。何況我不是中國文人,我從不憂國憂民,不是他們的同行,我是一名文字創作師,更無必要『回應』。」
 

但好事的朋友繼續挑撥:「但是蘋果日報二十周年呀,網絡讀者雖然對這些人有所駁斥,你私下也說過你對學識和人格比你還低下的文人攻擊,從不理會,但為了賀報慶,熱鬧一點,你不應該為蘋果添點煙花嗎?」
我暗罵一聲:「X。」為了香港市場,不得不做一點厭惡的事,就是「回應」了。

 

首先,所謂的「民族基因」,不錯,這個名詞,是我最先鑄造的,不幸這幾年,我也不想,在大陸也有許多人跟隨。我沒有在大陸演說,所以,這個名詞紅了,或因網絡翻牆,我沒有公共知識份子的「影響力」,「基因論」再在大陸流行,變成套語,我不敢跟誰「爭食」,不要眼紅,乖,好嗎?
 

民族基因,跟身體器官無關,而是一種借喻,傻仔才將「民族基因」當做生物學來「分析」,僵固的腦袋,才「玄之又玄」。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在中紀委四次全會發言:「中華傳統文化是責任文化,孝悌忠信,禮義廉恥,是中華文明的基因。」文化就是文化,在生物學上,沒有身體、器官、血液,但你敢點名批判王岐山嗎?我看應該是他做國師的這位先生,斷無此膽。
 

華人知識份子喜歡陳列書名,引據學術。當時時手持書本的文人撲上來糾纏,你也要將一兩書本拋回去。中國人文學者樊和平有一本書,叫「中國倫理的精神」,內有「論述」:「中國自給自足農業社會的特點,首先孕育了民族性格的崇實性和包容性。」
 

三聯書店前年出版了梁鶴年的學術著作「西方文明的文化基因」,請標榜時時讀書的大哥一讀。
 

然而,這位文人論斷「陶傑雖然沒有正面論斷和行動綱領」,將「陶傑」與被指「港獨」的陳雲串在一起,以這位大哥平時一面唸佛、一面在大陸謀生的風格,以目前的氣候,如果你了解中國文字獄的國情與文人告密基因,魯迅說:「我向來是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中國人」,就會看懂:這是寫給他的恩主共產黨看的,提示應該要抓人。
 

雖然在本欄,我已經有文字紀錄:港獨是個白日夢,但在道貌岸然的道德文字中暗佈中國文字獄利刀,大哥,小弟跟您無仇無怨,我看到了,而且,嘩,我好驚好驚呀。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06月22日》


附上那位著名學者之原文:

全部問題都是同一個問題 梁文道 

0

長久以來,世界各地的本土族群主義者都喜歡把自己所定義的本土,把自己所要捍衛的那個本土,視為一具身體。只有站在這種形象的隱喻基礎之上,他們才能順利號召民粹激情,打擊一切外來的「細菌」和「病毒」;同時嚴厲檢視這具身體之內的一切「器官」、「組織」與「細胞」,看看其中有沒有外敵潛伏,又有沒有病變了的叛徒。這種隱喻固然是普世的,但不同地方自有它獨特的本土資源,為這套抽象隱喻奠下了它在本地生根的基礎。

例如香港,最早為這類身體隱喻提供線索的,大概就是才子陶傑了。十多年來,「DNA」這個字眼反覆出現在陶傑兄的文章和節目之中,它有時會和「小農」搭配,形成「小農文化DNA」;有時則與「中國人」嫁接,組成「中國人的DNA」。雖然他幾乎沒有仔細界定過他所說的「DNA」究竟是什麼意思,但我們大致可以把它理解為「民族性」和「文化本質」一類的東西。儘管「民族性」與「文化本質」是組在社會科學上很有爭議的概念,不夠嚴謹,而且過時;可它卻很符合我們一般人在日常生活當中的直觀感受,可以即時回應我們平時對「典型」(Stereotype)的需要,所以這些概念始終流傳,一直不衰。

陶傑的獨特之處,在於他把「民族性」等玄而又玄的概念,具體化成了非常物質非常有機的文化「DNA」(請注意,他所說的文化「DNA」又和「Meme」不同),彷彿民族性是種深深根植在一個身體上的東西,難以割捨,怎麼自覺怎麼改造都不會有用。說到這裏,就已經近乎種族主義了,似乎一個人或者一個社群的成員,之所以有某種和行為某種心態,全是與生俱來,命中註定。當然,文化「DNA」這類組合本身很矛盾,因為一樣物事既然是文化的,它多多少少就不可能完全受制於自然的身體條件;反過來說,我們也實在很難從生理的角度解釋一切文化現象。比方說很多人都覺得會排隊、守秩序,乃是香港人特質的一部份,但你該如何在香港人的基因組合上頭找到這種特質的依據呢?
一切矛盾,理論上的重重問題,皆不能妨礙陶傑縱其才具。本來就是一位作家,以形象之語,逞天賦之能,大家都不會太過深究他筆下的用字是否經得起嚴格的檢驗。於是「中國人身上有小農DNA」,和「中國文化的DNA變不了」之類的說法,漸漸就成了民間廣為流傳的套語了。

與才子氣十足的陶傑不同,陳雲自許是個嚴謹的理論家,要為今日中國和香港的局勢與難題給出一套周全的解釋。陶傑會為了效果而干犯種族論斷之大不韙,把中國文化「DNA」講成一種古已有之,始終不變的根本毛病。陳雲則先從經典和局部民俗當中提煉出一套淳美典正的已逝「華夏」,再將現在的大部份問題歸在四九年後建政的共產黨頭上。較為cynical的陶傑不只不提出任何正面的理論和行動綱領,他對香港人也是不客氣的,覺得我們就算接受過英國「高等文化」的洗禮,終究洗不掉身上「小農DNA嗰陣味」。陳雲卻標榜香港,認為我們在英治之下保住了前朝遺緒,應該以一城之力在未來反濟胡化了的中原。

陳雲不用文化「DNA」這類粗疏的字眼,可他和陶傑一樣,喜歡總體文化論斷;前者會說中國人就是如何如何,後者則曰大陸人就是怎樣怎樣(這裏所說的大陸人指的是四九年後被共產黨統治教化出來的新『人種』)。陳雲不太使用和生理相關的言詞,但他也類似陶傑,似乎相信一個包含一切的文化特質是變不了的自然。一日受過共產黨的統治,一輩子就是凶狠粗蠻的奴才,到了香港會赤化香港;留在大陸,即便將來有了民主普選,那就會變成更可怕的巨獸。而民主化過程當中,種種民主社會價值的建立,公民社會的茁壯,都改變不了中共在大陸人身上種下的「毒性」。所以陳雲才會提出大陸要是有了民主,將會變得更加危險。有趣的是,這種想法在某程度上卻呼應了許多威權政府的主張,要不是認為憲政民主不適合所有文化,不能照搬;就是拖延,覺得自己的人民還沒有準備好,必須一步「訓政」成熟,直到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負責任」地實現民主。經過陳雲的轉化,文化「DNA」一類的觀念,就為今日香港本土族群主義者鋪出了一張雖然模糊但又很有魅惑力的想像框架。模糊使它很有彈性,延伸的範圍無限寬廣;魅惑,是因為它堅持內外有別,符合人類區分彼此敵我的本能需要。

在這套框架之下,雙非孕婦、跨境學童、自由行遊客、內地留學生、在港工作的內地人,以及新移民,他們全都是身懷病毒的他者。儘管他們帶來的社會効應不同,但問題歸根到底不在什麼政策設計和執行等技術細節,而是一種文化的問題,甚至一種人的問題。反對雙非孕婦來港產子,不再是個醫療資源的問題,而是反共乃至於反大陸人的問題(因為雙非孕婦產子會帶來更多壞基因)。於是,從這類社會政策的規劃,一直到政改,就全都變成了同一回事,是個敵我矛盾、「大是大非」的根本決斷。至於這種思路能不能為大家提供一個切實可行的「最終解決方案」(final solution)呢?那不重要。因為真正要解決問題,通常的做法是拆開線團化整為需,個別問題個別思考。但本土族群主義者並不真的想解決問題,他們只想爽一把,期待某個爆發時刻,在那一刻解決掉一切外來勢力,自由行不來了,內地留學生消失了,新移民不見了,香港民主了,港視也在大氣電波當中開播了;防止大陸病毒入侵,讓香港永保健康的戰役也就成功了。(總體與最終二之一)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6%A2%81%E6%96%87%E9%81%93/art/20150621/19191996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622/19192932

[黃金冒險號]- 梁家騮醫生的一票 -陶傑

梁家騮醫生的一票

0

政改表決鬧劇,親中愛國陣營臨陣幾乎跑光,泛民二十七票反對,還加上功能組別的醫學界代表梁家騮。
電台主持人電訪梁醫生,連連追問:怕不怕得罪中央?梁振英事後宴請四十二位「建制派」議員,卻沒有請你,會不會覺得不舒服?

 

主持人這種問題,不斷在引導被訪者產生「得罪中央」、「得罪特首」的恐懼,主持人將自己固定在中國的帝皇主奴意識──這就叫做中國式思維的「框架」──然後引導被訪問者在中國人的枷鎖框架裏回答,如果我是梁醫生,我會覺得這種詞彙方式,有點侮辱。
 

但是你不應該跟這種人一樣見識。如果我是梁家騮議員,我會這樣回答:
「小姐,我是醫學界功能組別的議員,醫學界指西醫。我們這個行業,受科學邏輯的訓練。譬如,當我替你做檢驗,有許多證據,發現你的肺有個腫瘤,我就會告訴你患了癌症。當我這樣通知你的時候,是基於我的理性判斷,我不會考慮,告訴你這個消息之後,會不會得罪你的主人習近平或梁振英,或者傷害了你的感情,因為這是我的判斷。

 

「在立法會裏,我擁有合法的票。對於任何議案,我可以合法地投票贊成,也可以合法地投票否決。我不認為,對於某些議案,我投了反對票,就等同觸犯了中華帝國的天條,要遭到類似北韓──which is a close ally of China──的高射炮死刑處決。『基本法』似乎沒有這樣的規定,請你去核實一下。
 

「香港醫學界功能組別的選民,是一羣註冊西醫,全部持有香港大學或英國澳洲等西方文明國家醫學院,而不是甘肅銀川大學醫學院發出的真實專業證書。我這票經過這個行業的選民廣泛討論過,而他們都是受過西方教育的人:rational, scientific, and professional,我這一票,is based on the best of my judgement──對不起這兩句話我必須用英文來表達,因為在中國語文裏我找不到相匹的詞彙。
 

「所以,主持人小姐,如果我沒有理解錯,你是指我的選民有外國勢力在擺弄,或醫生都是港獨反共人士?那麼下次如果愛國的或你的愛國父親發現有肺癌,請你北上大陸,不,內地的銀川醫院去醫。不要找我們,我們會先問問美國勢力或港獨份子,好不好在施手術時把你搞死。if I were you, I'd be worried。」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06月2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621/19191914

[黃金冒險號]- 大收煞 -陶傑

大收煞

0

否決沒有懸念,但是這樣否決,沒有人想到,令中央人民政府在世上沒有面子。
 

一個推銷了二十個月的政改方案,由「政改三人組」全力打拚,並聲稱街頭有一百多萬人聯署支持的「袋住先」,聲勢浩大,還加上國家十四億人民做後盾,哪裏知道在立法會,只得八票贊成。
 

將來歷史是這樣記載:二○一七政改方案,不但泛民大力反對,包括民建聯在內的各政黨也壓倒性地不予支持。成績只有八票。此一詭異結果,證明了一個說法:所謂「中央」實在有兩派,以習近平總書記為首的「正統派」,沒參與強硬極左的「八三一決議」,「三落閘」由人大那個系統設計,「人大派」與「正統派」對立,將香港化為權鬥的戰場。
 

大陸的權力鬥爭是明擺着的。反貪腐遇到「巨大阻力」。原來二十年的改革開放、GDP增長,本來一直叫做「盛世」,改革成果,現在變成「阻力」了。阻力來自哪一方?當然不是以美國奧巴馬為首的外國列強了。
 

香港是油水匯聚的地方,自然兵家必爭。殖民地時代,英國人形成了屏障,大陸權力鬥爭,像一九六六年毛劉相鬥,爆發「文革」,當時查先生在「明報」最先指出:這是要搞劉少奇的。那時有言論自由,皇帝身上有沒有穿衣服,如果沒有,皇帝的光屁股上叮着兩隻蒼蠅,那時的主筆既有判斷的眼光,也有膽敢直言陳述的勇氣。現在完全不同:一是看不出來,二是即使收到風聲,也要閉嘴。
 

所以香港政改之爭,明眼人絕不押注。你買A這一邊,受這派利用,得罪了B那一派。B如果鬥贏了,佔上風的時候,就將B的外圍抓來開刀。越「愛國愛港」,越容易做傻仔。一九六七年的暴動,就是愛國愛港的太快押注在毛澤東江青即將「解放」香港此一臆測之上,結果衝鋒在前面的,許多就輸光了下半生。
 

為什麼愛國嫡系的民建聯臨時率先退場?可以假定是有人收到了訊息。這一撤退,水落石出的撤剩包括自由黨的一堆礁石。這下子突然陣腳大亂,上面至少有一派會氣得摔杯掀桌子。「政改三人組」在台前艷袍閃甲、舞刀弄槍的表演得大汗淋漓,畢竟是「港英」AO那方的人,哪裏想像得到中國政治之奸猾。反而梁特最聰明,一台鬧劇,一早就閃了。我對朋友稱許:下屆連任,梁特還是首選。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06月1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619/19189067

[黃金冒險號]- 尚記得史諾登否 -陶傑

大憲章

0

史諾登在俄國,供出一百多萬條機密。據報俄中兩國,正在分析史諾登的情報。英國即刻撤退全球多個站哨的人員。史諾登對英美在全球的情報系統的破壞,隨時比六十年代的金費比(Kim Philby)叛國案更嚴重。
 

史諾登初來香港,以「自由英雄」自居。我那時在這個欄說:史諾登不是英雄,是一個壞人。你一定記得:香港的民主派、知識份子,還有許多社會左膠,對史諾登發起聲援,反對美國全球監聽,認為美國也侵犯私隱。這些人還跑到美國領事館門囗抗議。
 

現在,這些人通通失蹤了。他們躲了起來,不敢再聲張。他們在史諾登來香港那幾天,佔奪了左膠最喜歡佔便宜的道德高地,認為個人私隱通訊,美國也不可以截取。這種混人,其中有立法會議員,他們認定你已經失憶,但年輕的你,還沒有腦退化,趕快上網搜查他們的名字,二○一六年,用你的選票,叫這伙男女滾蛋。
 

香港人不懂政治,在學院讀政治的也不懂。政治是一門非常獨特的營生,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像。首先,當然要有理想和原則,但更重要的是,必要時敢用不道德的手段,達成崇高的理想和原則。英文所謂The end justifies the means,在英語世界,中學生都知道,但是香港的泛民,搞了三十年,似乎不知道。
 

史諾登是中情局僱員,除非是美國有意放出,以上百萬條計誘敵對陣營,否則必是西方的重創。當然,假裝叛逃的例子古今中外都有過,所以世界上任何間諜投奔敵國,對方先當你來放假料,絕不先相信,因為史諾登若能叛變美國,如果中俄重用,更疑其有一天必叛中俄。
 

所以,史諾登事件,是大國博弈的高層次交鋒,香港的議員、學者、評論人,沒有資格在什麼「私隱不容侵犯」的低層次作幼兒式的喧噪。但香港的政黨包括民主派卻七嘴八舌地抨擊美國,當然,你有言論自由,但也暴露了你的智商。
 

四則運算尚未懂的小孩,爭論微積分的問題。香港之沉淪,無人可以挽救。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06月1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618/19187770

香港年輕人是否有中國認同感 | 知乎

香港年輕人是否有中國認同感 | 知乎

作者:林建建


 

別人我不知道,我只說我自己的看法。

香港有些年輕人之所以失去對中國的認同感,是因為這些年輕人並沒有意識到他們與今天的中國其實是真正的共同體。對於他們來說,保持和中國的距離,(感覺上)對他們最安全。

很長的一段時間,我並沒有對自己是中國人的身份感到困惑。換一個說法,就是我並沒有思考「我是不是中國人」這條問題,因為我從一開始就相信自己是中國人。

高中預科時,高級程度會考(Advanced Level Examination)其中一科必修科是「中國語文及文化科」,課堂的內容主要討論中國文化,由社會風俗習慣到傳統儒家思想均有所涉獵,基本上在這段時間,我並沒有懷疑自己究竟是誰。真正令我對自己身份感到困惑的,是我入讀大學後。

大一大二時,香港學界陷入國民教育爭議之中。國民教育的爭議,已經討論得很多,有興趣的朋友不妨百度以後電翻牆,正反觀點都充分理解以後,再作評價。這部份我先略略說幾句港英時期英政府在香港的教育政策及其結果。忘記了是那一位學者最先提出,港英政府的教育政策方向是「去國族化」,大體上就是在教育課程中,避免建立學生對國族的身份認同,這裡指的「國族」包括以北京政府為首-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主體;及以台北政府為首-中華民國為主體的兩個政權。

港英時期並沒有國民教育,取而代之的是經過刻意去政治化的「公民教育」,香港時事評論家陶飛在一篇討論港英時期的文章中提及:

當時的課程,公民科(civics)談的是香港的社會、政治和經濟,沒有談到英國。地理學習的是各大洲的情況,談澳洲、非洲談得很深入,談英國、中國倒是輕描淡寫。世界歷史更是從遠古文明談起,文藝復興、世界大戰,一直談至1960年代,其中英國的分量很輕,談英國都是在歐洲歷史的脈胳下討論。世界歷史至中五年級,還談到東亞十九至二十世紀的歷史,其中鴉片戰爭還是用了實實在在的Opium War字眼,而不是內地有時使用的「第一次中英戰爭」。[1]


(一)早年香港的國族認同

香港在很長的一段時間,指定的教育課程中並沒有明確的政治立場,盡可能避而不談,是港英政府的基本方針。然而,在港英時期,香港人大致上不會否認自己是「中國人」的身份。但這裡所指的「中國人」,與目前我們理解的中國人有所不同。

港英時期,特別在內戰前,政府對教育的投資極少,一方面香港沒有足夠資源,另一方面英國尚不清楚香港的前途。在這個情況下,香港出現的民辦中小學便承擔了教育這個責任。當時民辦的中小學,有不少都有政治背景,例如導群中學,及私立協和女子中學等。在這時,香港人所認同的中國,是中華民國。隨著內戰結束,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香港人所認同的中國便由中華民國慢慢轉為成中華人民共和國
 

國民黨背景人士利用國民政府資金,於1920年代後期在九龍廣華街成立,後來在何文田豔馬道自
建校舍。學校一直維持升旗、讀《國父遺訓》、慶祝雙十的做法。[2]

私立協和女子中學畢業證書:[2]


這段時期在香港生活的人,不論是學生還是其他階層,普遍都認同自己是中國人,雖然在政權上並不全然認同(即共產黨/國民黨),但他們不會否認自己是中國人。

(即使在七零年代,香港仍然有人會慶祝雙十節。而我?那天有假放我慶祝那個!所以最好由十一放到雙十!

(二)香港的本土意識

與第一、第二代香港人相比,第三、第四代香港人對香港產生了本土意識。

六七暴動之後,港英政府增加了在香港的教育開支。港督戴麟趾於1971年首先推行「六年免費教育」,即是6-12歲之學齡兒童,均必須接受義務基本小學教育。其後港督麥理浩於1978年實施「九年免費教育」,將義務教育的範圍擴展到初中。[3]在這個情況下,港英政治開始主導香港的教育課程,各種去國族教育正式展開。

港英政府之所以推動去國族化,原因是為了香港政治上的穩定。六七暴動期間,有不少左派在香港進行各種煽動。更有人說,當日香港街頭的炸彈不比今天伊拉克少。

特別留意這一張:

(抱歉我轉載了-.-")

不得不說,年輕人特別容易被煽動起來。因為近代中國不斷被入侵,結果,只有有人打出「愛國」的口號,年輕人就會變得憤慨。亦因為這個原因,港英政府積極推動去國族化。

當然,單方面的去國族化很難成功。與之同時發生的,是香港經濟的起飛。港英政府在香港不同的媒介宣傳獅子山精神,以經濟發展安慰香港一整代人,結果,香港的華人發揮了中國人最強的天份:賺錢,香港經濟騰飛。
 

獅子山下

作詞:黃霑
作曲:顧家輝

人生中有歡喜
難免亦常有淚

我地大家
在獅子山下相遇上
總算是歡笑多於唏噓

人生不免崎嶇
難以絕無掛慮
既是同舟
在獅子山下且共濟

拋棄區分求共對
放開彼此心中矛盾

理想一起去追
同舟人誓相隨
無畏更無懼

同處海角天邊
攜手踏平崎嶇
我地大家
用艱辛努力寫下那
不朽香江名句


(演員包括大家都很熟悉的:吳孟達(左)周潤發(右))

《獅子山下》是香港電台最重要的作品,作為一個公營電台,香港電台當時發揮了很大的穩定作用,《獅》的出現很明確地告訴香港人:肯做,你就會掂!

獅子山精神,是香港經濟發展最關鍵的概念。但更令人想不到的,是獅子山精神令香港的本土意識萌芽。

(三)新世代的本土想像

「我是香港人」這句說話,是新世代的產物。

內地改革開放時期,有不少人北闖,「香港人」三個字,有一段時間是「富有」的同義詞,但在這段時期,「香港人」並沒有明確的身份意識,這三個字充其量只有地域意思。直到回歸後,香港人三個字,慢慢被社會賦予了新的含意。

「香港人」,首先代表的是一種對香港的自豪感。當然,在內地很多朋友會把這種想法稱為「優越感」。實際上,這是對自豪感的曲解。一個人感到自豪,不代表他認為自己比別人優越

文字的意思由社會大眾賦予。「香港人」一開始和「中國人」並沒有衝突,但好事之徒對香港人三個字的曲解,令社會大眾在輿論上反感這三個字。結果,當一個香港人稱自己為「香港人」時,就會有人跑出來說:「什麼香港人?是中國香港人!」更有人會直接說:「港獨份子」。總之,只要看到或聽到「我是香港人」這些字之後,他們就會不高興。(這些情況我實在經歷過太多了。)

說「我是香港人」的人會因此而說自己是中國香港人嗎?不會。結果就是:「香港人」與「中國人」成為了對立的詞語。說自己是「香港人」等同於反對自己是「中國人」。想想也可笑,當初香港人並沒有與中國人對立的意思,結果一群為了政治正確的人,賦予了香港人三個字「政治不正確」的意思,結果令香港人與中國人成為對立的存在。後果就是今天香港人身份上的困惑。

社會中很多價值觀都是社會互動的結果。記得回歸初期,香港人並不排斥普通話,亦頗接受簡體字,但近年,各種反普通話、反簡體字的行動在香港概為常見。中港兩地並沒有因為香港回歸而融合,反而因為這些矛盾而令關係惡化。

這時,不願說普通話,不願寫簡體字的香港人,就會被視為沒有國家歸屬感。

以上的結果是,帶有本土意識、與「中國」存在對立意義的「香港人」誕生了。

(四)誰是香港人?

回歸之前,香港的青少年對自己的國家是沒有認同感的,香港青年協會於1994年的研究中發現有三成半受訪青少年自認是沒有民族自豪感的;“如果 0 分代表完全不愛國,100 分代表極其愛國,香港青少年平均只給自己 57 分;與國內兩地青少年的評分比較,相差甚遠:廣州青少年平均給自己90.4 分,北京則 92.4 分”(香港青年協會,1994,頁 8)。同時,在 1995 年的跨地域公民教育研究計劃中,“香港學生被問及喜歡持哪一種護照時,48%的學生說喜歡持英國國民(海外)護照,13% 的學生喜歡持其他國家的護照,只有約 30% 和 9% 的學生分別答喜歡持中國或香港特區護照”(Lee,1999,頁 336) [4]


以上文字出自胡少偉的學術文章:香港國民身份教育的回顧與前瞻。

事實上,香港人的本土意識比理論上更複雜,原因是香港的年輕人不止有華人,還有很多外藉人士。

是香港人但不是中國人的例子有:

巴基斯坦裔女記者

(會考中文A級)

印度裔香港人喬寶寶

他曾經出任香港懲教署二級懲教助理。在2012年2月,其太太申請香港護照被拒絕,喬保羅因此為了兩名在蘇格蘭升學及接受治療的兒子而被迫舉家移民蘇格蘭,為此退出娛樂圈。

近年爆紅的陳明恩:


曾經是TVB指定的香港督察河國榮:

有些香港人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原因是,他們根本不是中國人!然而,吊詭的是他們卻是實實在在的香港人!有這個情況下,香港人不一定百份百是中國人。這些例子衍生了另一條問題:誰是香港人?

這個孩子名為:肖友懷。

肖友懷事件指

一名年近70歲的周姓婦人聲稱其12歲的外孫肖友懷(暱稱「懷仔」)自三歲以「雙程證」來港後照顧,由於涉及違法逾期居留,所以期間未能替其辦理身份證明及居留權,亦未安排男童接受教育。婦人又聲稱近日因受到15歲無證少女跳樓身亡事件影響,擔心悲劇重演下與非法居港長達九年的無證男童,在律師及議員陪同下自首,警方遂以三項罪名將她拘捕,周婦希望當局能酌情向肖友懷批出居港權,而男童則成功獲當局發出臨時身份證明書(俗稱「行街紙」),短期內可在港逗留及接受教育。事件引起極大迴響及爭議,有輿論擔心若先例一開,不但破壞法治,更會令同類事件湧現,使香港的入境管制等制度崩潰。但亦有聲音認為今次屬個別事件,應以人道立場讓男童居港。


問題來了,香港政府應否安排他入學讀書,並酌情處理,讓他成為香港人?酌情處理對其他等待中的人合理嗎?同時,對其他因為身份不是華人,但合法在港定居的人(例如喬寶寶的印度籍太太合法居港22年,三年前申請香港特區護照,卻未獲批,而且入境處亦未有提供否決之理據)公平?

在香港,如果香港人是否中國人能夠成為一條問題的話,誰是香港人便是另一條不能忽略的問題。

(五)本土意識的膨漲

香港曾經是英國殖民地,這是香港政府或中央政府不能忽視的歷史。但港府去殖民化政策,激起近年本土意識得到發展。

第一役:皇后碼頭


皇后碼頭(Queen's Pier),一個屬於維多利亞女王的碼頭,香港最具殖民代表性的建築物之一。由於它厚厚的殖民地色彩。

目前該區除了休憩用地之外,還有一塊軍事用地。

皇后碼頭->解放軍碼頭

皇后碼頭一役之後,先後有反高鐵、保衛菜園村、反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前期撥款到「真普選」佔領運動等。


參與社運的人數亦由最初社運界的幾千人,躍升至近年動不動便十萬人。這個改變實際上極為明顯。若然回歸前後「香港人」不是一個清晰的概念,發展至今,這個詞語已經另有所指,並受新世代所認同。

(六)香港人的命運共同體

現在的香港年輕人,是「命運共同體」。在他們之間,你的命運就是我的命運,你的今天就是我的明天。用實際的例子比喻,就是今天你買不起樓,明天我都買不起樓;今天你買不到奶粉,明天我都買不到奶粉。這個比喻並不誇張,事實上亦是一眾年輕人所持的看法。

在香港,你問十個年輕人是否認同「香港人優先」,我相信至少有八個會認同。但你在內地任何一個城市問當地人同樣的問題,我相信認同「本地人優先」的可能只佔半數。這是由於內地城市之間,融合的程度遠高於香港。雖然內地有戶籍制度,但來自西安的小夥子要北漂,買一張火車票就好了。結果,內地的年輕人「東家唔打打西家」,地域流動性很高。香港呢?香港的年輕人大多只能夠在香港打工,一方面香港平均升學率低,要到內地打工不是容易的事;另一方面香港工資高於大陸,他們不願意離開香港。在這個情況之下,他們只有香港一項選擇。結果,他們會認同「香港人優先」。

香港部份年輕人之所以沒有中國認同感,是因為他們失去了和「中國人」命運共同的連繫。港英時期,逃亡香港的大陸人知道,即使來了香港成為了香港人,中國人的命運依然是自己的命運,但現在的香港年輕人並沒有這種感覺:毒奶粉?香港沒有。不能用facebook?香港可以。要翻牆?香港不用。要簽證?特區護照不需要。

對他們來說,唯一與內地比較有關連的,是他們對政權的感覺。香港的年輕人知道,中央政府絕對有能力奪去自己目前擁有的自由如同中央政府能按其意願限節網絡的自由一樣

或者,因為這個原因,香港的年輕人極為關心內地的人權及政治發展,同時,亦很關心那些因維權而被捕的律師或社運人士,以致有人認為,香港就是外國反中亂黨的大本營。


當然,內地有很多朋友認為這些人是不愛國的人,或受外國勢力資助、反中亂國的壞人,或指出剝奪這些人的權利是應該的,不然中國會亂等等。我不打算評價這些看法,我只會指出,價值觀上的差異是香港很多年輕人無法認同中國的原因。但,中國首先是大陸人的中國,中國應該如何走,走什麼的路,我想,還是留待大家用實際行動決定。

(七)未來如何,只能隨緣。做人呢,最緊要就係開心!

謹此。

 

[1] Info Aggregator: 陶飛:還殖民地教育一個公道

[2] 香港口述歷史檔案

[3] zh.wikipedia.org/wiki/%

[4] edb.org.hk/HKTC/downloa

 

原文地址:http://www.zhihu.com/question/30686489/answer/49170021

為什麼粵語歌比國語歌好聽?

為什麼粵語歌比國語歌好聽?

0

作者:意公子

粵語歌聽起來比國語歌好聽?

這是有科學根據的!

意公子最近在知乎上看到一個帖子,討論的是:為什麼聽了粵語歌後覺得普通話的歌都覺得很失色了?

作為一個常常沉醉於粵語歌的感性女子,在這篇帖子的基礎上,意公子查了點資料,給大家做了點小總結。當然了,畢竟意公子的粵語水平僅限於看懂TVB的劇,所以其中有不完善的地方,歡迎各位粵語歌歌迷前來指點。

粵語歌詞與歷史IYRIC&HISTORY

粵語歌詞聲調變化與歌曲旋律變化基本相一致,這成了粵語歌曲好聽的保證之一。

粵語歌獨特之處是因為粵語歌詞創作時就要考慮的問題:協音。協音就是歌詞聲調變化,要和歌曲旋律變化基本相一致,否則將會很難聽。這和古代詞曲創作中考慮平仄相似,但比平仄要求高。

0 0

▲黃偉文和林夕是香港樂壇兩大著名詞人

在當今粵語歌壇寫詩要講求押韻這件事,與粵語發展至今仍然保留著大量古漢語詞彙是分不開的。因此,在這裡為大家普及一下粵語的發展歷史:

漢唐時期,位於一隅的廣東一直極少戰亂,基本沒受到北方游牧少數民族的影響,所以一直保留著漢唐時期的語言、文化。因此大量的唐詩宋詞現在只有用粵語來讀,才能符合詩詞基本的“韻律美”了。

0

▲漢武帝北伐圖

以唐代的著名詩人王維的名作《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為例:

0

▲王維

獨在異鄉為異客,

每逢佳節倍思親。

遙知兄弟登高處,

遍插茱萸少一人。

在粵語裡“親、人”是同韻母的,符合詩詞的押韻要求。但普通話裡這兩個字就不同韻了。從這首詩作可以肯定唐代的山東人說的也是與粵語一樣的古漢語。

0

▲古漢族是一個封建社會

因為古漢族是男耕女織的農耕型封建社會,所有為了讓人與人之間可以更容易近距離、長時間地面對面交談,當時的“文言文”都是很簡短的,所以需要多達九個音調,這樣保證了大多數字之間的讀音都有差異,從而不會有過多的“同音字歧義”,讓人能夠在簡短的語言內清晰准確地表達自己的意思。

0

▲南宋日常景像

南宋之後的中原漢語,因為音調大為減少,為避免過多的同音字而嚴重影響到交流的弊端,其解決方案就是增加聲母,即在原來從沒有卷舌音的古漢語基礎上,通過把“z、c、s”三個聲母發卷舌音而新增加了“zh、ch、sh”這三個聲母。這就是現在的普通話有卷舌音的由來了。

粵語發音PRONUNCIATION

粵語一共有9個聲調,分別用數字表示:1陰平、2陰上、3陰去、4陽平、5陽上、6陽去、7陰入/上陰入、8中入/下陰入、9陽入。這樣多樣化的聲調,造成了說話時音調的抑揚頓挫。粵語的歌詞在粵語有這樣好的聲調基礎上,可以進行創作發揮的方向更多,可以更好的讓詞曲契合。

以陳奕迅的《富士山下》和《愛情呼叫轉移》為例,明明同樣的曲調,演唱者也是同一人,但是一個是粵語歌詞,一個是國語歌詞,唱出來卻有天差地別的區別。接下來,意公子將以這兩首歌為例,進行說明。

➣入聲在普通話裡已經消失,但在粵語裡保留了3個入聲(除變調外),即發音中帶有-k -t -p這樣的結尾,只做口型不發音,顯得短促,造成了歌詞中“抑”的感覺。

例如:在《富士山下》副歌的第一句中,粵語是“誰都只得那雙手”,國語是“把一個人的溫暖”,粵語“得”的發音是以“t”結尾而短促的,但國語“的”卻是有長音在。

0

《富士山下》MV

0

《愛情呼叫轉移》MV

普通話中的第一第二和第四聲在發音中是基本沒有變化的,只有第三聲的發音變化是先低後高的,普通話上聲(3聲)的符號就形像地表示出來了,但是粵語卻非如此。

同樣用《富士山下》這首歌作對比,在副歌

* 誰都只得那雙手

* 靠擁抱亦難任你擁有

* 要擁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這段歌詞中,有9個先低後高的音,而國語歌詞中只有5個。

* 把一個人的溫暖

* 轉移到另一個的胸膛

* 讓上次犯的錯反省出夢想

因此,歌詞中的上聲字需要有先低後高的變化,有點“揚”的感覺,就好像天然地在旋律中加上了連音效果。

0

▲粵語有56個韻母

另外,粵語有53個韻母,比起普通話的24個,在口型變化方面非常豐富。非粵語人士覺得粵語歌好聽可能有這個原因,同時也因此覺得很難學,因為有太多獨有的韻母。

◆◆◆◆◆

因此,意公子覺得,覺得粵語歌更好聽這件事,其實是這麼個道理:

聽不懂聽旋律,聽得懂的聽情懷。

對於廣大非粵語區的歌迷來說,因為聽不懂,就像英語一樣。由於你聽不懂,所以你潛意識裡會把曲不自覺的放大化,而因為你聽不懂粵語,那麼也就成了曲,自然會覺得粵語歌更好聽。

而對於那些從小聽粵語歌長的歌迷來說,粵語對於他們有種母語的認同感,因此在情感上會更喜歡粵語歌。

0

▲陳百強的粵語歌給整整一代人帶去了感動

 

原文為大陸簡體,略有刪改

來源:意外藝術媒體  http://www.gznf.net/thread-551571-1-1.html